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3 頁



    世界原本的劇情走向。

    徐昭甦在跳脫一個月後攻破皇城,領著邊城二十萬大軍殺入禁宮,從曾經心懷仁慈的女君走向暴戾的極端,沿途抵擋者盡皆殺盡,身後尸山血海,幾乎將一城屠戮殆盡。

    而作為謀朝篡位將徐昭甦害到這一步的罪魁禍首,時清薏的下場是被活活燒死。

    被亂軍圍殺逼入玉明殿中,外牆澆滿火油,由徐徐昭甦親手點火。

    她就站在那座她曾經親手送出去的玉明殿前,身後是一片被鮮血染紅的雪水,漆黑眼眸徹骨冰冷,就那樣看著那個人,看著大火滔天而起,火海凌雲 ,勢將一切焚成灰燼。

    時清薏一點都不想回想起那段記憶,大火燒起來的一瞬間她就連滾帶爬的跑回了主神空間。

    ——但那股烈焰撲面而來的駭然還是牢牢刻進了她的腦海里。

    隱約中似乎有听見徐昭甦的聲音,當然應該也只是錯覺。

    時清薏不禁打了個寒顫,如果這次失敗她就真的是是會被活活燒成飛灰。

    時清薏忍著內心的崩潰回了內殿——下午才停的大雪又開始稀稀落落的落下,細碎的雪花落在她眉眼之間,帶出一絲徹骨的冰寒。

    素淨床榻上的人已經換了一身柔軟的寢衣,較一年前肉眼可見的消瘦許久,她一步一步走過去,心里千回百轉,然後近乎驚恐的發現,床榻上的人覆蓋在眼上的白紗已經無聲無息的濕透。

    ——竟然,哭了?

    時清薏眼皮微微一跳,怔了一下,在外凍的冰涼的手已經在反應過來之前輕輕觸及她的眼角,聲音是她自己都未曾發現的茫然無措。

    “怎麼哭了?”

    ——或許的確是該哭的,被她這樣的人渣騙感情騙帝位,心理上生理上雙重眼瞎,好不容易馬上脫離苦海的檔口又被她重新弄回來,然後緊接著接到噩耗,雙腿要一輩子留下病根,搞不好還要落下殘疾,就連眼楮都暫時不能視物。

    ——真的是,太慘了。

    連時清薏這樣拿著人渣劇本喪盡天良的人都覺得淒慘,心里莫名升起一絲類似于憐惜愧疚的情緒。

    雖然她是拿劇本辦事,但把人磋磨到這種地步的確實是她沒錯……

    冰涼的手指順著眉眼向下滑入發絲,輕柔解下覆蓋在眼上的白紗,然後——看見一張面無表情的臉。

    時清薏︰“……”

    為了符合高冷國師形象,她所居的宮殿內一片雪白,沒有任何其他雜色,亮的近乎扎眼。

    而徐昭甦的眼楮受不得任何光亮,所以根本不是因為難受絕望,而僅僅只是因為無法控制的生理性落淚。

    ——她到底是什麼傻逼覺得已經已經黑化的人會這麼弱勢縴弱。

    但眼上那薄薄的一層遮掩被取下的時候,還是不可避免的露出一絲不適,略微偏過頭去——是少見的躲避的姿勢。

    時清薏默默把手覆蓋住她的眼簾,知道她此刻眼楮必然疼痛,動作放的很輕。

    掌心下縴長的眼睫微微顫動了一下,若有似無的撓了一下她的掌心,帶起一絲朦朧的濕意,而後趨于僵硬。

    頓了頓,她將手徹底壓低,不讓亮光落一分到她眼上,而後裝作什麼都不曾知道,微微偏頭打量了自己素色如雪的宮殿,低聲同站在一旁侍奉的人冷清道︰“換了。”

