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4 頁



    放出,也不知是否因為此事。

    眾臣心中各異,許久才听上首折子丟在案牘上啪地一聲,清冷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此事容後再議,你們先退下吧。”

    所有人都是一愣,竟不是絞殺而是擱置,卻到底無人膽敢質疑如今這位權勢滔天的國師,悄聲無息的退下。

    等侍女太監也一並退下以後時清薏才往椅背上一靠,抱著暖爐揉了揉眉心,頭疼。

    依舊在外為徐昭甦奔波的是她的親姑姑,離岳的長公主徐宛,按照本來的副本,她應該是直接派人將徐宛誅殺,斬斷徐昭甦心中最後一絲牽掛。

    也正是徐宛身死,徐昭甦舉目無親,終于發瘋不顧一切逃出皇城,兵臨城下,將她活活燒死。

    可如今,她可不敢這麼作死,瘋狂給自己拉仇恨值。

    刺殺徐宛,激怒徐昭甦,速死;放徐宛一馬,等人家糾結勢力,依然速死。

    “怎麼辦?”時清薏抬頭望天,完全不想在這里二選一。

    系統冷漠無情︰“還有28天。”

    時清薏︰“……”

    就知道指望不上你。

    站在一國權力頂端,事情也多的超乎尋常,時清薏好不容易將所有事物處理完時已經是月上柳梢時分,大雪下了一天依然紛紛揚揚,她走到明澤殿時夜色早已四合,殿外掛起四角宮燈,在冰冷的雪夜里泛起一片暖意的微光。

    她在殿門駐足許久,走進去時側門微開,里面的姑娘眉眼低垂靠在軟榻上,琉璃般的眼眸此刻暗淡無光,烏發披散,被人攙扶著喂藥。

    時清薏眉頭微挑,這喂藥的不正是昨天熬了一夜心驚膽戰的藥童嗎,不過一天就打通關系近身伺候,確實不愧是培養多時的暗衛。

    見她來了所有人連忙都要行禮,被她伸手拂去,也不進去,只站在殿門處靜靜看著。

    那藥童在無人知曉的角落悄然觸踫了一下清瘦女君的手腕,那節蒼白的腕骨僵硬了片刻,小指節無意識的顫動了一下。

    時清薏假作不經意的看了一眼,伸出的部分是一片青紫的凍瘡,一直蜿蜒到袖口底。

    明澤殿跟前幾年相比沒什麼大的變化,只是桌椅陳設更古舊了些,地上燒了數個爐子 ,所以開著殿門透風也並不覺得冷,所有人都緘默不言,只有那個眼盲的姑娘什麼也不知道,依然一口一口喝著藥。

    喝了一碗還不夠,還有另外的,端上去時那人黛眉微蹙,不知是不是喂的急了,竟嗆了一口,一直靜默不語的國師似乎是下意識的上前兩步,又在近在咫尺時驀地停住。

    徐昭甦的手背不自覺的緊繃,偏頭啞聲問︰“誰?”

    她雖看不見,卻能听得見腳步聲。

    周圍人俱是戰戰兢兢不敢回答,燭火搖曳間國師大人鳳眼沉凝,冷的讓人直哆嗦,半晌,才有人顫聲答道︰“是……是太醫,來為陛下請脈。”

    時清薏不敢動,以眼神瞥了身側太醫一眼,太醫連忙踉踉蹌蹌的上前為孱弱之人請脈,趁此時機時清薏緩緩後退,直至徹底退出殿外。

    徐昭甦眼神不動,縴細蒼白的五指下意識的攥緊衣袖,在紛亂的腳步聲里仔細分辨那輕微的聲音,在那腳步聲徹底退出殿外時眼神微寒,又很快被鴉羽一般的長睫覆蓋遮住眼底情緒。

    ——

    燈火搖曳,屋檐外風雪遙遙吹來,晃動一室燭火,喝完藥夜色已深,徐昭甦身體虛弱早早睡下,只是殿中依然派著小童侍女續著爐火不敢間斷。

    是夜,守夜的小宮女終于忍不住在外殿倒頭睡著,已經早早睡下的人悄然睜開眼,空茫的眼底沒有任何情緒,只有讓人 背發寒的冷意。

    許久,才發出嘶啞的一聲︰“她走了?”

