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29 頁



    下就走了。

    果然,她就知道。

    她疼的發抖,虛汗從額角滑下來,心里五味雜陳,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身體更疼還是刺痛的心髒更疼。

    有人踹了她的桌子腳一下︰“喂,時清薏讓你去醫務室一趟。”

    桌子晃動了一下,搖晃中磕到了她的肚子,她額頭冷汗岑岑,還是準確的捕捉到了那個名字。

    教室里有一個大的時鐘,她抬頭看了一眼,快上課了,傳話人很不耐煩,又踹了桌子腳一下,遠遠的,連挨都不想挨近。

    “快點過去。”

    別讓那個閻王等煩了,把鍋推她身上。

    其實是有點幸災樂禍的,這個變態喜歡女生,還喜歡到時清薏那種活閻王頭上去了 ,學校醫務室藏在小樹林里,指不定過去怎麼被打了。

    上一次對時清薏動手動腳,揚言一定要她當女朋友的隔壁校霸被打的現在都不敢路過三中門口。

    不就是過去挨一頓打嗎?又能有什麼呢?

    姜知意扶住桌子站了起來,慢慢走了出去,清晨的風很安靜,吹在身上卻是前所未有的冷,她身上好像籠罩著一層濃重的郁氣,死氣沉沉的往外走。

    路過的同學都忍不住避開,像躲著一團惡心的垃圾。

    ——

    時清薏在醫務室等了半天才見林子里終于慢吞吞的走過來一個人,彎著腰低著頭,走路搖搖晃晃的,小腿都在打顫。

    臉上白的可怕,幾乎是面無人色,耳朵卻是通紅的,好像是在發燒,站在她面前好像一枝馬上就要干枯的花。

    “時同學……”

    她連聲清薏都不敢叫,聲音嘶啞難听的厲害,越說腦袋低的越厲害,幾乎要低進塵埃里去了。

    時清薏靠在椅背上玩手機,只瞥了她一眼,漫不經心的對醫生道︰“給她打吧。”

    姜知意不知道要打什麼針,覺得也沒什麼想問的了,走了這一路腦子里嗡嗡的,惡心想吐的感覺越來越嚴重,大概是想報復她吧?針不能亂打的,亂打會死人的,但是活著好像也沒什麼好的……

    頭好沉,疼的好像要裂開了,終于沒支撐過去,眼前一黑 ,轟然倒了下去,卻沒有預料之中的摔在地上,模 中好像有人把她接住了。

    醫生無語,還是不能昧著良心亂打針,秉持著職業道德過去檢查一下,剛要伸手去掰開姜知意張開嘴看喉嚨就被人攔住了。

    少女放下手機,托住昏過去的人頭放在膝蓋上,掰開了少女燒的發裂的嘴唇。

    醫生打著燈看了一眼︰“挺嚴重的,扁桃體發炎了,之前給你配的藥不適合。”

    藥不能亂吃,針也不能亂打。

    模 中姜知意好像感覺到有人摩挲了一下她干枯發裂的嘴唇 ,聲音淡淡的,听不出來什麼情緒︰“那就換藥。”

    “對了,能麻煩你端一杯熱水過來嗎?”

    良久,姜知意感受到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潤過了嘴唇,有人把她扶起來了一點,一個溫熱的杯子湊到了她嘴邊,喂她喝水。

    嗓子燒的發干,她急迫的湊過去,結果沒想到被嗆著了,撕心裂肺的咳嗽起來,大半的水都嗆了出來,一只手在她背後輕拍,她感受到自己將大半杯水都咳在了人家衣服上,閉著眼楮喃喃著不停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咳咳,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

    眼楮卻太沉了,怎麼也睜不開。

    “好了好了,沒事。”聲音是疏冷的,拍著她 背的手卻很溫柔,听起來很像是……時清薏的聲音。

    醫生測完體溫都嚇了一跳︰“快四十度了,怪不得說胡話,人都燒 涂了吧。”

    然後用異樣的目光看了時清薏一眼,人家燒成這樣沒說請假 ,你這渾身沒毛病的請假倒是勤快。

    時清薏懶得理他,端了水小心的喂進姜知意嘴里,頓了頓似乎想起什麼,又抬起頭問︰“破傷風針你這兒有嗎?”

