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56 頁



    你還願意騙騙我就好。

    第50章 卑微偏執學霸

    姜知意的聲音帶著莫名的苦澀, 听得讓人心里一陣一陣的抽疼,時清薏卻莫名有點不好的預感。

    時母到底沒能攔住姜知意,她抓著時清薏的手, 神色冰冷, 黑沉的眼里看不見任何波動,看的人心里一悸。

    時母不肯退後半步,姜知意亦不肯後退半分, 兩人一齊抓住時清薏的胳膊。

    最後還是時清薏掙開了時母的手,嘆了口氣︰“我想,您可能並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時母驀地僵住了,嘴唇幾度張合,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回去的路上姜知意一直死死抓著她的胳膊, 窗外風雪交加, 她抱著她的手臂, 眼淚跟不要錢一樣的流,時清薏就溫聲哄著她自己保證不會走。

    姜知意答應著點頭說自己信的, 只是仍然不肯放開,時清薏無聲嘆氣,開始親吻她,吻她臉色交錯的淚水和淚痕,撥開被雪水打濕的眼楮

    在外面殺伐果斷的姜總此刻就像一只曾經被遺棄的貓, 可憐巴巴的抓著時清薏的衣裳不肯松開。

    她只是在外面凶,在時清薏面前永遠都不會露出獠牙。

    這是時清薏以前的想法,這個想法結束在當天夜里。

    莫名的燥熱席卷全身, 她被硬生生鬧醒,模 中以為是不是空調的溫度開的太高,眼簾卻沉重的根本掀不開。

    只能感覺到有人在黑暗里細密的親吻著她, 沿著眼角而下,再是鼻梁和嘴唇,最後咬她的下頜和脖頸,那個人親的毫無章法,青澀又莽撞。

    扒拉她睡衣的手還在發著抖,只有咬的非常狠,把她從一片茫然中硬生生給疼醒了。

    她掙扎了一下,想說些什麼,嗓子卻是一片干澀,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手腕上似乎纏繞著什麼東西,勒的她格外難受。

    “清薏,別怕……”姜知意的聲音也在發抖,仿佛是被她突然醒過來嚇到了,身體不太平衡的摔了一下,又很快撐了起來,繼續安撫似的親吻她發著燙的眼簾。

    听見這聲音的剎那時清薏才安靜下來,黑暗里的人捉著她的手,緊緊握住︰“是我……”

    時清薏終于被她的莽撞弄的徹底清醒過來,手腕上纏繞的禁錮讓她不能掙動分毫,稍一動彈就是一陣刺痛,她嘶了一聲,啞著嗓子開口︰“放開……”

    從來對她言听計從的姜知意這一次卻沒有听話。

    這一夜對于時清薏來說格外混亂,窗外有 嘯的風聲,耳邊是姜知意小聲的啜泣,她一遍遍的喊著自己的名字,無措又凶狠的啃咬,濕熱的喘熄打在耳膜上,讓她心底一陣一陣的發出戰栗。

    最後的時候她沒有力氣的倒在她身側,小聲道歉︰“清薏,對不起……”

    明明是欺負旁人的人,結果比被欺負的人哭的都凶,時清薏有些無語凝噎,想伸手抱一抱她,動手卻發現自己胳膊竟然還被綁著。

    時清薏︰“……”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別墅大門已經被鎖的嚴嚴實實,窗戶被嚴密釘死,只有  的風聲吹進來。

    姜知意趴在床腳端著粥,似乎是在發呆,漆黑的眼底眼底一片茫然,發現她醒過來那雙眼里才漸漸有了幾分神采︰“清薏,你醒了。”

    時清薏下意識動了一下手腕,已經被松開了,應該是被緞帶什麼的綁過,只留下一行勒痕——

    “早上已經給你上過藥了,還疼嗎?”姜知意湊近過來一點,看了一眼她的手腕,想伸手給她揉揉,到底沒敢再上手。

    還算有點良心,知道給她上藥,她本來以為姜知意會用鎖鏈來著。

    系統︰“……宿主,你到底在慶幸什麼?”

