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 頁



    第1章 謀朝篡位國師

    時清薏vs 徐昭甦

    時清薏對自己的境況表示懵逼。

    眾所周知,每一本書里都有一個反派大boss,她們和主角勢均力敵,都有一個艱難絕望的過去,然後黑化成功,成為主角走上人生巔峰的最大阻礙。

    ——時清薏扮演的角色是促使反派黑化的人渣。

    不停的穿去其他世界,準備攢夠任務回原世界過上夢想中的生活,所以她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工作的賣心賣力,奈何因為工作太過認真,把十級黑化度的反派逼成了百級黑化度,被她虐過的反派因為怨氣太重,主角竟然不能與反派抗衡。

    ——然後,主角被反派弄死了。

    一個世界主角被弄死了,世界軌跡被全部打碎,最後陷入了崩潰。

    不僅是世界陷入了崩潰,主神也陷入了崩潰,主神崩潰的結果就是把她直接扔了回去,如果不能把黑化的反派拉回正常,就和世界一起崩潰。

    精神世界在這里,也就是說世界崩潰了,她就得一起跟著死亡。

    腦海中突然顯現出一行文字。

    任務︰讓已經在黑化邊緣徘徊的反派感受到愛和溫暖,然後放棄毀滅世界的可怕想法!

    主神︰“因為力量在之前維持世界時消耗過多,不能直接把你送回反派未黑化之前。”

    白字停頓一秒︰“時間不多,祝你好運!”

    時清薏 地抬起頭,眼前是雕梁畫棟的宮殿,桌上的折子剛剛翻開一頁,翻飛的光線從窗外漏進來兩縷,莫名的熟悉感撲面而來。

    她一瞬間記起來這是她當初第一個經歷的世界。

    這個世界的反派是離岳國的女君徐昭甦,作為皇室唯一的子嗣,自小父母疼愛身份高貴,一生順風順水,從未有過任何不如意之事。

    這樣令人艷羨的完美人設怎麼可能做一個反派呢?所以她順風順水的人生在二十歲那年截然而止。

    她在二十歲那年遇見了她一生的劫數——時清薏。

    國師唯一的女弟子在入山祈福一十三年後從神山出世,足踏霞光而來,一身白衣冷清如雪,眉眼間如寒冬初月,在冰天雪地里沖她微微一笑,喊了一聲。

    ——陛下。

    光風霽月,大抵不過如此。

    一生未曾經歷情[y ]的女君淪陷在了這樣出塵離世的笑容里,一生未曾走出來。

    徐昭甦身為一國之君,想要什麼樣的美人沒有,卻從未對任何一人動過心,也從未經歷過人間風月。

    她一向隱忍,哪怕自己成了帝王也從未讓旁人知道過她其實喜歡女子的事實。

    作為君王她無疑是合格的,君王的婚姻不過是平衡勢力的籌碼,她分得清清楚楚,然後清清楚楚飛蛾撲火撲向了冷情無情的國師弟子。

    幾乎把所能給的全部拱手送到她眼前,給了她無數人不敢企及的高位與權勢,只為她能展顏一笑。

    前國師弟子•現任國師,表面仙氣飄飄超凡脫俗時清薏——實際上是個人渣。

    原人設的時清薏其實是個貪戀權勢的心機girl,表面冷清高貴無欲無求,看似對所有事都冷淡不甚上心,實則內里野心勃勃。

    于是為了促使徐昭甦從一個賢君黑化成一個反派boss——她囚禁了徐昭甦。

    並且挾天子以令諸侯,自己在國師的位置上站在了權力的最高峰。

    那時候她的任務是逼徐昭甦黑化,做事毫不留情,不僅是幽禁那麼簡單,她將徐昭甦囚在牢獄之中 ,經歷各種酷刑和非人折磨。

    這這段時間里徐昭甦終于徹底認清了時清薏這個人渣的本來面目,開始為反戈一擊做著籌謀,作為能毀滅世界的反派boss,她的才智毋庸置疑,哪怕一敗涂地也能在夾縫之中尋到一線生機。

    現在的時間段正是時清薏囚禁徐昭甦一年期滿,徐昭甦的生辰,去年的今天她親手將徐昭甦送進了暗無天日的牢獄,將她從雲端打入萬劫不復之地。

    ——離徐昭甦反戈一擊僅僅還有一個月時間,勤王的軍隊已經整裝待發,隨時可以攻入皇城。

    時清薏扔下折子就往外飛奔,開什麼玩笑,再耽擱下去她就要和世界一起毀滅了!

