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 頁



    ,伏在岸邊,把東西放在徐昭甦腳下。

    “奴婢,給陛下撈起來了 。”

    聲音不卑不亢,沒有被刻意折磨的恨意,也沒有什麼刻意的討好,清清淡淡的,只是按她的吩咐做事。

    徐昭甦突然心里又恨起來,她如此折磨她報復她,為什麼她連一絲情緒波動也沒有——就跟過去無數次一樣,無論她將什麼世間珍奇放到她眼前,都難以換她青眼。

    她有心折磨時清薏想再把湯婆子一腳踹下去,卻終于沒有這麼做,只是在熾熱的陽光里閉眼,覺得心里煩悶不堪,修長的手指幾乎要把掌心挖出數個窟窿。

    時清薏跳下去跳的利索,結果爬不上來,在岸邊掙扎了很久才帶著一身泥水勉強扒上岸來,跟條落水狗一樣,藥童走廊外等著送藥看的目瞪口呆,最終什麼話都沒說。

    春日池水濕冷的可怕,時清薏借了偏殿去沐浴更衣,徐昭甦就坐在院子里听著里面的水聲,面無表情。

    湯婆子已經被洗的干干淨淨,只是外面一層柔軟皮毛被拆了去,規規矩矩放在她面前,女君目盲,眼上覆著一層白紗看不見,只在听見偏殿壓抑的低咳時眼底才有稍許波動。

    哪怕只是單單放在那里,徐昭甦都能嗅到一股血腥氣,她的手應該還纏著紗布,有著燙傷。

    她恍惚記得三年前時清薏也因為和某位大人政見不和失手打翻茶杯,一杯滾燙的茶水濺了她手背三兩滴,自己心疼的不行,召了大半個太醫院過來看診,硬逼著她抹了一個月的藥膏,確保無事才放下心來。

    那時候,她舍不得時清薏吃一點苦,受一分委屈,原來有一天,自己竟然也會傷她到這般地步,剝開她的傷口,恨不得她去死一般憎恨。

    女君隱約有些模 ,心里空落落的,不過短短一年,過去那些事就好像過去了一生之久,再回頭看的時候仿佛就已經是恍如隔世。

    她唇角抿的死緊,在心底告訴自己這都是她時清薏應得的,這一次裝模作樣拿假身份過來哄騙她,不知又是為了謀劃什麼,就算沒有謀劃,她害自己到這個地步,自己也要百倍俸還。

    這只是一個開始,以後——

    她眼神陰翳,剛要想該如何一一報復回去,偏殿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股寒梅清冷的氣息裹挾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被風吹開來。

    那人幾步靠近她,突兀捉住她一只手。

    徐昭甦眼神微顫,沉聲喝道︰“放肆!”

    正扮演無名之輩小宮女的時清薏把一方手帕塞在她掌心,微微皺眉︰“陛下下次難受抓著其他東西就是  ,不要弄傷自己。”

    女君的手白皙如玉,就是過分清瘦了些,骨骼幾乎要突破薄薄的皮肉出來,掌心處整整齊齊排著四個指甲印,已經硬生生扣進了血肉里。

    時清薏多看了兩眼,突然道︰“我為陛下修修指甲吧。”

    徐昭甦被關在地牢整整一年,自然是沒人給她修剪指甲的,原本瑩潤粉白的指甲肆意生長,有些甚至已經嵌進了肉里,看著就疼。

    第9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徐昭甦的手很好看,冰肌玉骨,十指修長,長年練字的食指有一層薄薄的繭,只是在地牢里關了太久,寒意侵蝕之下已經有些變形。

    有些嵌進肉里的指甲不得不挑出來,時清薏去找了把小刀,將那雙過于清瘦的手放在膝上。

    “可能會有一點疼,陛下稍微忍一忍就好。”

