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31 頁



    走,心里羨慕了一下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 ,隨便逃課假都不用請老班都會幫她搞定。

    緊接著就看見跟在時清楚後面的姜知意,瞬間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噎住的表情︰“清薏,還有十分鐘就上課了,你這是出去有什麼事嗎?”

    還帶著這麼一個惡心東西。

    “有事。”時清楚懶得理她,繞開就準備走。

    “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忙嗎?”鄧斯思不死心,又笑著跟了一句,看這樣子也不像是帶出去打她的啊?

    “怎麼?你難道要代替我去作假打針?”

    鄧斯思臉色一白,是藥三分毒的道理誰都懂,她無病無災的干嘛去自找苦吃。

    時清薏難得的有閑心停住了腳步靠在欄桿上,她身形修長快要一米七的個子,靠在欄桿上被校服裙子勾勒出一截縴細的腰身。

    快要上課了,陸陸續續有班上的男生趕回教室,站在樓梯口頓住腳步,目光黏在漂亮的少女身上,姜知意敏銳的察覺到落在時清薏腰上的目光,悄悄挪過去了一點,把男生的視線擋住。

    沒有人看見她低垂的目光壓抑著莫名的寒氣,那種評判一樣饒有興致的目光讓她覺得心里焦躁極了。

    她不喜歡有人這樣看著時清薏,哪怕只是看看也不行——

    時清薏察覺到什麼似的往她這邊看了一眼,瘦弱的少女 背彎曲,她看過來時正好在低聲咳嗽,蝴蝶骨微微顫動的時候讓她無端想起一個人。

    徐昭甦後來身體很不好的時候經常縮在她懷里這麼咳嗽,她瘦的厲害,蝴蝶骨就那麼輕輕顫著,像是一截脆弱的花枝。

    時清薏晃了一下神,繼而瞪了一眼旁邊那些男生一眼,被擋住視線的男生嫌惡又憤怒的表情僵了一下,沒想到時清薏竟然維護姜知意,一下子生出了幾分狼狽。

    時清薏是一朵扎手的帶著刺的花,欣賞美人誰不愛呢?可誰也沒有那個以身試刺的勇氣。

    “不、不用了,不用了,清薏那你早去早回,我幫你跟班主任說一聲。”鄧斯思臉色發白,又莫名的松了口氣,看起來不是和姜知意和解了,敢情還是拿她當隨便應付逃課的。

    她眼底又生出了幾分幸災樂禍,被拉過去隨便打針吃藥,誰知道會吃出什麼毛病呢。

    下一刻卻看見時清楚不耐煩的抓起姜知意的手帶她下樓,臉上的笑又扭曲的僵住了。

    時清薏的手是溫熱的,抓起她的手的時候姜知意還有一點懵,心里那點陰暗的躁郁很快被那點溫熱驅散了,她的心好像都被那只手攥住了,肌膚相貼的溫熱透過皮膚抵達了心髒。

    已經很久沒有人會握住她的手了,甚至連上課跟她一個小組,一起走路回家的人都沒有。

    很久,她才悄悄回握了一下,時清薏這才察覺什麼的一下子松開了她的手,快步走上前去,擺脫了她。

    姜知意心里又莫名有點失落,加快腳步跟上去,聲音小的跟蚊子一樣︰“是還要帶我過去打針嗎?”

    “不然呢?”前面的少女走的很快,幾乎不給她停留的時機,語氣也凶巴巴的︰“咳的我煩死了,上課都睡不好覺。”

    姜知意也不說話,在背後悄悄踩著她的影子跟著她,心里卻好像久違的含了一顆糖默默在心口化了。

    其實,時清薏根本不用坐在她身邊,也根本不用听她的咳嗽聲。

    不過這句話她肯定是不會說出來的。

    醫務室的醫生看見是她們倆掀了掀眼簾,指了指旁邊的房間︰“今天剛好有空房,打針要兩三個小時,你們去里面坐著吧,里面有床,困了還可以睡一會兒。”

