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21 頁



    濺落在了裙角。

    她是在徐昭甦懷里醒過來的,燈火長明,分不清白晝還是黑夜,察覺到自己在她懷里就要掙扎,奈何那藥的副作用讓她渾身無力,連掙扎都是悲哀,掙脫不了。

    “你想逃到哪兒去?!”徐昭甦宛如受驚之人,死死扼住她的手腕,看見她要逃就下意識加重了語氣,卻在低頭看見那人眼角一瞬崛笫庇州氳匭娜 。

    “想到哪兒去我們以後再去,阿清,我們先喝藥好不好?或者吃些東西,你已經昏迷兩天兩夜了,不要再這樣嚇我。”

    ——她已受不住這種驚嚇。

    虛弱到臉色慘白的人卻只是無聲任由溫熱的液體滑落臉頰,長發從臉側傾泄而下,傷心到極處,原來竟也是寂靜無聲的。

    那是徐昭甦生平第一次看見時清薏落淚,也是唯一一次,她放在心上寵了多年的姑娘哭的如此傷心絕望,她第一次如此手足無措,那一刻她甚至覺得,只要時清薏開口,就是要她的命,她都是肯給的。

    時清薏卻只是閉著眼,不知是嘲諷著自己還是徐昭甦,薄冷的牽了牽嘴角,心如死灰︰“陛下既已另尋他人,又何必來管我死活……”

    徐昭甦一懵,手指無聲顫動了一下 ,一下子幾乎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怔愣的看著她。

    見此情形,時清薏眼淚流的更凶,幾乎要把徐昭甦淹沒的征兆,她慌亂的去佛開時清薏綢緞一般的烏發,細碎焦灼的吻去她眼角不停滑落的淚水,聲音無端沙啞又仿佛帶著某種隱秘的歡喜︰“我自始至終只有你一個人,你知道的……”

    從當年第一次握住這個清冷如雪之人的手時,她其實就已經預料到今後一生的結局,先動心的人總是低了一頭,她本一直以為這輩子時清薏都不會為她吃醋。

    心髒仿佛被什麼慢慢填滿,錐心的傷口也在逐漸愈合,那一瞬間的歡喜比她重新掌握天下更來的令人心動。

    時清薏抬起崛蟺囊凰 劭醋潘 斐霾園椎氖鄭 坪跫鼻械南胍 ゲ魘裁匆話悖 Л饉囊氯埂br />
    可能是慌的,越著急越解不開,手一直發著抖,徐昭甦輕輕攏住她的手,柔聲道︰“我自己來……”

    江南進貢的料子如水滑落,燈火被春風吹的搖曳。

    或許是因為帶著氣性,這一次並不如前面溫柔,時清薏越來越被藥物所控,沒什麼力氣的時候都依托于徐昭甦,情濃的時候貪求她的保證︰“再說一遍……”

    “只有你一個人,自始至終只有你一個人……”或許因為愧疚和隱秘的歡欣,徐昭甦幾乎什麼都順著她,依著她,一遍遍不厭其煩的應著她。

    “以後呢?”她甚至有些孩子氣了。

    “以後也只有你一個人,”徐昭甦細密的吻落在她眉眼,抱著她保證發誓︰“一輩子都是,只要你一個。”

    ——也從未生出要其他人的想法。

    時清薏咬了她一口,磨牙一般的,泛紅的眼眶看起來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徐昭甦的心軟的一塌 涂,只要能讓她不難受什麼都能答應,那一刻她突然覺得她懂了那些前朝昏君的心態。

    “阿清,別難受了,你不高興,我把她們都遣走好不好?”拱手一切討她歡,大抵就是如此了。

    那些本身也是她以為時清薏身亡之後尋來的,從未染指上心,如今既然惹的時清薏不高興,盡數遣走也就是了。

    “一個也不留嗎?”不確定的語氣。

    “只留你一個。”

    說完電光火石間腦子里突然想起什麼,那張極端肖似的臉,靜萼分做兩撥的人,一撥向郊外行宮,一撥入宮,想要劫走的人到底是誰?

