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20 頁



    不起來,時清薏就伸手去摸她的臉,她的手凍的僵麻不像是在給她抹眼淚,倒像是狠狠摩c她的臉頰。

    一下又一下,眼里急躁又迫切的呢喃︰“你別哭……你別哭啊……”

    那般模樣,看起來已經不像是一個正常人,懵懵懂懂,乖乖巧巧,就像是個涉世未深的孩童。

    徐昭甦突然就明白了。

    跪了那麼久沒有按時服藥,她的藥效開始出現了,她或許已經認不出來自己了。

    這個認知如此叫人惶恐,幾乎瞬間瓦解了她所有的盔甲,她瘋了一般回頭,眼底盡是血色︰“太醫、太醫、傳太醫!”

    她回過身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不知何時長公主已經悄然站在了階上,她緩步而下,將一把傘撐在徐昭甦肩頭,為她擋住狂風驟雪。

    目光卻宛如憐憫,帶著悠長的嘆息︰“陛下,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她想要的是什麼呢?她想要時清薏長長久久的待在她身邊,一生一世永不離棄,哪怕是瘋了傻了她也不在乎,只要人在她身邊就好。

    可是,當真不在乎嗎?

    當她根本認不出來自己,痴傻一般跟隨在自己身邊,卻連自己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的時候。

    她猝然閉目,不敢去想,只有藏在風雪下的手幾乎要將另一個人的手臂掐斷。

    她終于再次出聲,一字一句︰“傳太醫——”

    她想,她或許終于還是後悔了。

    長公主走後再也沒有來過,或許是這一次讓她知道了些什麼秘辛,又或許是終于想通了什麼,這些外人都不得而知,只知道她暫時算是放棄了干涉女君後宮並往里面塞世家公子的想法。

    時清薏被喂了好些日子的風寒藥才緩過來一些,這些日子里她飯食里的藥劑量下的少了一些,她除了偶爾嗜睡記性不好喜歡發呆以外跟平時並無不同,徐昭甦才算松了口氣。

    只是就算是這樣,時清薏清醒的時候也不算太多 ,某一日冬日里難得的晴朗天氣,她少見的腦子清醒陪著徐昭甦曬太陽。

    院子里的梅花艷麗無比,開的喜人,徐昭甦親手為她折下一枝來。

    時清薏閉著眼輕聲說︰“若有一日,陛下倦了,就放我走吧。”

    女君手里剛剛為她折來的花枝應聲而斷。

    寒風肅殺,吹落了樹枝上的紅梅,墜落在地,猶如鮮血落地。

    第20章 謀朝篡位國師

    晴朗的冬日和煦的暖陽落了滿地, 卻依舊照不亮徐昭甦一瞬沁冷的寒意,她眉眼間攏著一層深深的陰影。

    “你覺得,孤可能放手嗎?”

    聲音冷的可怕, 帶著莫名的自嘲和偏執。

    她寵極了時清薏,除了平日里親熱時偶爾會故意拿尊稱來說話,惹的臉皮薄的忍不住耳朵紅的滴血外一般都是不會用孤來自稱。

    她就站在那里, 擋住了門外暖洋洋的日光, 逆光而立,就如同從黑暗里走來一般。

    時清薏窩著躺椅里怔怔的看著她,用藥對腦子傷害大了,她反應有些遲鈍,不知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才伸出手去覆蓋在徐昭甦的手掌上,疲倦又心疼的語氣︰“松開。”

    粗糙的梅枝陷入柔嫩的掌心, 劃開幾縷豁口, 徐昭甦自己毫無察覺, 竟是被那一句放她走徹底蒙混了心智。

    陛下傷了自己自然又是一番手忙腳亂,只是徐昭甦不許外人見這只珍貴的金絲雀,時清薏也不願多見外人, 最後還是時清薏動手給她包扎。

    其實就是一點小傷, 沒必要小題大做,或許是不想繼續前面那個話題, 時清薏包扎的極為用心,沾了溫水的綢緞小心翼翼的擦拭干淨掌心血跡, 又準好了紗布,最後才從盒子里取出幾個小白瓷瓶。

