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4 頁



    只不過半年,紅顏都已化作了枯骨,她終于從旁人的話里去了解當年未知的真相。

    原來,半年前那一日,靜萼早已洞悉了自己的動向,時清薏不跟自己走是去拖住自己師父不對自己下手。

    是自己執意回去帶她一起走,才陷入陷阱,若是自己當時能果斷離開沒有回頭,一切都不是這樣,原來,她是真的想要跟自己一起走的。

    她從來,沒有想殺自己。

    已經奄奄一息的人趴在地上一邊嘔血一邊說話,字字句句都仿佛是在嘲諷著她︰“若是沒有國師暗中護佑,陛下以為您、您能那麼容易就能逃出生天嗎?”

    是啊,後來的一切似乎都順利的可怕,成功逃脫追捕,避開圍追堵截,與接應的暗衛相遇,重傷時恰好遇見有經驗的大夫,一切的順利的不可思議,只是當時自己滿心被仇恨覆蓋,竟然絲毫沒有發覺有什麼不對……

    那一箭偏離心口,怎麼會,就剛好偏離了一分了?

    她只覺頭痛欲裂,渾渾噩噩,往事逐漸被串聯起來。

    溫熱的液體一滴一滴的往下滴,年輕的君王不知是哭是笑,步履蹣跚的往外走去,外間陽光明媚的可怕,讓世間一切都無所遁形,很久,身份尊貴已極的人突然捂住臉頰,魘住一般呢喃︰“她是想跟我走的,她沒想殺我,是我,是我把她往死里逼的……”

    她是九五之尊,無人之巔,沒有人敢上前查看,所有人都只敢跟在她身後半步之地,遙遙相望。

    “我親手,逼死了她……”

    眼前一片空茫,腿腳越來越虛軟,她看不清前路只是茫然的往前走去,終于一下磕在了高聳的門檻上。

    金紋玄衣的女子一個趔趄,眼看著就要一頭栽倒在地,身後宮女侍衛無不臉色驟變,然而快步走上前去,卻愕然的發現,女君已經跌進了跪在地上的某個人懷里。

    那人堵在路中間可見不懷好意,女君卻牢牢捉緊了她的手,甚至肉眼可見的掐出一片青紫。

    溫熱的液體流進了脖頸,時清薏不敢動彈,只能听見死死禁錮住她的人從齒縫里逼出一句話,又快又急,磕磕絆絆的,似乎險些咬到舌頭。

    她說︰“我讓和尚念經,道士布陣,你再多留一會兒好不好?”

    心底某個地方突然涌起一抹酸澀的情緒,向來無情的人也忍不住抬起手,半晌,悄然落在了那人顫z的 背上。

    系統叮咚一聲︰“仇恨值降低百分之五,現在還剩下百分之四十五,宿主再接再厲!”

    第16章 謀朝篡位國師

    曾經的富麗堂皇的明澤殿現在已是一片昏暗,只留下少許幾盞宮燈。除了女君眼楮不好受不得強光刺激,還有外面那群牛鼻子忽悠人,說是魂魄受不得光亮,會驚擾亡魂,致魂魄不敢停留。

    徐昭甦那樣一個玲瓏剔透的聰明人,竟然信了。

    時清薏心里不知不知是什麼滋味,徐昭甦倒在她身邊捉了她的手,又死也不肯放開,不得已只能把她連同女君一起帶回明澤殿,現在女君在榻上休息,她伸出一只手陪同。

    抓的太狠,指甲幾乎陷進肉里,帶起絲絲血痕,時清薏也沒掙開,就那樣讓她捉著。

    早上被小宮女吵醒,她也沒怎麼睡好,現在殿里昏暗,她顧忌著徐昭甦只微微闔著眼閉目養神,並不敢睡著,半夢半醒間突然察覺身後有人靠近,削瘦冰涼的手臂環住了她的腰身。

    像藤蔓又像咬住了獵物的獸類,越收越緊,直到錮的時清薏有些喘不上來氣才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啞聲喊道︰“陛下……”

    聲音微低,有些被煙火嗆過的沙啞。

    溫軟的軀體緊緊貼在她身後,將她禁錮在一席之地,絕不肯放手, 吸很輕,似乎生怕驚擾了這不肯輕易入夢的孤魂︰“你回來看我了嗎?”

