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秦阿姨救我 第 26 頁



    讓他們活得這麼風光,帶著虛偽面具享受尊敬和追捧呢?

    下一個要解決的,就該是你們了。

    沈沂秋開心地往嘴里塞了口蛋包飯,酸酸甜甜,真好吃。

    門突然開了,平時十點多才到家的秦千柔,竟然在六點半的時候出現在家里,頭發和身上都濕透了。

    沈沂秋這才想起,剛才下雨了。

    作者有話要說︰明晚開始,更新時間恢復正常哦,謝謝大家支持。

    卑微作者蹲在牆角畫圈圈︰小秋快點長大呀,長大了才能……嘿嘿嘿(bushi

    第二十八章

    秦千柔放下手袋,拍掉身上的雨水,听到匆匆腳步聲,才想起家里還有別人。

    “你全身都淋濕了,快去洗個澡吧。”沈沂秋看到秦千柔柔順的長發全都濕噠噠的,焦急擰眉。

    “嗯,那我先回房了。”秦千柔此時形象狼狽,也不願意跟沈沂秋多說什麼。

    沈沂秋豎起耳朵听見浴室傳來水聲,這才放心轉回廚房。拉開櫥櫃,拿出她前天發現的紅糖,還有生姜,又在爐子上擺好小奶鍋,煮起姜茶來。

    媽媽說過,預防感冒,這個很有效。

    從前,她就常喝,真地有效。

    秦千柔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雨水殘留的濕氣已經全部被沖走,可是當她穿著絲質睡袍出來的時候,仍是渾身不舒服。

    炎夏已過,但秋老虎的威力不容小覷。傍晚的這場雨悶得人直發慌,熱水澡讓她現在渾身直冒汗。空調扇吹到身上又讓她渾身一顫,有點莫名發虛。

    沈沂秋端著姜茶走進來的時候,看見的正是秦千柔扶著額頭一臉不適的樣子。

    “趕緊把這個喝了吧,預防感冒。”

    “你還會煮這個?”秦千柔沒有客氣推脫,雙手把碗接了過去。

    已經是涼了一小會兒了,溫度適中。喝到嘴里暖暖的但不燙嘴,舒適通透,驅散了剛才心底發出的那陣寒涼。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煮,以前都是站在旁邊看的。”沈沂秋看著秦千柔喝完整碗,這才舒展開眉頭。

    “你把頭發吹干,早點休息吧。今天不要再熬夜了,不然身體會難受的。”

    秦千柔的臉還留有淡淡粉色,听著沈沂秋的念叨,不禁失笑︰“你什麼時候學會嘮叨這些的?”

    “呃?”沈沂秋一手拿著空碗,一手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嘀咕,“很 侶穡俊br />
    離開房間的時候,她依舊沒放棄,小聲再次叮囑︰“你今天淋雨了,要充分休息,好好保暖,要是感冒就糟糕了。”

    這種天氣感冒,那可真是太難受了啊!

    沈沂秋在廚房洗鍋碗的時候,想起剛才忘了問秦千柔有沒有吃晚飯了。自己的蛋包飯是在樓下買的,家里沒有現成的飯菜。

    其實她也不太會做,來來去去就那幾道簡單的“速成菜”。

    收拾完廚房,沈沂秋站定听了會兒,好像秦千柔的房間很安靜,想著她應該休息了。可是腳步還是忍不住往那里挪,一步兩步,又走到秦千柔的房門外。

    很意外,房門竟是虛掩著的,里面的燈光有點昏暗,應該只開了台燈。

    沈沂秋輕輕敲了兩下門,听到秦千柔微啞的聲音︰“進來吧。”

    推開門,沈沂秋這才看清此時倚靠在床頭的人。

    長發已經吹干,睡袍整整齊齊穿在身上。秦千柔依舊是那個秦千柔,卻是抱著靠枕,散發著一種名為柔弱的氣息。

    沈沂秋的心一揪,沒有多想便走了進去。

    “給你準備了熱水,半溫的放在玻璃杯里,另外的裝在保溫杯了,這樣半夜也能喝。”

    看著床頭邊放下的兩個杯子,秦千柔收回之前略有迷茫的眼神,輕笑道︰“你好像很有經驗。”

    沈沂秋無意識地接話︰“我媽媽以前一直這樣做。”

    說完後,兩個人都怔愣住,然後沉默。

    沈沂秋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模仿媽媽,而秦千柔雖然擔心沈沂秋傷感,此時卻有心無力去安慰。

    好在沈沂秋的失落很快被自我安撫好,媽媽雖然離開了,但她給女兒點滴關懷已經銘刻在沈沂秋的生命里。這也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的另一種延續,沈沂秋決定把這份“復刻”好好守護。

    秦千柔好像真有點渴,拿起玻璃杯默默喝起來。沈沂秋在旁邊看了一會兒,猶豫著開口︰“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嗯?”

    “你今天的情緒不太好。”

    秦千柔平時很忙,話也不多,但能感覺得到她身上有一股強勁的力量在支撐。但今天,她忽然柔弱下來,軟軟的,讓人有種想要抱著給她力量的沖動。

    “是有一點。”秦千柔本想像往常那樣否認,卻在考慮片刻後,低聲承認了。

    “能跟我說說嗎?”沈沂秋從她手里拿走玻璃杯,觸踫到她的指尖,微涼。

    看見秦千柔略有不解的眼神,她坦然道︰“住院的時候,護士姐姐就常跟我說,要是心里有事不要悶著,說出來才會舒服。後來容阿姨也有跟我提過,如果遇到不快樂的事,找一個人分擔,會比較輕松。”

    原來是這樣,听後她的無力感好像又強烈了點,真有想要發泄的念頭呢。

    “今天下午我本來要見一個特別的人,那人說有關于東升集團的重要信息,約我說是要當面談才放心把東西交給我。”

    沈沂秋一听東升集團,眉頭就皺了起來。

    邵齊東最近很安分,但沈沂秋從沒覺得他會就此罷手。

    “可是我等了三個多小時,他都沒有出現。”

    沈沂秋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秦千柔今天肯定是遭遇挫折了,要不然不會這樣。

    “那你有問他為什麼失約嗎?”

