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52 頁



    在無休止的持續著。

    姜知晴蹲在地方,傘已經在爭執中不知甩到了哪里,大雨淋濕了她全身衣裳,勾勒出瘦的驚人的線條輪廓,三年前會因為她淋雨不上課來找她帶去醫院的少年此刻煩躁的看著她,沒有再過來為她擋下大雨。

    “我爸的手術日期快了,再籌不到錢……我只能過來找我姐。”真的沒有辦法了,如果有其他辦法,她怎麼會願意這麼放棄尊嚴的——

    “這不怪你自己嗎?”顧川景聲音冰冷,“我早幾年說要給他出錢做手術,你自己死活不肯,要靠自己打工兼職養活家里,不要我施以援手,現在又去求她?”

    姜知晴終于崩潰︰“那不一樣!”

    她哭的斷斷續續,氣都喘不上來,一慣的堅強被大雨和戀人的態度打的稀碎︰“那不一樣的,以前是爸爸休養吃藥,現在是手術啊……”

    以前的療養和藥物她可以自己負擔,她不想依附于川景哥哥,她想自立自強,不能一直麻煩他,可她沒想到爸爸的情況惡化的如此之快,肝硬化不換肝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她能怎麼辦?

    “姐跟你是不一樣的,那是我姐啊,我們家養姐姐幾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苦勞?把她車禍賠償全賭完了的苦勞嗎?”顧川景已經瘋了,說話口不擇言,“那她確實是應該多多照顧你們家,你自己不知道她什麼態度,還非上去找她,你不知道我最近跟她牽扯大嗎?”

    姜知晴被他的口不擇言刺的臉色一瞬慘白,突然尖利的嘶吼道︰“那難道不是因為你們偷工減料出問題嗎?!”

    姜知晴扶住樹踉踉蹌蹌的站起來,眼淚和雨水混合在一起︰“你不讓我去找我姐,你給我錢救我爸嗎?”

    顧川景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平時當然沒問題,幾十萬的事,可是現在他公司正出事,是真的湊不出來那麼多錢,他幾乎氣急敗壞︰“怎麼?終于開口找我要錢了?不繼續裝了?”

    “你看,這就是前面你要出錢的時候我為什麼不讓了,”姜知晴眼里淚水簌簌而下,“你心里就是這麼想我的?”

    她扶住樹腿在發著抖,咬著唇角轉身就走,被慌亂中的顧川景一把拉住。

    “你去哪兒?去找齊木?今天又是他救你的吧?姜知晴你搞搞清楚,你是誰的女朋友?”

    姜知晴一把揮開他,臉色慘白淚水和雨水 了一臉︰“你心里到底是怎麼想我的?齊木學長想幫我,我一直拒絕,因為我是你的女朋友,可現在呢?我不去求齊木學長,難道求你嗎?”

    “顧川景,你給我錢嗎?”

    “錢,又是錢,你就只知道錢了嗎?!”

    “對啊,我就是想要錢,那不是錢,那是我爸的命,你能給嗎?你不能給,你還不讓我去救我爸的命——”

    “姜知晴——”

    雷聲轟隆而下,顧川景一巴掌甩在了她臉上,姜知晴被打的一個踉蹌,站立不穩的摔了下去,裙子被泥水打濕又很快暈出一片恐怖的血色,她捂住腹部,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氣瘋了的青年。

    慘白冰冷的嘴唇幾度張合,最終只有滾燙的淚水沿著削瘦的側臉流了下來。

    第46章 卑微偏執學霸

    天色昏暗, 狹小的車廂在長久的昏暗過後終于有人想要摸索著打開車燈,半路就被攔截住了,時清薏握住她的手腕, 聲音帶著一絲啞意︰“別開……”

    姜知意從善如流,順從的窩回她懷里, 頭抵在她肩胛骨的位置,摸索著沿著她的脖頸一路往下細密親吻, 聲音帶著某種心疼和生氣︰“你這麼瘦成這樣……”

