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23 頁



    輩子把她困在身邊。

    她其實,是願意的。

    只是很可惜,沒有那個機會,她活不長了。

    蠱是師父下的,一開始就是想叫她謀朝篡位以後悄無聲息的將她替換,她生了一張肖似公主的臉,這也是為什麼,當年冷漠無情的女道長一眼相中了她,將她買下。

    她還活著,師父也是知道的,只是她不願意再為師父所用,也就成了一顆無用的棄子,棄子的下場是可以預見的。

    ——唯死而已。

    要麼順從師父,要麼被蠱蟲蠶食心竅而亡。

    她被命運捉弄了一輩子,臨了想為自己活著,至少要多陪陪她心愛的姑娘,多一天是一天。

    “陛下,我是真的想……多陪陪你……”

    所以藥再苦她也喝,被蠱蟲蠶食再疼也忍著,這一生痛苦已經太多了,她陪著她的時間卻太少。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溫熱的液體無聲蔓延了整張臉頰,她真的不想放手,她又如何能夠放手?!

    “阿清,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好不好?姑姑已經帶人毀去她們的老巢了,很快、很快就能找到母蠱,你再忍一忍,好不好?”

    “嗯……可是陛下,我真的……好疼……”疼到連 吸都顯得滯澀。

    徐昭甦抱緊她淚水奪眶而出,不停的哄著她忍一忍,忍一忍︰“最後一次了,以後我發誓,一輩子都不讓你受一絲一毫的苦,一輩子都不讓你疼好不好?”

    時清薏費力的伸出手抱緊她縴長的脖頸,像一株將要枯死的花攀附著身畔唯一的花木。

    雨過天晴,窗外和煦的陽光疏朗的落進來,疏影橫斜,帶著草木瘋長的暖和濕意。

    “陛下……我想求你,最後一件事……”

    “你說,你說,你求什麼我都答應……”說到這里她又突然反悔,生怕她是遺言,眼眶通紅著反駁自己,“不,不,你求孤什麼孤都不答應,除非你好了,你好了,孤就答應你,什麼都答應你……”

    有未盡的心願,才能支撐著一口氣不倒下,她實在是太害怕了。

    時清薏俯在她耳邊,很虛弱的笑了笑,卻宛如嘆息一般的悄悄說話︰“陛下,你要了我吧,好不好……”

    解藥會不會來她不知道,但她不想讓徐昭甦留下任何遺憾。

    這是她現在能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

    第22章 謀朝篡位國師

    徐昭甦從來都覺得自己是個殺伐果斷的人, 她這一生從不為自己做過的任何事情後悔,只對時清薏一個人,用盡了此生所有的悔意。

    時清薏身體已經虛弱到了一定地步, 夜深伏在她懷里時 吸微弱,她整夜整夜的不敢合眼, 生怕自己稍微睡過去醒來時這個人就已經離她而去。

    她勾住她的手指,湊在她耳邊親吻她的鬢角︰“清意,你後悔遇見我了嗎?若是當年, 我沒有帶你下山, 也許一切都不是這樣……”

    往事撲面,似乎一晃眼, 就已過去了一生。

    時清薏已經沒什麼力氣了,只是微微閉著眼, 很輕微的吐出兩個字,徐昭甦听不清,她就執著她的手, 慢慢地在她手上寫字。

    她的手修長好看, 只是瘦弱的可怕, 能透過肌膚看見蒼青的血管,手有些抖, 歪歪扭扭。

    她寫的是︰“從未……”

    徐昭甦的下頜抵在她的額頭, 眼淚緩緩的流︰“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這一夜出奇的漫長, 好像遙遠的沒有盡頭一般,徐昭甦抱著她心尖上的姑娘等待天亮,求著她等一等,再等一等。

    漆黑的夜色里, 無數屠戮和追捕還在繼續著,雨聲混雜著刀劍,長公主親自坐鎮,只為救那人一命。

    天邊泛白之時,鮮血侵染了皇城的青磚,有傷痕累累的禁軍捧著一個小心鎖上的漆盒呈上長公主的案頭。

    里面是一只小小的蠱蟲,發出刺耳的之聲。

    靜候在側的臣子有一瞬遲疑,擋在路前︰“殿下,當真要給陛下嗎?”