    身旁的人微微一驚,卻明智的沒有去質疑。

    言簡意賅,于是住了兩年的宮殿便在一刻鐘里全部替換完畢。

    刺眼干淨的素白被全部換下,就連明燈上都籠上一層黑紗,殿中光亮趨于暗沉,直到確定不再扎眼才拿開覆蓋在徐昭甦眼上的手。

    掌心有殘留的溫度和濕意,那個人始終無聲無息,不置一詞。

    第4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殿里燒著碳火,跟外頭冰天雪地不同,里面倒是溫暖如春,剛剛被調過來的太醫看診完在外間親自看著火候火煨著湯藥,實在想不通為何心狠手辣的國師突然良心發現將陛下從監牢里帶出來。

    ——而且還是親手抱出來的。

    不禁想起當初鬧的沸沸揚揚的傳聞,陛下貪慕國師美色,欲將國師納入後宮之中,最終導致與國師府反戈,被幽囚于離岳國地牢最深處。

    這些恩怨糾纏外頭傳的沸沸揚揚,他們也只是一知半解。

    太醫心不在焉的守著湯藥,絲毫未覺他身側陪侍的藥童悄然將手伸至背後。

    那人手還未掏出刀刃,一陣腳步聲已經傳來,一抹淨的灼目的素白推開門,身後是紛紛揚揚的風雪。

    小童頓了頓,眼底滑過一絲不甘,到底還是將刀刃收了回去。

    心底暗道︰怕不是這妖女又想出什麼惡毒招數準備折磨陛下。

    時清薏︰“……”

    系統在長松了一口氣︰“幸好來的及時,不然徐昭甦就被救走了。”

    時清薏嘴角微微抽搐,臉上倒保持了冷若冰霜︰“這就是你大半夜把我從床上叫起來的原因?”

    加班也不是這個加法好嗎?深更半夜還不讓員工睡個好覺!

    “睡什麼睡?徐昭甦的刀都架在你脖子上了,你就只知道睡!”系統恨鐵不成鋼。

    時清薏一邊跟系統在腦子里瘋狂斗嘴,一邊沉默的越過太醫和藥童,放輕腳步向床榻走去。

    榻上的人似乎已經睡著了, 吸清淺安靜。

    床榻邊的宮燈晦暗,瘦弱的女子躺著床榻里,伸出的一截藕臂上布滿了青紫傷痕。

    時清薏的手伸出來,似乎是想踫一踫她的眼楮和削瘦的臉頰,但在半空中停了半晌,終于還是慢慢收回去了。

    太醫和藥童都提著一口氣不敢松懈,尤其是那藥童,手已經再次探進了袖口。

    時清薏垂下眼簾,坐在榻邊靜靜地看了榻上的人一會兒。

    瘦了很多,原本飽滿嬌俏的雙頰肉眼可見的凹陷下去,從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君,如今伸出的一截手臂上滿是凍瘡,幾乎不能多看。

    片刻後時清薏方才揮了揮手壓低聲音,似乎很是疲倦的道︰“你們先去外殿候著吧。”

    太醫如蒙大赦連忙抓著藥童退了出去,藥童心有不甘,但到底不敢現在就圖窮匕見只得悄然退下。

    偌大一個玉明殿終于只剩下了兩個人,一時靜可聞針,時清薏靜坐了一會兒起身拿起了一旁的剪子。

    站在外間的藥童身體緊繃,手里的白刃已經半出鞘。

    而後,就看見如今權傾天下的國師拿剪子剪掉了榻旁的宮燈。

    甚至在滅掉宮燈時用手悄然攏過,似乎是怕晃動的燈光晃了熟睡之人的眼楮。

    藥童手里的刀又一言難盡的憋了回去。

    哼,肯定還有後手,此刻不過是想叫人放松警惕!

    藥童蹲守在外,捏緊手中匕首。

    他是外頭安插過來的人,也是陛下的暗衛,如若這奸賊有什麼異動,他冒死也要救出陛下。

    直至天光漸亮。

    這奸賊不知為何,竟然當真沒有異動,只是守在陛下榻邊,像是從未見過一般靜靜盯著看了一夜。

    肯定還有其他陰狠招數!

