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5 頁



    知這一回該如何收場。

    徐昭甦縮回手,閉上眼,嘴角挑起一絲譏誚的冷意,還能怎麼樣呢?至多不過是將她扔回暗牢里罷了,還能比那更絕望嗎?

    所有人都以為國師會勃然大怒的檔口,那人只是緩緩站起身來,忍著劇痛啞聲道︰“為陛下重新熬一副藥過來。”

    沒有人膽敢抬頭,只敢低聲應是,藥童剛剛從外面回來,迎著風雪膽戰心驚的覷了一眼國師藏在袖袍下的手。

    縴細的手指被燙的通紅,嚴重處甚至脫了一層皮,藏在袖袍底下無人知曉的角落里細微發著抖,他心下駭然不已 ,正要抬頭再看一眼的空隙里,內殿女子嘶啞的聲音伴隨著什麼東西破碎的脆響一並傳出︰“滾——”

    身著素衣的國師腳步微頓,眉眼低垂,不見情緒︰“等一下進去收拾干淨,別讓她傷了自己。”

    藥童愣了好半晌才發覺這話是對自己說的,連忙低聲回是。

    再抬頭時那抹白衣已經闖入連綿風雪當中,隱沒在宮牆深處,不知為何,他突然想起自己剛剛打探到的消息。

    長公主行蹤確實已經泄露,但此人卻只是擱置,並未下令誅殺。

    ——不知這亂臣賊子又在搞什麼把戲。

    藥童撓了撓頭,不知何解,只是趕忙跑進內殿,女君撐在榻沿,姣好的容貌神情卻冰冷到極致,地上是碎了一地的瓷碟,幾顆酸梅滾落在地。

    不知是否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陛下閉目的神色里隱隱有幾分譏誚和心灰意冷的狠厲。

    ——她竟,還是走了!

    ——

    時清薏連夜回了明澤殿,宣了太醫為自己看了燙傷,草草包扎了一下。

    是真燙也是真疼,手背到手肘處無一寸幸免,嚴重處甚至有些脫皮,輕些的也都紅腫起來,看的包扎的太醫冷汗連連。

    看完收好藥箱子,沉思了一下方才開口︰“您最近恐怕要忌口,水也是盡量不要踫的,萬一嚴重總歸是不好。”

    聲音輕聲細語,這萬一要是處理不好,他項上人頭不也危了嗎?

    時清薏微微頷首,等太醫侍女都退下了,系統的聲音才憑空出現︰“你干嘛不躲?”

    徐昭甦目盲,那一下根本根本不準,身子又虛弱的沒什麼力氣,有心躲開輕而易舉。

    時清薏疼的齜牙咧嘴,面上倒是不顯分毫,不動聲色道︰“我虐待她快一年,被她潑一碗藥又不是什麼大事。”

    系統表示強烈懷疑,在系統空間里又模擬了一遍當時場景,突然福至心靈︰“她那一下根本就是歪的,你吧伸手擋住,那一下得全潑她自己身上吧?”

    時清薏︰“……”

    你不說沒人拿你當啞巴,所以大可不必揭穿我。

    唯一完好的那只手飛快伸出,電光石火之間按了關閉,系統只來得及在屏幕上打出最後一句話。

    ——時清薏,你惱羞成怒!

    ——

    一轉眼就是十來天過去,早春的氣候瞬息萬變,前兩日還是大雪紛飛,這幾日冰雪消融,又是一副春暖花開的模樣。

    系統自從上次艱難的從空間里爬出來不得已含淚懂得了什麼叫謹言慎行,等了十來天不見這只咸魚行動,終于忍不住開口︰“你到底還要等到幾時?”

    時清薏一手批折子,一手揚起晃了晃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左手,眼皮都沒掀一下︰“工傷。”

    系統詭異的沉默了一下,語氣開始逐漸溫柔︰“燙傷疼嗎?”

    “廢話。”

    疼的她當場戴上痛苦面具好嗎?

