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2 頁



    乎整個人都沾染著雪山不近人情薄情蕭冷的氣息,在某一瞬間,徐昭甦甚至覺得她是來殺了自己的。

    她最近動作過于頻繁,興許還是招至了這個過于聰明的女子的警覺。

    ——馬上就要成功了,卻果然是要在最後功虧一簣嗎?

    ——然後她眼睜睜的看見那把修長的落雪劍利落落下,緊鎖一年之久的牢獄被人推開,有什麼東西輕聲落地。

    ——她一劍斬斷了鎖鏈。

    時清薏雙手顫z——當初為了符合心狠手辣負心人渣的人設,枷鎖由她親自落下,世上唯一的一把鑰匙被她封存在玉明殿中。

    半個時辰前她翻遍玉明殿找不到鑰匙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作為一個逼迫反派黑化的絕頂人渣,她怎麼可能把鑰匙留著,當然是,落鎖當天隨手扔了啊啊啊啊啊!

    至于扔在哪里,她能說她就是隨手一丟掉進太液池了嗎?

    至于徐昭甦最後怎麼出來,她怎麼知道?

    最後只能找了一把削鐵如泥的名劍過來試一試,扎心的是那把號稱能斬斷世間所有堅硬之物的落雪劍,還是徐昭甦去年送給她的生辰賀禮。

    剛才徐昭甦那一瞬的表情她其實看見了——

    一臉的冷漠嘲諷與滔天恨意。

    ——同時也是一臉,前女友拿搶了我的皇位囚禁折磨了我一年,然後拿我送她的禮物過來殺我應該有的表情。

    時清薏︰“……”

    總覺得有點心肌梗塞。

    但人設不能崩,她只能崩著一張冷清無情的臉一步一步往狹小的牢獄中走去。

    素白與雪同色的瑰麗裙擺踏足那一方寂靜而狹窄的區域,哪里不過兩步很快沾染上污垢和泥土,身後宮人一片膽戰心驚。

    ——國師喜白,潔癖嚴重,沾上點灰都能黑臉一天的人,現下竟然沒有顧忌牢獄骯髒。

    不過分寸之地 ,沒有床沒有椅子,地面坑窪不平,她的鞋子方才在外面踩了積雪,此刻更清晰的感受到里面徹骨的寒意,每一步都冷到懷疑人生。

    ——很難想象從小金尊玉貴的徐昭甦是怎樣在這里待了一年的,也怪不得她後來一生身體不好,落下了病根,甚至心性大變到殺人如麻。

    “你來做什麼?”

