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5 頁



    牙,心里幾乎在瞬間有了雛形,不能慌,不要慌,從明澤殿開始,然後是東辰殿,接下來是西六宮,挨個去搜——

    總能找到的,那一句來人已經卡在了咽喉里,腳下卻突兀一陣鈍痛,撞在了某個暖爐上,眼看著就要摔下去,有人突兀伸出手扶住她的腰。

    來人提著一盞宮燈,把暖和厚重的披風披到她身上,周遭都是一股清苦的藥香,那人悄然松了一口氣︰“燈里被人下了藥,怪不得陛下總睡不好。”

    話沒能說完,女君驟然發狠一般死死抱住她,喃喃不清的說著什麼,又湊近在她耳邊,眼底都是森森寒氣︰“我以為你又走了,你是不是又想拋下我?!”

    她眼底漆黑,不見任何雜色, 背卻微微弓起,像天幕驟沉,一片陰雲,不見陽光。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你會走的,我不該縱容你,我就應該,把你鎖起來,戴上鐐銬,穿了琵琶骨,手腳都敲斷,永生永世離不開我才是。

    第17章 謀朝篡位國師

    縴細的手臂從腰側攀爬至背後,藤蔓一般死死纏住她,幾乎要將人嵌入血肉,溫熱的 吸噴在耳側,又急又狠,身體卻還在微微發著抖。

    時清薏挑在手中的燈晃了晃, 當一聲砸在地上,最後一絲光亮熄滅,偌大的宮殿陷入一片漆黑。

    半晌,漫長的黑暗中似乎是誰輕聲嘆了口氣,摔了燈籠的手猶豫著落在女君削瘦的肩頭,輕聲道︰“陛下,您認錯了……”

    “草民不是國師。”

    听見動靜外間宮女戰戰兢兢的入內,手里提著的宮燈勉強照亮這一方小小的天地,粗布麻衣的姑娘蹲下`身去,女君宛如驚弓之鳥,下意識的握住她的肩頭,五指深陷著細細發著抖,似乎只是這麼一個動作,這個人都隨時可能消失不見。

    她卻只是彎下腰去,提燈的宮女款款而來,終于看見那女子另一只手里拎著的是一雙鞋襪。

    ——醒來發現那人不見,慌到四處尋找生怕是一個夢境,又怕她再次逃走的人,甚至沒來得及穿上鞋襪。

    女君的小腿修長,只是有些太過清瘦了些,捧在手里冷的像塊冰,然而線條卻是極為流暢的,從小腿到腳踝再到足尖,沒有一絲瑕疵,蒼白的肌膚下隱約藏著淺青色的血管,赤摞的足弓瑩潤如玉。

    踩在深秋冰涼的磚石上不知是不是冷的,微微輕顫。

    那姑娘半跪在地,將女君的足放在膝上,拿過鞋襪細致的給女君穿好,最後又整理好了裙擺,正要起身時發現女君的手還牢牢按在她肩頭,阻止她站起。

    不得已,只能抬頭。

    燈火憧憧,女君長發如瀑凌亂披散在肩頭,沿著光潔的脖頸往下,一直漫過腰身,臉色卻極為蒼白,瘦到近乎有些脫相,此刻低頭看著她,目光沉沉,像是一灘幽深的湖水。

    看著竟然有些讓人心生恐懼。

    抓在肩頭的手又用了些力,徐昭甦的目光仿佛燃著火,看的人讓人一陣心悸。

    “你怎麼知道孤的腿腳不好,受不得寒?”

    聲音森寒,時清薏正準備解釋,扣在肩上的手突然撤了去,往她臉上抓來,電光火石間時清薏偏頭險險躲開,讓徐昭甦撲了個空。

    “你怕我?”徐昭甦的手緩緩攥緊,臉色也一寸一寸陰沉下來。

    這是個躲避的姿勢,甚至下意識的往後倒退了幾分。

    “不……”時清薏垂下眼簾,“草民容貌丑陋,怕污了陛下的眼……”

    頭頂傳來一聲冷笑,在空曠的大殿內甚至顯得有幾分譏諷。

    然後,她就暈了過去。

    “……”

    心口一抽一抽的疼,幾乎要把五髒六腑都撕裂開來,疼暈過去又疼醒過來,其中煎熬非常人所能想象。

    冰涼的手指在她臉頰一側游移,一寸一寸描摹木質面具的邊緣,似乎下一刻就會突然揭開來,時清薏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在心里對系統咬牙切齒︰“你人了?”