    時清薏一時失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徐昭甦的下頜抵在她肩頭,牙齒無意識的發著抖,一寸一寸收緊懷抱,讓人只得更深的嵌入她懷里,時清薏剛想掙扎,只是稍微動了動就被猶如驚弓之鳥一般的人猝然收緊手臂,想去咬她的脖頸,又以極大的毅力克制住了,最終只是化作顫z的吻落在她肩頭。

    “你又要走了嗎?”

    時清薏怔了怔,沒再掙動,她只來見過徐昭甦一次,後來的半年雖然還在這里呆著,卻再不曾叫她看見過,一直在系統的幫助下養傷,按徐昭甦的意思竟然好像來過不止一次?

    可是她自己肯定是沒有來的,那麼——

    她眼底晦暗,還沒來得及細想,耳畔已經有人攀附而上。

    “這一次多待一會兒好不好?”

    聲音低微到極致,親吻卻從一開始的輕微到後來的刺痛,中間就隔了時清薏發呆的一個瞬間,脖頸間的痛楚讓她下意識的想躲,沒躲開只有溫熱的液體滴進了她的脖頸,有綿密的親吻簌簌而落。

    “清薏,別走……別走……”

    時清薏還沒來得及回答,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一隙柔光照進孤寂的內殿,有人緩步而來,見殿中情形手中宮燈搖晃了一下,愕然喊道︰“陛下?”

    徐昭甦眼眶驟然通紅,像一頭走到絕路的困獸,連 吸都在發抖,眼底卻滿是陰戾,幾乎是伸手就將身側榻上東西扔出去,嘶吼道︰“滾出去——誰叫你們進來的?!滾出去——”

    而後又慌亂轉過身,企圖單薄的身軀擋住那微弱的光亮,近乎執念的,急促又狼狽的模樣︰“你不要怕、不要怕、我讓她們都出去,讓道士和和尚為你祈福布陣,別怕、別走……”

    卻撲了一個空。

    榻下一身簡樸長裙的女子跪地俯首,面上木質的面具遮住半邊臉頰,聲音沙啞,跟她夢里清冽又孤冷的聲音截然不同,女君驚慌的神色驀地一怔, 背僵直地一寸一寸移過來。

    “草民青牧城醫女,拜見陛下——”

    這或許是個並不真實的夢境,又或許是另一個騙局,徐昭甦靠在榻上,五指不自覺緊縮,背後冷汗濡濕了玄色長裙,眼神幾乎如同利刃一般逼視跪地的人。

    從頭到腳,一寸一寸,幾乎要剝開這個人的皮肉直抵魂魄深處。

    氣氛一時緊張到可怖,門口瑟瑟發抖的宮女幾乎已經預見到自己的結局,女君近來愈發陰晴不定,這一次驚擾亡魂或許是女君又夢魘了,這個不懂事的醫女肯定是活不了了的,或許會被扔去喂狗,或許是去給御馬踐踏成肉泥——

    她心里悚然,驚懼的覺得已無生機,很久,突然听見女君毫無征兆的咳嗽起來,撕心裂肺,上氣不接下氣,似乎是要把五髒六腑都一並咳出來。

    時清薏听不得她那個咳法,按她那個咳法不多時喉嚨就廢了,鬧不好還要傷及肺腑,沉默片刻後還是從一旁端了一杯溫水奉上去。

    徐昭甦不說話,只是看著她,幽清的眸子哪怕是在黑暗里有著不容忽視的亮色。

    時清薏︰“……”

    讓人哪怕低著頭都無法忽視。

    “咳咳咳……”人咳的越發厲害,幾乎有要咳到從榻上滾下來的趨勢。

    終究還是沒抗住,時清薏頭疼的硬著頭皮,逾越地直起腰身扶住撐在榻上搖搖欲墜的人,將溫水湊在女君蒼白的唇間,喊了一聲陛下。

    徐昭甦目的達到,緩緩閉目喝了一口,又咳了一聲,那人猶豫了一下,在她背後輕拍︰“陛下小心……”