    身後的宮人見一向穩重自持的國師大人這樣慌張不由一驚,連忙跟了上去,口中連喊著大人等一等。

    屋里四季如春,一直到跑出宮殿時清薏才陡然一停。

    ——外面此刻竟然已經是大雪紛飛,鵝毛大雪紛揚而落,她一頭烏發半散,看著窗外大雪險些風中凌亂。

    若她沒有記錯此刻徐昭甦應該囚禁在最冷的芳止宮下,距離護城河近,地方偏遠荒涼,濕氣寒氣都重——而眾所周知,徐昭甦畏寒懼冷,從來受不得一點冷凍。

    後來就是因為牢獄中的這一難,她落下了一生的病根,冬天疼痛不堪,後來更是因此性格越發暴戾恣睢陰晴不定。

    時清薏只覺得眼前一黑,險些摔了過去——主神就不能稍微靠譜一點嗎??!

    為什麼穿回到這個時候?徐昭甦現在已經恨她入骨,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挫骨揚灰以泄心頭之恨 ,還帶著她感受溫暖和世界的美好?

    時清薏︰呵呵。

    你試試被你最愛的人在生辰當天背叛囚禁,奪走一切,害的生不如死,病的半死不活,你還能感受到世界的溫暖和愛意嗎?!

    這真特麼不是做夢嗎!

    時清薏顫z著揮手拂開了宮人為她叫車攆的的舉動,自己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她得好好想一下該怎麼在夾縫里艱難求生。

    離岳的皇宮修建的秀麗雅致雖然看著不那麼大氣磅礡,但是其中彎彎繞繞絕對是不少的,而且皇宮當年是由國師府的第一代前輩主持修建,里面暗合奇門遁甲五行八卦之術,復雜非凡。

    簡單來說就是一般來個賊沒人帶路都能跑迷路了,哪怕把腿都走斷了都不一定能走出去。

    她也是依靠著腦子里的皇宮地圖才能不至于迷路,這一路跌跌撞撞的走過來,她才終于真實意識到,芳止宮是真的——好偏僻!

    如果說她現在所居的玉明殿是整個皇宮的居中核心,囚禁徐昭甦的則是邊緣的邊緣,外圍的外圍,而越是邊緣的宮殿越是淒冷不為人知,這樣的心情讓她在抵達芳止殿的那一剎那臉都險些崩了。

    大雪覆蓋下的宮殿殘破不堪,不遠處的灰敗的圍牆甚至有了些破口,北風從破口處 嘯而進,吹開里面快要沒過腳踝的厚重積雪。

    時清薏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作為一個心狠手辣的惡毒人渣,她以前工作確實太"認真"過頭了!

    她從前只知道徐昭甦接受了非人的折磨,但具體是什麼卻沒了解過,只知道經歷這一次磨難,溫雅如蘭的女子發生了質的變化,從一朵溫室里的花變成了一頭隨時可能咬死人的大灰狼。

    現在大概已經黑化完畢了……

    見她停下,身旁立刻有侍衛走過去將里面清理出一條道來,時清薏獨自風中凌亂片刻,突然不顧還沒有清理干淨的積雪,像是根本等不及的樣子,提步沖了進去。

    身後有宮女急切的喊了一聲︰“大人!”