    這些真正的親信對宮中之事也是略知一二,時清薏可算得上一句真正的禍害,陛下已經兩次被蠱惑,此刻她終于在劫難逃,難道真的要放她一條生路?

    長公主修長的指節撫過沉重的漆盒,垂下眼簾,凌厲的神色里又帶著些許疲倦︰“你以為,她活不下來,你們還有什麼生路嗎?”

    她是陛下血脈相連的姑姑,比旁人更了解此刻的陛下,她已經瘋過了一次,這一回若是時清薏當真救不回來,血流成河也只是一瞬間的事——至少此刻擋住她去路的人絕無生機。

    徐昭甦再也不是曾經那個溫和仁愛的君主,她的骨子里染上了瘋狂,只有時清薏是壓制她的那味藥。

    臣子心中一震,仿佛有什麼一瞬明悟,背後驟然出了無數冷汗,長公主繞過了他,迎著風雨匆匆朝宮中而去。

    母蠱已經找到,煉蠱的人卻已經在混亂之中畏罪自殺,能否得救,其實一切都還是未知之數。

    天牢里也絲毫不比外面好上多少,捉進來的無不嚴刑拷問,為了在一夜之間問出具體,所上酷刑數不勝數,幾乎一夜血洗前朝遍布在皇城的一切勢力。

    後來這成為徐昭甦人生中極為重要的一筆,史書工筆說她暴虐嗜殺便是由此說起,傳說天牢里的血甚至在清晨時伴隨著大雨漫了出來。

    整個皇宮,甚至偌大一個皇城,都在陪著女君渡過這難熬的一夜。

    後來,她們從天牢里提出了靜萼。

    蠱蟲為她所控,煉蠱之人已死,她就是整個天下唯一一個能操控蠱蟲的人。

    昔日桀驁的女子雙目緊閉,受盡酷刑仍不肯松口,她傲的可怕,哪怕到了此時, 背都是筆挺的。

    時清薏由這個人教養長大,身上有著同出一脈的清冷驕傲。

    徐昭甦靠在案後,太久未曾合眼,眼眸都帶著駭人的血絲,她的手按在染血的漆盒之上,窗外雷聲轟隆,大雨瓢潑,她的聲音孤寒,像是一只走到絕路的困獸。

    “你知道孤要的是什麼——”

    她從始至終,只是想要那個人罷了。

    靜萼抬起頭來,她臉上還有鞭痕,血流如注,卻依然有著骨子里的倔強︰“那你也應該知道,我不會讓你如願的,她就算是死,也該是殉國!”

    殉國而死,盡她未盡之忠 ,才是她的歸宿。

    “她是你一手帶大的孩子,把你當成師父母親唯一的長輩尊敬了一輩子,對你唯命是從——”徐昭甦似乎是嘲諷,又似乎是為了她的姑娘覺得不值得,目光如炬,又帶著無言的怒意。

    “你就當真,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嗎?”

    靜萼筆挺的 背有一瞬顫z,又很快重新筆直,似乎世間沒有任何風雨能夠將她壓垮半分。

    她的語氣冷硬,帶著某種艱難的淒然,一字一句,聲音開始是低微的後來越來越高 ,不知是在說服自己,還是在說服其他人。

    “那也是,她應得的!”

