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9 頁



    是她忘了自己剛剛已經把系統關了禁閉。

    所以這就導致第二天午後徐昭甦已經睡醒了她還沒睡醒的尷尬局面。

    徐昭甦醒過來時就發現背後有人緊緊貼著她,一只手環繞在她身前,額頭抵在她肩頭,佔了小小一塊地方蜷縮著。

    她已經連續敷了快半個月的藥,眼楮接觸陽光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疼,或許是春日清晨的微光實在柔和,她竟能看見一二。

    握住她的手傷痕累累,先是被她拿湯藥潑過 ,後來又在池水里浸泡,再後來昨天晚上那一下,長好的結痂的傷口又被生生撕裂,能看見里面新鮮生長的血肉,此刻被她握的死緊。

    傷口觸目驚心,繞是徐昭甦也愣了一瞬,手不自覺的想松開,誰知那人下意識的又握回來,嘟囔了一句︰“我在……”

    她聲音啞的厲害,能看見脖頸處青紫的指印,經過一夜愈發明顯,只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當時濃烈的殺意。

    時清薏被她一松一放的手戳了傷口,逐漸清醒過來,睜眼便對上徐昭甦不帶感情的視線,在逆光里陰翳如刀︰“誰讓你上來的?滾——”

    “……”

    失策。

    悲劇了的時清薏在徐昭甦踹人以前自己滾了下去,隱隱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對勁,好半晌才抬起頭去,女君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她已經下去了,琉璃一般的眼里古井無波,不見絲毫光芒。

    並不像是復明的樣子。

    她似乎是松了口氣,低聲道︰“奴婢知錯。”

    徐昭甦冷笑一聲罰她出去熬藥,藥童這才踏足內殿,眼楮不敢往殿內任何地方看一眼不說,心里還老是浮現如今宮里的風言風語。

    陛下和國師有一腿,午後調情,夜半同宿侍寢,似乎怎麼看都不對勁。

    “姑姑那里如何?”

    “長公主那邊一切順利,應該不日就要揮師北上,”藥童作為暗衛,一直在宮里宮外調動人馬搜集消息,“昨天夜里長公主又過來催了,說是讓陛下早做打算撤出皇宮。”

    勤王之師北上,她就有了再次登臨九五的資格,若是繼續呆在宮里必然不能成事,若是讓時清薏察覺,恐怕還要成為姑姑的掣肘。

    徐昭甦眼底寒光一閃而逝,不著痕跡地攥緊錦被︰“準備的怎麼樣了?”

    藥童俯首,低聲道︰“萬事俱備 ,只等四日後時清薏壽辰宮中宴請群臣,守衛松散就可秘密護送陛下出宮。”

    到時天高海闊,三十萬兵馬在手,時清薏就算掌握著京畿十萬禁軍也無法與邊關諸將相抗衡,一年前的宮變即將再次重演,女君忍辱負重受盡苦難,終于是要浴火重生。

    藥童猶豫片刻,終于還是小心翼翼的開口︰“長公主還有一句話讓我傳給陛下。”

    “說。”女君微微頷首。

    藥童猶豫了一下,深深低頭︰“長公主說,陛下這一次切記不可心軟,該斬草除根之時,若是您下不了手,她可以代為動手。”

    長公主哪怕身在萬里之外,對這些消息都是清楚的,自己的佷女如果下不了殺手,她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重蹈覆轍。

    榻上的人羽睫微顫,半晌抬起頭︰“孤,自有分寸。”

    第11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春日晴好,大雨打落梨花後放晴萬里無雲,玉明殿後院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攙扶著一個孱弱的姑娘艱難行走。

