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1 頁



    藏在袖中的手一寸一寸收緊,以後自己可不會這麼好說話。

    腿邊,有人小心的將頭輕輕靠在她膝上位置,輕聲而費力的喘熄,梨花紛紛揚揚,那一瞬間女君其實想過,將她扣在身邊一生業不是不可以,恨當然是恨的 ,要她放手卻決不可能。

    多恨啊,恨不能生啖其肉 ,卻不能殺了她,只能咬牙切齒。

    冰涼的掌心落在女子後頸,似乎下一刻就會掐斷那截脆弱的脖頸。

    女君心底的瘋狂和尖銳無人得知,或許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她心底想著各種瘋狂的報復時,她眼底卻依然有著偏執到病態的溫柔。

    國師伏在女君膝頭,女君撫摸著她後頸碎發,那是近來脾氣暴戾古怪不近人情的女君近些日子以來少有的溫和時候,梨花簌簌被春風吹落,落在女君發尾又隨著她垂眸的動作滑到了白衣之上。

    躲在樹後的藥童卻只覺得遍體生寒,一股極端的恐慌攝住了他。

    國師謀朝篡位將女君幽禁一年生不如死,不過短短一月悉心照顧就讓女君回心轉意,實在難以不讓人不生出恐懼之感。

    再給國師一些日子恐怕陛下就徹底淪陷進去了,禍國殃民,不外如此。

    只是他身負長公主所托,卻絕不能眼睜睜看著陛下重蹈覆轍。

    第13章 謀朝篡位國師

    月明星稀,整個皇宮都籠罩在一片淒冷的月色之下。

    玉明殿里女君微微閉目,似乎已經熟睡。

    有輕柔的 吸逐漸靠近,寒梅沁冷的香氣帶著獨有的孤冷,良久,溫熱的 吸靠近臉頰。

    徐昭甦雙眸緊閉,心卻仿若擂鼓。

    溫熱的 吸逼近唇齒,卻又在最後一刻硬生生偏離開一開始想親吻之處,克制而青澀的落在女子額心。

    輕而又輕,卻又珍重不已。

    很久之後才听見一聲悵然若失的嘆息,落進長風里︰“我想跟你走的,求之不得,可我……”

    那一聲戛然而止,突兀轉折︰“陛下值得更好的人……”

    徐昭甦隱約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想要睜開眼,卻只覺一股困意襲來,那一吻一觸即分,倦意上涌,女君艱難的伸出一只手去,企圖在風中捉住什麼人。

    有人握住她的掌心輕輕捏了捏,卻只是將之放回錦被輕掖被角,那人在她耳邊輕聲呢喃︰“陛下,睡吧,一覺睡醒,一切就都好了……”

    眼簾越來越重,徐昭甦隱約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可控的事情在發生,卻連睜開眼要她站住都無法做到。

    不對,不對……

    時清薏根本無法經手她的飲食,又怎麼可能給她下藥,所有靠近她的東西都只能經過藥童之手。

    所以,怎麼會……

    再次將她從昏昏沉沉的睡夢中驚醒的是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她費力地掀起沉重的眼簾,四周一片昏暗,是在一處逼仄的馬車里,外間除了車輪碾壓過青石的聲音就是一聲聲巨大的轟鳴,似乎是有什麼在天際炸開。

    “陛下,您醒了。”身側伸出一只手穩穩扶住她。

    “這里,是哪里?”

    藥童壓低聲音悄聲答話︰“是在出宮的路上,今日國師壽辰,有宮外擅舞者入宮獻藝,長公主都已安排好了,現在已到西六宮,再出明德門就能——”

    他話未說完,女君面色已然驟變︰“誰讓你自作主張的?!”

    不對,時間不對——

    藥童一瞬收聲,硬著頭皮抬眼去看女君,狹小的馬車內女君臉上毫無血色,只剩下捉摸不透的戾氣。

    “回去——”

    藥童 地抬起頭,不可置信駭然出聲︰“陛下,難道您當真要——”

    當真要回去帶那人一同走嗎?

