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3 頁



    太醫對視一眼,最後還是硬著頭皮開口︰“陛下,昨日是國師頭七……”

    陛下自從那一夜之後一直斷斷續續的病著,竟是連日子都記不清了。

    原來是這樣,她眼睫低垂,抱緊那個瓷壇也不知是哭是笑︰“原來,你是過來見我最後一面……”

    沒有人敢開口,大殿里寂靜無聲,只有陽光輕輕落在了漢白玉磚石上,沒有人發現有一處的光影不對,在大殿的某一處角落里似乎靜靜站著一個人。

    時清薏沒了,徐昭甦卻還活著,她開始大肆搜尋時清薏余黨,也許是未清的恨意,也許是因為某些其他不可宣之于口的原因。

    時清薏死後的第六個月,當初跟著她走到最後的親衛被抓,渾身捆上鎖鏈被帶入明澤殿。

    昔日富麗堂皇的宮殿陰沉的可怕,四處燃著嗆人的煙,黑色的綢緞將整個宮殿圍的密不透風,陽光進不來,無數道士和尚跪在殿外,里面卻是空空蕩蕩,只有幽暗的長明燈照亮少許地方。

    宮殿最深處的女君一身墨色,整個人隱沒在黑暗里,唯有一張臉蒼白的可怕,從一片煙氣繚繞里抬起頭來,沉沉的看著他。

    “她去前,說了什麼嗎?”

    親衛咬緊牙關,閉口不言。

    女君倦怠的咳嗽了兩聲,翻了翻手里的書頁︰“你出逃的這些日子在渭水之畔認識了一個浣紗的姑娘,她在溪水邊救下你,心慈如菩薩,你也不想讓她出事的對嗎?”

    親衛一瞬噤聲,終于艱難低下頭顱︰“國師說,當如陛下所願。”

    既有所求,便如其願。

    不知想通什麼關節,女君驀地一頓,手里的書落在了地上。

    她以為自己縱火是想要她死,可是自己分明只是想逼她出來,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

    命運仿佛跟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她想笑的,卻無意中嗆住,只能艱難的咳嗽起來,咳都抬不起頭,只能彎下腰去,艱難的喘氣。

    親衛砰砰磕頭,眼淚 了一臉︰“跟她無關,跟她無關的,陛下求您放過她,求您了……”

    似乎是覺得籌碼不夠,電光石火間他突然抬起頭嘶吼道︰“國師的秘密在在明澤殿書房的暗格里,我親眼看見的……求您放過她——”

    女君令人將他帶下去,自己一個人步履蹣跚的走向書房,腳步匆忙等真的靠近了卻又驀地頓住,很久,才敢推開門一個人走進去。

    藏的很嚴實,卻只是方方正正的一個小盒子,放不了多少東西,她顫z著手打開,機關 嚓一聲,她甚至有些想如果里面暗藏殺機也好,讓她死了也不必受此煎熬。

    里面卻只是一枝枯萎的梅花花枝和一張字跡工整的宣紙。

    紙上用清雋雅致的字跡寫著一句詩。

    ——相思如海深,舊事如天遠。

    如今權傾天下的女君突然再也站不穩,扶著書架一寸一寸滑落在地,心口的箭傷六個月都還未曾好全,此刻再次隱隱作痛,幾欲撕裂,四肢百骸都涌上一股寒意。

    枯枝是當年自己贈給她的,相思如海深,舊事如天遠,是樂婉的詩形容長而苦澀的單戀,原來在那漫長的時光里,動心動情的並非只她一人。

    這個認知幾乎要推翻前面所有的一切,可是為什麼她分明愛慕自己卻又從不承認,從不接受,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將兩人逼向絕路?