    時清薏啞火了好一會兒, 調侃她︰“因為你沒把我養好……”

    看看別家都是怎麼養金絲雀的。

    “在國外幾年不是過的逍遙自在嗎?怎麼——”她傷人的話沒說完,時清薏不想听,低頭過去親她, 一下子就把人弄懵了。

    電話不合時宜響了起來,姜知意伸出一只手準備按了,時清薏沒讓,電話那頭一個勁的抱歉說自己下雨來晚了, 蛋糕點心已經送到公司樓下了, 問人還在嗎?剛問過夜班保安說是全下班了。

    末了添上一句,放久了該不好吃了。

    時清薏垂著眼楮問她︰“給誰的?”

    姜知意知道她明知故問, 也還是縱著,抱著她小聲喘熄著咬耳朵︰“給你的。”

    得到滿意回答的時清薏在她汗濕的額角吻了吻,攏好衣服準備打開車門, 姜知意不肯放手,眼楮在黑暗里發著亮, 像是浸潤了一層朦朧的水光。

    時清薏越看越不對勁, 回去給她把衣服拉好了,遮住脖頸和肩膀這才出去。

    外頭還是在下著雨,只是較于剛才要小了一些, 不遠處的綠化樹下隱約有蜿蜒的血跡,她眼眸深了深,刻意避開了。

    剛才姜知晴和顧川景的爭執她們在車里看的清楚,但誰都沒心思分出去,她那時候要敢露出一點感興趣的意思,姜知意能當場咬死她。

    糕點交到手里的時候還帶著一點溫熱,她謝過了大半夜親自送過來的店家,回去的時候發現車窗開了,姜知意靠在車窗口靜靜的看著她。

    那目光帶著幽芒,在漆黑的深夜里,讓她心里不自覺有點危機感 。

    “不知道冷嗎?”她回頭把車窗放上去,大半夜還在下雨當然是涼的,她又穿的單薄。

    已經快十一點了,時清薏坐在駕駛座上,姜知意接過包裝精致的禮盒問她︰“不拆一個試試看喜歡嗎?”

    “回去再吃吧,快十一點了,你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她反正不給她爸打白工了,能賦閑在家待著 ,可姜大經理現在身價過億,不比當初能陪著她一起在家窩著看電影。

    姜知意看她不拆自己拆了,包裝的精致 ,糕點的香氣在車里彌散開來,她挑了一個喂到時清薏嘴邊︰“好吃嗎?我記得你當年就喜歡這個味道的。”

    時清薏矜持的咬了一口,三年來還清清楚楚的記得她的喜好,她心里有點心疼的酸意,輕輕點了點頭︰“好吃。”

    听見回答的某人眼楮一彎,而後在時清薏的注視下把剩下的糕點喂進了自己嘴里,特意在她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嗯,確實好吃……”

    時清薏︰“……”

    從公司到家還有一段路,時清薏開車旁邊的某人就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投喂她,糕點是小巧精致的類型,三口就可以解決,時清薏喜歡的吃能分到兩口,不喜歡的就嘗一口。

    時清薏忍了很久,終于沒問她為什麼同類型的不止一個,非得讓自己先吃一口仿佛試錯。

    她有預感問了大概會被姜知意記仇——

    晚上回家洗漱完姜知意就開始抱著她,仿佛抱了一個巨大的人形抱枕,她洗漱完身上帶著一點溫柔的發香,時清薏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伸了手過去在她的殘肢上。

    “疼嗎?”

