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22 頁



    個月的相守,叫她如何能夠舍得放她走呢?

    半夢半醒的人攬住她的脖頸,需要很費力的在她耳邊才能听見說話,她說︰“不是你絆住了我 ,是我舍不下你……陛下,我想再陪陪你……”

    徐昭甦突然沒有緣由的淚如雨下。

    五月中旬,暴雨傾盆,徐昭甦在給時清薏喂藥的時候外間突然有人冒雨闖進,近衛渾身沾滿雨水和血跡,急步闖入揚聲道。

    “陛下,長公主遇刺!”

    一國之君被時清薏絆住腳步,長公主是徐昭甦在這個世上最後一位血脈相連的親人,徐昭甦驀地怔住,還是時清薏悄然拉了拉她尾指,將她喚醒。

    徐昭甦放下藥碗,親吻她的眼角,將她露在外面的那只手放回錦被之下,聲音帶著莫名的慌亂︰“阿清,等著我,我去去就回……”

    直到時清薏閉上眼當作點頭才松開她的手。

    “你等著我,只等一會兒……”

    她太害怕了,時清薏隨時可能會走,她害怕自己回來她已經失去聲息。

    女君匆忙離開,闖入連天雨幕里,時清薏一個人躺在寂靜的大殿,能隱隱听見外面雨打屋檐的聲音,而後是突然響起的廝殺聲 ,刀劍相撞,而後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直到她的床前。

    雪亮的刀光帶著血雨,守在榻邊的最後一個宮女應聲倒地,紗幔被刀劍撩起,露出其中那個骨瘦如柴的姑娘,她臉色慘白如金紙,在一片金雕玉砌中瘦弱的像是紙 的燈籠。

    “清薏!”

    哪怕心硬如靜萼這般人,攥住紗幔的手都忍不住一緊。

    “師父……”

    榻邊的女子手持利劍,一身勁裝,眉眼之間都是犀利,此刻眉頭緊皺,厲喝道︰“為什麼不听為師的話,早些跟為師走?”

    不然,又何至于弄到現在這副模樣?

    時清薏卻只是看著她,仿佛嘆了口氣,聲音微弱︰“師父,您當真是過來救我的嗎?”

    她復又咳嗽起來,咳的眼淚都出來了,沿著眼角不停滾落︰“還是,只拿我當個幌子,聲東擊西,去救……公主?”

    靜萼不想再耽擱,已經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她瘦的可怕,全身重量不像一個成年的女子,抱在懷里沒有任何阻礙,只是或許是踫到了哪里,逼的她不停咳嗽起來 ,哪怕咳的如此厲害,還是要把那傷人的話一字一句吐出來。

    靜萼穩健的腳步頓了一刻,幾乎是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雨勢磅礡,她死死抿住唇角,才能竭力不讓自己露出破綻。

    “師父……”時清薏開始咯血,鮮紅的血跡一點一點浸染了她的衣衫,混合著雨水淚水一路往下打濕素白的衣領︰“即便是死……您也還是要利用我……”

    她說的如此淒然,倒了最後,竟是仿佛在慘笑,笑自己數年荒唐,也笑自己一無所有。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靜萼被掩護在中間,周圍的死侍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卻還在用血肉為她們硬生生開出一條路來。

    眼看就要殺出來的一瞬間,前面驟然出現無數弓箭手,在視線的盡頭,一身紅衣的女君冒雨而來,肅冷的弓箭遙遙對準每一個人。

    細細看來,卻不是她一襲紅衣,而是被鮮血染紅了顏色,在她身側,長公主一只胳膊纏著白紗,眸光徹冷,揚聲稱贊一句︰“不愧是前朝暗衛統領唯一的弟子,真是好一手聲東擊西!”

