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秦阿姨救我 第 13 頁



    柔緊緊捏著紙張一角,語氣卻仍是冷靜得如同這房里的溫度。

    “我沒什麼可說的。上面所寫的,都是毫無根據,從不存在的事情。”

    林霜之了然笑道︰“這個你們放心,我從一開始拿到這信的時候就沒有懷疑過,但是這件事的確麻煩。”

    辦公室里沉默著,經驗豐富的她們又何嘗不知道這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封舉報信,意味著什麼。

    林霜之緩緩開口,語氣卻很肯定︰“千柔,這是有人不想你調查東升集團,已經出手阻止了。”

    秦千柔眼里閃著的光芒,表示她內心並不恐懼。

    “有人阻撓也不完全是壞事,說明有人心虛著急了。那不是正好說明,東升集團很有問題,所以才怕我們去查。”

    黎婉雖然脾氣火爆,但是腦子並不 涂。組長和秦千柔能想到的,她自然也很清楚。

    “總之,千柔你就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哪怕東升是塊再難啃的骨頭,但在蒙城我還不信真有人敢把你怎麼樣了!”

    好歹她也是副市長的千金,她從不喜歡拿自己的背景壓人一頭,但也不避諱以此來維護自己的權利。

    在蒙城,秦千柔就一個人,保護好她就是自己責無旁貸的責任。

    林霜之輕咳了一聲,引得黎婉去看她。

    “如果組里真決定調查東升集團,那千柔的安危自然由台里負責。你真當我這個組長只會領功嗎?”

    黎婉輕哼,瞥眼不理她。她剛才那麼說其實就是要激一下林霜之,她知道組長大部分時候都是支持她們的。但她的方式實在是太過委婉迂回,像極了她那常年在官場里浸、淫的副市長爸爸!

    **

    舉報信的事暫時被林霜之壓著,沒在組里傳開。但開題會也因此而延後,下午突然沒事,秦千柔一反常態沒有繼續查閱資料,而是打了幾個電話,聯絡幾個不同行業的朋友。

    沈沂秋沒想到這麼快會再見到秦千柔,她明明早上剛離開,到了晚上竟然又見到了。

    “你……怎麼又來了?”沈沂秋正在剝橘子,手里髒兮兮的,但驚訝的樣子真的好好笑。

    秦千柔抿唇走了過去,努力繃著嘴角,平靜看著她︰“怎麼,不歡迎?”

    沈沂秋回過神,趕緊把橘子放下,擦了擦手。現在病房里就只有她一人,雖然還是個病人,但她已經行動自如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沒想到你會一天來兩回。”沈沂秋的聲音不大,但在病房里足夠讓所有人听到。

    這當然也包括跟在秦千柔身後的人,惹得那人輕笑了出來。

    沈沂秋這才發現秦千柔身後還站了一個人。她探頭一看,那人比秦千柔矮了半頭,穿著休閑,但容顏精致,一看就跟秦千柔是一路人。

    “我給你找了新的看護,容菲,容阿姨。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有人總是盯著你了。”

    呃……難怪今天劉阿姨不見了,原來秦千柔的執行力這麼強。

    沈沂秋乖巧朝她點點頭,雖是猶疑但還是很有禮貌打了招 ︰“容阿姨,你好。”

    可是站在她身後那人不樂意了,低聲抗議︰“哎,我怎麼就成了看護了呢?說好了的,我只是來幫忙的。”

    秦千柔轉過身,沈沂秋看不見她們之間有什麼眼神交流,那人很快就放棄反抗,哼著聲接受了新的身份。

    秦千柔又從包里拿出一個手機遞給沈沂秋︰“你可以用這個和我聯絡。”

    沈沂秋欣喜接了過去,她的手機早就在車禍中碎成渣渣。手機卡也沒去補辦,畢竟她還未成年,手續挺麻煩。

    很快她又听到秦千柔說︰“不過你最好不要用它去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因為這是我的副卡。”

    沈沂秋沒想到秦千柔竟然會把自己名下的電話卡給她用,這也算是對她信任親近的一種表示了。

    她握緊手機,鄭重說︰“我不會的,謝謝你。”

    秦千柔笑了一下,沈沂秋突然這麼鄭重,她有點不適應。

    她剛說要走,沈沂秋的臉色突然又變了。

    然後秦千柔的衣角被拉住,看見沈沂秋緊張地看著她。

    和上次的眼神有點相似。

    “待會別開車,坐公交好不好?”

    第十四章 躲過一劫

    秦千柔沒有立即應答,但沈沂秋的突然變化和語氣,讓她想起了之前電梯的事。她謹慎選擇了走步梯,早上離開前還隨口問了護士,得知昨晚電梯並未發生什麼故障。

    無事發生,沈沂秋卻那樣堅持不許她坐電梯,又是為何?

    其實秦千柔是該問問的,但時間有限,需要解決安排的事太多,暫時輪不到這件看似無足輕重的事上。但現在,沈沂秋又說出了類似的話,听上去比之前的更離譜。

    秦千柔離她比較近,她在思考的同時忍不住打量起沈沂秋。對方並沒有因為她的猶豫和打量而有所閃躲,眼里仍是和昨晚一樣的,除了最初時小小的猶豫,就只剩下堅定和急切。

    這是很奇怪的情緒組合,如果她在惡作劇,那現在應該是緊張和掩飾更多吧?如果不是惡作劇,而是她在暗示自己,借機透露秘密,那應該是若無其事表現得不知情才對。

    為什麼你會這麼的急切和……害怕?

    秦千柔以為自己看錯了,沈沂秋的確是在害怕,但這害怕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自己?