    大概是沒端穩,第一個小藥瓶竟然摔了,時清薏愣了一下, 覺得大概是自己沒有怎麼睡醒,還是些倦意,于是從容去拿第二瓶。

    巴掌大小的一個瓷瓶,理應是費不了什麼力氣的,她拿起第二個小瓷瓶,這一次穩了一點,只是還沒揭開蓋子,就又摔了。

    她愣了一下,目光有些茫然放空,徐昭甦已經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啞著聲音開口︰“別踫這些了,孤的手無礙……”

    時清薏似乎想到了什麼,第一次很溫柔但堅決的推開了面前的姑娘,著魔一般的再去拿第三個玉瓶,不出意料的摔了,緊接著就是第四個、第五個……

    清脆的玉瓶摔碎聲在寂靜的大殿里蔓延,像是一件表面完好的瓷器逐漸彌漫開密密麻麻的縫隙。

    攥住第六個的時候時清薏才發現自己的手在抖,抖的非常厲害,徐昭甦握住她的手,用了極大的力氣制住了她,貼合在她手背上,循循善誘︰“ 別踫這些了,我不疼了,不要了……”

    兩只同樣冰冷的手靠的太近,時清薏眼中茫然無措,又在某一刻突然松開了,藥瓶被徐昭甦不容置疑的拿出去,縴細溫軟的十指鑽進她手指的縫隙,與她十指相扣。

    徐昭甦將新折的梅花放在她膝上,半坐在地伏在她膝上,親吻她猶帶顫意的指尖,親吻細密的落在蒼白修長的掌心︰“別怕,不會倦的,這輩子都不會倦的……”

    她像是在跟自己賭咒發誓,又似是覺得自己方才實在太凶而輕聲細語的哄著她。

    窗外的陽光有一瞬晃眼,時清薏被刺的閉目,很艱難的彎下腰去輕輕蹭了蹭她的額角,喃喃︰“我一直都信的……”

    她是怎麼慢慢被徐昭甦養成這樣的,連個藥瓶都拿不穩,隨時可以摔了,這樣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她的這雙手曾在雪山之上挽過弓箭,也曾在一筆一劃斷過江山,到頭來,竟是連日常事務都不能自己完成。

    這日午後她仍舊在明澤殿的小榻上沉沉睡去,她現在一日也睡超過六個時辰還有多,大半時間就算沒睡著也是昏沉的。

    徐昭甦似是明知她根本不會醒,堂而皇之的召來御醫,人還未來,無數瓷瓶就已經掃落在地,她厲聲道︰“你不是說不會有其他副作用嗎?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

    她從未想過就這樣將她毀去,時清薏是何等清冷高傲的姑娘,她可以什麼都不知道只當生病一樣永遠被禁錮在她身邊,卻不能一寸一寸在她清醒的時候毀去她的尊嚴和傲骨。

    太醫的藥箱子扔在一旁,來人瑟瑟發抖的跪在一旁碎瓷片上戰戰兢兢的磕頭︰“沒有這個副作用的,她到最後會痴傻的如同三歲孩童不會說話拿筷子都有可能,但絕不可能拿不穩東西,臣不敢的,臣冤枉啊!”

    女君如此暴戾的神色,說不準何時就會痛下殺手。

    他似是為了保命,不停的磕著頭,突然開口︰“或許是因為其他原因,或者,讓她完全依附于陛下,陛下難道不想嗎?!”

    這話擲地有聲,光影在殿宇里浮動,浮動的卻不知是暗香還是復雜的人心。

    良久太醫額頭帶著血跡退去,女君懷抱著昏迷不醒的姑娘頹然坐在陽光下,眉眼間的暴戾陰霾都在接觸到她的瞬間緩緩消散了,她輕而又輕的吻她眼楮眉梢,卻始終未置一詞。

    她不是聖人,陽光下也絕非坦蕩的真心。

    無論是多年前,她強行將出世的謫仙從雪山之巔帶下來,還是如今費盡心機將她留在身邊,所求所圖都不算光明正大,無可指摘。

    只有心口隱隱作痛。

    ——

    系統叮咚一聲恍然大悟︰“宿主,仇恨值再降百分之五,現在已經到了百分之三十五,徐昭甦終于開始對你心存愧疚了——這就是傳說中的苦肉計嗎?”

