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8 頁



    昭甦已經在她頸側留下了大片紅痕。

    “……”語塞片刻,嘴角略微抽[d ng]了一下。

    情濃時任她施為,也不覺得咬的多麼難受,現在才發現下口極重,而且偏偏咬在所有人都能一眼瞧見的位置。

    新來的小宮女很是機靈,連忙討巧的遞起手里的脂粉盒子︰“大人可要些脂粉遮掩一下?”

    “不必了,陛下喜歡就留著吧。”雖然在這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里,宣誓主權也無人看見,自然隨她高興就好,自己無非是……

    系統默默把剩下的話補全︰“沒臉沒皮,厚顏無恥。”

    “……閉嘴!”

    日常被摁關機的系統︰垃圾宿主,有了媳婦兒就忘了系統——

    關閉系統的時清薏抬起眼 ,只覺世界轉瞬清淨,果不其然在銅鏡里瞧見剛剛還睡的安穩的徐昭甦,將腦袋擱在她肩上,有些慵懶的吻她發梢,對小宮女淡淡道︰“退下吧。”

    時清薏了然,恐怕以後她都不會再見到這個小宮女,徐昭甦倒也不會將她怎麼樣,大概是調離此處,再不能在自己眼前露面。

    “不忍心?”她似是沒怎麼睡醒,聲音倦怠,似笑非笑。

    這問題能答就怪了,時清薏捏捏她的掌心,有些涼,忍不住稍稍皺眉︰“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身後的人打了個哈欠,環住她的腰,俯在她耳邊︰“這話不該問你麼?起這麼早做什麼?你一走,我就睡不著了。”

    手在身前環成一個圈,攔住收緊,像蛇絞緊了它的獵物。

    “給陛下熬藥,”時清薏將手覆蓋在她手背,稍稍挪開一些,小聲咬耳朵︰“昨夜辛苦陛下了,回去再睡一會兒吧。”

    “那些事何必你親力親為,讓其他人去做就是。”不肯放手。

    “留給旁人我不放心,”時清薏搖頭,“燈中下藥之事,陛下可查清楚了?”

    此事她剛查出一點眉目就直接暈了過去,再醒來就是被徐昭甦相當于軟禁一般的困在此地,事情也就擱置了。

    徐昭甦原本困倦的眼睜開少許,透過銅鏡模 的光影與那人清越的目光迎上,無聲對視。

    最後還是時清薏敗下陣來,手指微僵似有所悟,卻也只是苦笑了一下,懂了她的意思︰“是臣逾越了,不問就是。”

    她對徐昭甦做過的那些事,或許,她以為是權力誘因,如今她多有防備也是常事,自己的確不該多問。

    徐昭甦並未攔她,任由她離開,直到人快走到門口時卻驟然出聲︰“若孤告訴你,是與前朝余孽有關了?”

    風聲蕭條,吹落幾滴燈花,燃了一夜的燭淚悄然落下。

    她靜靜等著那人回答,很久,那人才回過頭來問她︰“陛下,要吃梅子嗎?”

    她避開了這個問題。

    徐昭甦不知道自己是失望還是高興,只覺松了一口氣,她勾了勾嘴角,輕聲道︰“要甜的。”

    這一生酸苦,她們都已吃的太多了。

    那人溫聲應她說好,關上了門。

    女君靠回榻上靜靜等候著,榻上還殘存著那人的氣息,淡淡的寒梅香氣,多年夙願,一朝得償,似乎余生就這樣走完也並非不好,不再去想那些愛恨與背叛 ,窩居山中安安穩穩一生也就過去了。

    可為什麼,她心中還是如此不安,似乎——

    她沒能再想下去,門被推開,那個她傾慕多年的姑娘少見的有些局促的看著她,向來清冷的面容上沾了一點爐灰。

    神情倒仍然端的從容持重︰“方才熬藥時順手煮了些粥,陛下可要嘗嘗?”

