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7 頁



    恨道,“就因為長的像你,女主上輩子在起兵初期就被一刀結果,這輩子因為長的像你只是過來皇城就被擄進宮去隨時準備獻祭。”

    如果不是徐昭甦黑化的太過于徹底  ,不給女主絲毫活路,主神也不至于再把時清薏扔回來讀檔重來。

    正說話間突然有個小太監匆匆忙忙的過來,似乎是沒看前路,一下子撞在了時清薏臂上,小太監撞了貴人似乎也被嚇傻了,回頭驚懼的看了她一眼,連滾帶爬的跑了。

    寒風凜冽,時清薏似有所悟,腰間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張紙條。

    ——

    徐昭甦按著眉心,心神不寧。

    時清薏不在身邊,哪怕只是離開片刻心中都是恐慌的,恨不能時時刻刻將人帶在身邊才能安心。

    座下的暗衛在女君冷寂的視線下依舊堅如磐石,只是額頭悄然冒出冷汗,他帶來的這個消息對于女君來說絕對算不上好。

    “靜萼等人已經秘密潛入城中數日,如今正分了兩撥人馬,一撥潛入宮中,一撥,去往城外行宮。”

    徐昭甦手里的折子被硬生生捏成一團褶皺,朱紅的批注仿佛侵染了鮮血深深劃破紙張,一字一頓,仿若陰雨連綿。

    “你說,往哪兒去?”

    暗衛恨不得把頭埋入地下,硬著頭皮重復︰“往城外行宮去。”

    女君另一只手里的筆終于應聲折斷。

    暗衛沉默了一下,戰戰兢兢的繼續道︰“還有一件事,屬下這段時間一直追蹤靜萼等人的蹤跡,發現他們似乎有前朝有所關系……”

    徐昭甦的父皇乃是開國之君,從一介草莽到一代明君,算不上英雄卻是實實在在的一代梟雄,徐昭甦在他的庇護下安然長大,一直端莊持重,直到後來——

    直到後來她心生妄念,有了逆鱗。

    女君微微闔上眼,掩住眼底戾氣橫生。

    “告訴姑姑,我今日有急事不能前去拜見,等過些日子再來請罪——召集金吾衛所有人趕往郊外行宮將之圍住,沒有孤的手諭,不得放走任何人,硬闖者,殺無赦!”

    她就不信,還有什麼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把人劫走,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怎麼可能再讓她跑了!

    絕無可能!

    暗衛沉聲應是,繼續問︰“那皇宮之中——”

    女君已經快步走出去,走的太快帶起一陣些微的寒風,聲音也如冰冷冽︰“一切以行宮為重。”

    暗衛有一瞬恍惚,為君者喜怒不形于色,陛下也一直都是如此做的,這還是第一次流露出如此迫切不安的神色,就仿佛生怕慢了一步就會失去什麼稀世奇珍。

    他不理解,卻依然謹遵上諭,數千金吾衛在寒風中冒雪集結,以最快的速度護送著女君前往郊外行宮而去。

    快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徐昭甦雙手緊握,微微閉目,這一次,她絕不會再遲半分。

    郊外行宮還是如她離開時一般寂靜無聲,只有寒梅無聲綻放︰“她是什麼時候醒的?可有說什麼地方不舒服?早膳吃了嗎?”

    一面走一面問,吱呀一聲推開寢殿的門里面卻是空空如也,徐昭甦臉色驟冷。

    “人呢?”

    扶在門框的手幾乎要硬生生把門拗斷,聲音低沉的叫人膽寒。

    宮女烏泱泱跪了一地,瑟瑟發抖︰“大夫說去後院賞花,如今應該在梅園里——一直都有人隨身跟著的,陛下放心。”

    “沒有孤的話,你們敢放她出去?”徐昭甦怒極反笑,眼神如刀,卻連罰她們的時間都不曾有,快步就朝後院而去。

    到了此刻,她只想確認時清薏還在。

    然而偌大的一個梅園卻毫無人跡,根本不見任何人,徐昭甦被人攙扶著勉強撐住,手都微微發著抖,還有哪里?行宮就這麼大,她還能去哪里?