    “您忘了,她是如何待您的?”

    謀朝篡位,如同牲畜一般幽禁,還不夠君王認清她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嗎?又怎麼能因她一時乖順而心軟?

    窗外在放焰火,剛才的轟鳴聲也是因此而來,火光落入馬車泛起微光,照在女君晦暗不清的臉上,一字一頓,寒氣逼人︰“孤說,回去。”

    徐昭甦年少繼位,身居高位數年,積威甚重,這世間唯一的例外叫時清薏,除此之外對待其他人卻絕非善類,更遑論溫和可言,藥童被那迫人的氣勢壓的牙齒發緊,連 吸都有一剎那滯澀。

    不敢不從。

    馬車調轉方向,朝來路瘋狂而去。

    女君摩挲著並不存在的扳指,竭盡全力壓下心頭莫名的不安。

    她答應了自己,要跟自己一起走的,怎麼能食言!

    女君在黑暗里緊緊閉上眼,勤王之師入城以前她帶時清薏走就還有一線生機,從此以後國師不復存在,活在世上的只有女君身邊的侍女阿一。

    她會將她如孌寵一般豢養在身邊,讓她好好的活下去,卻不放她再沾染任何權力與自由,做自己手中的鳥雀,贖她一生的罪孽。

    以後那麼長,她還來不及細想,藥童已經掀開車簾。

    月涼如水,嘩地一聲穿過車馬落入她眼簾,月色下的玉明殿空曠寂寥的可怕,只有悠長的鳥鳴在暗夜中輕響。

    藥童不敢耽擱,飛快挨個將每一個偏殿的門推開。

    空的,還是空的,沒有,還是沒有——

    一扇又一扇,女君眼底的光終于寸寸寂滅。

    藥童撲通一聲跪下,眼眶通紅︰“陛下,沒有、真的沒有!”

    “真的不能再耽擱了,還有一刻鐘宮門落鎖,機會只有這一次——陛下!”

    除了今日,再無其他機會逃出生天。

    所有殿門大開,在空曠的夜色里,似乎也在嘲笑著她的自作多情。

    女君靠在車窗之上,修建得當的圓潤指尖一寸一寸陷入蒼白的掌心,指節用力到青白,女君眼簾緩緩闔上,嘴唇張合,終于吐出一字︰“走……”

    時清薏 ,又騙了自己,她根本不想跟自己走,從一開始就不想……

    像是一盆冷水兜頭澆下來,女君的手在袖袍之底無端發抖,有一股瘋狂的戾氣幾乎沖突胸膛。

    她還是,在騙自己。

    馬車搖晃,藥童的鞭子一刻不停的在寂寥的宮巷里響起,被抽的棗紅馬揚起馬蹄狂奔,終于在宮門落下前最後一刻沖出牢籠。

    逃出去了……

    好似有什麼東西在緩慢的從她生命中緩慢剝離,徐昭甦直覺一般伸出手掀開車簾。

    外間皓月千里,無數瑰麗的焰火在半空中炸開,又在轉瞬之間寂滅于黑暗,萬刃宮牆之上數萬箭矢迎著寒涼月色拉至圓滿。

    一觸即發。

    徐昭甦扶在車椽的手一瞬收緊,心髒也在剎那間收縮,好像有一只手死死扼住了她的脖頸,讓她連 吸都帶著窒息般的痛苦。

    一片混亂中,她卻還是在宮牆之上一眼準確的找到那人。

    一襲白裙在寒風中獵裂作響,烏黑的長發披散在肩頭,未施粉黛就已是人間絕色,眉眼清冷,似乎人間煙火萬里山河都難以換她展顏。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說的大抵就是如此。

    在她身側,是一身素衣長袍的靜萼,沾染歲月痕跡的眉眼凌厲又明艷,像一把出鞘的劍,手中是一張精鐵打造的長弓,在月色下泛起滲人的寒芒。

    “放——”