    一夜未曾合眼,藥童眼楮熬的通紅,太醫已經換了一波,他好說歹說才留在了此處。

    天光漸漸大亮這人才終于站起身來,朝外走去,這一晚可算熬過去了,藥童剛剛有一絲松懈,就見剛剛走出兩步的人竟然又折返回來,輕輕把陛下擱在外頭的一只手臂藏進了暖和的錦被里。

    藥童看的一怔,提起的一顆心髒撲通一聲又落了回去。

    走出殿門時時清薏微微抬起眼,掃了一眼自己住了兩年的地方,之前為了符合她一心向道的清心寡欲人設,這地兒布置的跟道觀一樣,後來為了符合她不做人貪圖權勢的人渣人設這兒又被修得金碧輝煌,白亮的幾乎扎眼。

    時清薏的嘴角不著痕跡的抽搐了一下——反正就是不像好人唄。

    她按了按額角,一邊往外走一邊吩咐道︰“等……陛下。”

    這個稱 她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口。

    “她醒過來稍微好受些便送去明澤殿吧——那邊是她慣住的,空置了兩年你們幾個帶人過去好生收拾一下,東西全部置換一遍,現在就去布置暖爐驅驅寒氣。”…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另外,太醫院那幾個得力的都過來在殿外待命,一日分三撥人守著,什麼藥材直接從國庫里拿就是。”

    吩咐完了她避開侍女的手親自推開殿門,外間大雪未停卻有稀疏的陽光透過雲層落下,刺的她眼前有少許空白。

    身邊的人不敢多言,只是應是,只有一個女官低聲道︰“國師,今日的朝會怎麼辦?諸位大臣已經在前殿等候多時了。”

    時清薏微微一愣,道︰“那就去吧,”到底是熬了一夜,聲音也些許的沙啞,她皺著眉頭往後瞧了一眼。

    外面大雪紛紛揚揚,而在殿內窗紗遮掩下還是一片黑甜夢鄉,她伸手攏了攏厚重的大氅。

    “聲音小點,別吵著陛下。”

    女官︰……?

    手里還暗戳戳揣著刀的藥童︰??!

    他們是不是听錯了什麼?

    這是什麼神奇的走向?!

    當初陛下盛寵國師,恨不得把全天下珍奇異寶堆在國師眼前的時候也沒見國師有什麼好眼色,如今竟突然轉性子了?怕不是腦子被驢踢了吧?

    時清薏面無表情踩著大雪往前走,絲毫不關心身後一群人內心的驚濤駭浪 ,心想,徐昭甦也是夠能熬的。

    她一夜沒睡,徐昭甦也裝了一夜睡的香甜,她不禁都有點心疼她了。

    至少她還能時不時的動一動,可裝睡的人可是一個晚上精神緊繃,連動都沒動一下。

    ——真慘。

    系統在腦內不禁同情滿身帶傷還堅持熬夜的女君陛下,順便好奇道︰“——你是怎麼知道徐昭甦沒睡著的?”

    “她睡著的時候都是蜷縮在一塊兒的,就沒這麼規矩過一次好嗎?”

    系統︰“……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

    “嗯?”

    系統無形中拍案而起︰“等等,時清薏你特麼為什麼知道人家女君是什麼睡相?!難不成你竟然偷窺人家睡覺!!”

    “時清薏!”系統忍不住在虛無之中回頭,果然看見空空蕩蕩的玉明殿內,一直好似睡的正熟的女君無聲無息的睜開眼。

    那雙眼明明看不見任何東西,卻下意識的偏向了時清薏離開的方向。

    殿內燭光昏暗,將她的目光也映照的晦暗不清。

    第5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整個皇城大雪紛飛,朝陽殿里卻是溫暖如春,御座上的女子容貌清麗而孤冷,縴長的手指持了一卷奏折,沉凝不語。

    美的恍人心神,卻沒有一人膽敢多看一眼。

    群臣議事已畢,只剩下這最後一份奏報不知如何處理——閩南地方有官員探查到女君舊部正在糾集游說邊關諸將進京救駕。

    宮里有消息傳來,說是國師將女君從暗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