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2 頁



    何血色,人更是瘦弱的可怕,幾乎像是垂死之人。

    也確實是垂死之人了,徐昭甦按住心口傷勢,借著藥童攙扶緩緩走出馬車。

    離心竅不過半寸之距,再偏移一分就是命喪當場的結局,長箭從心口取出來時沒有麻藥,她硬生生將自己手臂咬的血肉模 ,險死還生。

    可她終于還是從這煉獄里爬出來了。

    皇城中一片肅殺,長風里盡是刺鼻的血腥味,女君馬車里走出,按住疼的發顫的心竅環顧四周。

    從階下之囚到卷土重來,這一路她走的實在太過艱辛。

    “她,在哪里?”

    女君的聲音發寒,雖低微,在鴉雀無聲中也有力重千鈞之感,其中包含的是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刻骨恨意。

    奉命攻入皇城的將領低下頭,在那令人恐怖的壓迫下低頭︰“亂臣時清薏在近衛庇護下逃入玉明殿,頑抗不出。”

    其實是有機會逃走的,在這之前已經有一批人拼死殺出一條生路,但奇怪的是罪魁禍首卻只是且戰且退,一直退守至玉明殿才拼死抵抗,執意死守。

    這一位與女君的糾葛千絲萬縷,長公主已經下令暗中誅殺不留活口,可就在他們下殺手的前夕,重傷垂死的女君竟然親自前來。

    “頑抗,不出?”女君扯了扯慘白的嘴角,低聲重復著這一句話,似乎很是費解她為何還要負隅頑抗,下一刻竟捂住心口低低的咳嗽起來,一邊咳一邊慢慢笑起來。

    那笑刺眼的很,帶著譏諷和瘋狂,血沫卻從嘴角蜿蜒而下。

    “她不出來,你們不會逼她出來嗎?”

    眾將士一愣,女君這話寒氣森森,他們自然可以不顧一切沖進去,可是女君在此萬一那人狗急跳牆——

    年輕的君王微微闔目後又驀地睜開眼,眼底是徹骨的瘋狂和冷意︰“給孤,用火燒——”

    ——

    玉明殿里已經是一片狼藉,鮮血侵染了青石,向來一身白衣不染縴塵的國師裙裾也沾染血腥,最後的親衛跪地牙啞聲道︰“大人,靜萼師父已經從密道逃出去了,您也走吧,留得青山在——”

    他話沒說完,一直閉目的國師緩緩睜開眼,那雙清澈的眼沒有任何雜質也不見絲毫慌亂,只是搖了搖頭︰“師父一走,密道就已經暴露,沒用了——外面是不是在放火?”

    玉明殿建在高處,漆黑的煙塵從底下升騰,像是一片恐怖的陰雲籠罩而來。

    近衛澀聲道︰“後殿大火已經起來了,大人從前殿走,我等死也要護佑您殺出一條生路!”

    火勢沖天而起,已是不留任何退路,國師遙遙看著那火勢逼近,半晌卻是苦笑了一聲,低聲呢喃︰“原來,她竟是恨我至此……”

    “我逃了一輩子了已經倦了,不想再繼續逃了,你們,自尋生路去吧。”

    近衛面露震驚的抬起頭,卻只見一片煙霧繚繞火光照在那女子臉上,忽明忽暗,身後是明明滅滅的火星,火海在她背後蜿蜒綿亙至于天際。

    她卻好似毫無察覺一般,朝著那明亮的火光深處而去。

    “大人——”

    近衛駭然的想要往前,一根橫梁卻轟然落下,阻擋了他的去路撩起一片火牆,也撩起那一片沾染塵泥的裙角。

    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一步一步往火海深處而去,再未回頭。

    ——

    後來徐昭甦一直夢到這一夜,大火熊熊燃燒,火光將長夜映成白晝,她以為時清薏那樣蛇蠍心腸的人必然最為惜命怕死,肯定是要出來的,可一直到最後偌大一個玉明殿燒的只剩下殘垣斷壁,她都一直未曾出來。