    時清薏︰“……你以為我是裝的?”ゞ思ゞ兔ゞ網ゞ

    系統呆滯︰“難道不是?”

    “下次求你記得測取我的身體數據,不要等我疼死了再過來給我收尸,我謝謝您了。”每天都在想換系統。

    系統一臉誠懇︰“那首先得請您不要隨時隨地強行關閉系統。”

    話題至此終結。

    時清薏越來越虛弱,精神開始不大好的時候徐昭甦補償一樣的越來越寵她,無數珍奇異寶不計其數的往她殿里送,卻還是難得換她展顏一笑。

    寒冬悄然過去,又一年春天悄然而至,春雨綿綿,一夜催發枯枝,迎春花開滿枝的時候時清薏一日只能清醒三四個時辰,時常都是困倦的窩在女君懷里,宛若失了靈魂的精致人偶。

    徐昭甦在某一日附在她耳邊同她說︰“清薏,別睡了,我們出去賞花好不好?”

    徐昭甦竟然會想放她出去,時清薏還在怔愣間,徐昭甦已經雷厲風行的為她披上了披風,又梳好了長發,悄然握住她的手。

    一直到走出明澤殿也不曾放開,時清薏掙了掙︰“陛下,放開臣吧。”

    她自己是沒什麼的,關在金絲籠里不知外面人間又換天地,流言蜚語也傳不到她耳朵里,徐昭甦卻不同,她始終是一國之君,光明正大獨寵一個女子,到底不算得什麼光彩的事。

    徐昭甦不肯放,甚至得寸進尺的將她的手放進了袖袍里,聲音沉冷,如早春初融的冰雪︰“孤倒要看看何人膽敢置喙。”

    凌厲目光掃過之處,沒人敢與之交匯,只恨不能埋進地底。

    昔年她還是位明君的時候自然有人敢上前勸諫陛下不可如此任意妄為,可如今她人生歷經起落,以酷烈手段威懾朝臣,據說前些日子又以極刑處死了幾位貪墨的官員,聲名狼藉已經算得上暴烈。

    歷史的車輪滾滾而來,世界設定最初的徐昭甦歷經非人背叛終成暴君,後來被女主推翻暴政,逼死在明澤殿中。

    時清薏悄悄握住她的小指,那人身上戾氣終于消散幾分,料峭春風吹酒醒,也讓時清薏昏沉的神思清醒了一些。

    宮里曾經花樹最多多地方是玉明殿,兩代君王討心上人歡心多地方,不知投進去多少心血,除此之外就是御花園。

    早春盛開的花不多,時清薏走了不一會兒就覺得累,在袖子底下勾了勾徐昭甦的小指,想去亭子里坐著看游魚。

    隔了不遠听見一陣搗藥聲,時清薏尋聲望去就是一怔。

    一個粉白衣裙的姑娘正坐在一樹尚未開放的辛夷花樹下,身邊一個小籮筐,認認真真的搗著藥。

    體態婀娜弱不禁風,鬢角碎發別在耳後,鴉羽一般的長睫在眼下投下一片陰影,眼眸清亮溫柔又帶著一股子難言的堅韌,哪怕皇城無數美人,都難敵她半分容姿。

    更關鍵的是,除了氣質不同,幾乎跟已故國師時清薏別無二致。

    徐昭甦眼神驟冷,她還未來得及發作為何清人之後竟然還有人在,那個一直悄悄握住她的手的人就已經猝然松開了她。

    時清薏怔怔的望著那個容貌姣好的姑娘很久,那張臉與她如此相似,就好像從前沒有經歷過半生磋磨的自己。

    她兀地捂住心口,壓抑不住那里幾乎撕裂心肺的劇痛,徹底暈過去以前,只見星星點點的血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