    跪在榻邊的藥童往外覷了一眼,壓低聲音道︰“子時以後走的,在外邊站了快一個多時辰。”

    卻也不進來,只是在風里遙遙看著陛下,眉眼間也看不清思緒。

    ——不知是又在想些什麼惡毒主意。

    窗外大雪夾雜著寒風拍在窗欞之上,可以想見是多大的風,徐昭甦繼續問道︰“回玉明殿了嗎?”

    “沒有,”藥童納悶地搖搖頭,“剛剛去隔壁書房歇下了,大概還是放心不下您。”

    明澤殿久未收拾,正殿都是殘破不堪,書房早就破敗,時清薏那樣性喜奢華的人怎麼會屈尊在此,必然是放心不下陛下,要時刻監視著陛下的動作。

    亂臣賊子!

    徐昭甦微微閉目,許久,才听見一聲沙啞的詢問︰“她,還說什麼了?”

    藥童撓撓頭,頗不解的道︰“就是讓我們下次奉藥的時候不能太燙,還有……”

    “還有,讓下一次喝藥時在旁邊備些酸梅。”

    藥童不知這是何緣故,更不知榻上的女君藏在錦被下的手為何猝然緊握,死死攥緊了床幔,幾乎覺得心里有一瞬喘不過氣來。

    當初時清薏意圖參政,她在眾臣勸說下駁回,惹了時清薏不悅,在朝堂上當場拂袖而去,等她安撫好群臣去尋時清薏時玉明殿已落鎖,是公然不讓進的意思。

    在遇見時清薏以前,她從未覺得自己身為九五之尊竟然會有這麼難堪的一日,如此奮不顧身的一日。

    為了這麼一個人,能在大雪紛飛的寒冬臘月里站在殿門外苦等兩個時辰,只不過怕她生氣,想見她一面。

    她一直記得那天的雪下的特別大,等到夜深幾乎要站不住跌倒時大門才轟然打開,清麗的女子只披一件雪白大氅,長發披散在身後,站在門口提著一盞宮燈緩步走出︰“陛下為何還在這里?”

    聲音冷冷清清,像極了那年冬天的皚皚白雪。

    她沒有那個力氣說話,等到時清薏出來已費了她所有力氣,眼前一片空白就順勢倒了下去。

    卻沒跌進雪地里,有人拋了燈過來接住了她。

    醒來時已然是在玉明殿的偏殿里,一向不許生人入內的玉明殿首次為她打開,容貌清冷的女子僅著單衣坐在榻邊,長發堆積在雪白肩頭,縴長的手指拿了一卷書,低眉看著,只淡淡道了一句︰“陛下醒了。”

    如果不是榻邊還放著一只銅盆,她或許就真的信了時清薏對她毫不關心。

    醒來前她分明一直感受到有人在用濕巾擦拭她冒著虛汗的額頭。

    這個人總是這樣,哪怕面上永遠清冷不可接近,在某些細節里卻總能讓人感受到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所以遍歷人間的女君為之淪陷,拱手整個天下討她一笑。

    那一次苦等讓金尊玉貴的女君大病一場,她病了多久就在玉明殿待了多久,受了寒喝的藥極苦澀,她每每受不住便要皺眉,直到某一日喝完藥後發現身邊碟子里多了幾顆酸梅。

    身著白衣的姑娘目不斜視,安安靜靜的看著她的書,淡淡道︰“只不過是我這兩日想吃酸梅了,陛下不喜就撤下吧。”

    風雪已停,雪後的夕陽落在女子清冷的眉眼,白皙玲瓏的耳垂似乎都隱隱染上一絲緋色。

    哪里會不歡喜呢?就是因為太歡喜,所以隔日就允了她參政,允了她這數百年未有之先例。

    現在看來所有的一切,都那麼像一場精心策劃的欲擒故縱,精心安排步步為營。

    藥童還在低聲說話︰“陛下,長公主那里現在不知道什麼情況,據說消息已經傳入皇城,若是長公主出事,您就得立刻出宮——”

    女君雙目緊閉從齒縫里逼出一聲︰“計劃不變。”

    窗外風雪正急,一聲一聲敲在人心,一牆之隔的另一側,時清薏抬起頭揉了揉眉心。

    手凍的僵了,活動不開,連動作都是遲緩的。

    二月里的大雪原來如此寒冷,當初徐昭甦在外等她那一個時辰是否也是如此?

