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秦阿姨救我 第 36 頁



    姜瑗有點意外,就連一直沉默的賀焯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秦千柔坦然接受他們的打量,她早有心理準備。

    賀焯突然開口,帶了幾許意味深長︰“朋友?我記得之前小秋好像一直說你是她的阿姨,怎麼現在又變成是朋友?”

    賀焯向來對于這種七拐八繞的關系不感冒,然而從秦千柔第一次在病房出現,他就對這個從天而降的秦阿姨充滿疑惑。

    沈沂秋好不容易把雞翅處理完了,幾口吞咽,總算是可以說話了。

    秦千柔卻輕拍了一下她的手背,輕聲道︰“慢點吃。”

    接著,她便又回到之前自若的狀態︰“之前她還未成年,我就暫時當一下阿姨照顧她。現在她已經十八了,我們當然可以是朋友。”

    十八歲,成年人,朋友,這幾個詞分開看並無異常。只不過當它們結合在一起,背後的深意就不一樣了。

    賀焯跟姜瑗不約而同地皺眉,沈沂秋有些好奇,不太明白怎麼秦千柔一句簡單的解釋就讓他們這般凝重。

    不過只要能讓他們不爽的,對她來說就是很爽的事情。心里對秦千柔的崇拜又添了幾分,果然是當記者的,三言兩語就能讓對方說不出話來。

    沈沂秋還在回味著剛才那個雞翅的味道,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道菜。姜瑗也記得,所以一來便先點了。

    她笑眯眯地夾了一個雞翅放進秦千柔的碗里︰“你也嘗嘗,味道特別好。”

    看著她們之間的互動,自然親近,沒有半點做作。姜瑗覺得自己之前在醫院還認為她們是在做戲騙她,看來是自己想錯了。

    她穩了下心神,不願錯過今晚這難得的機會,便又轉回之前的話題上︰“看你們的樣子,估計你們朋友的感情問題已經妥善解決了吧?”

    沈沂秋點頭,答︰“暫時算是解決了。”

    她停頓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該不該繼續往下說,然後偷瞄了一眼秦千柔。

    秦千柔十分專注地在吃雞翅,似乎沒有要阻攔的意思。

    那就是,可以說?

    沈沂秋是這麼理解的,于是便大膽往下說︰“不過嘛,好像又有點其他問題,挺麻煩的。”

    她做出苦惱的樣子,好像遇到了比感情問題更棘手的情況。

    姜瑗笑著問︰“還有其他什麼問題?你說出來,看看我們能不能幫你解決。”

    總算是有可以派上用場的地方了,今晚一直到現在,賀焯跟姜瑗的存在感都十分微弱,內心很是受挫。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這樣被忽視的待遇了,現在听到沈沂秋還有新的問題,竟是喜上心頭。

    沈沂秋嘟著嘴,像是十分糾結。

    姜瑗安撫又鼓勵她︰“有什麼盡管說,在我跟你賀叔叔面前,你還顧慮什麼。”

    啊呸!就是因為在你們面前,才要考慮清楚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沈沂秋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眼下她還不能跟他們撕破臉。

    “是這樣的,我那個學姐的男朋友在海大讀研究生。就快要畢業了,他想去蒙城跟女朋友一起生活。”沈沂秋特地停在這里,去看賀焯的反應,果然見他眉頭動了一下。

    她接著說︰︰“可是他的導師好像不同意,非要讓他留在海城,說他是可造之材,不能被埋沒了。”

    賀焯凝重的表情輕松了些,這個說法倒是可以接受。他還以為,顧超會跟沈沂秋說其他的事。現在看來,那個學生仍是膽小謹慎,不敢亂言。

    當初他就是看準了顧超這個性子,所以才讓他做的最多,也不擔心會泄露。拿捏學生這種事,他這些年越來越得心應手,幾乎沒有看走眼的時候。

    雖然沈沂秋沒有明說,但賀焯幾乎第一時間就確定,這次她們來找的人,是顧超。

    見他仍是不動聲色,沈沂秋只得繼續往下說︰“可我們都覺得,異地戀實在太折磨人了。而且都畢業了還不能在一起,那這段感情還有什麼盼頭呢?”