    “活活被火燒死,可比燙傷疼多了。

    時清薏︰“……”

    系統語氣越發溫和可親︰“徐昭甦黑化後干過什麼事,需要我再次科普嗎?”

    時清薏︰“……”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一個黑化反派boss的必經之路,比如活活燒死了騙心騙江山的人渣,把人渣的骨灰埋在自己宮牆之下,把舊日背叛過她的人全部處以極刑,包括但不僅限于檀香凌遲五馬分尸——

    因為暴戾恣睢被亡國公主女主討伐,本來的劇情是死在女主劍下,女主成功復國,可惜她黑化的太過徹底,女主在起兵時就被 嚓一下丟了性命,理由是女主長了一張肖似人渣的臉。

    時清薏︰“……”

    我覺得我還有救!

    時清薏揉了揉頭疼的額角,頑強的站起身來,嘆了口氣,丟下折子徑直往玉明殿而去。

    系統在腦海里提醒道︰“她現在的黑化值是95,因為姑姑沒死,所以還殘存一絲善念,但是也不低了,這十天里已經連續趕走了數十個宮人,脾氣越發暴戾古怪,你再拖真就沒時間了。”

    時清薏扶額,她也不想拖啊,可那一日徐昭甦的反應確實太大了,甚至讓她覺得,徐昭甦對自己如此恨之入骨,出現在她身邊都會引得她心緒不寧。

    明澤殿跟玉明殿只一牆之隔,穿過一道圍廊就是玉明殿。

    春風只在剎那間就已吹開了梨花,未曾消融的細雪之上盛開著雪白的花樹,玉明殿草木已有一年未曾修剪,初春萬物復甦,又冒出蔥郁的嫩芽。

    遠處斑駁的石桌上,清瘦素淨的姑娘正咬著牙,妄圖通過手臂的力氣強行站起,雙腿顫z的厲害,似乎下一刻就要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支撐著石桌艱難站起,卻因目盲看不見旁邊就是坑坑窪窪的水窪,眼看著就要從石桌上摔下去,一只手突兀扶住了她繃緊的手臂,讓人倚靠在自己身上。

    淡而凜冽的幽香似遠似近,削瘦的手指似乎是不安的緊緊抓住那只攙扶的手,微微偏頭,眼神暗淡無光,莫名難辯。

    只有陽光照在她深若寒潭的眼底 ,卻照不亮里面絲毫的光。

    她看不見。

    電光火石間,白衣國師刻意壓低了聲音,微微回握了她冰涼的手,輕聲開口。

    “奴婢是沈嬤嬤新近遣來照顧陛下的宮女,名叫——阿一。”

    第7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空間一瞬靜默,徐昭甦的手微涼,帶著初春霜雪一般的寒意,不知一人獨自在這里強撐了多久。

    湊近了看才能發現她淺色裙裾邊沾的泥水和草屑,素淨的白裙及膝以下已盡數濕透,緊緊貼在女子縴細修長的腿骨之上,三四月的氣候春風料峭 ,可想而知是何等冰寒刺骨。

    她的腿早已在暗無天日的地牢里留下了病根。

    時清薏刻意把聲音壓低︰“外間濕冷,奴婢扶陛下回去吧。”

    那攥住她的手又不自覺的緊了幾分,良久,才見女帝微微頷首,是允了的意思 。

    亭子旁邊覺得一段台階,荒蕪一年的院落,初春的天雨後生了一層青苔,徐昭甦雙目不能視物,剛剛踏上去就是一下踩空,幸而有時清薏攙扶,才沒一腳踩空。

    若是她此刻不在,這荒涼的院落無人路過,也不知道她一個人要怎麼回內殿里去。

    “陛下當心。”時清薏的聲音不卑不亢,側首看了徐昭甦一眼。

    女子清瘦的下頜在陽光下凝聚出一滴冷汗,面上矜傲尊貴,抓住她的手攥的死緊,幾乎要有抓破她肌膚的趨勢。

    徐昭甦的腿不好,走兩步總要歇一陣,最後半個身子靠在時清薏懷里好不容易挪回了玉明殿。

    殿里有燃盡的檀香味,春日流光在寂寥的宮殿里浮動,卻不見任何人影。

    徐昭甦從暗牢中出來以後性情大變,動輒大怒,對任何靠近她的人都抱有敵意,除了少許幾個人,整個玉明殿已然空空如也。

    時清薏當時听見這事時沉默許久,最終只是垂眸道︰“隨陛下高興。”

