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53 頁



    了文件,挨近過去和她分享同一首歌,好像數年的時間就這樣慢慢從身邊流淌過去,她們還是少年的模樣,最大的煩惱還是上課老師提的回答不上來的問題。

    她們去的是第六醫院,算是市里最好的醫院 ,里面的一位老醫生是這方面的專家,只在第六醫院坐診,不肯出去,哪怕是姜知意也只是提前預約好了位置。

    去的時候前面一位病人還沒看完,護士歉意的說情況有些復雜可能需要些時間,趁著這個時間時清薏推著她下樓去散散心。

    醫院的小公園里梔子開的正好,時清薏推著人過去的時候身後陡然吵鬧了起來,有人哭喊著什麼,她尋聲回頭看見三樓的窗戶大開,一個白色病號服女人抱膝坐在窗台上,哭的單薄的肩膀瑟瑟發抖。

    姜知意在看見的一瞬間手就攥緊了,她眼眸一下子沉了下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陽台上的女人神智已經有些不清醒,寬大的白色病號服在空中飄起來,她半個身子懸在陽台之外,隨時可能掉下去。

    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在後面一迭聲的喊著她的名字,急促的喊著︰“知晴,你先下來好不好?其他的事我們以後再說,你先下來——”

    顧川景的一點一點靠近,企圖過來抱她下去,然而她只是哭,听見聲音也只是啜泣著嗚咽,搖頭,小聲喊不要別靠近我。

    “知晴,我們以後會有其他寶寶的——你先下來我們以後再說好不好?知晴你听話……”

    她所在的樓層並不高,只是在三樓,姜知意抬頭即可看見,陽台上的人似乎感受到什麼淚眼朦朧的低下頭,恰好跟她的目光對上。

    姜知意心里一悸,陽台上的人仿佛是終于找到了什麼,眼淚一下子全流了下來, 了滿臉。

    她展臂往下,嘴唇張合,那一瞬間,時清薏借由系統听見她的話,她說。

    “姐,寶寶沒了……”

    第47章 卑微偏執學霸

    姜知晴從樓上跳了下來, 像一只白色的鳥展翅而下,空蕩蕩的病號服在風里飄下,又像是一只白色的風箏墜落。

    姜知意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她跳了下來, 飛鳥落地的那一刻身後有人捂住了她的眼楮, 透過縫隙只能看見搖曳的綠樹,時清薏從後面伸手穿過輪椅抱住她,顫動的眼睫一下一下掃過她的掌心。

    顧川景攀住欄桿, 嘶吼著姜知晴的名字。

    五六月的天氣,似乎提前熱了起來,仿佛蒸籠一樣的可怖。

    姜知晴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不好,三樓不高下面只是花叢跳下來摔斷了胳膊和肋骨,斷裂的肋骨險些戳中內髒, 需要動個小手術。

    熟悉的護士給她們安排了臨時的病房, 姜知意背後全部濕透了, 時清薏用熱水給她擦拭後背,她肌肉繃的很厲害, 擦到一半時握住了時清薏的手。

    時清薏于是了然的過去握住她冰涼的手,一下一下輕拍她緊繃的背部,輕聲安慰︰“別怕。”

    發著抖的人把頭埋進她懷里, 吸發沉,她坐在輪椅上死死抱著時清薏的腰, 似乎被觸及了什麼恐怖的記憶。

    例如三年前的車禍,又或是三年前那個心如死灰的暴雨夜,她也曾經想從天台上一躍而下——

    時清薏用手輕輕拍著她的肩背, 半哄半騙的讓她抬頭擦了擦額頭,門就被擰開了。

    門外的中年女人僵直的站立著,眼楮看著面前一幕, 臉色發青,時清薏本能的想退開不讓姜知意尷尬,只稍微退開了一點,就被身邊的人牢牢捉住了手臂。

    她抓的那麼近,攥的人手臂發疼,時清薏也只是稍稍皺眉,一句話沒說。

    “伯母——”