    等到連心都沉了下去。

    Θ思Θ兔Θ網Θ

    第6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時清薏這一夜也睡的並不安穩,夜半風雪敲窗 ,她從睡夢中驚醒後再也合不上眼,隨手拿了幾份折子就著燈火批閱,批到一半時 地丟下折子,只批了件外袍就匆匆跑出門去。

    穿過一道回廊就是正殿,守夜的小宮女歪頭睡的正香,匆匆推開內殿的門便听見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聲。

    白衣清瘦的姑娘側首俯在榻邊,一半身子探出床沿,單薄的 背不停顫動,分明咳嗽的厲害極了,卻又因為身體虛弱連聲音都是低微的,以至于甚至吵不醒守夜的宮人。

    徐昭甦撐在榻上的胳膊已經越發無力,眼看著就要一頭栽倒在地,突然陷入一個溫軟的懷抱里。

    清冷的梅香仿佛帶著終南山巔永不消散的冷冽香氣,久違的籠罩住她,徐昭甦五指不自覺的緊緊攥住,骨節被捏到發青,整個人一瞬僵住,又忍不住的繼續低聲咳嗽。

    溫軟的手撫上她削瘦的 骨,不太熟練的模樣,竟是有些手足無措,聲音近在咫尺,帶著一絲顫意︰“太醫了?太醫了!宣太醫!”

    徐昭甦懷疑自己听錯了,從來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人,如何會有如此失控的時候?

    徐昭甦滿頭冷汗,她夜里剛剛做了噩夢,夢里她還在不見天日的地牢里,燈火昏暗,暗衛從邊關帶來一身血衣,求她立刻出宮。

    千里之外,邊疆苦寒之地,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至親被亂箭射殺,長眠于冰雪之下。

    一瞬間憂懼攻心,喉頭一片腥甜,幾乎撐不住的剎那,有人將她攬進了懷里。

    這個曾經熟悉的,她日思夜想放在心尖的人,也是將她折磨囚禁一年之久,險些死去的人。

    她再次陷入無邊夢魘里,開始細微發抖,甚至分不清夢境和現實,五指死死攥緊近乎慌亂的抬起頭,企圖去確認些什麼,入目卻只是一片刺目的空茫,不見任何東西。

    許久,才有溫熱的掌心輕覆在她眼簾。

    那聲音微啞︰“別看……”

    徐昭甦懸起來的一顆心驀地沉了下來,如墜冰窖,從高處轟然落地,是了,這是現實,她的腿以後都不良于行,她的眼楮或許再也無法清晰視物。

    或許,她這輩子都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正當此時,宮女端著一碗湯藥戰戰兢兢的在榻前小聲道︰“陛下,藥熬好了……”

    洶涌的恨意幾乎在剎那間淹沒了神智,徐昭甦憑借著模 的聲音尋到湯藥所在的位置,發抖的手橫掃過去,瓷碗落地發出一聲刺耳的脆響。

    在一旁宮人驚慌失措的喊聲中整碗潑到了身側之人身上。

    剛剛從爐子上端下來沸騰的湯藥滾燙,一般都是放在一旁靜置一會兒,此刻全然潑在人身上,痛苦可想而知。

    湯藥潑過去的那一瞬她只覺腰間一緊,卻是有人攬緊了她,遮過裸露在外的手臂,而後是一聲壓抑的悶哼。

    整個玉明殿鴉雀無聲,所有人齊齊下跪,靜默不語 ,只有苦澀的藥汁滴滴答答的落在青石地面,像是一把懸在人心上的刀劍。

    國師如今手握大權又生悻愛潔,也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