    一聲落,萬箭落。

    “陛下小心——”藥童沖上去揮刀將流箭一刀斬斷,推開了仿佛定在原地的女君。

    雙拳畢竟難敵四手,藥童能斬斷最前幾支,剩下的流箭卻仿佛無窮無盡,一只帶著耀眼火羽的長箭劃破夜空,猝然射入女君心口。

    萬箭齊發,又怎麼可能幸免于難。∴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徐昭甦幾乎被巨大的沖擊力帶的跌下馬車,藥童扶住她,前來接應的暗衛守在馬車一側,心口疼的幾乎要麻木,一寸一寸深入肌骨,深紅的血色瞬間暈染衣裙。

    徐昭甦一寸一寸抬起頭去,宮牆之上白衣女子扶住城牆,烽火硝煙中,讓人看不清神色。

    只有長風浩蕩,殺機凜冽。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女君突然伸手從身側暗衛手中搶來長刀,忍著劇痛將深入心口的長箭攔腰斬斷,再一刀斬斷馬車纏繞的繩索,脫離馬車的拖累,棗紅馬嘶鳴一聲揚蹄狂奔。

    她按住心口,最後回頭再看一眼,宮牆之上的人依舊一身白衣,鮮血和情愛仿佛從始至終都未曾沾染她裙角,只是她足下微不足道的泥塵。

    這些日子以來到種種就好像只是一個夢,夢醒了原來只是一個笑話。

    她年少時第一眼看見時清薏的時候就該知道她是怎樣一個冷清冷心的人。

    “走——”這一次,再無猶豫。

    溫熱的鮮血從指縫里蔓延,喉間是不停漫涌的腥甜,這一次她再也不曾回頭,只有眼底瘋狂侵染血色,像是身後熊熊燃起的烈焰。

    時清薏——

    她這心底一個字一個字的碾磨過這個名字,每一個字都帶著嗜血的恨意。

    ——

    宮牆之上,長風獵獵,靜萼扔下長弓,寒聲道︰“一年過去,你當初不肯殺她說是要讓她受盡折磨而死,如今看來你只是舍不得罷了,這一次你還小攔我?你做不了的決定,為師替你來做!”

    話音落下,她轉身快步走下城樓,出了皇宮還有皇城,城門已閉,徐昭甦重傷,一切還有機會——

    在她身後,國師只是遙望著女君離開的方向,捂著心口,半晌,闔上眼,自言自語一般的輕聲呢喃︰“她走了……”

    系統冷漠無情︰“然後你要沒了。”

    下一次回來 ,就是你死我活之局。

    第14章 謀朝篡位國師

    五月中旬,護城河外的石榴花開的像血一般殷紅,三十萬鐵騎踏碎了離岳表面上的歌舞升平,一路勢如破竹攻入皇城。

    在皇城養尊處優的禁衛軍如何能敵得過邊關飲血的刀刃,不過短短數日就四散潰逃,城門被破,受降之軍跪地共迎勤王之師,百姓閉門不出,蕭條的只剩長風的街道寂寥無比,一輛檀木馬車碾過遍地殘破血肉與硝煙,在鐵甲的簇擁下緩慢駛向皇宮。

    偌大一個皇城,無人敢攔這倆馬車半步。

    所有人心中都明白,這皇城真正的主人回來了。

    離岳女君徐昭甦,歷經一年沉浮,卷土重來。

    馬車一路駛入宮牆,慘烈的廝殺已經落幕,鮮血浸染每一寸台階,血跡干涸凝固,宮道兩側將士林立,馬車在大殿之前停下。

    駕車的藥童掀開車簾俯身彎腰,做出恭順的迎接之勢,良久,才有一只縴弱蒼白的手骨緩緩探出搭在藥童臂上。

    鐵甲鏗鏘,將士半跪,山河染血在她腳下。

    “陛下萬歲——”

    整齊而威嚴的喝聲響徹雲霄,驚飛了樹梢蠶食血肉的烏鴉。

    馬車里走出的人哪怕是在天氣漸暖的五月依然裹著厚重的披風,尊貴的紫金披風下是玄色的裙裾,與一身威嚴沉重顏色對比強烈的是她過于蒼白的面色,不見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