    時清薏沒管垃圾系統的問題,姜知意沒有說話,只是端著一碗粥小心翼翼的過來喂她,滿以為時清薏會直接一下子打翻的,卻沒料到她竟然吃了。

    時清薏吃了兩口就停住了,眼眸略微有些訝異的抬起︰“你做的?”

    她對姜知意的手藝還是記得的,高三那段時間姜知意幾乎包辦了她快半年的伙食,後來她出國以後就再也沒有吃到過那樣合她心意的東西。

    “嗯,我讓他們把家里的廚房改造了,我可以自己動手,再過一段時間就過年了,我就當提前給自己放假,家里阿姨都已經辭了。”她笑意溫柔,舀了一勺子白粥喂到時清薏蒼白的唇邊。

    “這里以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了,讓我照顧你好不好?”

    時清薏頓了一下,往窗外看了一眼,陽台外放著盆栽的花,此刻已經盡數枯萎,再往外不知何時已經安上了一層鐵網。

    她手指稍稍顫動,就听姜知意繼續說道︰“你喜歡什麼,我們可以叫他們送過來,這里離市區不遠的,很快就可以送到,外面這麼冷出去干什麼呢?”

    似乎是不滿意時清為什麼還在看窗外,她分出一只手把那人瘦削的下巴轉了過來 ,聲音還是像在撒嬌︰“清薏,不許看外面了,看看我好不好?”

    時清薏被強行扭轉過來,不得不說姜知意是好看的,年少的時候就有種楚楚可憐的脆弱感,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想將在庇護在羽翼之下,她清楚自己的優勢,打小就會騙時清薏心軟。

    而今這種脆弱里摻雜了某種病態的癲狂,像是一只精致而易碎的瓷器,搖搖欲墜的祈求著她憐憫她。

    時清薏心中莫名一動,連忙垂下眼來收斂住自己自己內心那點莫名的想法。

    “你不看我也沒關系,”她像是很有些受傷的,又很勉強的牽起嘴角,聲音帶了些莫名的偏執,“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看的,你說是不是,清薏?”

    窗外風聲 嘯,時清薏閉上眼打算睡個回籠覺,睡前睜開眼看著面前的女人,她守在自己床邊,像是生怕她會跑了。

    “你就打算把我困在這兒一輩子嗎?”

    姜知意耳朵動了動,听出來她聲音里滿滿的疲倦,連忙過去順著她,為難了好一會兒,才艱難開口︰“偶爾還是可以出去的,我們一起,春天去看院子里的桃花,秋天……”

    她沒說完,時清薏冷笑了一下,把眼楮閉上了。

    姜知意也不惱,靠在她的手邊,悄悄伸出一只手潛入被窩握住了她的手︰“清薏,昨天,你生氣了嗎?”

    她不說還好,一說時清薏的脖頸就開始隱隱作痛,她牙口不知道怎麼長的,好的出奇,咬一口下去就是一個印子。

    她曾經質問過姜知意,那時候她就只會道歉說對不起,道歉從善如流,卻屢教不改。

    如果現在開口問她,大概會得到她理直氣壯的回答——反正都不用出門了,咬一口也沒什麼。

    時清薏翻了個身,把這些糟心事扔在了後頭。

    姜知意看著她的背影,目光一寸一寸冷了下來,果然是生氣了不願意理她了,清薏是不是很失望?