    感冒藥本來就帶著催眠的成分,昨天上午那個小姑娘把時清薏當靠枕枕了幾個小時,那個惡名遠揚的刺頭竟然什麼話都沒說,真當了一個上午人形靠枕。

    兩三個小時腿都麻了吧,難為她還能站得起來。

    醫生過來掛好了吊瓶就出去了,房間不大就二三十平米,窗台上放著一株綠植,爬滿了半個陽台,時清薏扔了兩本書在床上 ,自己戴了耳機听歌。

    “好好看,看完了回去給我寫作業。”

    是等一下兩節課的英語書和歷史書,還有早上剛剛講過的數學練習冊,高三基本課程已經結束了剩下的都是復習鞏固,看書也比在這里硬呆幾個小時強。

    姜知意一怔,她還以為時清薏是絕對不可能看課表的了。

    “嗯。”姜知意點了點頭,一只手打點滴,一只手當真抱著書看起來,“我回去了就給寫。”

    ——心甘情願的給你寫。

    她聲音溫溫柔柔的,听起來要多乖就有多乖,搞的頤指氣使的學渣時清薏都莫名有點心虛。

    “人家還在病中被你這麼欺負都答應,脾氣多好的女孩子啊,你但凡爭點氣人家能黑化毀滅世界嗎?”系統頓時恨鐵不成鋼。

    “我知道了。”時清薏按按額角,拿著手機就出去了。

    姜知意看見她要走下意識的捉住衣角,直起身來︰“你要去哪兒?”

    她本身就瘦,縮在一片白茫茫的病床上更顯得整個人都瘦弱不堪,下巴尖尖的,更顯得眼楮大而亮,手蓋在針眼上,似乎想要下床跟她一塊兒走。

    “別動,我出去拿點東西,等一會兒就回來。”時清薏眉頭忍不住皺起來,剛掛上去的點滴啊,這一下子掙脫了就得重扎一遍。

    “那我等你回來。”姜知意這才放下心來,又縮了回去,目光緊緊跟著少女的身影,直到確定她徹底消失在走廊盡頭才收回目光按了身邊的床鈴。

    得益于時清薏她爸媽財大氣粗,學校一個小醫務室也配備了好幾個醫生護士,听見這邊按鈴馬上就有一個小護士趕了過來一臉關切的問︰“是漏針了嗎?還是藥水不滴了?”

    床上的少女搖搖頭,伸出一只格外蒼白的手拉起了袖子,衣袖一直拉到肩頭露出一個青紫的針眼,少女語氣溫柔︰“我是感冒過來打針的,打針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剛剛睡醒發現肩膀上還有一個針眼所以就想問問是什麼。”

    頓了頓,她好像是隨口問了一句︰“是因為打錯了嗎?”

    小護士應該還是實習期,對于打針打錯這件事非常敏[g n],聞言趕忙搖頭︰“這肯定不是打錯了的你放心,昨天也就兩個過來打針的,除了感冒我只配過一個破傷風的藥,打在上臂三角肌上應該就是破傷風了,你要是不信我去找許醫生拿單子給你看。”

    姜知意眼神閃爍了一下,連忙搖頭︰“不用了,不用了,我其實就是隨口問一下,你幫我倒杯水吧,謝謝。”

    護士松了口氣,倒完水又檢查了一下點滴這才出去了。

    姜知意摸了摸手臂上的針眼,破傷風應該是因為自己的手吧,她昨天還凶巴巴的說什麼是為了逃課給爸媽證據讓自己替她打針,可是破傷風又該怎麼解釋呢?