    有時候一步錯,步步錯大概就是如此。

    她一直在等時清薏服軟自己出來,在等她低頭,她從未想過,時清薏竟然寧願死也不願意向她低頭。

    等她反應過來時,玉明殿早已成了一片火海,那火燒的那樣大,似乎只要稍稍靠近半分,就會被徹底吞噬。

    ——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面上無情的面具寸寸崩裂,她開始止不住的發抖,拖著半殘的雙腿企圖靠近那熊熊燃燒的宮殿,被人死死拉住。

    “時清薏——”

    那聲音淒厲尖銳,足以打破這長夜的寂靜,眼里都是燃燒的絕望與瘋狂,若非被武藝超群之人死死按住,恐怕會毫不猶豫的沖進烈火里。

    “陛下,不能去!已經來不及了——”

    早已半殘的雙腿使不上什麼力氣,她想往前掙扎,不過幾步就一個趔趄摔在了地上,頭破血流,地上的青磚磨破了她的額頭和雙手,烏黑的長發因為過于靠近火勢而被燻烤的蜷曲,滿身黑灰與鮮血,她死死的看著眼前火海,沒有人,沒有人出來——

    ”你就如此不待見我?寧可死也不願意呆在我身邊?!”

    沒有人回答她,只有滾滾濃煙沖向天際。

    恍惚中听見身後冷冽的聲音︰“還愣著干什麼?帶陛下回去——”

    而後就是漫長的暈厥,她反反復復的做夢,高燒。

    夢見那個白衣姑娘被她從雪山上帶下來,攜著她的手,雖然是被迫的,神色冷淡至極,卻還是肯在她快要摔倒時伸手扶住她,假作只是無意,偏頭怎麼也不敢看她,她驀地驚醒,卻發現已經是在明澤殿的軟榻上。

    不是白雪皚皚的雪山,身邊也沒有不敢看她的姑娘,只有薄暮的夕陽落進了窗欞,空氣中漂浮著透明的塵埃。

    兩個宮殿離的太近,依然有煙塵飄散在風中,提醒著她一切並不是夢,榻邊坐著的是長公主,她的親姑姑,靜靜的看著她。

    “她呢?”

    很久,女君才從喉嚨里問出這一句話 ,聲音沙啞,不知是在期盼著怎樣一個不可能的結局。

    長公主沉默了片刻,揮了揮手,藥童恭恭敬敬的緩步進來,手里捧著一個小小的瓷壇,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顫聲道︰“國師,在這里……”

    她盯著那小小的瓷壇看了很久,緩緩搖頭︰“不、不、你們撒謊——”

    時清薏怎麼會就這麼死了呢?她們糾糾纏纏數十年,她欠自己的都還沒有還,怎麼能就這麼死了呢?

    她憑什麼就扔下自己一個人就這麼解脫?

    她聲音尖利又篤定,溫熱的液體卻從干涸的眼角緩緩流下,藥童不敢抬頭,只是將瓷壇舉過頭頂,啞聲道︰“玉明殿已經燒成一片廢墟,國師……”

    藥童似是不忍,低下頭︰“國師沒有出來……”

    陛下其實留了一線生機給國師的,她只要從前殿出來就是生路,可是誰能想到,國師選了那條死路。

    她是自己,不想活了。

    長公主嘆息一聲,如果人還活著她還要頭疼自己這個佷女被蠱惑,如今人已經沒了倒是省了許多麻煩,于是擺擺手讓藥童把瓷壇放下,自己也退了出去。

    這些恩恩怨怨她已無法再干涉,只是希望昭甦能早日走出來。

    只是親手逼死所愛之人,這種痛苦說釋然又談何容易。

    空曠的大殿里女君抱著那冷冰冰的瓷壇,溫熱的淚水從眼角一直滑落的下頜再啪嗒一聲滴在壇身上,她聲音嘶啞仿佛是在嘲笑著自己︰“你就這麼厭惡我嗎?寧可死都不願意低頭騙一騙我?”

