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隱婚 第93章 第93章



    “你呢?”沉默幾秒,許傾問顧隨。這都是不可避免的問題,顧隨指尖一直按著許傾的腰,實在是折騰得太厲害了。

    他說道︰“我們二人世界還沒過夠。”

    “另外,你現在也不適合有孩子,你正處于上升期。”他說完,捏住許傾下巴,看她,“你想生?”

    許傾听見他前面那些話,已經放心下來了,她搖頭,“怎麼可能。”

    顧隨松了她下巴,笑道︰“那行。”

    這事情就算達成共識,顧隨理解許傾的行業,這就足夠了。

    隔天一早,許傾就得出發東市拍攝《春至》,因為時間很早,她跟顧隨下樓吃早餐時,以為最多就保姆在,誰知道顧老爺子也在,他打完拳坐在餐桌旁慢悠悠地喝著豆漿,看到他們,說道︰“醒了?”

    顧隨給許傾拉開椅子,兩個人落座。許傾拿起油條掰開吃了一口,問道︰“爺爺,你怎麼那麼早?”

    顧老爺子說道︰“我天天都這麼早,只是今天格外早而已,我知道你要去拍戲了,爺爺送送你啊。”

    許傾一听,笑道︰“多睡會嘛。”

    “老人家覺少,睡不了多少。”

    許傾眉眼含笑,專心吃早餐。

    顧隨喝著咖啡,偶爾給她挪點什麼。

    餐桌上,安靜而溫馨。等兩個人吃完要先時,顧老爺子擦擦唇角,看他們一眼,說道︰“許傾,不必擔心爺爺對孩子的要求,爺爺沒有任何要求,也沒有指定你要什麼時候生,這些都是看你的。”

    許傾腳步一頓,她下意識地看向顧隨。

    顧隨手里挽著外套,唇角含笑,靠在一旁的櫃子上。許傾接著回頭看向顧老爺子,顧老爺子也是帶著笑。

    許傾︰“爺爺”

    顧老爺子緊跟著說︰“你奶奶當年生你公公差點難產,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在想,這孩子到底是不是必須要。”

    “後來我得出一個結論,孩子真不一定非要,人這一生,短短幾十年光景,怎麼開心怎麼活最重要。”

    顧老爺子是個智者,他書香世家出生,飽讀詩書,又是經濟學家,但同時卻在大學任教多年,名下門生眾多,深愛著奶奶。他能說出這樣的話,讓許傾覺得意料之中卻又驚喜之外,她走過去,彎腰給顧老爺子一個熊抱。

    顧老爺子︰“哎哎哎哎哎——”

    “謝謝爺爺的理解。”許傾松開顧老爺子,說道。顧老爺子趕緊順了幾下自己的胡須,擺手道︰“趕緊走吧趕緊走,別耽誤飛機。”

    許傾哈哈一笑,走上前,勾住顧隨的手臂。

    顧隨看著她開懷的笑容,眉眼也帶著幾縷笑意,帶著她走向門口。

    行李箱已經放上車了,顧隨跟許傾上車,一路前往機場。甦雪現在要帶另外兩個藝人,跟組的只有小蘭還有另外一名生活助理。抵達機場,車門打開,許傾從車里下來,顧隨也跟著下車,他拿起帽子,轉過許傾的身子,給她戴上。

    隨後借著帽子的遮掩,低頭親了親她的唇,“到了發信息給我。”

    許傾︰“好。”

    她指尖按著帽檐,戴上墨鏡。小蘭跟小助理跑過來,幫忙提行李箱,許傾轉身走,走了幾步,回頭看。

    顧隨站在原地,手插褲袋里,含笑看著她。

    許傾心里有些甜滋滋的,快步地走向機場。今天機場比較安靜,沒有粉絲應援,許傾三個人很暢通地進了機場。

    時間有點緊了。

    直接過安檢,上了飛機後。許傾剛坐下就看到小蘭拿了平板給她,小蘭支著下巴笑道︰“看,這麼快上熱搜。”

    許傾點開一看。

    顧隨送許傾去機場許傾穿著黑色上衣跟牛仔長褲,這身材真是絕了,不過顧隨這個好老公也絕了,一大早送許傾登機,還目送她進去後才走,看視頻。

    視頻里。

    從許傾下車拍到許傾進機場,最後還遠遠地拍著顧隨,他沒立即走,一直等到許傾她們消失在機場門口後,他才轉身上車,那高大挺拔的身材以及那張俊臉,非常養眼。

    【嘖嘖,望妻石啊。】

    【送你上去。】

    【好一尊望妻石。】

    【不過說真的,顧隨那麼忙還送許傾去機場,還這麼早,這幾點啊。】

    【靠,才六點半,難怪沒有粉絲應援,今天又不是周六日。】

    【顧隨對許傾是真好。】

    【顧隨好帥好帥。】

    許傾關掉視頻,唇角微勾。以後估計都不安生了,不過沒過幾分鐘,這條熱搜就被壓下去了。

    顧隨發微信給她︰熱搜我壓了。

    許傾︰嗯。

    他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給大家看的,他就是順其自然地想要對她好,沒別的。

    很快,飛機起飛。

    抵達東市,這邊氣候要冷一些。許傾穿上薄外套,先去酒店安頓好,隨後趕往劇組,進行開機儀式。

    這次的男主角叫顧炎,影帝級別人物。

    許傾見到對方時,“你好,顧老師。”