    她一片荒蕪的心里突然好似有一陣春風吹過,讓已經徹底死去的念想重新破土發芽。

    只是這一次還會只是 弄著她玩嗎?看她笑話,把她從懸崖上拉回來,然後一把丟回地獄,覺得她惡心、只是耍著玩玩而已——

    姜知意猝然閉目,不敢再深想下去。

    再睜開眼的時候時清薏已經回來了,拎著一個打包好的飯盒,食物誘人的香氣在小小的房間里蔓延開來,是皮蛋瘦肉粥和一碟包子,另一個盒子里面還有幾個蒸餃。

    今天早上只喝了一杯豆漿根本不抵飽,空曠的胃在沒有接觸食物的時候還能勉強忍住,如今接觸到食物誘人的香氣突然就難耐起來,酸水一股一股的往上冒,餓的胃部開始發疼。

    肚子開始抗議,在時清薏打開飯盒的一瞬間她肚子咕了一聲。

    動靜挺大,在空曠的空間里尤其明顯,姜知意瓷白的耳垂紅的滴血,恨不得直接把自己埋進書里。

    但時清薏已經動了筷子 ,明顯沒有她的那一份,她低著頭,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只是餓一會兒而已,不是早就習慣了嗎?沒什麼的,不要在她面前丟人……

    時清薏只是象征性的咬了兩口包子就扔下了筷子,聲音帶著點不耐煩的意思。

    “都說了叫她不要送了,非送過來,根本吃不了,”少女脾氣不好直接擱下筷子,把東西往一直蜷縮床角的人身邊一推,語氣煩悶至極,“還不快吃?”@思@兔@網@

    “……”

    姜知意似乎想說什麼,話沒說出來,那個女孩子已經繼續凶巴巴的開口︰“剩飯剩菜也給我吃!”

    東西都喂到她嘴邊了,她不敢違抗時清薏的話,端起少女剛喝過兩口的粥開始往慢慢往嘴里喂,應該是剛出爐的,加了細碎的鮮肉熬到入口即化,熱氣騰騰的蒸在她心上。

    三中是這里最好的學校,學校里的飯菜對比外面物價都算是便宜的,一頓也就不到十塊錢,但就算是這樣姜知意都是中午從家里帶飯 。

    每一次在教室里吃東西的時候引來鄙夷的目光,都像是一把把鈍刀扎在她心口。

    保溫盒早就壞了,中午不是冷菜冷飯就是咸菜和饅頭,她已經很久沒有在白天吃到過熱菜熱湯。

    熱氣燻的她眼眶莫名的發燙,袋子是透明的,她突然清楚的看見里面竟然有兩副餐具,剛剛時清薏用過的放在一邊,給她的是嶄新干淨的筷子和勺子。

    一開始還是慢慢吃的,後來越吃越快,滿心的空虛都好像填不滿了,終于在看見那兩副筷子時一下子愣住,手腕細細的發著抖。

    眼淚毫無征兆的就一滴一滴的砸進了熱湯里。

    她哭到眼前一片模 ,心里好像有什麼破碎開來,肆意流淌著酸澀的情緒,手卻還在不停往嘴里塞東西,不停的塞,像是餓極了的人只知道胡吃海塞,生怕下一刻就再也吃不到了。

    “好了,別吃了……”有人終于看不下去,伸手奪過了她手里的熱湯,十七八歲的少女哪里看見過哭的這麼撕心裂肺的陣仗,一時之間顯得手足無措。

    她明明哭的無聲卻有一種到了絕處撕心裂肺的無望。

    少女手足無措的抱著她,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兒好,最後一只手落在她 背慌亂的落著她削瘦的 骨,試探性的拍了拍,放低了聲音問她。

    “是太燙了還是不喜歡,我再出去買……”

    她的語氣是無措且縱容的,那一瞬間,溫柔的簡直不像話。

    姜知意眼前都被淚水模 了,心里卻在想,她剛剛明明說是家里送過來吃不完才給自己吃的。

    她又撒謊——

    第29章 卑微偏執學霸

    ”咳咳咳——”

    撒謊了的時清薏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 姜知意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肺里吸不上空氣,開始費力的咳嗽起來, 時清薏握住了她的手腕,慢慢拍她單薄的 背。

    “再動就要漏針了。”

    到時候還要重新扎, 想想就疼,她好不容易扶住吊瓶,回頭的時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