    上首傳來一聲輕嗤,帶著幾分莫名的嘲諷。

    她這一年受盡了人間所有苦楚,這一點疼又算得了什麼?說得好像多麼心疼她一般。

    時清薏沒理會這刻意的嗤笑,動作很輕,小心把嵌進肉里的邊角用刀剜出來,將崎嶇的指甲修得整整齊齊。

    最後食指的一小塊刺進肉里特別深,剜出來時血跡也跟著流淌,時清薏不假思索的過去將那白得透明的手指含進口中。

    徐昭甦懶懶曬著太陽,想看看這人到底還有什麼花招,冷不丁被含住手指還是一愣,一截手臂都生生僵住,不敢動彈。

    日光晴好,口腔溫軟崛螅 嗉庠諫絲諫杴崆嶸 艘幌攏  閹找豢判哪 那3鍍鵠矗 秀敝諧蹲潘毫尋愕奶弁礎br />
    似乎是感受到不合適正準備拿出來時女君的手指突然停住了,聲音也是冰冷的︰“孤讓你吐出來了嗎?”

    時清薏︰“……”

    習慣性的動作罷了,也不知道徐昭甦又能腦補到哪里去。

    徐昭甦心里一片煩悶,當初自己愛慕她時恨不得把全天下都拱手送到她眼前,她不屑一顧,如今自己這般模樣,她又過來小心討好,伏低做小,這樣不要尊嚴被她欺辱——

    她正要說些什麼,外間突然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宮女駐足在廊後,見此情形驀地收聲,撲通一聲長跪在地,深深低頭。

    熱度悄然爬上了臉頰,卻不敢抬頭。

    春日午後國師和陛下調情什麼的,這種事是她們能看的嗎?!

    這肯定不是自己的人,那就應該是來找時清薏的,到玉明殿來,這麼急是出了什麼事?難道是姑姑——

    徐昭甦心思急轉,臉色沉郁,半晌卻只听見身邊無奈的聲音︰“嬤嬤過來找奴婢,奴婢可以吐出來了嗎?”

    聲音雖然壓低了,但是在空落落的院落里依然尤為明顯。

    垂首的宮女臉色更紅,恨不得把頭埋進土里,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看見。

    “滾——”

    女君惱怒的聲音瞬間傳遍整個玉明殿,等到腳步聲真的徹底離開以後她臉色更黑,伸手就將身側的湯婆子摔了出去。

    破碎的瓷器在日光下像是一地收不回的真心,徐昭甦心潮起伏,不知想到什麼,五指死死抓住膝上毛毯。

    藥童找了掃帚小心翼翼的打掃碎片,拼命降低存在感,很久,才听見女君出聲︰“去查查看,是出了什麼事。”

    藥童得令趕緊收拾干淨跑路了,女君的心情陰郁的像是即將下雨的天,他僅僅是待在這里都覺得可怕 ,也不知道時時刻刻陪著陛下的國師是怎麼熬過來的。

    呸,時清薏那奸臣忍氣吞聲肯定有所圖謀!

    徐昭甦這一日心情都極端不好,送藥的時候連砸了三次藥碗勸到最後也還是一口沒喝,熬到夜半三更的時候藥童才匆匆回來,硬著頭皮進殿。

    顧忌著女君的眼,殿內燈火昏暗,只能映出一個模 的輪廓,削瘦孤桀。

    听見聲音的人從陰影里轉過眼,眸光沉沉,或許是夜里光沒有那麼刺眼,女君眼上沒有覆蓋薄紗,只是那麼淡淡看過來,都帶著一股子陰冷。

    藥童飛快低下頭,告訴自己肯定是錯覺,他剛剛竟然好像在陛下眼里看見了失望?

