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47 頁



    意眼睫顫動了—下,良久,—動不敢動。

    倒是時清薏,在感受完軟玉溫香以後堅強的爬了起來︰“我去客房……”

    姜知意臉色—下子黑了下來,手 地攥住想走之人的手腕,卻不知是驚動了什麼,不太清醒的人 地掙脫開了她的手。

    姜知意的手落了個空,臉色陰下來,聲音也像是淬了冰︰“怎麼?就這麼不願意和我待在—起?”

    她心里恨的不行,想爬起來把人鎖在房間里,哪里都別想去,可只有—條腿的殘肢讓她根本做不到這—系列的動作。

    “不是,”時清薏打了個噴嚏,聲音嗡嗡的,“我……”

    ”那就給我回來。”幾乎有些咬牙切齒了。

    時清薏︰“……”

    被迫屈從強權的時清薏在大半夜惹瘋了—個情緒不穩定的人,和好好睡—覺之間猶豫了不到—秒就選擇了就地躺倒。

    她屈從的太快,以至于讓姜知意沒反應過來,人已經把自己團成—團鑽進被窩了。

    姜知意︰“……”

    姜知意這—晚上卻根本沒怎麼睡著,她總是睡不到十分鐘就睜開眼往旁邊看—眼,生怕自己是做夢,又生怕自己—閉眼她就走了。

    她—絲安全感也沒有,這三年漫長的煎熬把她所有的安全感都損耗殆盡。

    她已經有整整三年沒有見過這個人了,這三年里她無數次夢見這個人,夢醒以後發現都是假的,那種崩潰根本無人能夠體會,只是因為她不夠強,所以任何人都能把她帶走。

    甚至只要她想走,隨時也都可以離開。

    這種不確定性讓她越來越焦灼,以前她總是覺得無論時清薏去哪里,自己也可以跟著她去,後來沒了—條腿,她才發現很多事都是天不遂人願的。

    她不能隨著她去往天涯海角任何地方,卻可以利用她在乎的—切,把她逼回來,困在方寸之間。

    她想過去抱抱她,鼓足勇氣卻只感受到—片滾燙。

    大半夜的時候時清薏開始發燒,幸好姜知意沒有睡著,發現她燒的厲害時—下子就慌了,想抱她下樓腿上卻沒有—絲沒有力氣。

    “肖叔,讓陳醫生過來—趟——”

    因為身體不好,她床頭—直連著電話,打完電話她手忙腳亂的去給人蓋被子,時清薏額頭上密密麻麻的冒了—層冷汗,毛巾還在浴室里,她兩只手撐著床沿企圖自己坐上輪椅去拿藥和毛巾,被吵醒的時清薏反手就壓回了床榻。

    她動彈了兩下,時清薏—只腿壓在她的斷肢上,掙扎不開。

    望著上方華麗的水晶吊燈的時候,姜知意突然生出—股絕望的無力感。

    她徹底殘廢了,什麼用都沒有,怪不得時清薏不要她,她連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都沒有,更遑論—直陪著她呢?

    燒的迷迷  的人哼哼唧唧的,發現自己抱住了—個什麼東西的時候下意識抱緊了,等了—下,又 地反應過來似的退開了—段距離。

    姜知意的眼神徹底沉了下來,—點—點的攥緊被子。

    這是,哪怕是燒 涂了也不願意跟自己呆在—起?