    言下之意,不嘗我就倒掉了。

    徐昭甦往前傾了傾,也不言語,就看著她。

    時清薏︰“……”

    “孤身上酸痛,渾身乏力……”

    罪魁禍首不言而喻,時清薏噎了一下,還是縱容的端起瓷碗舀了一勺喂到人嘴邊,徐昭甦只吃了一口眉頭便是微皺︰“燙……”

    怎麼會燙,自己分明都放涼了,時清薏狐疑地又舀起一勺喂進自己嘴里,因為徐昭甦那話她心里先存了三分遲疑,所以並未吃完,只吃了一小口,溫熱的,不能說入口即化唇齒留香,起碼也是五味俱全。

    “陛下,不燙——”她話還沒說完,就見徐昭甦湊過來將剩下的半勺子粥吃了,神色從容不迫,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只有眼角泛起絲絲促狹的笑意。

    “嗯,孤方才弄錯了。”

    時清薏︰“……”

    說起來,她已經很久未曾見過徐昭甦這麼笑過了,好像自從很多年前相遇開始,她們之間就從沒有過如此溫馨恬靜的氣氛。

    她好生喂著徐昭甦喝完藥又用了些粥,末了才輕聲開口︰“陛下不高興,以後臣都不會再問了。”

    徐昭甦剛剛淨完的手微微一頓,懸在半空里。

    “臣會好好陪著陛下。”

    山中不知歲月其實也很好,幽靜不勞心神,恩怨消弭,很適合她度過最後一段時間。

    徐昭甦將手伸進她懷里,羽睫微顫,縮進懷里最暖和的位置︰“冷。”

    她們都在逃避著那些問題,那些剝開就是傷痛,足以讓人傷筋動骨的痛楚。

    徐昭甦政事算不得十分順利 ,女主被困深宮,所有人都絞盡腦汁營救,邊疆四處告急,內部還有無數蟲蟻啃噬江山的根基。

    她寵時清薏到極致,哪怕在如此分身乏術的情況下還是日日去看她,莫名的佔有欲讓她對于時清薏的獨佔意識強的可怕。

    偶爾時清薏怕她累著,憐惜一些減少親熱的時候都要心里暗暗記著,後來趁著情濃之時咬她耳側。

    “你是不是嫌棄我身上不好看,所以不願意……”

    她其實生的很好,冰肌玉骨,容貌天成,明艷倨傲中又帶著些上位者的清貴高華,只是素日里被身份壓制著容貌,天底下沒幾個膽敢直視君顏的,反倒叫人忽視了她的樣貌。

    她是先皇唯一的孩子,自小千嬌百寵,更是沒有受過什麼傷,身上疤痕也都是在地牢里那一年所留下的,腰腿上尤為清楚,每到冬日里就是一片青紫,連站起來走路都疼痛非常。

    還有一處就是心口,一箭穿透肺腔留下了傷口讓她時不時就要咳嗽,箭上有毒,後來為了救下性命剜去了大片血肉,瑩白的肌膚上有一個偌大的疤痕,破壞了所有美感。

    她將手臂橫在眼上,啞聲道︰“若是你真的介意,我明日就去找太醫要換皮之藥,把這一身皮肉都換了好不好?”

    換皮之術何等殘忍痛苦,等同于活生生扒下一層肉來,時清薏額頭微跳,強硬的拉下的手,發現她眼眶是崛蟺模 ┤硐氯в橇宋茄勱牽 盅刈叛勱塹獎橇涸俚崛蟺暮齏劍 詈筧Ы孜撬目詰納撕邸br />
    虔誠如同朝聖。

    徐昭甦不敢低頭,只能無聲收緊手臂,將她困在方寸之地。

    “疼嗎?”