    言下之意,這導師是在拆人姻緣了。

    姜瑗的表情有點尷尬,她看了看身邊的賀焯,見他無所表示。

    “小秋,那你說的這個研究生跟的是哪個導師?”

    姜瑗其實也猜到幾分,只是不那麼篤定。賀焯向來很少跟她說學生們的事,畢竟他自己完全可以搞定,沒有必要再多說。

    “就是賀叔叔的學生,顧超。”

    沈沂秋說的時候還特地做出猶猶豫豫,非常糾結為難但又不得不說的樣子。秦千柔在旁看著,都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給她豎個大拇指。

    已經如此直白說出來了,賀焯也無法再佯裝不知。只是知名教授的威嚴必須擺在那兒,他不可能露出震驚到失措的樣子。

    沉吟片刻,他沉聲開口︰“顧超的確跟我提起過想去蒙城,我當時按照他的能力和他以往的表現,給出的建議是繼續留在海城。畢竟他所學專業,在海城才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說的多麼合情合理,似乎處處都在替得意門生考慮。如果沒有見過顧超,沒有看到他崩潰的樣子,沒有听到李梓華他們對賀焯的控訴,也許沈沂秋會動搖。

    然而現在,她看見賀焯這道貌岸然的虛偽,只想吐。

    “我想他在提出申請之前肯定已經都考慮過了,權衡後才做出這樣的選擇。也許在他眼里,感情更重要呢?”

    賀焯冷哼︰“年輕人眼里就只想著感情,等再過幾年他就知道,感情並不能幫他什麼,反而還會成為拖累。到那時候,錯過的機會也不會再等他。我只是不想他以後後悔,畢竟他還年輕。”

    這話听得連秦千柔都暗暗皺眉,賀焯字里行間無意中透露出來的語氣,充滿了對于感情的不屑。

    可不等她說話,沈沂秋就已經在反駁了︰“怎麼能這麼說呢!人是因為有真心才會重視感情,懂得珍惜感情的人才會更加懂得珍惜善待生活。機會再難得,也比不過遇到一個合適的人難得。賀叔叔你這樣否定顧超的選擇,不對。”

    沈沂秋說,這樣不對。

    秦千柔一怔,看著沈沂秋的側臉,思緒有點發散。

    她一個十八歲的孩子,照理不會有太多感情經歷。又想起她之前對于感情是件麻煩事的結論,還以為沈沂秋會對感情避而遠之。

    沒想到,她竟是這樣想的。

    秦千柔若有所思,便沒有著急打斷他們的對話。

    賀焯的臉色不太好看。被沈沂秋當面頂撞,還說他不對,這對于心高氣傲的賀教授來說,實在是難以忍受。

    姜瑗了解他,只好在桌下輕撫以示安慰。

    “小秋你這麼說也對,但我們都是過來人,從年輕的時候一路走來,看到過很多這樣的例子。遠的不說,就說前幾年,我們也有幾個學生選擇這樣。但最近同學聚會,听說境況都不太好。”

    所以,我們是為了讓顧超不要重蹈覆轍。

    沈沂秋悶哼,低頭往嘴里塞了塊牛肉片。

    他們真是太討厭了,總是用什麼年紀、閱歷、身份來說教,仿佛比年輕人多活了幾十年是多驕傲的事情似的。他們又不是顧超,根本不了解別人的真正感受,憑什麼以自己的經驗替別人的人生做決定。