    她沙啞的聲音出來 ,門口的女人眼淚一下子就滾了出來,沿著臉上的溝壑滑落 ,依稀可見歲月的蹉跎,她穿著藍色的舊衣服和洗的發白的褲子,一膝蓋就跪了下來。

    “知意,你救救你妹妹和大伯吧……”

    “你大伯以前是對你不好,可他現在也受到報應了啊,他三年前煤氣中毒就已經偏癱了 ,自己動都動不了就是個廢人了,現在肝硬化馬上人都沒了,你妹妹這幾年累死累活照顧她爸,現在出了事昨天還在病房里喊你怎麼不去看她,知意啊,你怎麼忍心的啊……”

    坐在輪椅上的女人逆著光,陽光從她背後照進來看不清神色,看起來又慈悲又陰沉,她靜靜的看著面前跪地的女人,手卻悄然摸了摸自己斷裂的殘肢。

    女人的眼淚仿佛流之不盡,這半生的苦澀未盡,家已經在風中飄零,丈夫生不如死的等死,女兒失去了孩子精神失常,佷女車禍成了殘疾。

    “知意,你知道的,你大伯他跟你爸你是知道的……”

    “伯母——”一直沉默的人驟然開口 ,聲音低沉,身體繃的更緊,甚至稍微往前傾了傾。

    陽光一瞬熾熱的可怕。

    ……

    那個極有名的醫生終于空閑出來,時清薏推著姜知意在空曠的走廊里行走,走廊的陽光被欄桿隔斷一格一格的,姜知意用別扭的姿勢握著她的手︰“你會不會覺得我不近人情?”

    她溫柔的扶起來那個苦了一輩子的女人,阻止她繼續說下去,聲音溫和的告訴她,伯母,我感念您撫養我長大的恩情,我以後會給您養老 ,照顧您以後衣食無憂,可家暴我的人我不會出手術費,一分一毫都不可能。

    那個女人眼楮漸漸睜大,很快有溫熱的液體滾落,砸在了她的手背上,她開始詳細的描述她的大伯如今活的有多麼痛苦。

    她只是安靜听著,一點一點用力把人扶起來,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她知道很慘,偏癱就是活的痛苦一輩子,還因為長期酗酒留下諸多後遺癥,自己行動不了,生不如死,她知道的清清楚楚,畢竟這個醫院里有她融資的一部分。

    可她依然記得小時候被打的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痛苦害怕,那些年的陰影始終如影隨形,不曾離去。

    時清薏沒有回答她,走了很長一段路,在她神色趨于陰沉彷徨的時刻才俯身下來,在她額角親了一下,輕聲低語︰“我有沒有告訴你,三年前你大伯欠下的賭債是我讓人做的?”

    你看我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好,我也跟你一樣,有著光背後的一面。

    姜知意的手指不自覺的蜷縮起來,護士已經出來了,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親密無間的兩個人,咳嗽了一聲︰“陳醫生讓姜小姐進去了。”

    頓了一下,這個年輕的護士生怕她們誤會什麼,笑著解釋了一句︰“我只是很意外,以前都是姜小姐自己過來的。”

    她恥于自己的殘疾,對于任何人的靠近都帶著天然的敵意。

    時清薏把輪椅交到護士的手里,眨了眨眼︰“以後我都會陪她一起過來。”

    這種類似于光明正大的秀恩愛讓護士小姐都忍不住驚訝了一下,半晌才笑了起來,然後毫不留情的關上了門。

    里面坐診的是一名上了年紀的女醫生,戴著厚眼鏡,看見姜知意進來溫和的推了一下鏡框︰“姜小姐最近的狀態似乎很不錯。”

