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9 頁



    內斗用在不共戴天的仇人身上,還從未見如陛下一般的,越是寵愛就越下的重。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伴君如伴虎吧,君心難測不外如此了,可惜外界傳的沸沸揚揚一直以為這倒霉姑娘過的是什麼好日子。

    為醫者不忍如此,忍不住再問了一句︰“陛下,當真想好了嗎?”

    沒有轉圜余地?

    很久,他似乎在余光里看見女君吻了吻那人的額頭,珍而重之,聲音卻是一片孤寂︰“用——”

    殘忍又無情。

    就算是個失了心智的傻子又如何了?在自己身邊不就好了嗎?

    傻子跑不了也背叛不了,正好時時刻刻跟在自己身邊,也不用擔心會不會有人處心積慮的劫走。

    誰要一個失心瘋了?就算是前朝余孽也斷不會要一個傻子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永遠不會不要她無論她是何種模樣。

    醫者頹然閉目,知道已經無法說通,只能磕了兩個頭退下,澀聲道︰“臣,這就去抓藥。”

    偌大的一個宮殿里又再次只剩下兩個人,徐昭甦親吻沉睡中人面具邊緣的眼角眉梢,自言自語一般呢喃︰“你永遠不會離開我對麼?”

    片刻後自己倒笑了︰“就算你想要離開,我也不會放手的。”

    “你走不了。”

    她似喟嘆又似自嘲。

    “你現在還是清醒的麼?如果還清醒可要早早的恨我,恨到下輩子再來找我,讓我生生世世的給你賠罪,這輩子就讓我對不住你……”

    是平日里時清薏清醒的時候,從未向她展露出來的陰狠孤決。

    她卻是忘了,懷里那人已然睡的昏沉。

    ——

    系統︰“早就告訴過你,她已經黑化到百分之百了,不然也不會直接搞死女主和男主了。”

    時清薏心里復雜,被它攪合的沒有心情︰“但凡你能說點有用的東西,我都不至于走到現在這步。”

    “宿主,你要相信我一片忠心。”它說的跟真的一樣,結果轉頭就甩過來一堆,論如何裝成傻子,sjb性格一百問,sjb和正常人的區別……

    時清薏只想打爆他的狗頭。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在下山的路上,徐昭甦政事繁忙到一定地步,在馬車上也沒法消停,依然在看折子,見她醒了過來拉住她的手,柔聲開口︰“馬上就進宮了,不要怕,不用多久我們就回去,以後都不過來了。”

    其實哪里是時清薏怕了 ,分明是她自己害怕,想把人帶進深山里不放出來,卻又因為一肩壓力不得不來。

    時清薏抿了口茶,舒緩了一下額頭一抽一抽的疼痛嗯了一聲。

    反正她說再多也沒什麼作用。

    進了宮以後也沒什麼其他區別,只是呆的地方從行宮換到了明澤殿,那些道士和尚終于都丟了女君這個人傻好騙的飯碗,盡數被逐出宮去,取而代之的是層層疊疊的禁衛軍,將整個明澤殿圍的如同鐵桶一般。

    飛蛾不進,插翅難逃。

    徐昭甦越來越喜歡突發奇想,某一日午後叫她從睡夢中吵醒捏著她的鼻子給她看圖紙,恢宏的殿宇氣勢磅礡,其中又有設計精良的假山花樹小池樓台,就是外觀,似乎似曾相識。

    時清薏伸出手踫了踫紙面,不甚確定的喃喃︰“這是,玉明殿?”