    她攤開少女攥的死緊的掌心,里面是一片稀稀拉拉的豁口,有早上收拾破酒瓶子不小心劃到的,還有昨天晚上被困在天台上拼盡全力想求救拉扯鐵門留下的傷口。

    就是這樣的一雙手,今天早上還在記筆記。

    ——

    姜知意燒的迷迷  的,也不知道自己還活著沒有,靈魂像是脫離了軀殼遠遠的看著自己。

    她看著時清薏要來了紗布給碘酒給她清理掌心的傷口,她疼的瑟縮的時候就上去輕輕吹一下,清理完了以後又拿雲南白藥給她輕著手揉額頭,直到這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早上被砸的地方鼓起了一個巨大的鼓包,原來就是因為這個才會這麼疼。

    她覺得自己可能是在做夢,時清薏抱著她,不知是在想些什麼,神情有些復雜和厭倦,良久少女低頭,用下巴在她額角上輕輕點了一下。

    姜知意這一覺睡的格外漫長,睡醒的時候已經是自己一個人縮在椅子上了,時清薏還在旁邊玩手機 ,見她醒過來站起身來跟醫生說︰“打針的名字記我。”

    說完拎起書包就走,不帶一絲留戀的。

    姜知意眸光黯了黯,無人知曉處咬緊了牙關,旁邊幾個學生也露出了然的神情。

    並同時覺得這人好狠,藥和針哪兒能夠亂來的,為了偽造請假條和病例就讓其他人打針,這也太……

    有錢人就是這樣嗎?不過既然對象是那個惡心蟲就算了。

    醫生啞口無言,時清薏家半年捐了大半個學校把她塞進來,醫生當然也是認識的,今天下午還收到她媽短信,問她感冒不舒服怎麼樣了。

    不過破傷風的針總不可能是為了應付爸媽吧?

    他有點費解,卻沒去深究這些學生怎麼想的,反正也不關他什麼事,他就是個打針的。

    時清薏翹課翹的囂張,回去就接著睡,簡直像是睡神轉世一樣,教室里偶爾還是響起咳嗽聲,    吵的人心煩,卻沒一個人多嘴一句。

    他們指望著靠的最近的時清薏暴起傷人,可她離的那麼近,始終沒說一句話。

    晚上十點下晚自習的姜知意穿過建築工地,今天她走的慢,走了足足快一個小時才到巷子門口。

    額頭還是隱隱冒汗,但已經比早上好多了,巷子口的垃圾還沒清理,堆成了一團,蒼蠅嗡嗡的繞著飛。

    她在巷子口站了一會兒,突然不知道看見什麼,轉身回去,剛好一戶鄰居過來倒垃圾,把那小小的縫隙填滿了。

    姜知意臉色煞白,在淒冷的月色竟然當真翻出來一個小小的豆漿杯子。

    ——印著熟悉的標志。

    不知為什麼,她突然低頭去嗅自己的掌心,明明還是傷痕累累的,根本沒有如夢里一般被仔細包扎,可低下頭,她竟然真的嗅到了濃烈的藥味。

    姜知意的藏在黑暗中木然的眸色驟然生動起來。

    第27章 卑微偏執學霸

    月色蕭冷, 瘦弱的少女站在巷子門口,不知為什麼突然深深彎下腰去,有些顫z的不可置信的低頭, 輕輕嗅自己的手臂。

    她剛剛發了瘋一般的翻找垃圾桶,從一片泥垢垃圾里翻找出來一個小小的豆漿杯子, 垃圾堆里有沒喝完的可樂翻倒在她手上,氣味難以言喻,可確實是真實存在著細微的藥味。

    雖然已經被稀釋的極淡了。§思§兔§網§

    她心里涌起難以言喻的滋味, 突然覺得眼眶莫名發燙, 原來是真的……

    “姐,你怎麼……”