    她問的是當時還是現在徐昭甦不知道,當時確實是疼的,怎麼能不疼了,她說了要跟自己走,卻食言而肥,提前布置好了陷阱,一步踏錯就是萬劫不復,疼到失了智,一心只想要報復,要她感受自己所受痛苦的千倍萬倍,要她生不如死,要她生受折磨——

    所以她不惜一切攻入皇城,暴戾到火燒玉明殿。

    卻唯獨從沒想叫她死。

    “不疼了,”都是些過眼雲煙,往事隨風,她啞著聲音回她,“一開始是疼的,現在不疼了……”

    說的是那長久未曾痊愈的傷口,也是曾經那顆四分五裂的真心,她隱約能夠猜到時清薏的身世和曾經 ,那是不可言說的禁忌,是她先心生妄念,強行將不染塵煙的人帶入紅塵。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細密的親吻連綿落下,悄悄在她耳邊說話︰“很好看,也……”

    剩下的話咬進了耳朵里,繞是徐昭甦自認臉皮極厚也不由得紅了幾分。

    一國之君如此盛寵一介孤女的事自然瞞不了多久,整個皇城傳的沸沸揚揚,謠言各種版本都有。

    有說那女子生了一張和前國師極為相似的臉的,有說那女子天生妖媚擅長蠱惑人心乃是九尾狐入世的,更有甚者說她貌似無鹽,長相丑陋崎嶇,女君被障眼法迷了眼,當成了絕世佳人。

    這類小道消息傳的十分迅速,又加之女君還有前情,有國師那樣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在前,難免被拿來比較。

    于是無數人扼腕嘆息,君王之愛不過如此,當年寵愛國師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無半點不從,如今新人來了,才能看清君王真面目。

    這類消息傳的多了,自然也就進了長公主的耳朵里 ,好不容易熬死了陛下的混賬心上人,在給陛下物色皇夫的長公主︰“……”

    一時不察竟然又讓人鑽了空子,當下氣的手抖,指使臣下連上數道折子說郊外行宮不利于處理政事,懇請陛下以大局為重回宮暫住。

    催的太緊了,徐昭甦半夜都睡不好覺,夜里冷不丁就有大臣冒雪來求見,如此幾個晚上過去,又一個半夜被鬼哭狼嚎叫醒以後時清薏首先受不了了,按著眉心歪倒在徐昭甦懷里︰“陛下,要不然,我們還是回去吧。”

    軟玉溫香,然而好困。

    這樣下去能被煩死。

    “若是您不想帶我回去,也可自行——”反正這種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徐昭甦揉著她的眼角,似笑非笑,聲音卻是逐漸陰沉︰“怎麼?寧願一個人帶在這里也不願跟我回去?”

    我沒有,我不是。

    時清薏費力的睜開眼,不讓她繼續猜疑,湊上去吻了吻她嫣紅的唇角,嘆氣︰“我什麼都听陛下的,好不好?”

    ——太殘酷了,這日子真沒法過了。

    “困了就睡吧……”耳畔有人輕聲說話,說的是什麼她已經听不清了,不知為何她近來越來越嗜睡,一天大半時間都是在沉睡中度過的,身上也沒有什麼力氣。

    身體沒有什麼力氣,靈魂卻是清明的,面上雖然陷入沉睡後,神智卻在系統加成下清醒不已,清楚听見有人緩步而來,跪下請安。

    “這藥果真如你所說的那般,沒有什麼副作用嗎丁 ?”女君抱著懷里的姑娘,削瘦的下頜在燈火投下一片凌厲的陰影。

    “一般是沒有的。”那人聲音低微,似乎也知道睡去那人是如今聖寵正濃之人,生怕擾了她安睡 ,雖然,他心里清楚,那人絕不可能轉醒。

    “什麼叫一般?”

    “就是,就是若按先前的劑量下去,人至多也只是虛弱乏力,容易犯困,食欲不振,可若是再加大劑量就……”

    女君微微闔眼,冷聲道︰“說下去。”

    “若是再加重劑量,超過身體負荷,恐怕會對身體有損。”

    “什麼損傷?”

    醫者冷汗岑岑︰“恐怕會、會有損心智,這藥用的太多,人過于嗜睡難免影響心智,會對記憶造成損傷,若是更嚴重一些,也可能,變成一個傻子……”

    如此陰毒的法子,他之前只見過後院陰私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