    當初毀于火災,與國師時清薏一同被燒為灰燼的殿宇,曾經也是如此金碧輝煌過的。

    “是它,”徐昭甦緩緩展開圖紙,攤開在她面前,眼底少見的有光,熠熠生輝,“孤想重建玉明殿送予你。”

    那是曾經她父皇送給母後的禮物,兩殿相連在一處,所蘊含的情意和寓意都非比尋常,只可惜,後來毀于一場猜忌。

    物是人非。

    時清薏勉強撐了幾分清醒過來,知道肯定建不起來,也來了幾分興致開始同她探討,院牆旁種滿梅花,她喜歡綠梅,稀少可以破例種在園中間,旁邊還要一個蓮花池,夏日賞花一絕……

    如此絮絮叨叨的說完夜色已深,時清薏又有些抗不住,悄悄窩了回去︰“陛下,我們日後再商討吧 ,臣困了。”

    徐昭甦的手驀地頓住,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這個人的生機在緩緩流逝,或許用不了多久她就會——

    應當不會的,回到宮里讓她太過不安,遠不如在郊外行宮安心,所以她加大劑量,從從前一日一次到一日三次的往她飯食里添加。

    “好,”心神的震蕩無人可見,女君只是溫柔微笑,收攏圖紙,抱著她窩回了被窩里 。?

    一切都很好,都如同她所預期的一樣進行的,可為什麼,她心底卻如此惶恐不安。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她如此害怕時清薏離開她,到底是誰心智有損呢?

    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次日的下午時清薏被難得有空閑的徐昭甦帶了出去,寒風料峭打在臉上好歹讓她多清醒了幾分,捉著徐昭甦的手打著哈欠問︰“陛下,我們這是去哪里?”

    這還是這麼久以來她第一次離開明澤殿,得見外界天光,雖然是被徐昭甦攥著,身側還有無數禁衛軍。

    風雪交加,吹的人發鬢凌亂,如見白頭。

    “我帶你,去取一件東西。”

    她尚是怔愣間,徐昭甦已經親手在廢墟殘骸里挖出了一個瓷壇子——時清薏當初留下的骨灰壇子。

    以前徐昭甦天天抱著不離手,後來她來了,曾經想踫一踫那瓷壇的時候被厲聲喝止,再後來,徐昭甦得償所願得了人,再也沒有看見過這壇子。

    ”陛下,這是何意?”

    她眼睫微顫,震落簌簌雪花,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砰的一聲,就見徐昭甦將那骨灰壇子摔成了碎片,在冬日大雪里,像是莫大一個笑話,在肆意嘲諷著什麼,時清薏尚未反應過來這是做什麼,徐昭甦已然回頭抱住了她,雪下的那樣大,也遮掩不住她眼底近乎駭人的欣喜。

    她說︰“玉明殿要動工了,這是最後一件要除去的東西。”

    時清薏總算明白為什麼她一直覺得怪異,原來徐昭甦竟是想在玉明殿的廢墟之上,打造出一個精心設計的牢籠,將她,囚在金絲籠里——

    她一瞬覺得齒冷,這麼著急或許是想在她尚是清醒的時候問好一切喜好,只等以後建成了,她也就成了一個神志不清的傻子。

    懷里的人明明是溫熱的,可她只覺得從心底發冷。

    但她沒有辦法,她只能回抱住那個姑娘,含笑告訴她︰“好啊。”

    ——都听你的,哪怕你要我的性命,我也給你。

    這一出鬧出來各種議論更是甚囂塵上,甚至有人可憐國師,說陛下有了新人,把宮殿什麼的都賜給新人,當初的非她不可,海枯石爛都是戲言,這就是所謂的君王薄幸。

    甚至連骨灰都拿去博新人一笑,當真是慘不忍睹。

    時清薏︰“……”

    我揚自己骨灰。

    徐昭甦向來不理會這些虛言的,奈何傳的實在太凶,終于還是擾亂了長公主心神。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長公主,並不覺得陛下作為天下之主喜歡一兩個女子算什麼大事,可前提是不能如此過分,展露于人前,從前她的兄長為嫂嫂修玉明殿也就罷了,那是名正言順的帝後,如今這個算什麼東西,也敢登堂入室?