    “你好。”顧炎坐在休息區看劇本,也回了許傾。許傾朝對方一笑,之前《龍山》接觸了很多老戲骨。

    有些身上還揣著國家一級演員的榮譽。

    但是那都是些比較有年紀的。

    可顧炎很年輕,也很有實力,且還要跟她演情感。許傾多少有點擔心自己能不能接住戲,不過這個事情等拍了就知道了。

    《春至》講述的是一個女人陳至帶著一個孩子為了躲避前夫而住進了一個小區,跟對門的女業主發生了少許的爭執。女業主不太服氣,她認識陳至的房東,想要讓房東把陳至的房子收回來。

    為此展開的一系列針對。而顧炎飾演的角色就是女業主的哥哥,因為妹妹的不爽,哥哥就注意到對面這家的租客。

    顧炎也幫著勸說要給陳至換一個地方住,因為他妹妹有雙重人格,怕誤傷到陳至,陳至不肯,她覺得憑什麼。

    她千挑萬選的小區,可以躲開那個為了孩子想要復婚的男人,她堅決不換。顧炎飾演的那個角色叫江霆,江霆便時不時地過來看妹妹,並順便看看陳至有沒有被妹妹誤傷,就這樣一來二往。

    江霆對陳至有了一些情愫,但礙于陳至的性格不敢說出。江霆妹妹叫江嬌,她的第二個人格出來後比第一個人格要暴躁得多,時不時地消失,不見。江霆只得去尋找妹妹,而江嬌的第二個人格則跟一個年輕的男孩子,叫祝且的在一起,那個祝且是個輟學的大學生,成天在網吧里游蕩。

    江霆只能時刻盯著江嬌。

    等他再回到小區的時候,陳至的前夫也找到這里,並向他詢問陳至這個人,江霆大約知道陳至住在這里的原因,並騙陳至的前夫,陳至已經被妹妹氣走了。前夫只得走了,江霆上樓一看看到穿著白色的裙子,扎了馬尾面容柔美的陳至提著垃圾出來扔。

    江霆只覺得心跳加速,愈發喜歡她。

    他走上去打招呼,想要幫她倒垃圾,指尖一觸到她的肌膚,江霆沒忍住抓住她的手指,下一秒被陳至狠狠打了回去。

    ——

    這段感情它始終曖昧著,卻始終沒有點破。陳至跟江嬌其中一個人格成為了好朋友,前夫最後找到了孩子,並用孩子威脅陳至,陳至听到孩子哭喊著爸爸,她突然覺得孩子可能很想要爸爸。

    而躲起來的這麼段時間,陳至跟孩子之間也有些矛盾,孩子想要爸爸,可是她跟前夫的感情也早就沒了,前夫甚至出軌過,她還要回去嗎。

    她把跟江霆的感情埋在心底。

    最後,她答應前夫,每一周可以看孩子兩次。她跟江霆,在某一個晚上某一刻,牽了一下手。

    這當中不單單是親情,愛情,友情,還有陳至的工作,事業,等等,故事非常飽滿,顧隨讓改掉的親熱戲,全都變成了未盡的眼神,使得整個情感線若即若離,最後這牽一下手,會讓所有人都大松一口氣。

    圍讀劇本的那一天晚上,大家都很進入狀態。

    所以這種情況延續到開拍,許傾根本來不及去想能不能接上顧炎的戲,她已經進入狀態,或許是因為陳至的年齡跟她相仿,拍起來更容易。而改掉的親熱戲變成曖昧若即若離的情感更是像隔空瘙癢一樣。

    拍了將近半個月後。

    許傾徹底入戲。

    東市的天氣也開始熱起來,這天,一輛黑色的賓利停在劇組外,高大的男人手臂挽著外套走進來。

    劇組正在拍戲。

    風扇呼呼地響著,地上還放著風筒,里面是帶來的涼風。許傾跟顧炎面對面站著,顧炎的手按著門,不讓許傾回屋。

    四目相對。

    情緒在兩個人的眼里流動,周圍的人都能感覺到那種張力,站在外面的顧隨也能感覺到了,他低頭點燃一根煙,放下打火機,眼眸看著自家老婆演戲時的樣子。很美,也很認真,如若看的人是他那該多好。

    “卡,ok。”成導一聲令下。

    正在對峙的男女主角瞬間放松。小助理上前給許傾送了毛巾,許傾擦著脖頸,走向休息區,剛坐下,一抬眼看到了站在那邊抽煙的高大男人,他眼眸微挑,咬著煙,煙霧繚繞。許傾呼一口氣,低頭,手掩著脖頸。

    顧隨眯眼。

    他喊住小助理,“她怎麼了?”