    她下意識的咬緊自己口腔里的軟肉,直到刺痛使她松開牙齒,已經有鐵蚳在口中彌散 ,她不知道時清薏睡著了沒有,她只是躺在她身邊,開始絮絮叨叨的開口。

    “清薏,你不要生我的氣,我只是太害怕了,我爸媽的婚姻一直很失敗,我媽很驕傲的一個人,在她心里遇見我爸是個錯誤,生下我也是一個錯誤,可她那麼驕傲,驕傲到不允許自己回去找外公外婆,所以她一直想讓我做到最好,她對我很嚴苛,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達到她的要求,可她最後還是走了……”

    “後來我寄居在伯父家里,伯父老是打伯母,對我也是非打即罵,我高中的時候就喜歡你,可你騙我,你對我好都是為了耍我,我听見你說……她吸了一下鼻子,“我听見你說,你最惡心的就是同性戀。”

    時清薏緊閉的眼終于睜開,身後的人還在小聲說話,聲音帶著啞意︰“後來你對我那麼好,我以為我們能長長久久的走下去的,可是你又走了 ,你不要我一走就是三年,我以為你不要我了……”+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我只是想長長久久的和你在一起,清薏,我不想傷你的,我好怕你隨時都可以不要我,我的臉上有疤,腿也沒了一只,還威脅你留在我身邊……”

    她的語氣那麼可憐,似乎又在哭了,就在時清薏想轉過頭去抱她的時候,姜知意似乎終于確認她是真的睡著了,自食其力的撐著胳膊爬上了床,隔著棉被抱她。

    她的聲音是沙啞的,明明是溫和的聲線,听著卻莫名有些陰沉:“現在也好,你出不去,我再也不會擔驚受怕,你終于屬于我了,會一直一直在我身邊。 ”

    “清薏,你屬于我了。”似乎是怕吵醒了熟睡中的人,她溫柔且克制的親了一下她的發尾。

    時清薏一怔,終于確認姜知意已經有些魔怔了,她想不起來這些不安是從哪里來的,不是一朝一夕,經年累月,只是在她面前,姜知意一直偽裝的太好。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姜知意果然沒有再讓她出門,姜知意一般都在家守著她,偶爾實在不能推掉的事情也會出去,門上會落鎖,外面有人守著,別墅里安著監控和甚至隨時監听她的手機。

    她的任何行動都逃不過姜知意的眼楮,時清薏這一次倒是很听話再也沒有逃跑的舉動,只是一個人在家實在太無聊,開始重新買了一堆東西開始在別墅里面畫畫。

    畫布和顏料到的那一天下著大雪,姜知意從外面回來推開門靜靜的看著她,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掀起嘴角笑了笑︰“這就是你去國外三年追求的夢想嗎?”

    比我重要是嗎?

    她很委屈的,語氣卻無端鋒利︰“給我畫一副好不好?”

    時清薏拿著調色盤的手莫名的一抖。

    第51章 卑微偏執學霸

    時清薏拿著畫筆的手抖了一下, 小時候她學習不好她爸讓她去拉小提琴,學音樂,她在那個小小的教室里練了一年以後出去參加比賽, 慘敗在一個女孩手里, 那個人是姜知晴。

    有些人就是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旁人難以企及,她在明白這件事以後就扔下了小提琴, 後來她喜歡上了畫畫,那時候她才明白,喜歡一件事是什麼感覺。

    是驕傲的人知道自己技不如人也依然熱愛,想要用一生去守護的夢想。

    再後來——

    她驀地垂下眼簾, 斑斕混亂的顏色在掌心暈開,沾在了修長的指尖, 熟悉到閉眼都能清楚分辨的顏色突然不知從何下手。

    門邊的女人圍著卡其色的圍巾,雙手交叉在胸`前靜靜的看著她, 綺麗偏褐的眼眸透露出某種不安的執念 , 嘴角的弧度卻緩緩垮了下去︰“怎麼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時鐘緩緩走過了一個小時, 時清薏終于還是扔下了筆和調色盤。

    她的神色有某種心灰意冷的淒然,聲音很輕︰“我畫不出來——”

    門口的女人似乎沒听明白,歪著頭看了她一會兒, 純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