    靜萼閉上眼,將懷抱中她的弟子,如今看起來已是將死之人的姑娘放下,聲音冷的刺骨,卻好似是在解釋些什麼︰“清薏,怪只怪你對徐昭甦動了心——”

    雪亮的劍光映照在眼底,徐昭甦無視刀劍一步步往前來,臉色陰沉的如同此刻暴雨傾盆的天幕︰“你就當真以為自己這手聲東擊西用的好嗎?”

    的確用的不錯,連環用計,先是刺殺長公主讓自己不得不離開明澤殿調虎離山,而後再突襲明澤殿使自己以為她們的目標是時清薏而慌了心神,帶著所有人而來,她們自願以鮮血鋪路,只為營救那個待在西六宮的人逃出生天。

    多好的計謀啊,聲東擊西調虎離山,可惜——

    暴雨之中,兩個侍衛押著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而來,那姑娘眉眼低垂也依然可見姿容秀麗,被強行拽著頭發抬頭,露出一張與時清薏過分相似的清艷臉龐。

    靜萼拿劍的手無端顫z,面上從容的面具寸寸崩裂,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提起奄奄一息的人,將刀劍橫在她脖頸,逼著徐昭甦厲聲道︰“她還在我手里!”

    徐昭甦卻比遠她更狠,在靜萼將刀劍橫亙在時清薏脖頸上的那一刻,她直接抽出長劍刺入那女子腹部,鮮血如注在雨中滂沱而落,巨大的豁口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里汩汩流出滾燙的血液,一如生機飛快流逝。

    “再不束手就擒,就眼睜睜的看著她血液流盡而亡——”

    陰冷的聲音混合著暴雨,瓷白削瘦的下頜臉頰上濺了幾滴鮮血,沿著臉頰的輪廓緩緩滑落,宛如人間修羅。

    靜萼不可置信的望著她,一時之間沒有想到她竟然能如此之瘋,她沒有太多猶豫的時間,因為徐昭甦送出去了第二劍。

    繞是靜萼如此堅韌的性子都再受不住,崩潰只是一剎那的事,刀劍落地,鏗鏘一聲,她失聲吼道︰“不要——”

    那是先皇唯一的子嗣,當年交到她手里托付重任,如今她又如何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在自己眼前,辜負先王遺言。

    ——徐昭甦贏了。

    靜萼刀劍放下的一瞬間,禁軍快速圍攏過來將死士卸下兵甲制住,徐昭甦一步快過一步扔下染血的劍跌跌撞撞的朝時清薏而來,雨下的那樣大,已經淋濕了她全身,她撲過來將地上的姑娘死死勒緊懷里,幾乎要將人勒的窒息。

    似乎再晚來一步,就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阿清、阿清……我來了,我來了……”

    很久,才有冰涼的小指費力的勾了勾她的尾指。

    徐昭甦猶如是被人從地獄里一把拉了起來,耳側一片嗡鳴,直到听見靜萼在身後嘶吼著懇求叫太醫才反應過來。

    “太醫——太醫——”

    只是一個是為了時清薏,一個是為了其他人。

    暴雨如瀑,撕裂了所有傷口。

    或許是回光返照,經歷了這一次的時清薏難得清醒了許多,她身上沒受什麼傷,只是淋了一場大雨,又心死了一回罷了。

    徐昭甦絲毫不敢假他人之手,親手為她沐浴更衣擦拭身體又喂了藥以後抱著不撒手,兩個人窩在一處搖椅里,時清薏半夢半醒間做了個噩夢,醒來以後突然握著徐昭甦的手輕聲道︰“我給陛下講個故事好不好?”