    她走的甚是緩慢,一步一頓,幾乎半個身體靠在身側之人身上,每走一步膝蓋以下都在顫z。

    “陛下,已經半個時辰了,休息一會兒吧。”時清薏的手規規矩矩放在她腰後,半分也不逾矩,是最合適不過的分寸,遠遠看來卻依然親密的過分。

    徐昭甦在不容站立的籠子里膝行一年,身體已經忘了行走的本能,現在就如同嬰孩學步一般艱難,此刻臉色慘白,貝齒咬緊唇角,只有細密的汗水從打濕了鬢角。

    知道她性子要強,根本不能接受自己走不了的事實,時清薏說完就把她扶到一旁的亭子里去,每隔半個時辰歇一炷香,這是太醫說的。

    亭子里放在幾碟子小點心和一壺剛剛沏好的茶水,時清薏沾著溫水給女君擦拭鬢角額頭的汗水,末了蹲下`身去,給女君揉捏幾乎僵直的腿骨。

    徐昭甦的腿被寒氣侵蝕一年,又跪地膝行太久,傷到了根骨,就算有天下名醫診治也不能完全站起來,只能說後半輩子都是半個瘸子,走也走不了太久。

    也不對,徐昭甦作為一個變態瘋狂的反派boss,哪里有後半輩子呢?

    她復位屠城以後只在帝位上呆了不到三年,就因為暴戾恣睢喜怒無常惹得民怨四起,女主作為前朝公主有悲天憫人之慈,男主有不世之悍勇,帶兵攻入皇城,徐昭甦最終選擇在明澤殿自焚。

    不過,劇情崩壞以後徐昭甦直接弄死了女主,後面也就不復存在了。

    她正想著,頭頂突然傳來一聲涼嗖嗖的質問︰“你可知,孤喜歡喝什麼茶?”

    直覺般的,時清薏感受到了危險,她抬起頭,頭頂陽光明媚,女君微微抬起頭,皮膚白到幾近透明,下頜削瘦到凌厲的地步,手里端著滾燙的茶杯,臉色悲喜莫辯。

    她認真想了一下,才開口答話︰“陛下怕苦,不喜喝茶,喜歡喝——蜂蜜水。”

    這件事還是某一次春圍發現的,有幾個紈褲子弟妄想得女君青睞平步青雲,竟然從深山里用樹杈捅了一個馬蜂窩回來,女君沒討好到,頭被蟄成豬頭的模樣卻在京中留下了笑料。

    女君斥責了那幾個紈褲的不學無術,蜂蜜水倒是多喝了兩口。

    這話說出來又等了片刻,那茶杯才被重重擱在石桌上,時清薏提起來的一顆心也終于落回原地。

    系統在她腦子里幸災樂禍︰“如果剛剛你回答錯誤,現在那杯茶就不是擱在桌上,而是砸在你臉上。”

    時清薏︰“……”

    又看了一眼茶杯上裊裊升騰的熱氣。

    我最近扮演卑微小宮女,似乎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不由抬頭去看女君神色,徐昭甦陰沉的臉色稍霽,似乎察覺到有視線落在她臉上,語氣也涼嗖嗖的︰“孤還以為你對孤的喜好一無所知。”

    竟然有點陰陽怪氣,細細听來,似乎又帶著幾分苦澀和嘲弄。

    時清薏的垂下眼簾︰“奴婢明日就換。”頓了一下,還是添了一句,“陛下的喜好,奴婢自然都謹記在心。”

    上首的人冷笑一聲,不知信是沒信,卻沒再繼續為難她。

    徐昭甦的腿修長勻稱,初春的天裙子已經不是太過厚重,露出的一截腳踝上布滿青紫可怖的凍瘡,哪怕敷藥大半個月都只是稍微緩解。

    時清薏自認鐵石心腸,都看得心里發堵,這該是有多疼,又有多絕望。

    揉了半晌,手中緊繃的腿部線條才緩緩松了下來,不再在掌心細微的發抖,天已薄暮,一輪橙色的夕陽在天邊墜落,她捂著微微發燙的腿骨輕聲道︰“天快黑了,夜里寒氣重,陛下該回了,今日的藥還未曾喝。”

    徐昭甦不置一詞,她受不了如此廢物的自己,每每練習到天黑腿僵的動不了才肯罷休。

    “回去奴婢就給您沖蜂蜜水。”屈膝的人站起來,聲音帶著點莫名的誘哄。

    這是真把自己當小孩嗎?徐昭甦輕嗤一聲,正要說什麼的時候那人已經在她面前蹲下了。

    “今日我背陛下回去吧。”