    這一句隨她高興不知怎麼的傳進了女君耳朵里,當天夜里玉明殿便經歷了一場動蕩,東西碎的碎,人也走的走,最後徒留女君一個人枯坐在殿內一片狼藉里,幾乎把掌心生生掐出血來 。☉思☉兔☉網☉

    她做這些事的時候時清薏知道,卻一直還是未曾過來看她。

    時清薏腦子里略過這些日子以來消息,將人攙扶到內殿的軟榻上,剛剛撤開手準備轉身,手腕突兀被人捉住了 。

    她回過頭,女君半張臉隱沒在日光里看不清神色,眼上覆蓋著一層白紗,聲音壓抑著某種難以的沉郁,鋒利的指尖幾乎要掐進她的血管。

    “你要走?”

    幾乎是一字一頓,從齒縫里擠出來。

    時清薏任由她捉著手腕,微微反手逾越的反握了一下︰“陛下衣裙濕透了,奴婢去拿件衣裳給陛下換上,不然要著涼的。”

    她語氣前所未有的溫軟,也不知徐昭甦信是不信,很久才松開手 。

    這大概是暗牢里被折磨怕了,面上森冷,其實心里還是害怕的,時清薏想了想,又重新靠近了些。

    徐昭甦正以為她走了的時候,那人反身回來將一件猶帶溫熱的披風蓋在她身上,輕輕掖了掖邊角,這才離開。

    捏著那件溫熱的狐衾披風,徐昭甦臉色不見任何暖意,甚至有些譏諷和疲倦之色。

    這麼多年,這個人還是連撒謊都不會,玉明殿和明澤殿伺候的人向來都是欽點,那所謂的沈嬤嬤管的只是掃灑之事,怎麼有資格管這兩殿宮人調動。

    她從來都是堂而皇之的欺騙和撒謊,只是吃準了自己向來相信她。

    只是很多事她不說,並不代表她什麼都不知道。

    包括一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宮變,她不是沒有提前收到消息,只是覺得時清薏不會的,她那樣一個人,猶如明月落入人間,目下無塵,又怎會貪戀權勢?

    自己費盡心力的對她,恨不得把全天下拱手相讓,她又怎會如此對待自己?

    後來,發現一切都不過是她自己的一廂情願。

    這一次佯裝靠近,所求又是為何了?她分明已經一無所有。

    女君垂目,空茫的視線落在在空間的某一處,除了刻骨的仇恨,她又還剩下什麼值得時清薏圖謀的呢?

    ——

    不同于徐昭甦心中復雜,時清薏是在認真的挑選衣裙,只是玉明殿荒廢太久了,這幾日置辦的東西還不齊全,反而都是些舊物。

    里面有一件粉色宮裝襦裙,是某一年徐昭甦生辰自己從終南山帶下來的緞子剪裁而成,光滑柔亮,邊角細致的雲紋里綴著金線,正好合適這個季節穿。

    她抱著衣裳回去時徐昭甦還是那個姿勢,一動不曾動,似乎是在發呆,听見聲音微微偏過頭,她沒辦法看見薄紗的眼楮,不然定可發現徐昭甦那一瞬間難以言喻的驚詫。

    ——她本以為時清薏這一去不會不回。

    殿里一直續著碳火,時清薏把衣裙放下,手自然探到人腰間正準備抽去腰帶手卻陡然僵在了半空。

    ……

    這是要干什麼?扒人衣裳?解人裙子?

    時清薏臉色驟然奇怪起來,收回來也不對,不收回來也不對。

    這要放平日里可能也就叫人了,畢竟春寒料峭,任憑這被雪水浸透的衣裳穿在身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