    “還在了,”系統默默給她加了個屏蔽痛覺,憂心不已,“一個月一次,這一次熬過去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痛覺暫時屏蔽,時清薏好不容易緩過來一口氣,臉上那冰涼的手指也終于結束了折磨,撤回了去,只是悄然摩挲了一下她的唇角,有些貪戀的細細描摹想她的五官。

    ——

    太醫已經退下了,說是查不出來為什麼突然暈倒,都是些廢物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突然無緣無故的暈倒?

    徐昭甦闔上眼冷靜了許久才勉強壓下心中洶涌戾氣,有些眷戀的靠近無聲沉睡的人。

    她瘦了很多,這半年里大概吃了很多苦,搜集的情報說她日子過的很是清苦。

    說是在半年前突然出現在一處人煙稀少的荒村里面的,對外說是饑荒逃難至此,毀了一張臉,嗓子也毀了,偶爾上山采些草藥變賣過活,懂些醫術,經常幫村子里的老人孩子看診,勉強渡日。

    日子雖然清苦但也平淡安寧,半個月前卻突然揭了皇榜北上皇城……

    或許,是听見了自己病重的消息。

    徐昭甦喉嚨里泛起一陣癢意,又怕吵醒人,硬生生忍住了,捂住嘴,竭力壓低聲音咳了兩聲,她眼中晦暗不知想到什麼,手有些哆嗦的拿了兩顆藥丸服下才漸漸止住咳嗽。

    半年前那場大火是自己親口讓禁軍放的,她那麼傻,一直以為自己想燒死她,可哪怕這樣她都還是願意回來不是嗎?

    是自己把她逼成這樣的,若是她臉上的傷是不能揭開的傷疤,那自己自然不能再傷她——哪怕自己朝思暮想,再見她一面。

    徐昭甦死死壓抑住自己揭開她面具的沖動,以極大的毅力收回手來,只是在她睡夢中貪心的摸了摸她的唇角。

    溫熱的,好好活在這個世上的人,而不是一個模 的泡影。

    她還活著就好。

    ——

    時清薏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已經是在一輛馬車里,徐昭甦身子骨孱弱,受不得寒,馬車寬敞的抵得上一個屋子,擺了一張上好的軟榻和一張檀木桌,茶水點心擺在桌上,四角都用毛毯細細塞住不露一點冷氣。

    徐昭甦正在批上呈的折子 ,靠在榻上挨著她,抬眼瞥見她醒過來筆鋒一頓,半日的驚惶不安仿佛是看見這人的瞬間安定下來,興許是無意識的就彎了嘴角。

    “陛下,”那目光太過熾熱,時清薏下意識的避開,車窗半開著,透過縫隙能看見窗外群山大雪覆蓋 ,銀裝素裹一片靜謐,而馬車正緩慢朝著群山深處而去,“我們這是要到哪兒去?”

    今年的第一場雪竟然在她昏睡中悄然到來。

    又是冬天了,大雪簌簌而落,她還有些不甚清醒,悄悄打了個哈欠,許久方才發現徐昭甦正靜靜看著她。

    “困就再睡一會兒,還有一個時辰才到,到了我再叫你就是,里面也早就吩咐人收拾好了,如果還是覺著困,過去可以接著休息。”

    “這是去郊外行宮的路上,那里有天然的溫泉,愛卿知道孤畏寒怕冷,去那里過冬再合適不過,你是過來給孤看診的醫女,跟孤一道不是應該的嗎?”