    “你……”

    沈沂秋見秦千柔猶豫,也顧不上之前剛下的決心,扯著她衣角的手順勢上移,一下子就拉住了她的手。

    指尖微涼,指腹柔膩,沈沂秋卻無暇欣賞。

    “千萬別開車好不好?好不好啊!”說到後來,竟然著急了。

    這一聲低吼讓所有人一怔,就連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容菲都覺出些不對勁來。

    她是心理學博士,擁有自己心理輔導工作室,年約三十,算是秦千柔和黎婉的學姐。但真正讓她們熟識的還是因為在工作中屢次遇到,對彼此工作能力和態度的認可,讓她們成為彼此欣賞的朋友。

    今天下午,秦千柔親自拜托她代為照顧沈沂秋,是想讓她幫助這孩子將創傷後遺癥降到最低,同時也觀察父母意外亡故對沈沂秋造成的打擊究竟有多大。

    很多人遭受的打擊會被隱藏,被沉澱,變成毒瘤,數年後才萌芽,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容菲也知道高速公路的連環車禍,只是沒想到會是秦千柔來找她幫忙。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竟能讓忙碌到飛起的秦大記者主動開口。不管是出于好奇還是職業習慣,又或是常人的同情心,容菲都毫不猶豫取消了今晚的健身安排。

    “小朋友,你為什麼不讓千柔開車?”容菲走了過去,看了眼秦千柔被拉著的手,嘴角含笑地問。

    沈沂秋詞窮︰“我……嗯,是因為……”

    嗯了半天,卻說不出所以然來。

    她知道秦千柔在看她,容菲也在看她,但沈沂秋不知該怎麼說。剛才腦中出現的那一幕,比之前她所見到的畫面都驚險,堪稱災難!

    “你不用緊張,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沒有關系的。”容菲的語調平和,不給任何壓力,即便剛認識不久,也讓沈沂秋感到舒適。

    秦千柔迅速和容菲對視一眼,她知道容菲是在做專業引導。

    沈沂秋沒有意識到這些,她滿腦子想的就是不能讓秦千柔坐上那輛車,更不能讓她開出去。

    急得恨不得站起來轉好多個圈,但最後沈沂秋只蹦出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話︰“因為我不能失去你!”

    話說完,沈沂秋才明白,自己為何急成這樣。

    她在害怕,害怕秦千柔出事,害怕失去能讓自己安心的依靠。

    此時,秦千柔已經是她的依靠了。

    容菲也沒想到沈沂秋竟會說這話,怔愣過後,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秦千柔,視線若有似無地又從她們相連著的手上劃過。い本い作い品い由い思い兔い在い線い閱い讀い網い友い整い理い上い傳い

    秦千柔仍專注在沈沂秋的話上,天生對于個人情感不太敏[g n]的她,除了最初有點訝然之外,並未覺得剛才那話還有哪里不妥。

    她在意的是,沈沂秋為什麼這麼堅持,她是不是知道什麼?

    “好不好嘛?你就答應我吧,公交車、地鐵或是共享單車都可以啊!總之就是不要是轎車,行嗎?”沈沂秋毫不退讓,她沒有更好的法子去說服。

    她編不出謊言,只能用這樣死纏爛打的方式讓秦千柔答應她。她知道,秦記者是守信用的人,答應了的事一定會做到的。

    容菲忍笑著解釋︰“你放心,她今天沒有開車過來。”

    啊?沒開車來?

    沈沂秋愕然,脫口道︰“沒開車?那輛藍色寶馬車怎麼回事?”

    容菲一驚,據實回答︰“是我的車,今天千柔是坐我的車來的。”

    秦千柔眼里的深意更重了,沈沂秋一直待在醫院沒有離開過,這點她之前從護士那里證實過。而且她之前從沒見過容菲,又是怎麼知道她開的是藍色寶馬?

    沈沂秋看見她們臉上的疑惑,索性豁出去了。

    “我知道你們想知道原因,但我說不出來。總之,你們信我這一次好嗎?就信這一次,我用听你三次話來交換好不好?”

    噢?听上去像是很不錯的交易。

    秦千柔顧不上計較這些,只是見不得這孩子頭發散亂地在病床上胡言亂語,幾乎快要給她跪下了。

    “好,今晚我們不開車。”

    鬼使神差,秦千柔答應了她,然後抽出手來,輕撫著沈沂秋的亂發。

    隨意撥弄了幾下,替她將頭發勾到耳後,不願見她這般慌亂的樣子。

    **

    從醫院出來,容菲走在秦千柔身邊,顯然剛才在病房中發生的事出乎她的意料。

    “千柔,今晚我們真要坐地鐵?”

    秦千柔仍是穿著扣得整齊的西裝外套,好在夏夜里有了一絲微風,但也禁不住她們有車不開,要這樣徒步去地鐵站。

    “雖然我說不出沈沂秋為什麼要提這樣的要求,但我知道,她不是鬧著玩的。”秦千柔目光深邃,她有太多謎題需要解開。

    “可是這孩子的要求也太奇怪了,我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病人。”容菲回憶著沈沂秋的表現,職業習慣讓她從進入病房就開始觀察了。

    “所以我才會拜托你這個大忙人,一般的病人哪里需要麻煩你。”

    秦千柔從來不說恭維的話,能被她這般信任的人,想必是非常專業的了。

    容菲早就脫掉了休閑外套,穿著短袖運動T恤,邊走邊從包里拿出紙巾。她抽出一張遞給秦千柔,不解地問︰“你不熱嗎?一路上就沒見你脫過外套,要不是看得到你的襯衫,我還以為你真空上陣呢。”

    容菲的玩笑並沒有逗笑秦千柔,反而是讓她想起了今天襯衫被蹭到的場景。

    她下意識地勾了勾手指,指尖的溫度好像從被沈沂秋觸踫過後,就再也沒有降低過。

    “我總覺得她的反應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秦阿姨救我”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