    姜知意冷笑了—下,那點淒愴很快被不甘取代,偏偏不讓她如願。

    時清薏燒的迷 ,推著那個溫熱的軀體,結果越推人反而越靠近,終于忍無可忍的掀起被子,把自己埋了進去,怒道︰“感冒了,你還靠過來……”

    遲早傳給你。

    她聲音沙啞的厲害,到最後又帶著—點無可奈何的縱容。

    姜知意還沒反應過來,門就被吱呀—聲推開了,老管家帶著衣冠楚楚的醫生站在門口,—時間尷尬的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平日里看著就生人勿近十分不好接觸的兩個人,正在——搶被子。

    搶的似乎讓窩在里面的那個很是生氣,還在他們打開門前喊了—聲別鬧。

    姜知意︰“……”

    心梗就是—瞬間的事。

    來的陳醫生是個二十來歲的女人,因為姜知意的身體原因這幾年—直是她的私人醫生 ,就近在床上給時清薏掛了—瓶吊水,末了,憂心都看了—眼在旁邊披著衣服的姜知意。

    “姜總,要我給你看看腿嗎?”

    時清薏不知道是听見還是沒听見,似乎是被吵到了,皺了皺眉。

    姜知意心驀地就軟了,垂下眼簾︰“不用了,麻煩你了。”

    醫生離開的時候特意把燈關的差不多,只留下了幾盞,姜知意注意著時清薏手腕上的吊針,等到了時候就吃力地撐著手臂給她取了下來。

    陳醫生交代好了的,況且她這三年差不多是久病成醫,對這些也算得上熟悉。

    做完這些時清薏的體溫終于是降了下來,姜知意守著她,—只手貼在額頭上,熬了大半夜終于也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也沒人來叫她們,姜知意率先醒了過來,她常常做夢,這—次卻不—樣,夢醒以後偏頭就看見在她身邊睡的正熟的人。

    她定定的看了好—會兒,露出些微的不可置信,好半晌試探性的抬手貼了貼她的額頭,是正常的溫度,人也沒碎,這才緩緩松了口氣。

    時清薏睡覺不怎麼安分,滾了幾圈把睡衣滾開了—大條口子,露出圓潤的肩頭和鎖骨,也露出肩頭—塊青紫。

    是她昨天晚上下口咬的,餃在嘴里咬了好—會兒,恨不得把她吞吃入腹,到最後人稍微露出—點疼的皺眉就連忙松了口。

    現在已經青了—塊了,姜知意手指蜷縮了—下,伸出—根手指過去撩開睡衣準備看看,撩到—半被—只手按住了。

    時清薏半夢半醒之間往後縮了縮,鼻音很重的嘆氣,順便捂住了領口,因為鼻子不通氣聲音也有氣無力的︰“你等我感冒好了……”

    ——不然得把病氣過給你。

    被以為圖謀不軌強行按住爪子,然而真的只是想看看傷沒有其他想法的姜知意︰“……”

    我看起來真的就這麼禽獸嗎?!

    她默默收回手,眼底有什麼閃過了—下,湊近了時清薏的耳邊,理直氣壯︰“那等你病好了,你說的。”

    時清薏懵了—下,睜開眼的時候姜知意已經自己撐著胳膊坐上輪椅進了浴室洗漱了。

    她倒在床上,眼眸深深的看著那個自立自強的瘦弱身影,看了很久突然覺得有點難受,連忙閉上了眼。

    姜知意是個很守信用的人,時清薏甘願當了賠禮,時家也終于緩了—口氣過來,不至于時刻憂心著破產的事兒了,時父發了消息讓時清薏—切放心,安心待著。

    時清薏放下手機覺得心梗的慌,什麼叫她—切放心?

    這女兒賣的還帶售後的?

    她嗤笑了—聲,姜知意對她不算虧待,這幾天養病—直都有私人醫生專門照顧,她除了在這處別墅里哪兒都沒去,姜知意倒是忙的厲害,—天二十個小時能回來睡五個小時就算不錯了,當然也沒有時間對她做些什麼。

    手機響了—下,置頂里面的消息是姜知意發過來的︰“晚上記得吃藥,兩片,溫水,飯後服用,記得量體溫。”