    端水的手上有著一層細薄的繭,肌理都仿佛浸入了一股清苦的藥味,確實是像一個清貧的醫女,而不是養尊處優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國師。

    “你叫,什麼名字?”目光灼灼,簡直要把人燒出一個洞來。

    這個問題已經準備好了,時清薏不動聲色都垂下眼簾︰“草民草珠。”

    徐昭甦有一瞬恍惚,似乎想起了什麼,虛弱扯了扯嘴角咳嗽了一聲,看著面前無言的姑娘,聲音疲倦︰“我以為你會是叫阿一了。”

    時清薏︰“……”

    系統在她腦子里偷偷吐槽︰“你看吧,我就說你每次取名字都爛的不行。”

    “閉嘴。”

    “為什麼戴著面具?”只是一瞬走神,徐昭甦冰涼的手指已經悄然覆蓋而來,從下頜骨開始,冰冷的指尖企圖觸踫那木質的粗糙面具。●思●兔●在●線●閱●讀●

    時清薏偏頭躲過了她的手。

    徐昭甦眼底一瞬陰翳,幾乎有實質般的戾氣滲出,為什麼不讓她踫,為什麼?又在躲她,還在躲——

    藏在袖底的另一只手幾乎掐進掌心。

    “草民容貌粗鄙,怕嚇到陛下。”

    徐昭甦整個人都是一僵,終于想起大半年前那場大火,火勢熊熊燃燒,似乎要將世間一切都焚成灰燼,她在那場大火里失去了放在心尖上多年的姑娘。

    她的手又緩緩滑落了去,生怕揭了面前人的傷疤。

    親信終于匆匆趕來,帶著各位胡子花白的老御醫行至御榻前,顫顫巍巍的說方才情形極為凶險,幸虧有時清薏看診及時才讓女君轉危為安,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半點事沒做的時清薏︰“……”

    只得坦然接受了這個夸贊。

    徐昭甦服食的藥丸有些催眠的作用,不多時就有些昏昏欲睡,卻又竭力不肯閉眼,眼神毫不避諱的盯著榻邊的人。

    如此執拗的撐了大半個時辰,眼里都有了一層血絲,一群太醫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不住用眼神催促時清薏。

    “陛下先前審訊已經連續熬了兩夜未曾合眼了,再熬下去恐怕要出事啊。”

    雖然不知有什麼淵源,但是陛下所有心神都繃緊黏在此人身上,暗示她就對了。

    時清薏肩負重則,徐昭甦不肯睡下,所有人都不得安寧,不得已開口︰“陛下早些歇息……”

    話音剛落,女君便在眾人愕然的目光下抓住榻邊沉默寡言的醫女手臂,似乎終于等到這一句,安心合上了眼,聲音沙啞︰“你守著孤,一刻不得離開。”

    這一覺漫長,是徐昭甦近半年來難得好眠,沒有光怪陸離的夢境也沒有撕心裂肺的失去,她再一次抓住了那捧雪山上的雪,是這半年做夢都未曾想過的事。

    哪怕她不肯相認,哪怕她容貌盡毀,可畢竟她還願意回來不是嗎?

    等她終于從黑甜的夢鄉睡醒,卻發現手里只是一件衣衫,榻邊已經無人在側,只有穿堂風靜靜吹過。

    ——她走了。

    病重的人哆哆嗦嗦的爬起來,殿里空曠的可怕,只有風吹起了黑色的紗幔,她一路跌跌撞撞,急切又匆忙的四處去找。

    後殿沒有、書房沒有、哪里都沒有……

    她是不是又走了,去了哪兒?再次一言不發就跑了?

    如今權傾天下的女子眼底涌起讓人膽顫的瘋狂,沒關系,沒關系,她活著就好,既然活著又怎麼可能跑得掉?

    山河萬里都是她的!她跑不出去的,皇城里十萬禁軍,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挖出來!

    她咬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