    她心中有太多疑問,可隨著那人的離去,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一團解不開的謎團,像是命運帶著惡意在肆意嘲諷著她。

    ——

    “恨意值百分之五十,降低了快一半。”系統感嘆了一下,“果然你自願受戮沒辦法讓她徹底放棄仇恨,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恨意值,宿主我看好你。”

    “對了,女主被徐昭甦抓了,你得趕過去救命。”

    “我記得劇情里面好像沒這一段,她為什麼被抓?”時清薏皺眉。

    “嗯,原本是沒有的,”系統調動劇情,聲音幽幽的,“還不是因為長得像你,徐昭甦現在就是條瘋狗,逮誰咬誰。”

    時清薏嘴角抽了一下,走在一處偏僻縣城的長街上,縣官剛剛張貼了一張告示,不少人探頭探腦議論紛紛。

    “有沒有識字的過來念念?這上面寫的是什麼?”

    “念了也沒用,肯定不關你們的事……”

    “不念念怎麼知道?念念看試試,念念看——”

    官差不耐煩的皺起眉頭,正準備說話斜側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把告示揭了。

    官差愕然的看著面前粗布麻衣帶著一張簡陋面具的女子,喝道︰“你干嘛呢?知道這寫的是什麼嗎?就敢亂揭?”

    那女子輕笑了笑,出聲道︰“嗯,知道,長公主為陛下求醫的。”

    倒是官差微微一愣,這姑娘雖然看著貌不驚人,聲音倒是清脆悅耳讓人心中一動。

    第15章 謀朝篡位國師

    揭了皇榜也還有繁多的規矩,她一介孤女無親無故倒也簡單,查了幾日後便與數位老大夫一同前往皇城,又因就她一個女子被安排在單獨的院落。

    或許是看她年紀不大,一直都未曾真正讓她面聖,只是被關在宮里,隨時準備著為陛下請脈。

    時清薏睜開眼時天光將亮未亮,秋老虎的熱氣已經散去,天氣轉涼,她仍有些倦怠,把胳膊橫在眼上,听著院落外掃帚掃著落葉的聲音,還有幾個小宮女在竊竊私語。

    “你听見誦經聲了嗎?這兩日宮里好像又進來不少道士和尚什麼的,把東辰殿都住滿了,這夜夜不休的,攪的我夜里都沒睡好覺。”小宮女打了個小小的哈欠。

    “你還沒習慣嗎?都半年了,不是木魚就是念咒,明澤殿這麼久都用黑布罩著了 ,據說這是在拘魂,把國師魂魄拘在里面呢。”

    小宮女壓低聲音,時清薏耳朵好才沒錯過這一句。

    這短短半年里徐昭甦的身體迅速衰敗下去,素來端莊溫和的脾性也大為改變,喜怒無常暴戾恣睢,對當初背叛她的人都處以極刑,出手狠辣肅清朝堂,並且開始篤信神佛,堅信人世間有鬼神之說,傾盡天下之力招魂。

    招已故國師時清薏的魂魄,外人被女君重登九五後的一系列酷烈手段駭的心頭發寒,只道是女君對國師恨之入骨連魂魄也不肯放過,只有少數人知道這其中秘辛,卻也不敢多言一句。

    女君在那一年折磨里身體已經不大好了,後來心神俱疲,屢遭劇變,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又堅決不肯招皇夫誕下子嗣。

    長公主愁的夜夜失眠,宮中御醫束手無策,只得寄希望于隱士高人,大肆張貼皇榜求醫。

    她也是鑽了這個空子才入宮的,她正想著窗外又傳來好奇的低聲細語︰“不過我倒是听在明澤殿當值的姐姐說過,陛下有一個寶貝瓷壇,放在了臥榻之側,不在身側就不能安睡,不知到底是個什麼寶貝。”

    時清薏︰“……”