    斷掉的肢體無法回來,高位截斷以後傷口處早就覆蓋了疤痕,她隔著睡裙觸踫,生怕會傷到了她。

    不管姜知意被欺負是真是假,摔在地上總是真的,她確實看見磕著了腿。

    剛剛還一臉閑適的人 背稍稍繃緊,頓了頓,拿起她的手覆蓋在後腰上,悄悄往她懷里縮了縮︰“這里疼……”

    時清薏噎了一下,一時之間分不清她是不是在暗示自己,臉色卻一點一點紅了起來,在夏夜里熱的格外迅速。

    窗戶開著只能听見雨打在樹梢的聲音,空調的聲音細碎,姜知意似有所覺的伸出手試探著撫摸上她的臉頰,燙的很厲害。∮思∮兔∮網∮

    “坐了一天輪椅腰和背都疼。”仿佛是在解釋,也確實是這樣,時清薏的手隔著一層薄薄的睡衣去揉按她的腰背,揉的舒服了她忍不住嗯了一聲,惹的某人臉頰又燙了幾分。

    “你別……”

    姜知意得寸進尺︰“別怎樣?只是揉按一下腰而已……”

    她在她耳邊呵氣如蘭,悶悶的笑︰“你想到哪兒去了?”

    姜知意某些時候臉皮薄的過分,但在對上時清薏的某些時候又厚的讓人驚心,時清薏靜默了好一會兒,負氣縮到了床的另一邊,怎麼也不肯過來了。

    只是想逗一下結果過火的某人︰“……”

    默默湊過去從後面抱住了她腰,咬她的後肩,自己先委屈生氣上了︰“你就這麼不願意跟我同床共枕嗎?”

    她理直氣壯,時清薏無語凝噎,終于還是回頭摸了摸她的頭說了一聲晚安。

    夜里等著姜知意睡著了時清薏才睜開眼,有些憂心忡忡,姜知意總是這樣患得患失,哪怕前一刻還是溫存依賴,只要有一點出錯就會想到那些最不好的結局。

    她伸出手點了點某人的額頭,撥開碎發,露出額角的傷口,被點的人又靠過來了一些,哪怕是炎熱的夏季也不肯分開一點。

    那場車禍對于姜知意來說意味著很多,不僅是肢體的殘缺,身體也留下了良多的隱患,她跟時清薏重逢以來只親密過一次,也是在車里不曾開燈,平常就是自己再不方便也不讓時清薏看見。

    玻璃刺在身上,留下了許多傷口,偶爾還是要去醫院復查。

    蟬鳴把時清薏吵醒,她最近不用上班一直都是睡到自然醒,可能是整天整夜開空調的原因,嗓子里有些疼 ,她半眯起眼摸索想去床頭端水,沒摸到,摸到了一個溫熱的軀體。

    已經有人將水送到她手里,時清薏懵了好一會兒才轉過頭去,女人褐色的長發披在身上,半蓋著薄被遮住下半身,或許是為了讓她多睡一會兒沒有拉開窗簾,只是開了一小盞燈,她拿了一份文件在看,被白色的睡衣勾勒出側臉溫柔又瘦弱的線條。

    “今天沒去上班嗎?”時清薏愣了愣,半撐起來喝了一口水,平時她醒的時候姜知意早該去公司里了。

    姜知意最近越來越擅長抓她的漏洞,秀氣的眉頭聞言皺了皺︰“你不高興我在家嗎?”

    我怎麼敢的啊,時清薏心里無聲嘆氣,終于緩過神來了一點 ,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溫熱的,仿佛是知道她的習慣提早放好的。

    姜知意今天要去醫院復查,她平常忙的沒有假期 ,去醫院的時間都算是難得的休假了,時清薏堅持跟著要一起去,最後陪著她一起坐在了後座里。

    接手整個姜家的姜總是真的非常忙,哪怕是車里也還在看文件,一天到晚仿佛都有看不完的文件處理不完的事在等著她。

    經歷過昨晚的大雨,今天的清晨難道的明朗不熾熱,看到一半的姜總被人在耳朵里塞了一只耳機,時清薏低著頭玩手機,認真選歌。

    不知道為什麼,姜知意突然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不給我听英語听力了嗎?”

    這話委委屈屈的,又仿佛帶著說不出來的笑意,時清薏愣了一下看了看她手里的文件嘆氣︰“可惜商業機密不能錄成語音給姜總听啊。”

    姜知意指尖微動,合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