    細枝末節匯聚在一起,那些蛛絲馬跡似乎都有跡可循,她目光有剎那陰沉,卻還是很快消散了,只是摟著身上人更緊兩分。

    再多狐疑,至少在此刻,她卻不想再去傷她的心。

    後來昏昏沉沉間她似乎听見耳邊有人輕聲喟嘆︰“就算以後我傻了什麼都不知道了,也會這樣嗎?”

    ——不去要其他人,只有我一個。

    徐昭甦被這話驚的猝然睜眼,懷里的人已經安然伏在她肩頭睡去,指尖繞著她一絲長發,即使在睡夢中也微微蹙眉,不知是在煩擾著什麼。

    怎麼會呢?

    女君背後冷汗岑岑,時清薏怎麼會知道她這些險惡的心思,若是知道她如此陰毒,又怎麼還會心甘情願留在她身邊?

    剛剛那句話,或許當真是自己發了夢魘,不清醒罷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句話的緣故,她還是有些心神不寧,伸手拂去時清薏額角碎發,才翻身下榻放下窗幔喚了太醫進來。

    她揉著眉心,自己也意識到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往常的時清薏就算是難受了也是慣常忍著的,絕沒有如此孩子氣的時候,她雖然歡喜她少見的情緒外漏,卻也明白這不是什麼好兆頭。

    太醫閉著眼把了脈,低聲道︰“陛下,藥性越來越重,已經逐漸侵蝕她的心神,日後這樣的時候恐怕會越來越多的。”

    痴傻若孩童,依賴你,也為你所掌控。

    不正是您所希望的嗎?

    太醫心中一片莫名的淒然,果然是伴君如伴虎。

    徐昭甦怔愣了片刻,手指越過紗幔去描摹她的眉眼,一寸一寸撫摸過眼角眉梢,似乎什麼都沒變,又似乎 ,什麼都變了。

    有些事是否當真如願,始終沒有答案。

    她疲倦的揉著眉心,發現自己果然還是不忍心的,不忍看她受苦,更不忍看她落淚,像是一把刀割在心口,鈍鈍的疼。

    她剛要啟唇說罷了,停藥吧。

    無論今後如何,她都認了。

    太醫卻已深深低頭,猶豫良久終于還是開口道︰“陛下,這位身體中,除了我的藥,似乎還有些其他的什麼東西在作怪——”

    第21章 謀朝篡位國師

    因為各種瑣事絆住腳步, 徐昭甦事情一結束就帶時清薏回郊外行宮的打算一直沒能成型,反倒是時清薏越來越虛弱,幾乎在短短數日里被掏空了壽命。

    ——哪怕徐昭甦已經在莫名的惶恐中勒令停藥。

    那是一個春日午後, 暫停藥後時清薏在用藥的時間里問了一句,陛下,今日的藥呢?

    其實是熬了的, 只是徐昭甦怕了, 她害怕著以後的時清薏只是一具空殼,又害怕著她在清醒時隨時隨地可能抽身而去,這種矛盾的心理撕扯著她,讓她日日不得安眠。

    後來宮人還是戰戰兢兢的捧來了藥,時清薏喝到一半時被徐昭甦猝然打斷搶了藥碗摔了滿地。

    她終于還是邁不過心理那道坎,顫z著去擦拭她的嘴角︰“我們不喝了。”

    時清薏靜靜的看著她, 前所未有的乖巧︰“都听陛下的, 陛下說不喝了 , 就不喝了……”