    她只當沒听見,積雪滲進鞋子里,帶來刺骨的寒意,她卻根本沒有時間在意。

    囚禁徐昭甦的監牢其實並不在芳止殿里,而是在芳止殿的地下,走進後殿的時候里面的侍衛還在打瞌睡,大冬天的這里荒無人煙,沒事可做的時候除了玩骰子就只剩下了睡覺。

    時清薏踹了擋在入口前面的人一腳,身邊立刻有人沖過去取了鑰匙,一把將兩人提 出去,睡的正香的人突然被人挪動,剛想發作就被人卡住了脖子。

    ——然後就看見了密道門口處一閃而逝的白衣。

    背影清麗卓絕,哪怕未曾佩戴任何飾品也可看得出由骨子里散發出的清貴矜傲,一頭烏發卻有著微微的凌亂,腳步也顯得慌忙。

    喜歡穿白衣的人有許多,但能穿得這樣清絕不染縴塵的卻只有當今權傾天下的國師——可國師來這里做什麼?

    不是說國師最為厭惡牢里這位嗎?↓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天下皆知牢里的那位心儀國師,但國師卻對女子無意,鬧到最後成了現在一個結局,也是引人唏噓。

    守在密道門口的兩位侍衛都是百里挑一的身手,其中一個對這些事一無所知,還有一個卻是徐昭甦的心腹,看見時清薏沖進去心里就慌了。

    ——最近陛下動作過大,莫不是被人察覺到了什麼把柄?

    不然怎麼會這樣著急過來見陛下?

    要不要通知將軍計劃提前,勤王救駕?

    時清薏卻沒有這樣的閑心去關心外面那群人的心思,她一路往密道深處去,走的越深心就越涼。

    密道深處絲毫不覺有什麼暖意,反而是越發寒冷,她知道守在門口的兩人中已經有一個是徐昭甦的心腹,本來還能指望著徐昭甦能過的稍微好一點,結果進去了她才發現,她真的是——天真。

    滴水成冰的季節,過道里只有模 幾盞油燈照亮坑坑窪窪的地面,雖然沒有風,但半點不妨礙密道里的寒意,穿過兩個空牢之後終于在牢獄的盡頭看見了枯坐在里面的人。

    一身縞素,簡陋的牢獄連張床都沒有,她就那樣披頭散發坐在地上,身上一件單薄長裙,堪堪遮住身體,四肢都纏繞著拇指粗的鎖鏈,在一片昏暗里聞聲回頭。

    腿上的鎖鏈讓她只能萎頓在地,像是一朵從塵埃里開出的沾上血腥的花。

    一雙哪怕境遇淒慘也未曾污濁的明亮雙眸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格外黯淡,然後在看見她的那一刻僵了一瞬,像是不可置信,而後洶涌而出復雜到不可言喻的目光。

    ——是幾乎聚集成實質的戾氣和怨恨。

    簡直是想將她生吞活剝。

    時清薏︰“……”

    時清薏只覺得眼前一黑。

    完了,黑化了。

    第2章 謀朝篡位囚禁國師

    芳止宮的外圍就是萬仞宮牆,守衛嚴密,十步一人,所以內部反而看管不嚴,僅是密道入口派了兩個侍衛守著,里面漫長的密道空無一人。

    昏暗牢房前落著拳頭大的銅鎖,上面已經積了不少了灰塵,精鐵打造的牢籠可以從縫隙里送進去水食,但她雙手雙足被鎖,喝水進食都得跪在地面是爬行。

    ——這是怎樣的屈辱與痛苦。

    所以怪不得徐昭甦在看見她的那一瞬間眼底消磨不盡的怨恨。

    身著白衣的國師站在牢獄前靜默長久,目光落在獄中身形狼狽的人身上,背影僵直片刻,而後陡然伸出手去。

    ——銀光一線乍見。

    那一瞬銀光在昏暗的密道里顯得刺眼,徐昭甦的眼楮卻一瞬未眨,那雙漆黑的瞳孔死死盯住不遠處的人,像是要將她過分薄情冷寂的眉眼一刀一刀刻在心頭。

    修長白皙的右手適合拿劍,她在仙山修習日久,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