    把胳膊默默從眼上放了下來,坐起身來嘆了口氣,窗外皓月當空,清冷的月色籠罩了寂靜的殿宇,遙遠處隱隱傳來梵音。

    所有人都看著她被活活燒死,只是無人知道等玉明殿被大火徹底封閉以後,那個被燒死了的人又默默的爬了起來,骨灰只是系統留下的障眼法。

    她走以後徐昭甦抱著她的骨灰不松手,人愈發偏執乖戾,長公主日夜憂心,終于昧著良心選了塊風水寶地勸徐昭甦將她下葬,讓她入土為安。

    徐昭甦確實安葬了她,卻又在她下葬不過兩日就後悔了。

    君王深夜被夢魘住,夢里曾經不染縴塵的姑娘被燒的蜷縮成一團,身後是滾滾濃煙,白衣被火卷起,剎那間就只剩下一片焦黑。

    她從噩夢中驚醒,發現已經過去了一月時光,窗外電閃雷鳴盛夏已至,她閉上眼整個人忍不住戰栗發抖,她怎麼能把時清薏一個人埋在那樣冰冷的地方?周圍荒無人煙,淒風冷雨。

    她在夢里見了喜歡的姑娘,醒了以後也要去見她。…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于是在風雨交加的雨夜跌跌撞撞的跑到京郊親手挖開了她的墓。

    仿佛是確認一般的,打開了棺木,上釘是她看著的,此刻卻又不相信了,興許一切只是一個夢呢?是騙她的也好,那個人已經遠走高飛,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

    可鐵一般的事實容不得她不相信,那個人的骨灰安靜的埋在荒山之中,興許魂魄都已經離開了,這個人再也不可能回來了。

    她突然就明明白白的知道,時清薏已經死了,那個她瘋了一般愛過恨過的人,再也得不到了,到了最後,她才是一無所有的那個人。

    她終究沒有讓時清薏入土為安,活著的時候人不在自己身邊,死後至少不能再離開了。

    而且,骨灰還在這里,或許,還有招魂成功的可能不是嗎?

    年輕的女君看起來宛如瘋魔,指縫里都是泥土和鮮血,步履蹣跚的抱著一個瓷壇在雨夜中渾身濕透,下頜輕輕抵在瓷壇之上,執拗到極處,又仿佛帶著一絲絕望的瘋狂。

    繞是心冷如石的長公主,見此情形都只能緘默,無法阻攔半步。

    後來,外界傳言女君對國師因愛生恨,恨到極致連尸體都不放過,連夜刨了國師的墓。

    “……”

    時清薏心情略有些復雜,揉了揉眉心,似乎是听見她起身的動靜窗外立刻噤聲,終于安靜了下來。

    金黃的落葉落了一地,被打掃在花圃里,轉眼她已經在這里待了快半個月了,時清薏終于忍不住去打點了一下,賽了銀子問女官︰“請問大人我還要等多久才能面見陛下?”

    女官怪異的看了看面前其貌不揚戴著面具的女子,好心提醒道︰“你若是有什麼冤情,找陛下告御狀沒用的。”

    現下誰不知道陛下陰晴不定,殺人如麻,上去就是送死。

    時清薏︰“……”

    默默又塞了一錠銀子。

    人要找死攔不住,女官嘆了口氣指點明路︰“听說最近又抓了幾個國師舊黨余孽羈押天牢,陛下回來時應該會路過承慶門,你若是當真想去……”

    女官盡力把想去送死咽下去了︰“想要面聖,可在承慶門等候。”

    時清薏松了口氣,輕聲道謝︰“多謝大人提點。”

    ——

    天牢陰暗潮濕,其實不利于女君修養,她的腿腳不好,受不得寒又怕冷,更遑論長久呆在如此濕冷的地方。

    趴著地上的余孽已經只剩下一口氣,遍體鱗傷,身側橫放著燒紅的烙鐵,血肉焦 的氣息還未散去,該交代的已經全部交代完了。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不過都是些陳年舊事,塵封在時光中斑駁的真相罷了。

    徐昭甦靜靜听他說完,忽然覺得心中空空茫茫,在天牢里坐了很久,才轉身一步一步踉蹌的往回走。

    開始還是緩慢的,慢慢的走的越來越快,好似身後有什麼洪水 獸即將追來,無形的 獸扼住了她的咽喉讓她連 吸都顯得尤為艱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