    電光火石之間,她突然想起什麼,快步朝前推開了某一處的門。

    隨著吱呀一聲落下的還有薄暮的微光,落在那姑娘眉眼之上,她聞聲回頭,在那模 的光影里看不清神色 ,手里拿了一個錦盒,就那麼回過頭靜靜看著她。

    徐昭甦跌跌撞撞的跑過去,將人抱了個滿懷,手臂微微發著顫,如藤蔓一般死死纏緊她的脖頸。

    “你還在就好、你還在就好……”

    語無倫次的讓人心疼。

    時清薏沒有回頭,也沒有推開她,半晌才問︰“陛下為何服食這種東西?”

    那是時清薏第一次用那般端肅的聲音同她說話,臉色也是一片沉凝,在薄暮的日光下甚至顯得薄怒。

    在她手里,是一盒顏色暗沉的脂膏。

    ——五石散。

    藥性燥熱繪烈,服用後使人全身發熱,產生幻覺迷惑人心,傳說服之可登極樂升仙,能見所不能見之人。

    可這東西,分明就是毒藥,遲早要毀人心智,使用者喪命。

    她早先就覺得徐昭甦身體不對勁,燈里被下毒只是一部分,肯定還有其他的毒,原來,竟是這個。

    徐昭甦摟著她,哪怕被發現了竟也是有恃無恐,禁錮著她,帶著濃濃的疲倦,喃喃著在她耳邊說話︰“我的清薏死了,黃泉碧落萬里山河再也找不到她,我太難受了,五石散能讓我見到她,那是我的藥,大夫,你既想醫我,奪了我的藥我該怎麼辦?”

    時清薏眸色微沉,扣住錦盒的手越發的緊,她是真沒想到徐昭甦竟這麼瘋,這是在玩命,怪不得她性格近來愈發乖戾,恐怕跟這玩意兒脫不了關系。

    “陛下,想要如何?”

    這一句幾乎是從齒縫里逼出來的。

    她在她耳邊輕聲細語,卻好似籌謀已久︰“做孤的藥,侍寢,好不好?”

    時清薏眼睫劇顫,猝然閉上眼。

    第19章 謀朝篡位國師(入v)

    所有人都無聲退卻, 偌大的一個宮殿只剩下她們兩人相顧無言,女君玄色的裙裾鋪了滿地,她略略退開一些, 眼底有什麼危險的火光微微跳動,注視著眼前的人。

    很久,悄然闔上眼︰“罷了, 如果你不願意……”

    嘴里說的如此寬宏大量, 手卻不自覺的撐在桌上,躁郁的想把這里所有都砸的干干淨淨,只當這句話從未出口過,就不必有如此難堪的時候。

    不是早就知道的嗎?她不喜歡自己,或許那句詩也本不是寫給自己的,她接近自己是另有企圖, 根本不是對自己傾心愛慕……

    只是一瞬間的猶豫, 徐昭甦已想出了無數種可能, 每一種的結局都極端可怖,她甚至已經想到了強行——

    時清薏沉默良久伸出手去抓住面具,指尖在木質的面具上猶豫一瞬, 還是揭開了。

    “即使是這樣一張臉, 陛下也願意嗎?”

    她的聲音恍若嘆息,清艷絕麗的眉眼早已不復當初驚艷, 半張臉依然是美的令人心折,掩在面具下的那半張臉卻算得上猙獰, 斑駁的疤痕自眼角蜿蜒至臉頰,錯落的毀去那張可堪傾國的臉龐。

    如此清晰的提醒著她們之間的鴻溝,橫亙之不可逾越的恩怨傷害和無盡猜疑。

    利箭曾經穿刺心口,烈火也曾灼燒心髒, 可現在她們相擁在一起,不過咫尺之距。

    徐昭甦藏在寬大袖袍底的手無端顫z,怪不得,怪不得,並非她不願見自己,而是容貌已毀 ,可就算如此,她不還是回來了嗎?