    秦千柔搖頭,無力搖頭。

    過了片刻,她低聲說︰“我聯系不上他了。”

    沈沂秋的心也跟著沉下去,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爆料前夕關鍵人物突然失蹤,這絕對是邵齊東干得出來的事。然而此時,她首先想到的卻是秦千柔的安危。

    “你今天是一個人去的?”

    “是,對方明確說過,只相信我,也只願意跟我一個人說。”

    “這樣太危險了,萬一那人是騙你的怎麼辦?”

    沈沂秋的語氣有點重,說完後她自己都覺得夸張,可是她的確擔心。

    秦千柔顯然不是第一回 遇到這樣的事,安全的問題她當然想過,所以答應了對方單獨見面的要求,但地點卻是選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公眾場合。

    “這個我有考慮過,所以不用擔心。我只是忽然覺得,要對付東升集團,比我想象的要難許多。”

    台里領導始終不同意正式立項,所以調查東升集團也就師出無名。關于東升的匿名信還有秦千柔的舉報信,都像是從沒出現過一樣,在電視台里無人再提。

    可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都表明,邵齊東和他的東升集團有可疑之處,值得深入調查。為什麼明明可疑,卻被禁錮手腳,這到底是不是一種縱容?

    又或是,一種褻瀆。褻瀆公眾賦予的信任和期望,也褻瀆媒體的職責。

    沈沂秋听著秦千柔明顯低落的語氣,仍是琢磨出點不對勁來。

    “是不是還有其他不好的事?”

    秦千柔一怔,定定望著沈沂秋,她以為剛才那番解釋足夠應付了。沒想到這孩子,竟然看到了她的心底。

    她咬了咬唇,像是斟酌又像是糾結,其實她是沒有經驗。從沒有向別人吐露過內心的脆弱,哪怕面對黎婉,她也不曾這樣過。

    然而此時,秦千柔格外想要傾訴,把那份討厭的無力感驅散,也期望能從眼前的人那里獲得一點力量。

    “我是擔心再拖下去,會眼睜睜看著所有證據都消失。”而我,不能容忍這種無能為力,更不能接受這樣的囂張行徑。

    沈沂秋想起前世種種,對于秦千柔的感受再熟悉不過了。

    “這次有我,不會這樣了。”

    說不清是對沈沂秋的特殊感應心存希冀,還是因為兩人有共同目標,秦千柔就是從沈沂秋這簡單的一句話里得到了她想要的感覺。

    身體,好像在恢復力氣了。△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聊起東升集團,兩人的共同語言漸漸多了起來。之前一直在忙別的事,反而沒能好好談談這個當初將她們正式捆綁在一起的案子。

    “我猜邵齊東肯定有警覺了,近期內不會有什麼明顯破綻。說不定還在偷偷毀滅證據,把過去的痕跡也一起擦掉。”

    秦千柔蹙眉,她也在擔心這個。

    “或許我們可以從別的地方突破,先從和他有關的人入手。”

    “有關的人?”

    秦千柔查過邵齊東的資料,年紀四十歲出頭。沒有結婚但有個女友,前幾年為他生了兩個孩子,只是一直在國外生活。至于他的原生家庭,則只有一句簡單的父母是普通工人,其他再無可查。

    “如果我說,賀焯跟姜瑗有可疑,你相信嗎?”沈沂秋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

    果然,秦千柔眼底閃過一陣疑惑。

    “是不是覺得奇怪,我突然提起他們?”

    “我疑惑的是你為什麼會覺得他們有問題。”

    秦千柔對賀焯夫婦沒有私人感情,所以她能客觀對待,只是不明白沈沂秋的心思。

    “上次姜瑗來學校帶我出去吃飯,我听她提起過邵齊東。”

    “所以?”

    “她之前在醫院還跟邵齊東爭執理論,那次再提起,語氣卻變了。所以我想,他們後來一定再接觸過。”

    僅憑這個推斷,是很站不住腳的。然而,秦千柔並未著急阻止沈沂秋繼續說。

    “前天,我在學校認識了一位學姐。當時她坐在湖邊哭,大家都怕她想不開做傻事。

    後來,我去安慰她,跟她聊了才知道原來是發愁找不到足夠數量的發、票,急得哭了。”

    “找發、票?她一個大學生要那麼多發、票是做什麼?”

    秦千柔問完就馬上反應過來了,不是她自己需要,很有可能是替別人找的。

    “她是幫她男朋友找的。”

    哦,又是一個傻姑娘。秦千柔惋惜,她見過太多為愛失去自我的女孩了,真是太可惜。

    “而她的男朋友要那麼多發、票,是因為他的導師需要。”

    導師?秦千柔坐直了身,似乎已經猜到答案了。

    “他在賀焯的手下干活。”

    作者有話要說︰和你們說個傷心又好笑的事︰過去作者君一直覺得自己是感情流寫手……

    哈哈哈,謝謝你們的支持!

    第二十九章

    有了沈沂秋的紅糖姜茶還有她的念叨催眠,秦千柔幸運避開了感冒的侵擾。淋了一場大雨後,硬是用疲憊不堪的身體扛住了病魔的試探。

    第二天當秦千柔精神飽滿出現在辦公室的時候,黎婉還特地跑過去仔細打量。

    “剛上班你就來我辦公室坐著,是準備替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秦阿姨救我”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