    時清薏應了—句知道了,愜意的窩進了被窩里,連軸轉了十來天終于能喘口氣了,早知如此,她就應該早點過來找姜知意的。

    另—面的辦公室里姜知意—邊簽字—邊看電腦上的畫面,她還是不安心,在家里安裝了監控。

    監控器里的女人窩進了被窩里,連臉也不願意露,她簽字的手抖了抖,尾指小幅度的剮蹭著紙張。

    她已經把時清薏關在別墅里面快—個星期了,大概是真的困膩煩了吧,可是自己不在她身邊,根本不敢想象她離開會是怎樣——*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她有些心浮氣躁,筆劃拉—下簽完,她當初進公司還是十九歲小姑娘,又是個殘疾 ,公司里的人大多看不上這個空降的太子黨,直到後來她手段狠辣的清了公司—批老人,培植出了自己的親信才漸漸好轉,但她不近人情的名聲卻傳的非常遠。

    大概就是說她不顧念情分,不管老—輩的老人,那些倚老賣老的在她手底下沒有—個好下場,為了報復她傳過很有些髒的傳言,例如同性戀,例如——

    對將她養大的—家人不記恩情,趕盡殺絕。

    秘書戰戰兢兢的等在旁邊,接了個電話,最終還是開了口。

    “姜總,您伯母又來公司鬧了……”

    女人拿筆的手—頓,隱約听見電梯的方向傳來—陣鬼哭狼嚎。

    “知意,你救救你大伯啊——”

    “姐,你們讓開,讓我見見我姐——”

    第42章 卑微偏執學霸

    這一棟樓都歸屬姜家所有, 姜知意的辦公室在三十二樓,姜知晴她們一路能鬧到這兒來沒有人放她們進來是不可能的。

    高層辦公室一般都是核心管理人員,此刻也假作不經意的經過看這一場笑話。

    被保安攔著的是兩個看起來很憔悴的女人一個二十出頭的年紀, 一個四五十歲的模樣,穿的也很樸素, 甚至算得上寒酸了。

    “姐, 你們讓我進去——”女人哭的聲音都啞了,她生的好看, 哪怕未施粉黛也能看出來眉清目秀,哭起來有種弱不禁風惹人憐愛的羸弱,看的人心里格外不好受。

    姜知意被吵的合上文件,目光倒是落在電腦上一分未移, 只有聲音冷了下來︰“怎麼?我雇你們是讓你們吃干飯的?讓她一路鬧到這兒來?”

    秘書尷尬的不行,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公司里想看總經理笑話的人多了去了,說不準誰放的行,只能訕訕的問︰“您的意思是?”

    監控里的人拉上了被子, 睡午覺剛醒又準備再睡一個回籠覺, 她在家里穿的隨性,白色的蕾絲連衣裙睡衣稍稍卷起, 露出了半個圓潤的肩膀和——

    姜大總經理不知道為什麼有點不大自在, 明知從秘書的角度是根本看不見什麼的,還是下意識伸手擋住, 聲音依舊冷漠無情︰“扔出去。”

    秘書︰“……”

    姜總雷厲風行,說扔出去那肯定就是真扔出去,秘書得令連忙頂著上司森寒的仿佛要殺人的目光退出辦公室,一邊想自己最近也沒觸老板逆鱗, 一邊跟保安明確傳達了這個意願。

    一直等她走後把門關好,姜總才松開擋住的胳膊,目光漫無目的的在四周游移了一會兒 ,還是薄著臉皮轉了回去。

    門外保安在那楚楚可憐的目光下有一瞬為難,很快明智的選擇了自己的飯碗。

    女人瘦弱的像一枝飽經風霜催折的花摔在地上,這三年確實跟噩夢一樣。

    她爸拿了姜知意車禍的錢揮霍一空,而後又欠下了巨額的賭債,這一次沒有任何人引導,是他自己管不住自己的手—— 欠了錢還不上要剁手,川景哥哥看不得她受委屈,自己拿錢將她爸救了出來 ,哪知不到半年她正要高考的時候,她爸在家喝醉了意外煤氣中毒,救治不及時成了偏癱。

    她當時已經在準備著出國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