    她精神少見的非常好,幾乎像是回光返照。

    她能開口說話徐昭甦都是求之不得,當下握著她的手啞聲道︰“你說吧,你說什麼我都听著。”

    時清薏聲音很輕,徐昭甦就把耳朵湊過去听。

    她講的是一個可憐的女孩子的故事,本來生在一個窮苦的獵人家里,長到七八歲的時候老家就發了洪水,一家人逃難的時候快餓死了,為了大人活著就想著把孩子賣了。

    七八歲的女孩子,賣到勾欄院里有些太小,賣給人家做女兒年紀又太大,後來有一個女道長發了善心把那個孩子買走了,那個孩子怯生生的跟在道長身後,女道長給了她一個饅頭,說跟著我走,以後都不會沒飯吃。

    她輕輕把手伸出去,于是也將一生交托了出去。

    再後來,女道長收她做了弟子,讓她喝藥,說是養身體的,她什麼都听師父的,喝了一兩年後前塵往事都忘的干干淨淨,師父摸著她的臉給了她一個嶄新的名字和一個嶄新的身份。⊥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前朝皇室的公主,時清薏。

    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師父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她在山上潛心修習,從詩詞歌賦治國理政到騎射之術無不用心,一心復國,而後在某一年的一個冬日救下了一個誤入迷陣被追殺的姑娘。

    她在山上長大,後來又失了前面的記憶,師父告訴她,她之所以不記得前塵往事都是因為被昏君追殺,在逃亡途中傷到了腦子。

    那個姑娘是萬年不變的雪山中唯一的色彩,她從第一眼看見的時候就忍不住心生歡喜,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原來世間是有顏色的,山間不止有白雪皚皚,人間也不只有滔天恩仇。

    她帶她領略了世間美好,看過焰火,也賞過梅花,後來,她想帶她下山。

    師父告訴她,那是她一生的死仇,背負著她父母兄長的血債,是她非殺不可的人。

    她從小所學都是為了誅殺這個君王,也是為了推翻她的帝位,可多麼可笑啊,她竟愛上了仇敵。

    世間事或許都是如此難以捉摸,兜兜轉轉像是命運跟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愛慕和師恩不可兼得,更何況中間還橫亙著無數血海深仇,她克制著自己的心動,一面冷淡著她喜歡的姑娘,一面又忍不住心軟,不忍拒絕,卻又不得靠近。

    再後來,她終于還是在血仇和無數人的期望下發動兵變,謀取了帝王之位,卻始終只是以國師自居,不曾廢黜君王,更不曾殺了她。

    ——她下不去手,也舍不得。

    她就這樣折磨著自己,也折磨著自己喜歡的姑娘,無數次午夜夢回,她都想去救她出來,可每一次想到那些恩怨,她都在厭棄自己的無能,怎麼能對仇敵如此心軟?

    她羈押折磨了那個姑娘整整一年,哪怕在無數壓力之下,師父逼責中也從未想過殺她。

    那一年里她時常心悸,為了醫治此疾,她召了無數隱士高人入宮,有一位醫術格外高明的大夫查出來她體內有著一只蠱蟲,還有曾經被人為封存許久的記憶。

    她在囚禁那個姑娘一年之後終于前塵往事盡數記起,她只是前朝公主的一個替身,一個在外擋住所有追殺的替死鬼,她們之間從未橫亙血仇。

    她連夜將那個姑娘從地牢里找回,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那個姑娘在黑暗里受盡折磨,一生視力有損,見不得強光,腿腳每逢冬日疼痛無比,無法可醫,更重要的是,那個姑娘對她恨之入骨。

    命運如此戲弄著她,讓她連回頭都回的如此之晚。

    她仗著那個姑娘看不見去靠近她,不敢用自己的身份,只敢說自己是個小宮女,悄悄的照顧她,呆在她身邊,在暗夜里那個姑娘睡著的時候,偷偷親她的鬢角。

    再後來啊,她終于放她心上的姑娘走了,天高海闊,任她恣意自在。

    那個姑娘還是恨她 ,恨的要燒死她,她就如她所願,任由大火吞噬了自己,可是她的命太硬,最後還是跑出來了,卻毀了臉,不敢回去見她。

    她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姑娘明明已經得償所願燒死了仇人還不懂愛惜自己,非把自己折磨的病痛纏身,她不得不去看看她,可那個姑娘已經有了心魔,想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