    坐在輪椅上的人收回對外面念念不舍的目光,微微閉上眼,只是分開一刻,就又開始想了,想她在外面做什麼,遇見什麼人……

    她的佔有欲和控制欲越來越強,就跟三年前一樣,甚至還要更加嚴重。

    這是不對的,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自己,可是忍不住,根本忍不住。

    這樣下去,她會嚇跑好不容易回來的人的……

    ——

    姜知意的復查需要不短的時間,時清薏尋著記憶走到某個病房外。

    里面兩個床位,應該都是肝方面的疾病,一個老人身邊圍著後輩關切的照顧,放著水果還有花籃,兒女陪著說話,另一個卻是冷冷清清。思兔在線閱讀

    姜知晴跳樓還沒從手術室出來,姜母過去等著,沒人過來照顧他。

    那個當年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男人此刻已經瘦了一圈下來,眼眶深陷,臉上還有淚痕沒有被擦過,口水沿著嘴角往下滴,半點看不出來曾經的凶蠻。

    只是短短的三年,他就從一個中氣十足的壯年男子變成了一個命不久矣的老人。

    時清薏隔著薄薄的窗戶看著里面的對比,突然問了一句︰“一年前的煤氣中毒,真的是意外嗎?”

    裝死很久的系統沉默了又沉默了,很久才開口︰“你不信她?”

    時清薏︰“……”

    系統探頭︰“你開始覺得反派不對了?”

    “不對什麼?肝硬化跟她有關嗎?”女人稍稍抬眼,眼神沒有什麼感情,她拿自己的右手輕輕踫了踫玻璃,冰冰涼涼,沒有一絲溫度。

    姜知意出來的時候沒看見人,只看見一片空曠,心里下意識的一窒,指甲一寸一寸掐進了手心里,時清薏不在,她會去哪兒呢?她是不是想離開自己?

    越來越多恐怖不安的猜測涌出來前走廊里已經走過來了一個人,時清薏拎著豆漿和小米粥走過來,神色有點驚訝︰“這麼快就出來了?怎麼樣?我怕你餓了出去買了一點吃的,吃一口嗎?”

    姜知意不說話,伸手去拉她臉色很不好看,時清薏就任由她牽著,一路牽出了醫院上了車。

    一直坐輪椅對于腰背的傷害很大,上車的時候時清薏抱她上去,她很瘦抱起來不算困難,姜知意環住她的肩膀,悶悶的說話。

    “你下次去哪里要跟我說,不要不說一聲就走了 。”

    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我會害怕,然後忍不住讓你跑不了。

    “可你當時在里面,我也說不了啊。”這個理由如此正常毫無破綻,姜知意一下子啞了火,松開了手。

    “我以後去哪里都會跟你說的。”小可憐不高興,時清薏嘆了口氣,“保證完了,吃點東西吧。”

    豆漿喂到她嘴邊,某人偷偷看著她,假裝矜持的接過豆漿,順便接過了她的手。

    這天夜里姜知意還是做了噩夢,夢境光怪陸離,夢里是沒有盡頭的黑夜和大雨,有人在雨里朝著她走過來,燻人的酒氣和棍棒一起在背後追趕她,她一個人跑了很久很久,哭喊著,奔逃著,有人把她拉出泥沼,從陽光里伸出一只手來。

    她企圖伸手過去拉住,身後傳來哭哭啼啼的聲音,姜知晴抱著一個布娃娃一邊哭一邊哄,對她喊︰“姐,你要去哪里?你不回家嗎?跟我回家吧……”

    她從噩夢中猝然驚醒,嘴里咬著時清薏的手指,鼻尖有隱約的鐵蚳。

    以前做噩夢的時候老是喜歡咬自己臉頰兩邊的肉,時清薏就會伸手讓她咬著,她心疼時清薏後來就戒掉了這個習慣。

    至于後來復發——

    食指被咬出印痕,寬松的睡衣下露出一截白皙的胳膊,隱約有著紅痕,姜知意瞳孔微縮,掀開發現是早上被自己硬生生掐出來的痕跡。

    “疼嗎?”她握住那只手,踫了一下那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