    “騙我說一句喜歡,又能有多難了?你都騙了我這麼久了,為什麼不能繼續,只要你騙,我就信啊……”

    淚水暈濕了衣襟,混合著血跡一點一點將衣裙染成大片猩紅,血沫從嘴角蜿蜒,舊傷裂開或者是心如死灰她都不知道了,她只覺得心中空空蕩蕩,再裝不下任何東西。

    鮮血蜿蜒流淌,殿里空空蕩蕩,她身體一直不好又加上突如其來的心死,竟是再次暈了過去,就在要一頭歪倒在地時虛無中突然伸出一只手將人穩穩接進了自己懷里。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時清薏嘆了口氣,把都昏過去還不肯松手都骨灰壇子從她手里扒開,問系統︰“目標出事了,你還不救人?”

    系統裝死︰“剛剛你的痛覺屏蔽已經消耗了我太多能量,救不了,只能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律來救。”

    “?”

    “你身上有終南山的靈藥。”

    “要你何用?”話音落下,系統剛想反駁就听見啪嗒一聲,宿主已關閉系統權限。

    “……”

    慘白的唇角緊閉沾染著絲絲縷縷的鮮血,藥丸抵在唇角就是喂不進去,大概是心如死灰不想活了。

    時清薏沉默了一瞬,眼底閃過一絲晦暗的光,終于是嘆了口氣自己含了藥 ,垂眸低下頭去。

    唇舌相抵,輕輕舔舐她嘴角被自己咬出來的傷口,將溫熱的水渡進她口中,再渡過去藏在舌底的藥丸。

    苦澀的味道在唇舌間彌漫,興許是太苦了,已經昏迷過去的人濃密的眼睫微微顫動,似乎是要醒過來的樣子,時清薏及時將手覆蓋上去,在她睜眼前遮住她的雙眸。

    溫熱的液體很快從指縫中彌漫,她愣了愣,很听話的將苦澀的藥丸咽了下去,手也摸索著抱住她的 背,動作很輕,似乎生怕用力一點就會驚擾前來的魂魄。

    “清薏,是你嗎?”很久,才敢顫聲說話。

    時清薏沉默不語 。

    徐昭甦一手死死摟著她,一手顫z地摸索著,從背後一路繞至耳後,再是清瘦的下頜和唇角鼻梁,最後是眉眼,似乎是在反反復復的確認著什麼。

    “清薏,別走,讓我看看你好不好?”

    她小心翼翼的,想要掙脫覆蓋在眼上的手,又怕她生氣似的,不敢完全掙脫。

    “不好看,”時清薏不松手,聲音徐徐的,帶著一點沙啞的嘆息,摩挲著她崛蟺難勱牽 壞鬩壞悴糧衫崴 骸氨鸝礎!br />
    燒死的人肯定是不好看的,據說身形扭曲有的只剩下焦黑骸骨,既恐怖又痛苦。

    這一句叫徐昭甦破防了似的,眼淚怎麼也擦不干,源源不斷的從眼角滑落,全都浸入了時清薏的掌心。

    很久才听見一聲無奈的嘆息,那人俯下`身來移開手,溫熱的唇角貼近她眼角,將咸澀的淚水一點一點吻去,寒梅清冷的香氣侵入了她的鼻息。

    徐昭甦盡力想要睜開眼看看她,一只手卻輕輕拍了拍她的背,一股無法抗拒的困倦感襲來,身體無法阻攔的陷入沉睡,最後听見的是有人在他耳邊溫柔的低語︰“別一直哭,對眼楮不好……”

    徐昭甦再次醒來時天光已經大亮,藥童和太醫侯在一側,說著昨夜如何凶險,若不是女君自己吃了一顆終南山靈藥又打碎茶杯喚人進來,不知道要出什麼事。

    女君掃視四周,片刻後又失望的慢慢收回目光,只是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榻邊那小小的骨灰壇子上輕聲喃喃︰“孤身上從沒帶過靈藥。”

    太醫和藥童不敢坑聲,心想女君現在這個模樣,誰敢說一句不字都是在找死,哪怕他們分明在女君身上找到了裝藥丸的玉瓶。

    徐昭甦也沒指望他們能接什麼話,半晌才問︰“昨天是什麼日子?”

    藥童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