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秦阿姨救我 第 82 頁



    ”

    看著沈沂秋鼓起的小臉,秦千柔眼中笑意更甚。

    “我該進去了,等我下了飛機再給你發消息。待會回去好好睡個午覺。”

    秦千柔昨晚沒睡好,沈沂秋比她更糟糕。她半夜听到沈沂秋的腳步聲,听動靜像是跑到陽台邊的靠椅上坐了許久。

    沈沂秋給了秦千柔一個大大的擁抱,再不像過去般忐忑。卻滿含不舍。

    分離,真是如此讓人難受。

    秦千柔順從地讓她抱著,這樣的溫暖,她也很留戀。

    “好了,我真該走了。”

    “姐姐,我會想你的,很想你。”

    “我知道。”

    秦千柔想說,她也會想她的。

    **

    幾個小時的飛行,加上從機場到酒店,哪怕是中午前的航班,等秦千柔真正收拾妥當後也已經是下午了。

    剛下飛機就給沈沂秋發了消息,兩人簡單聊了幾句,便各自忙去了。

    沈沂秋雖然黏她,但從不會不分主次。秦千柔一邊收拾一邊想,等晚上的小組討論結束再給她打電話好了。

    工作電話突然響了,自從參與培訓,蒙城電視台里已經很少有緊急的事找她。而現在其實休假並未結束,培訓組也沒什麼人來打擾。

    上面一串陌生的號碼,秦千柔皺了皺眉。

    多年的職業習慣,讓她預感這個來電有些特殊。

    沒有耽擱,迅速接了電話。

    “請問是秦千柔記者嗎?”

    對方是一個中年男人,語氣平穩,十分從容。

    但又透著疏離感,讓人覺得他並不是真正要找她。

    “我是秦千柔,請問你是?”

    “我是李雲濤,不知你是否還有印象。”

    這個名字,的確听過。

    秦千柔稍作回憶,想起對方是賀焯夫婦的辯護律師。

    “我記得,是李律師。”

    對方客氣地笑了幾下︰“秦記者好記性。”

    接著,他便直入正題︰“我是受賀焯的委托,想要約你見面。”

    “要見我?”

    李律師強調︰“是賀焯想見你。他說有些重要的事,必須當面告訴你。”

    秦千柔對于賀焯並無好感,在賀焯案上,她的確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她從頭到尾都沒有正面出現過。

    難道賀焯知道了她在背後做的一切?

    見她遲遲未給答復,李律師壓低了嗓子,又說︰“他說自己目前處境危險,只能寄往于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昔日賀教授無限風光,逢年過節上門拜訪的人絡繹不絕。關系不夠近,地位不夠高,身份不夠好的甚至都排不上號。如今他鋃鐺入獄,至今卻無人探望。

    **

    秦千柔坐在賀焯對面的時候,心中便是如此感慨。境遇不同,人也就不同了。

    賀焯比在審判當天看到的還要憔悴,幾乎完全看不出有半點學者的氣質了,完全是一個落魄頹喪的老人。

    然而他只是個中年人。

    “秦記者,謝謝你答應來見我。”賀焯開口,嗓音暗沉。

    沒了精心保養,多年來抽煙導致的聲帶受損完全顯露出來,配上他此時形象,更添悲涼。

    “我听李律師說,你現在處境不安全,你是受到了什麼威脅嗎?”

    雖然不知賀焯為何點名要見自己,但出于記者的敏銳嗅覺,秦千柔覺得這次來應該會有不小的收獲。

    賀焯整個人都很頹廢,他跟秦千柔只見過幾次,但自己的狀態一次比一次差。恍惚間,醫院里初見那一幕,算是他最好的時候了。

    “是,我是受到威脅了,有人要讓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賀焯雖頹喪,卻還是不願死。

    人處低谷,哪怕沒有東山再起的豪情,但也不能抹殺求生的本能。

    “這種情況你應該求助警方,我並不能替你解除危機。”

    賀焯澀然,他當然知道。

    “我要見你,不是求你讓我脫險,而是求你幫我保住一個人。”

    “誰?”

    “我的妻子。”

    賀焯的事,姜瑗脫不了干系,但她參與部分並非關鍵,所以輕判。

    “條件是什麼?”

    這是賀焯跟秦千柔真正面對面交流的第一次,直到現在,他才明白,秦千柔和其他記者的不同之處。

    她並不著急詢問到底有什麼值得爆料的內幕,也沒有奚落刺激他的落魄。她平靜對待,只當他是一個普通犯人。

    是的,賀焯所犯的錯誤,已經由法律給予制裁了。

    並無個人私怨的他們,其實不必劍拔弩張。

    然而,秦千柔心里卻有私念,畢竟賀焯對沈家的所作所為,讓她氣憤。

    但此時,不是計較個人恩怨的時候。她維持的是職業道德,她是以秦記者的身份前來的。

    “我被查出來的那些罪證,听上去挺嚴重但跟實際相比,根本不算什麼。我這些年一直在和幾家機構暗中合作,經由于它們轉手,把一些國內最新研發的但還沒來得及申請專利的成果賣到海外,然後再通過我名下的公司還有那些機構的捐款,回流國內。”

    秦千柔心頭一緊,這和之前調查到的東升,似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東升的做法更為隱蔽,她和黎婉只查到表面異常,具體怎麼操作,如何運作的,其實她們還不清楚。

    現在听賀焯這麼一說,茅塞頓開。

    看來,這已經形成產業鏈了。這麼做的人和企業,也遠不止賀焯跟東升。

    作者有話要說︰我找到新工作啦,本章掉紅包開心一下吧,麼麼噠!