    比冰更冷三分的沙啞聲音瞬間把時清薏拉回現實。

    ——不,現在也差不多了。

    時清薏嘴角抽搐了一下,面前這位,已經黑化了。

    這個問題好難,作為前人渣的時清薏感受到了壓力。

    說什麼都好像不對,她現在就是說一萬句我錯了,您行行好放過我,我自願暖床都不會有任何人信,保不定還會被這位提前給弄死。

    時清薏保持沉默,手中劍影翻飛,一陣刺耳的聲音過後,徐昭甦捆縛四肢的鐵鏈嘩啦一聲盡皆落地。

    得幸于這些年經歷無數世界練就的一身技藝,她的劍法極好,鎖鏈繁復纏繞幾乎將人整個纏在里面,她的劍不斷擦過困在里面不能動彈的女子身軀,但半點未曾傷到。

    刀鋒擦著耳際和肌膚的感覺讓人膽戰心驚,幾乎能感受到死亡擦肩而過,不僅僅在牢獄外的宮人覺得國師是準備想殺人滅口 ,連徐昭甦自己也這樣覺得。

    然後她感覺到地面刺骨的寒意突兀一離,再睜開眼的時候就是一張近在咫尺的清絕容顏。

    ——她落在了時清薏懷里,被這個人吃力的抱著一步一步往外走。

    時清薏臉上崩的毫無破綻,內心深處一片崩潰。

    ——倒不是徐昭甦有多麼重,事實上徐昭甦輕的可怕,手從 背環上去的時候能清晰的摸到嶙峋骨骼,是沒有一點肉的那種瘦削,瘦到只剩下一副骨骼。

    若不是一個月後她就能脫離苦海,重新翻身,興許是真的過不了這個冬天。

    從她將人抱起來的那一刻起,徐昭甦的手就狠狠抓住了她的胳膊。

    將近一年的時間未曾修剪,徐昭甦的指甲已經生長到猙獰的程度,那般力度像是活生生要把她撕碎,上好的料子雖然讓鋒利的指甲不能透過衣裳,但還是能感受到肌膚的刺痛。

    ——快給她疼哭了。

    ——崩住,崩住,不能崩!!!

    跪在入口的守衛心浮氣躁——國師這個時候過來是準備做什麼?陛下所行之事若是暴露,該如何是好?

    听見腳步聲的瞬間抬起頭,只看見幽深的密道盡頭飄出一縷隱約的白,素淨如隆冬大雪,然後那抹雪色越來越近,終于一步邁了出來。

    不光是他,幾乎周圍所有的人眼楮都瞬間睜大。

    白裙勝雪不染縴塵的女子懷抱著另一個女子,從密道的深處緩緩出來,那向來干淨的如同雪色的白裙沾染上了污塵。

    被她抱在懷里的人一身污濁,滿身泥垢,殘破的衣裙幾乎不能蔽體,卻分明是早在一年之前就被囚禁于此消失于世的陛下!

    在昏暗的條件下待久了的人不能瞬間適應外界的光亮,徐昭甦的眼楮有一瞬失焦,生理性的淚水順著眼角的線條滾落而下,滑入衣領。

    外間天光反襯著雪光刺眼無比,瞳孔失焦的那一刻,她看不見任何東西只能下意識的將手收攏的更緊。

    ——她手下是時清薏的胳膊。

    只那一下就深入細嫩的手臂,血色透過顯眼的白裙顯現出刺目的顏色,時清薏微微一頓,伸手將屬于國師寬大的袖袍蓋在了徐昭甦臉上,擋住了那刺眼的光線,也順便遮住了那單薄到幾乎要不能蔽體的衣裙,手指若有似無的擦過她的耳際,剛好將那滴淚水拂去。

    然後順便抬頭低頭警告了一眼拿驚詫目光打量她的一群人。

    素居高位的目光冰冷威嚴,底下一群人立刻把腦袋低下去,絲毫不敢抬頭,但這絲毫影響不了她們心中八卦的熊熊烈火。

    ——國師將陛下抱出來了???

    注意,是抱,抱!

    時清薏沒那個勇氣一路把徐昭甦抱回玉明殿,跨越大半個皇宮,除非她從主神空間里買藥,不然就是在做夢。

    而且現在外面大雪紛飛,她穿的不多,徐昭甦更慘就一件單薄衣裙,一路走回去約等于自虐加仇殺——她明智的選擇了叫肩輿。

    她抱著人閉目養神片刻,思索著自己該不該主動開口的當兒肩輿便已經到了,抬腳進去的一瞬間時清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

    ——太暖和了。

    享受完一瞬,她朝外伸出一只手去,片刻後掌心果然落進一條毛絨披風。

    ——她是個享樂主義者,無論在哪個世界都是自己舒服第一位,從不虧待自己。

    外面的人挺有眼色,不錯。

    披風帶著兜帽,除了滾邊的淺金色雲紋便是一片雪白,觸手生溫,里面的毛皮溫軟舒服,毛色程亮,看得出來是少有的好東西。

    她剛想把手移開給抖開披風就感覺到陷入自己血肉的指甲又是一深。

    鑽心徹骨的疼痛——

    時清薏用了最大的意志力才沒讓自己面目扭曲疼出豬叫。

    然後用拿著披風的手顫顫巍巍的揭開蓋在懷里人臉上的袖袍。

    揭開的那一瞬間不由一怔——她看見滿臉淚痕,懷里的人像是極力忍耐著什麼不肯發出一絲聲音,攥著她手臂的手指卻越收越緊,幾乎想將她的胳膊抓出一個窟窿。

    ——感同身受的疼痛。

    幾乎是擺明了,我疼一分,就要你疼十倍百倍!