    “陛下,查出來了,是靜萼師父下山來了 。”

    榻上的人驀地一怔,藥童小心翼翼的答話︰“時清薏現在還在明澤殿陪著靜萼師父說話,可能……”

    “可能今日不會來了。”

    應著他聲音落下的是女君抱著手中的湯婆子落地的脆響。

    ——

    四月里剛剛晴朗了沒有兩日就又開始落雨,一匹白馬從宮外飛奔而來,沾染一春寒意徑直停在了明澤殿前。

    宮女太監們只隱隱听說過這位遠在終南山的女道長是國師的師父卻未曾真正見過,此刻只听見“吁”的一聲,馬蹄已經揚起濺起無數塵泥。

    眾人躲的躲閃的閃,好不容易有宮女強撐著過來企圖給那一身濕衣的女子披上大氅,就被一只冷冰冰的手按住。

    “靜、靜萼道長——”

    道姑生的並不嚇人,反而稱得上一句好看,哪怕未施粉黛也能看出眉眼間的清雋秀麗,只是神色寡淡,帶著無聲的寒意。

    “不必,”她徑自取過大氅給自己披上,動作干淨利落,“把踏雪帶去好生喂養,讓國師速來見我。”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雷厲風行,可見一斑。

    一刻鐘後國師才姍姍來遲。

    時清薏在殿里百無聊賴的听著她師父說話,說是師父也不過才三十出頭,一身清淡的淺青道袍,寬大的袖口繡著幾片紛飛的竹葉,眉眼雖然秀麗又帶著幾分說不出來的凌厲 。

    她自小在鐘南山長大,也是被這個女子一手帶大,教會她禮義廉恥詩詞歌賦,到後來被徐昭甦一眼相中帶下山去,一直到被活活燒死都再未見過面。

    ——至少,上一次執行任務是這樣,這一次徐昭甦的事情有變,沒想到竟然還有其他變故。

    手里茶香裊裊,身著素衣的女子眸光顫動︰“沒想到你竟然還記得為師喜歡喝羊岩勾青。”

    茶形狀勾曲,條索緊實色澤翠綠鮮嫩,湯色清澈明亮,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茶。

    “師父的喜好我時刻記在心里,”時清薏跟著喝了一口,微苦,她想了想,悄悄把茶推遠了一點,果然她這個人還是喜歡吃甜的。

    “清薏,你的事為師本來是不想插手的……”茶蓋咚地一聲扣上了。

    本來不想,那就是要插手了。

    時清薏心里嘆了口氣,不自覺坐直了身體。

    “數年前陛下想帶你下山,為師沒能保住你,後來種種因緣際會,你怎麼想的為師從沒管過,我只當你忍辱負重,可如今你將她放出來——”

    “是想做什麼?”

    春雷轟隆一聲,打破表面上的古井無波,把尚且平靜的鏡面擊的粉碎,就跟那片片碎裂的茶杯一樣。

    ——

    徐昭甦做了噩夢。

    夢見十八歲那一年司天監卜到她將遭大難 ,朝臣建議她遠上終南山祈福,她原是不信這些的,只是那年冬天一場大病險些要了她的命,被憂心忡忡的老臣規勸才不得不去。

    終南山風雪連綿不斷,皚皚白雪覆蓋山巒,遠離人間塵囂,也遠離歌舞升平,她原是想做個樣子就回去,結果不想竟在山里遇見刺殺。

    對方來勢洶洶,她帶的暗衛在茫茫雪山中實力大打折扣,她們且走且逃,眼看就要走不出去時被一個白衣女子所救。

    一身凌冽的白衣像是終年不化的風雪,伸手扶住女君手臂,卻不肯多靠近一分,聲音也只是冷淡︰“小心。”

    身居高位的女君聞聲抬頭,女子三千青絲被一根木簪簡單綰住,一身素淨白衣不沾塵囂,未施粉黛卻已勝過她這些年所見無數絕色。

    一見傾心,不外如此。

    後來徐昭甦想起那時大概就是一句一眼誤終身,直到那白衣姑娘松了手,女君都未曾回神。

    終南山弟子向來是不下山的,在山中苦修一生才是她們的歸宿,女君一時鬼迷心竅,妄想拉那謫仙一般的人入世,陪她看人間繁華,山河萬里。

    時清薏是靜萼師父唯一的弟子,一開始是絕不同意的,為了此事在女君門前長跪不起,女君卻鐵了心不肯放過。

    大雪紛紛揚揚,一個時辰後白衣少女抱劍而來,面色從容又冷淡,微微頷首,只一句︰“我跟你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