    那一刻,徐昭素莫名覺得,她其實是知道的, 她什麼都知道, 只是她不說。

    那樣聰慧過人的女子,其實什麼都明白, 哪怕自己喂給她的是毒藥,她還是一口一口的喝下去, 心甘情願的踏入了她的牢籠。

    停了藥卻依然無法阻止時清薏的身體一日日衰敗下去,像一株即將枯死的花樹,整個人從內而外都衰朽下去。

    一開始只是嗜睡不清醒,少食多夢, 後來已經連湯藥都喂不進去的地步,一整日的不進食,除非徐昭甦親手來喂的時候才能勉強吃一點下去。★思★兔★網★

    吃的也艱難,只是為了不叫徐昭甦傷心才咽下去罷了。

    就是這麼咽下去也難受,終于在某一日午後開始咯血,乳白色的蓮子羹上濺落著星星點點的血跡,她咳到眼前一片白茫看不清東西,只是隱約感受到身側的人在顫z,伸手觸及一片溫熱,于是很艱難的俯身過去抱她,拍她顫z的 背,一聲一聲斷斷續續的安慰。

    “陛下,沒事……沒事……我吃,我吃……好不好?”

    她似乎連自己咯血了都不知道,只知道徐昭甦惶恐到一定地步,這些日子生怕她吃不進東西活生生餓死自己。

    她不想叫徐昭甦擔心,于是自己摸索著去尋湯碗,卻只听見砰地一聲脆響,是瓷碗落地摔碎的聲音。

    徐昭甦緊緊擁著她,聲音已經啞了,只是一迭聲的重復著︰“我們不吃了,不吃了……”

    她早就知道時清薏已經無法進食了,只是為了她才勉強吃一些,她也是第一次知道,那樣冷清如霜雪的姑娘原來骨子里是這樣溫柔,可她寧願自己從來不知道。

    窗外春風簌簌吹過,最後的春梅也已落了滿地,有些耐不住的嚴寒的自此枯死,那是執掌天下的姑娘除了父皇母後外第一次惶恐如斯。

    她能掌握一切,唯獨不能握住所愛之人生死。

    天下名醫相繼入宮診治,苦澀的藥味和壓抑的低沉籠罩了整個皇宮,時清薏病重以後徐昭甦將所有事物暫時交由長公主和丞相處置,大半時間都留在時清薏身邊——即使她多半時間都在昏迷。

    長公主初時還是反對的,後來偶然送女君回來時見了一次時清薏。

    烏黑如鍛的長發乖巧的垂在背後,她坐在寬大的椅子中,哪怕周身披著厚重的白狐裘也只顯得人愈發瘦弱,人都瘦脫了形,雙頰凹陷,姿容不再,一片灰敗之象。

    安安靜靜的等著徐昭甦回來,等到了就從狐裘底下伸出一只手去握住,不過片刻就又歪倒在女君懷里,連說一句話的力氣都不曾有。

    長公主負手而立許久,最終只是嘆息。

    人之將死,還有什麼好說的呢?若說是禍國殃民,可她如今容貌衰敗都未遭女君厭棄,想來,陛下也是當真動了真情。

    ——那又哪里還是她們能夠勸得動的呢?

    不如遂了陛下心願,若是留下遺憾,就是一輩子的事了。

    五月初的時候,合宮醫者束手無策,已經只能強行灌藥維持她一線生機,醫者仁心,看不下去她活的如此艱難,某一日已經隱世多年的大夫終于看不下去,對如今權傾天下的女君開口道︰“陛下,不如就讓她去了吧……”

    活的如此痛苦了,又何必再執意如此,硬生生拖著呢?

    此話一出,徐昭甦幾乎掀翻了整個明澤殿,五月初暴雨如注,她從殿重抽出雪亮的長劍,眼眸赤紅如同修羅,厲聲道︰“你說什麼?”

    那般模樣,仿佛是要當場殺人。

    偌大的宮殿人仰馬翻,瑟瑟發抖無人膽敢再開口勸她一句,死般的寂靜里只有身後紗幔里傳來一聲極低的聲音︰“陛下……”

    于是方才還如修羅一般的君王當場棄了劍,跌跌撞撞的闖進紗幔里,一場危機迎刃而解,自此再未有人敢勸這話。

    只有某一個深夜里徐昭甦抱著她的姑娘喃喃︰“阿清,你是不是要離我而去了?是不是我絆住了你?讓你走不了?”

    她又怎麼忍心看她難受,只是她舍不得啊,數年等待和磋磨只等來短短幾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