    以及,好像又出事了——

    第3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徐昭甦設想過許多種可能,她的動作引起了時清薏的警覺,準備先下手為強,或者送去另一個守衛更為嚴密的囚禁之地,切斷她與外界的聯系。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唯一不曾想過的是她竟然將自己帶回玉明殿。

    玉明殿是她父皇為她母後所建,與處理政事的明澤殿僅一牆之隔。

    只是後來父皇母後故去,她一直未曾設立內君。

    後來時清薏從山中歸來,她將玉明殿大加修繕過後作為禮物送予她居住。

    年輕的女君曾心懷憧憬,將這世上所能拱手相送的一切都捧到那個如謫仙入世一般的女子面前。

    自然,她那時候也是有私心的,卻不僅是因為借玉明殿表明她的心意,將自己對她的心思跟父皇對母後的心思相比,也是因為玉明殿與她所居的明澤殿比鄰可以隨時相見。

    ——隨時相見。

    徐昭甦幾乎要露出嘲諷,她那時候就是做夢。

    日日相見的情意不可能,女君陛下吃閉門羹踫一鼻子灰才是扎心日常。

    但她那時候多蠢啊,哪怕是那樣不被待見,登門十次見一面,見十面才能喝上一杯那人親手沏的茶也甘之如飴。

    那時甘之如飴,後來每回想起就是如飲毒藥,毒侵肺腑。

    當初她身份高貴都難得一進的玉明殿,而今落魄至此倒能隨意可進了,而且還進了內殿,躺在了她的床上。

    徐昭甦從前不是沒有肖想過時清薏的床。

    ——當然,也就只敢停留在肖想的階段,畢竟那時候她能把兩條腿邁進殿門都是運氣好。

    徐昭甦忍不住輕吸一口涼氣,有什麼地方疼痛的幾乎要她喘不過氣來,越疼她就越恨,恨不能將身邊這個人剝皮拆骨碎尸萬段——

    而後感覺到一雙冰冷的手覆蓋住她的眼簾,女子的聲音近在咫尺,是從記憶深處而來的輕緩與冰冷。

    然後再是戰戰兢兢,膝行而至的太醫。

    時清薏站在玉明殿外面無表情,思考人生,一牆之隔的地方躺著一個月後弄死她的人。

    當初她只負責做一個作死的人渣,絲毫未曾考慮過後果,所以現在報應來的猝不及防。

    ——徐昭甦的眼楮因為長達一年呆在陰暗的地下牢獄中出現了嚴重的問題,一時之間恐怕不能適應正常亮度。

    簡而言之就是得瞎一段時間,而且往後一輩子都恐怕不能接觸強光。

    ——但最為嚴重的卻並不是眼楮而是她的腿。

    密道深處的牢獄陰寒入骨,她在里面待了太久,而狹小的空間和鎖鏈的限制讓她只能如同牲畜一樣跪地爬行。

    時清薏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方才她親生為徐昭甦上藥之時所見的情形。

    瘦的皮包骨頭的就像是骨頭架子上覆蓋了薄薄一層血肉,身上就沒一塊好肉,磨損的最嚴重的腿骨和手臂已經根本看不出來原先白皙的模樣。

    泥土沙石與磨損的稀爛的皮肉混合在一起,用刀一寸一寸割去爛肉時往常錦衣玉食的女君死死咬緊牙關,一聲呻[y n]都未曾泄漏,但額頭上卻盡是冷汗。

    幸好是在冬天,若是在夏天傷口潰爛,一條命能不能保住還是兩說的事,但饒是在冬天也是不好過的,一身凍傷青紫渾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好的地方,幾乎快不成人形。

    時清薏︰“……”

    第一次如此清醒的意識到,自己從前說真的——作死。

    然後忍不住回憶起這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