    她的聲音溫溫柔柔的,相比起不久前在明澤殿里陰翳偏執的模樣判若兩人,但時清薏還是瞬間覺得 背發冷。

    郊外行宮長公主管不到,朝臣顧及不周,文書奏折不重要的可以長公主代為決定,嚴重些的可以快馬加鞭送來,但這一切的前提都是有馬。

    換一個角度來想,郊外行宮與世隔絕,尤其是在大雪紛飛的時候,被困深山,除了官道沒有其他出路,要出來需要備馬還需要女君親令。

    像是海中的孤島,唯一的出路被人牢牢把持,適合——

    時清薏眼神復雜,徐昭甦瞧著她,眼神一刻也舍不得離開的樣子,見她一言難盡的臉色親手去倒了杯熱茶喂過來,神色關切︰“是醒過來不舒服?喝口茶醒醒神?”

    “草民自己來就好。”時清薏半撐起身子,不敢勞煩她喂給自己,接了茶啜了一口,徐昭甦臉色寒了一瞬,又極好的掩飾過去了。^_^思^_^兔^_^文^_^檔^_^共^_^享^_^與^_^線^_^上^_^閱^_^讀^_^

    茶水清冽,哪怕是在動蕩的馬車里也沒有絲毫傾灑,時清薏喝了兩口,遙遙算計著離皇城的距離,心口隱隱有些疼痛,閉目養神不久馬車就停了下來。

    行宮建在半山腰上,以前都是秋天圍獵所用,冬日啟用匆忙還沒來得及拾掇,大雪紛紛揚揚落滿天地,天地一片瑩白,唯有院牆內伸出數枝白梅,凌冽的香氣撲鼻。

    時清薏看的微微一怔。

    有人靠近了來,徐昭甦肩上披了一件白色雲紋的白狐披風,深若寒潭的眼在這寂靜風雪里顯得格外透亮,身體和臉色看著雖然都不大好,精神氣卻是前所未有的好。

    “你也喜歡白梅嗎?”徐昭甦淺淺笑了笑,伸出一只手來,低低咳嗽了一聲,“我心上人也很喜歡白梅,我為她搜羅天下珍奇品種,在這行宮里種了三年,今年好不容易才開花,你看著可喜歡?”

    面上如此風輕雲淡,若不是胳膊還被死死攥住,時清薏恐怕就信了。

    “陛下心上人當真是好福氣。”時清薏嘴角抽了抽,禮貌性的夸了一句。

    “你喜歡就好。”徐昭甦自顧自的接話,眼神清亮,帶著笑意看著她,溫和的讓身側服侍的婢女都要忍不住落淚。

    這恐怕是這半年以來陛下心情最好的時候,今天突然性格大變,如此溫柔體貼,看來這位醫女果然是醫術高明。

    徐昭甦拉著她的手繼續往前走,聲音和煦︰“這里是皇城外的深山,離皇宮足有幾十里山路,今年雪下的格外大,大雪封山,山路險峻,出去不易,你若是有什麼需要的藥材跟孤說就好。”

    時清薏噎了一下,也就是說不識路貿然跑出去可能會被凍死,如果非要跑出去也肯定會被抓回來。

    徐昭甦回頭看著她,聲音愈發柔和,眼底卻有幽幽寒芒浮現︰“愛卿還有什麼想對孤說的嗎?”

    ——赤摞裸的威脅。

    她目光灼灼,這幾乎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想看看這人還有什麼想說的,是憤怒或者認命,恨她還是想拼命逃走?

    時清薏認真想了想,第一次迎上女君的目光道︰“陛下下次出去記得穿鞋襪。”

    她的腿腳,確實是受不得凍了。

    徐昭甦愣住, 吸都是一頓,半晌卻是勾起嘴角笑了笑,笑意不達眼底 ,寒氣確實消散了幾分︰“好,孤知道了。”

    手卻悄然抓的更緊 ,繼續問︰“除此之外,你就沒有別的什麼,想跟孤說的嗎?”

    時清薏微微眯起眼,風雪正急,吹進了眼里,刺的她眼底發酸,她認真想了好一會兒。

    “——梅花很香。”

    系統叮咚一聲︰“目標仇恨值降低百分之五——高還是你高,一句話就降百分之五。”

    第18章 謀朝篡位國師

    擱置多時的行宮終于迎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