    身後來驚訝的聲音, 白裙少女臉色訝然的看著蹲在一旁垃圾堆里的少女,懷里抱著一只白色的小狗 , 不遠處,一個身形頎長的少年跟著少女身後,微微皺起眉頭。

    姜知意 背僵直了一下, 艱難的撐著自己站起來, 她餓了一天一夜了, 什麼都沒吃,站起來差一點就倒在地上, 咬著牙才站穩低著頭誰也沒搭理, 趔趔趄趄的往巷子里走。

    少年俊秀的微不可查的皺眉,看著那個死氣沉沉的背影, 提醒了一句︰“你離你她遠點。”

    白裙的少女咬了咬紅潤的唇角,輕輕搖了搖頭︰“不行的,那是我姐姐……”

    少年似乎很不耐煩,眉頭皺的愈發深了, 最終只是嘆了口氣,摸了摸少女柔軟的長發︰“你啊……”

    時清薏靠在不遠處的巷子口里,嘴里叼了一根糖,聞言嗤笑了一下︰“你姐餓的站不住腳也沒見你扶一把。”

    更別說發現她身上一分錢沒有,經常餓肚子了。

    “她是餓的翻垃圾桶?我今天中午明明在她桌洞里放了面包的啊。”夜里光線太暗,這種城中村的巷子口連盞像樣的燈都沒有,她只看見姜知意抖著手跪在地上翻垃圾桶跟餓瘋了一樣,卻沒發現她到底翻出來了個什麼。

    “你放了她也不敢吃啊,誰知道里面放的是蟑螂還是芥末,我還是建議你親手給她——還有助于降低仇恨值。”

    語氣非常誠懇,卻很巧妙的避開了時清薏的第一個問題。

    “所以說,是真的有人干過這種缺德事?”時清薏皮笑肉不笑,神色卻是真的一寸寸冷了下來。

    “額——”

    莫名覺得這一刻的宿主有點可怕是為什麼??

    姜知意還在樓梯口就听見了咳嗽聲,姜國慶今天難得沒有出去喝酒,這個點在家,樓梯間老舊的很,過道里也堆滿了垃圾,她在外面停了一會兒,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樣,許久才艱難的邁了進去。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晚?知晴呢?”姜國慶坐在桌子上看見她回來濃眉不耐煩的皺起來,往她身後看了好幾眼,沒看見自己女兒,于是看姜知意更不順眼了。

    “整天不知道在干什麼,髒的跟垃圾堆里爬出來一樣,手里撿的什麼垃圾還拿回來?”

    听見這句話姜知意下意識把豆漿杯往後藏了藏,姜母從廚房里出來罵了一句︰“說些什麼呢?知意別管他,快去洗洗手過來吃飯吧,今天有你喜歡的芹菜炒豆腐,我去看看知晴回來沒有。”

    姜知意點了點頭,一句話都沒說,姜母隨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就趕忙去接姜知晴了。

    廚房里油煙滾滾,棚屋里排不出去油煙,又熱又擠,嗆的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

    “沒長手啊?不知道端菜?天天回來不干事就等著吃?”男人的嗓子已經被常年的煙酒侵蝕,听起來粗啞難听。

    “來了——”姜知意閉上眼,雙手撐著狹小的空間里,費力的 吸,旁邊放著的芹菜炒豆腐散發出來的味道惡心的她想吐。

    母親死前最後一段時間家里窮的揭不開鍋,才七八歲的她每天早上去菜市場撿菜葉夠著灶台煮飯,那段時間是春天芹菜瘋長的季節,她跟母親吃了好久好久的芹菜,久到後來一聞見就受不了……

    喜歡吃芹菜的是姜知晴,只是從來,從來也沒有人在意過她喜歡吃什麼了。

    她深深埋下頭,眼神沉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很久,才慢慢支撐起來,手上的傷口還沒愈合,端起燙的驚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