    第六十七章

    跟賀焯的見面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大部分時候都是賀焯黯然敘述,秦千柔安靜傾听。她沒有做出專訪的樣子,也不曾拿出紙筆做記錄,但賀焯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帶給她極大震撼。

    “你們利用國家給予的資源和資金支持,做這種卑鄙的交易,真是對科研最大的侮辱。”秦千柔努力保持克制,終究還是忍不住動怒。

    這不僅僅是簡單犯罪,更是在賣、國!

    “我明白,可是我受不了巨大的利益誘惑。”賀焯長時間垂著的眼眸有氣無力抬了兩下,“你知道常年待在實驗室里做了無數次試驗,但是一堆數據跟成果無人問津的悲哀嗎?有多少人為此轉行,又有多少人工作十幾年至今買不起房?”

    “但這不是你們賤賣科研成果的理由。”

    行業之間的待遇差別逐漸擴大,的確是突顯的矛盾。然而,做人始終需要基本的底線。沒有錢,不能成為做壞事的理由。

    “到了這一步,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解,其實每一次交易我內心也是煎熬的。不管你們信不信,我自己並不好受。但我不做,別人也會做。結果我辛苦奮斗幾十年,成果、榮譽、職稱還有金錢,全都要拱手讓人。你說這難道就是公平?”

    秦千柔不願多談,今天她來的目的並非做心理疏導的。

    賀焯走上歧途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但與她無關,她對此並不感興趣。

    “我告訴你這些,是希望你能報道出來。”

    “報道?你不怕那些人報復你?”

    “我早就逃不了了,原以為在里面會安全一些,結果還是我天真了。”

    秦千柔蹙眉,像是在思考是否答應這個要求。

    賀焯嘴角苦意泛濫,語氣帶著哀求的顫z︰“我知道你是正直的人,別人不敢報道的內容你敢,所以我才會請你幫忙。而且,你也不會願意見到那些人繼續作惡,畢竟損失的是國家的財富。”

    “即使要報道,我也不能只憑你一番話就隨意宣傳。我必須為我對公眾說的每一個字負責任,所以我需要時間,還需要更多的證據。”

    賀焯並沒有失望,秦千柔是個好記者。ヾ思ヾ兔ヾ網ヾ文ヾ檔ヾ共ヾ享ヾ與ヾ在ヾ線ヾ閱ヾ讀ヾ

    她大概是他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見到的最後一縷曙光。

    “那是自然,我也不會讓你白跑一趟。我保留了一份這些交易的副本,存在海外某家銀行的保險箱里。如何取出,姜瑗知道。”

    秦千柔沒想到,他竟會把這事輕易告訴她。

    但她內心並不欣喜,甚至有淡淡悲哀。

    若非窮途末路,賀焯又怎會對一個只見了幾次面的陌生人交托這樣的秘密。他自始至終都守著這個秘密,現在卻坦白說了出來,意味著他也清楚自己的情況。

    “我只能說盡量,但我不能保證一定可以幫到她。”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現在誰都指望不上。請李律師去約你,其實也只是踫踫運氣。我找過幾個人,沒有人肯來,有些甚至連律師電話都拉黑了。”

    賀焯悲哀笑起來,他這一生,何其風光,又何其悲涼。

    秦千柔準備離開,賀焯突然叫住她。

    賀焯用極低的聲音說︰“如果我死了,無論是哪種死亡原因,請一定幫幫姜瑗。”

    **

    回到酒店,秦千柔還沉浸在跟賀焯的見面中。沈沂秋給她發了兩條消息,她沒來得及回復。

    等到住在隔壁的同事來敲門叫她一起去餐廳,她才回過神來,已經晚上了。

    她讓同事先去,給沈沂秋發了通話請求。

    電話很快被接起,喜悅又令人想念的聲音傳來過來,讓秦千柔緊繃的神經舒緩下來。

    “姐姐,你吃晚飯了嗎?”

    “還沒,正準備去餐廳。”

    “哦,那要多吃點,不能光顧著工作就將就。”

    秦千柔漸漸習慣了沈沂秋在生活細節上對她的嘮叨,還有那總是于細微處流露的在意。

    她勾了勾唇,柔聲說︰“我不會虧待自己的。你呢,在做什麼?”

    “我啊?吃完飯了,在寫作業。我們有一份大作業,下周要交,佔總分的25%25呢。”

    “下周才交,你可以留著周末慢慢寫。”秦千柔本意還是不舍得沈沂秋平時熬夜。

    電話那頭的聲音忽然小了許多,秦千柔以為是網差,剛要重撥就听到沈沂秋細聲說︰“周末我想去看你。”

    微微一怔,隨後了然。

    她也想她,秦千柔很能理解沈沂秋的感受。

    “不是剛見過,怎麼這麼快又要見面了?”

    “才不是呢!一如不見如隔三秋,我們都分開幾天了,好多個秋了呢。”

    秦千柔忍笑,今天是周四,她們分開了三天。

    “不過這周末不行,改一下時間吧。”

    沈沂秋大失所望,本來還準備給姐姐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周末真只能在家寫作業了。

    “我這周只有一天的假期,而且我有一份緊急的工作需要處理。”

    秦千柔想了想,暫時還是不要告訴她賀焯的事。沈沂秋現在的狀態很不錯,她不願意這孩子再被牽扯到這些亂糟糟的事情里。

    況且,賀焯說的那些,有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她還需要去驗證。哪怕賀焯聲稱自己是他最後的希望,她也不覺得一個虛偽至極的人會幡然醒悟得那麼徹底。

    請她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秦阿姨救我”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