    站在整個天下權力頂端的君王顫z的抬起手撫摸她的面頰,冰冷的手指一寸一寸一游移過那些猙獰的傷痕,時清薏閉著眼,似乎是在無聲接受著這一刻的審判。

    那個人手拿屠刀,隨時可判生死,她引頸受戮。

    很久,等到兩只冰涼的手捧起她的臉,徐昭甦湊近了來,憐惜又心疼的在她傷口上吻了吻,動作輕而又輕,似乎生怕弄疼了她。_思_兔_網_

    ”很美……”

    閱盡天下美人的君王,見過妖嬈嫵媚的花魁,見過江南溫柔小意的佳人,也見過邊塞奔放熱烈的胡女,卻從未有人如眼前之人一般帶來如此深切的悸動。

    ——一如多年之前,雪山初見,她只是回眸看她,不動聲色間就已讓她心神俱顫。

    又怎麼會覺得不好看呢?

    從很多年前開始,她就已經是她心里最好看不過的姑娘。

    時清薏無聲嘆息,伸手撫上身側之人的腰際,是這無數年間,第一次主動。

    她眼眸清澈,如雪初霽,卻又有少見的溫柔如月華一般從眼角眉梢流露而出︰“那麼自然當如,陛下所願。”

    書房外所有人悄然退避,曖昧昏黃的光暈里有暗香浮動,幔影重重 ,白衣的女子抱著繁復宮裝的姑娘朝內走去,揮手間裙帶散落,鋪陳一地。

    如今權傾天下的君王在她懷里專注的吻她頸側和耳垂,印上獨屬于她的印記。

    昔日雪山之巔,不可攀折的高嶺之花,終于也因她落入凡塵,沾染世俗煙火。

    徐昭甦的身體在數重折磨的催折下已經極差,這半年來因為時清薏的死,她的心也跟著死了,再不注重身體,于是更顯孱弱。

    只能緊緊抱著時清薏不肯放手,以確認她還在身邊。

    時清薏只能一聲一聲寬慰著不安的姑娘。

    “別怕,陛下,我在,我一直在……”

    無論過去如何,從今往後,都不再會離開,直至死別。

    室外寒夜漫長,室內卻溫暖如春,悠長的梅香緩緩,爐火熄盡,一夜好眠。

    徐昭甦細致的吻她臉上的疤痕,一迭聲的喊同一個名字︰“清薏、清薏……”

    “陛下,”時清薏掙開一些,在她面色陰沉以前糾正︰“臣不是她。”

    女君似是被問住了,眼底痴戀與欲念稍散,又去親吻她的鬢角,順著她的話輕聲哄︰“嗯 ,你不是她……”

    過去的時清薏已然不在了,半年前死于一場大火,尸骨無存,如今名字叫草珠的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孤女,應召來為陛下醫治心疾罷了。

    她願意這樣想不是更好嗎?過去的身份都是過去,現在的孤女無依無靠也無權無勢,心甘情願被她放在方寸之間,也無力反抗。

    多好——

    得到滿意的回答,時清薏俯身滿意的吻了吻徐昭甦汗濕的鬢角,剛欲起身就被人環住了腰,力道很緊,聲音也冷,很有些警惕和威脅的意思在里面︰“又要去哪兒?”

    芙蓉帳暖,卻要脫身離去。

    時清薏回身將錦被拉起來遮住那片春光,耳朵無意識的發燙,又給她掖了掖被角︰“我去叫些熱水來沐浴,陛下好生呆著,別再受了涼,”頓了頓,又添了一句,“很快就回來。”

    這才哄得疑心病深重的人松了手。

    出去叫熱水時只簡單披了件大氅,這些叫宮人進來也是無妨的,只是她潔癖嚴重,又——

    總之,是不能讓其他人看些不該看的,宮人但凡看見她無不連忙低頭,她原先並不知道為什麼,直到次日站在銅鏡面前穿衣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