    更何況,賀焯執意留下顧超,根本不是為了他好。

    這樣一想,沈沂秋就更生氣了。

    忽然眼前多了一個小碗,里面盛了大半碗湯,晶瑩透亮,香濃誘人。

    “說了這麼多話,先喝點湯。”秦千柔淡然的語氣,神奇地撫平了沈沂秋心中冒出的火。

    沈沂秋乖乖把碗移到面前,小口喝起來。湯已是半溫,但絲毫不影響入喉的舒適。在這空調房里,秦千柔為她盛的湯滋潤了她整顆心肺。

    秦千柔喝了茶潤口,又擦了嘴,算是吃完了。剛才她一直在听他們的對話,心中大致對賀焯的態度了然。

    她本就帶著試探的意味而來,現在目的已達到,便不用再刻意收斂。

    “感情的選擇,還是由當事人自己決定比較妥當。畢竟生活是自己過的,旁人給再多的意見和建議,也都只能是參考。” 思 兔 網

    這算是個台階了,一度要陷入僵持的局面在最後一刻被化解。賀焯倒也沒有死撐著,默不作聲算是退讓。

    只是,秦千柔不經意地又提了一句︰“賀教授最近手里的項目好像很多,我听說學生們常常在實驗室通宵,連睡覺時間都不太夠。”

    項目多,意味著可以申請的資金名目也越多,這當然是教授們夢寐以求的事。

    賀焯猜不出秦千柔的意圖,帶著防備,簡單嗯了一聲。

    姜瑗打圓場︰“老賀去年一整年都在忙聯合培育的項目,自己手里的事一樣沒抓。到今年只能拼命補上,這才顯得有點多。”

    秦千柔了然,識趣地不再多問。

    等到沈沂秋把湯喝完,大家都默契地放下碗筷,這頓飯算是到了尾聲。

    姜瑗說要開車送她們回酒店,沈沂秋卻說想要散步消食。加上她們住的確實不遠,姜瑗也不好再勉強。

    跟她們分開,賀焯坐在車上,後視鏡里那兩人的身影逐漸走遠,他才沉聲開口。

    “看來是要好好查查這個秦千柔了。”

    “真要查?”邵齊東的提醒他們不是不知道,但今晚這頓飯也讓他們意識到,秦千柔似乎開始關注他們了。

    “先下手為強,總比到時候被人抓了把柄在手上要好。”

    姜瑗想了想,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便不再阻撓。

    只是查一查,又不是真要去動秦千柔,應該不至于像邵齊東說的那麼夸張。

    更何況,現在是在海城,是他們的地盤。蒙城踩過界的記者,再有能耐也不敢太過囂張,姜瑗細想後反倒覺得這次是難得的機會。

    **

    從飯店出來,外面早已是燈火闌珊,海城的街頭永遠不會蕭瑟。

    “吃的好撐噢。”沈沂秋滿足地拍拍肚子,真是吃飽了。

    秦千柔緩步與她並肩,溫以蓉送來的衣物主要以商務休閑風格為主,連鞋跟都比平時的矮了一些。此時秦千柔只比沈沂秋略高一些,氣場也比往常柔弱不少。

    她們真就像之前所說那樣,如朋友飯後散步那般,隨意走著。

    “今晚的情況,你怎麼看?”

    沈沂秋想了想,如實答︰“跟我預想的差不多,他肯定不會承認自己壓榨學生,更不會承認自己有私心。”

    沈沂秋嘴角勾起一抹諷刺,心想這樣的人,竟然在學術界跟自己父親齊名,這簡直是對沈之楓極大的侮辱。

    她的父親,向來都受學生愛戴。得知他出事,好多曾經受過他恩惠的學生都通過各種途徑來找沈沂秋,表示願意為她今後的生活盡一份心。

    只是沈沂秋不願連累別人,也不願觸景傷情,便一一回絕。但父親曾栽種下的善果,終將會以其他形式回報社會。

    沈沂秋卻也沒忽略分別時候,賀焯眼底那一閃而過的陰狠與決然。前世她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秦阿姨救我”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