    往日里都是藥童淨手以後來背女君,或是女君自己強撐著走回去,總歸還是對她有戒心,不肯輕易靠近,今日回去的早些。

    在徐昭甦出聲以前,時清薏已經率先開口︰“我不想讓其他人背您,今日就讓我背您一次吧。”︱思︱兔︱網︱

    徐昭甦藏在袖子底下的手微微顫z了一下,很久就在時清薏覺得她會拒絕的時候,才伸出手搭在了那個單薄的肩膀上。

    確實沒有多少時間了,姑姑不日即可抵達皇城兵臨城下,至多還有三天時間,三日之後時清薏生辰之日,她就能逃出生天。

    再然後就是兵戎相見。

    清冷的寒梅幽香從女子發間傳來,她伸手環過女子縴細的脖頸,把下巴擱在人肩上,悄然嗅了嗅。

    沒有羊岩勾青的味道。

    夕陽西下,給皇城的琉璃瓦都籠了一層溫和的柔光,青石板上是清晨雨後打落未曾清掃的梨花,時清薏走的很慢,似乎是想就這麼一直一直走下去。

    在時清薏所不知道的角落里徐昭甦悄然睜開眼,靜靜看著身前的人,只能看見一個模 的輪廓,側臉也是清麗的,像是當真從幻境中走出來的人,不一處不精致絕倫,又冷情,又絕艷。

    這段時間或許是她們兩人頭一次如此親近。

    在她還是權傾天下的離岳女君時,以強權壓人都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過,時清薏會給她喂藥,會在她噩夢時抱她,會記得她的喜好,會在旁人背她時吃醋……

    她的手臂不自覺的收攏,緊緊貼合著時清薏縴長白皙的脖頸,遮住了她脖頸上青紫交錯的指印。

    勤王之師勢如破竹,以時清薏如今的勢力不可能不知道。

    若她所料不錯,時清薏是想活下來,她知道自己下不了殺手 。

    有時候她自己都覺得可笑,真是可悲啊,她害自己成了一個殘疾,受盡人間苦楚,哪怕恨意滔天,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五馬分尸,可當真有機會掐死她的時候竟然還是,心軟。

    徐昭甦覺得 吸有些困難,這個姑娘,當真說慣會投機取巧,是啊,自己確實不會殺了她,死了一了百了多簡單的事,怎麼能抵得上自己受過的這些非人折磨呢?

    女君冷笑一聲,閉上眼埋頭在女子削瘦的肩胛骨上磨了磨牙。

    夕陽漸沉,月色落滿天地,玉明殿正殿距離後院不近,這一走就是半晌,時清薏倒是沒覺得累,徐昭甦實在太瘦了,瘦的幾乎感受不到什麼重量,就像是一枝被壓折了的枯枝。

    只是再長的路終究都有盡頭。

    藥童已經熬好了藥翹首以盼,終于等來兩位祖宗回來,連忙上去欲扶,就被國師不著痕跡的擋了回來。

    “我來就好。”聲音冷冷清清,手臂擋的位置卻是滴水不漏。

    藥童啞口無言,默默看著國師攙扶著女君回到殿內換了衣裳添了暖爐又喂了藥 ,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為什麼覺得自己站在這里這麼多余?

    徐昭甦夜里睡不好 ,自從暗牢里出來時常會做噩夢,偶爾徹夜難眠,夜里惡鬼索命,摯愛背叛,逼得她不能合眼。

    “不——不——滾開……”

    女君猝然從噩夢當中睜開眼,眼前是一片模 的光暈,有人握住她的手,被她反手死死抓緊。

    “陛下,醒一醒、醒一醒……”耳畔的聲音清淺,帶著一絲安慰。

    骨節處攥的青白,修剪的圓潤的指甲深深陷入另一人的手臂內,那人自始至終未曾坑聲 ,只是任由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