    跳梁小丑罷了。

    于是時清薏這個跳梁小丑在某一個冬日被逮出了明澤殿,一頭霧水的按著地上跪著。:-)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藥性太重,直到臉上面具被揭開時才驀地驚醒。

    “抬起頭來。”

    長公主以兩根手指挑起她下頜,仔細端詳著這張臉。

    燒傷,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某個應該早就死了的人,快要一年了,尸骨被燒成灰燼,昨日骨灰被刨了出來,取樂于人。

    明艷的宮裝仿若一團烈火在寒風中燃燒,一身朱紅霞披,發上一支黃金鳳餃著番邦進貢的羊脂白玉,側臉望過來時眼中一片端凝,威儀盡顯,眉眼威嚴一寸一寸掃視過面前女子每一寸。

    氣質卻又是不像的,時清薏是何等冷清孤傲如霜如雪,絕非這樣困頓不堪又甘心受戮被困一室的模樣,甚至讓她覺得有些淒涼。

    半晌,吐出一句評價︰“原來外界傳的沸沸揚揚禍國殃民的美人也不過如此,是本宮高看你了。”

    眉眼沉沉,居高臨下。

    系統悄悄翻譯︰“她說你丑。”

    時清薏︰“……你不要每次在不該你出現的時候出來扎心。”

    看見這張臉就莫名安心下來,或許就是陛下一時心血來潮,怎麼都不可能看上她才是,從傾國傾城的時清薏到一個容貌盡毀的孤女,眼光也不該如此放低。

    卻到底還是冷笑一聲,聲音沉沉︰“你可知道前國師時清薏麼?那就是做玩物的下場。”

    骨灰都給你揚了。

    ——

    宮人不敢違逆長公主,長公主如今是陛下唯一下血脈相連的至親,身份更是尊貴無匹,只得去宣德殿外候著,一直等到天色漸晚才見徐昭甦出來,頓時如見救命稻草︰“陛下,您可出來了,那位觸怒長公主,現下正在明澤殿外受罰!”

    當初陛下交代過,無論如何護佑那位周全,如今這個情形,卻是她們始料未及也阻攔不了的。

    徐昭甦驀地一頓,腿腳不好,險些栽了下去︰“跪了多久了?”

    “快三個時辰了 ,從您進殿後就一直跪著在,據說是惹怒了長公主,被罰一直跪著在……”

    話音未落,一身朝服還未換下的人已經快步朝遠處走去,快的像一陣風,急切的踏過遍地積雪,生怕她再受了任何委屈。

    這些日子連翻大雪,明澤殿外面銅牆鐵壁,里頭人卻少的出奇,徐昭甦生怕有人見了她,里面只留下少許幾個親信,大雪未掃,此刻跪上去只覺一片冰涼,積雪被溫熱的體溫融化,冰冷的雪水很快浸透了衣裙。

    再後來,干脆凍的沒了知覺,只是一片麻木,連難受都感受不出來了。

    她不記得過去了多久,系統盡職盡責的給她偶爾報個時間,她閉著眼盡全力讓自己不至于直接倒下去。

    徐昭甦來的時候已是深夜,被一連串的瑣事絆住了腳步,進來就看見那人跪在空曠的雪地里,宛如一根即將被壓折的枯枝,肩頭積了厚厚一層雪,看起來沒有絲毫活氣。

    她那顆木然堅冷的心髒仿佛是被什麼狠狠刺中了,沸騰活絡,根本顧不上大雪紛飛就顫z的迎上去,速度快的連身後撐傘的宮人都未曾反應過來,吶吶的喊︰“陛下,小心著點,您慢點……”

    她卻不管不顧,只是過去將那個人緊緊抱進懷里,時清薏凍的渾身冰涼,身上抖落簌簌大雪,很是艱難的睜開眼來,聲音微弱到听不分明︰“你來了?”

    “我在、我來了,我來了——”她說不出更多話來,只有無數滾燙到淚水沿著眼眶滑下,她企圖抱她起來,可她自己腿腳不便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