    她一手培養長大的孩子,到最後卻愛上了她的死敵,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可有些事情注定無法兩全。

    徐昭甦無聲地攏了攏衣裳,掩飾住自己發抖的雙手。

    “可她死了,孤就讓所有人給她去陪葬。”徐昭甦攏著自己的衣裳,聲音不見任何起伏,卻能讓人感受她確實是認真的,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

    “不光是你,還有京中所有牽扯進去的人,一個都逃不掉!”◎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窗外驚雷,除了雷聲似乎還有其他的聲音,近衛推開殿門,外間淒風冷雨剎那間盡數灌了進來,他們拖著的是兩個人,一男一女,女子肖似時清薏,男子清俊挺拔,看著身份不凡。

    “你們以為自己策劃的很好嗎?沒有孤的允許 ,沒有任何人,能夠走出孤的皇城——”

    “怎麼會——”繞是城府深沉如靜萼也不由得駭然出聲。

    鐘將軍是公主的戀人,也是如今朝中數一數二的重臣 ,他曾對天發誓無論何時都會保殿下平安,更曾約定若是此次行動失敗,他拼死也要將公主救走,所以她心中仍然心存希望,可卻未曾想到——

    不,不對,還有——

    靜萼震驚的回過頭去,殿外如同煉獄,淒厲的哭嚎穿透了大雨回蕩在天地之間。

    黑暗中 ,暴雨里,無數禁衛羈押著數百囚犯涉雨而來,脖頸間戴著厚重的枷鎖,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幾歲孩童,無不被鎖鏈牢牢鎖住,跪在瓢潑大雨之中。

    其中有她曾經的同袍,收過的徒弟 ,也有隨行的義士,教導過的孩子,此刻他們盡數跪在殿外,頭頂半寸之上就是隨時可能落下的屠刀。

    徐昭甦五指深深按在漆盒上 ,聲音猶如煉獄里甦醒的惡鬼。

    “現在,他們所有人的命,都在你手里了。”

    “你要,想好——”

    若是她放在心上的姑娘死了 ,自然誰都別想稱心如意的活著!

    靜萼確實生有傲骨,悍不畏死,可她自己不怕死,卻不代表著她能忍心讓所有人陪她一起去死,徐昭甦沒有給她太長時間猶豫,她怕她的清薏等不住。

    一刻鐘的時間決定不了就殺一人,削下殿中之人一塊肉來,直至殿外所有同黨殺盡,殿內兩人被凌遲處死 ,刮成一副骨架,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靜萼的退敗來的格外迅速,像是終于被壓彎的竹木, 背彎曲,不過片刻就迅速佝僂老態起來,漆盒放在她眼前,她終于還是哆哆嗦嗦的伸手接過了。

    “我救她,你要放殿下走……”

    一直到了此刻,她還在為她心心念念的公主考慮。

    徐昭甦低頭,嘴角掀起薄冷的寒意 ,悄然湊近這個身陷囹圄的女子,時清薏的恩師,她等著她的所求來達到最後一個目的,一直等到如今。

    “孤可以放她走,但從此以後,你與時清薏再無瓜葛。”

    養育之恩恩重如山,時清薏無法自己舍棄,可她能逼著靜萼舍棄,從此以後,山長水闊,後會無期。

    靜萼似乎終于明白了什麼,雙手驀地死死扣緊地面,嘴唇張合 ,最終卻終于是頹然閉目,得償所願的女君小心翼翼的抱著她漆盒步履蹣跚的向內走去,她死死的盯住那個背影,眼里無聲落下血淚︰“徐昭甦,你如此作為,就不怕遭報應嗎?”

    似乎是听見什麼莫大的笑話,徐昭甦腳步微頓,卻並未回頭。

    “孤的報應早就已經受過了。”

    她這一生的報應,都早就遭夠了。

    推開四面的屏風,龍涎香已經燃到了盡頭,一身白衣的姑娘靠在柔軟的狐裘上閉著眼,有溫熱的液體沿著眼角緩緩滾落。

    徐昭甦心中絞痛,過去擁住她,反復吻去她眼角溫熱的淚水,將人攬至自己懷里 ,一下又一下的撫摸她顫z的背部︰“清薏,我在、我在……”

    時清薏一直在屏風後,靜萼不知道,就算知道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