    小助理看到他有些悚,說道︰“最近入戲了,許姐一直都這樣,無心關注外面。”

    顧隨一頓,他走上前,隨手將煙掐滅在煙灰缸里,來到許傾的面前,半蹲下,看著她,“老婆?”

    許傾抬起頭,看到跟前的男人。

    突然繃著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斷了,那種不能觸踫不能言說的情感一下子爆發出來,她伸手一把抱住顧隨的脖頸。

    “江霆啊。”

    顧隨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

    幾秒後,他偏頭看著她道︰“我是你老公。”

    許傾︰“我知道。”

    “你改的這劇本太克制了。”許傾手臂用力,緊緊地抱著這個男人。顧隨摟著她,說道︰“以後別接這種劇本了。”

    許傾沒吭聲。

    她又一次陷入情緒里面,想到孩子跟自己鬧,她淚水撲通撲通地直掉,顧隨肩膀一下子就被打濕了。

    他愣了下,把女人從懷里拉回來,抵著她的額頭,“怎麼突然哭了?”

    許傾咬著下唇,淚眼朦朧,說︰“以後你要是出軌,我打死你。”

    顧隨︰“我哪敢。”

    他用袖子擦她的淚水,說︰“你別因為拍戲愛上別的男人就行。”

    她現在這個狀態非常危險了。

    許傾抽咽著。

    哭得梨花帶雨,顧隨看著心疼壞了,他抬起頭,在她的額頭落下一吻。許傾下意識地閉上眼楮,感受男人薄唇的溫度。

    她說︰“有了孩子,夫妻倆更難以割舍。”

    顧隨︰“嗯。”

    他知道她在想台詞,也由著她時不時地蹦出兩三句不合時宜的台詞。好在這時許傾也收工了,顧隨牽著許傾的手,讓小助理給許傾收拾東西,又讓她去跟導演說一聲,隨後,他帶許傾回酒店。

    許傾回到酒店,狀態倒是好很多。

    她把顧隨推在沙發上,解開顧隨的領口,坐在他的腿上,跟他接吻。她頭發長了很多,顧隨大手按著她的腰,偏頭吻著她。兩個人有半個月沒見了,自然想念。在要做措施的時候,許傾卻不讓。

    顧隨眯眼。

    看著自家老婆,“你現在清醒嗎?”

    許傾摟著他,“一般般,就是不想。”

    她這撒嬌,他能怎麼辦。

    他說︰“若是懷了,你怎麼辦。”

    許傾︰“不會。”

    這樣子分明是還是不清醒,顧隨順著她,不過最後還是補救了一下。許傾一身的汗,趴在他的懷里。

    過後,她已經完全清醒了。

    她說︰“所以拍戲真的看導演跟對手,我們從圍堵的那天起,就進入了角色,演得暢快淋灕。”

    顧隨冷哼一聲。

    撈起外套披在她肩膀上,說道︰“那是,入戲入到叫錯名字,上床還不想用避孕套。”

    許傾听出男人語氣里的咬牙切齒。

    趴在他懷里一個勁地笑著。

    笑得那樣可愛,笑得讓顧隨生不起氣,他抱起她,說︰“洗個澡。”

    “好。”

    接著。

    她被顧隨抱起來,前往浴室。

    洗完澡出來。

    顧隨叫人送了吃的上來,夫妻倆坐下來吃。吃完了許傾靠在顧隨的懷里看劇本,她穿著白色襯衫裙跟短褲,長腿踩在沙發扶手上,整個人懶洋洋的。顧隨看著平板上的郵件,許傾一邊看一邊問道︰“你那邊忙完了?”

    最近顧隨在進行一樁很大的收購。

    據說收購價格很大,幾家公司合起來都還沒辦法拿下,現在還在四處找其他公司,顧隨作為主要牽頭人,應該很忙啊。

    顧隨︰“嗯,很忙,凌晨的飛機。”

    許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所以你就抽那麼一天時間來看我?十個小時都不到?”

    顧隨︰“嗯,特意轉機過來。”

    許傾指尖捏了下自己的臉,“紅顏禍水。”

    顧隨輕笑一聲,低頭親吻她的嘴唇。

    “那是。”

    既然是凌晨的飛機,那也得提前一個小時到機場。所以十二點多,許傾打著哈欠送顧隨出門,顧隨這次來誰都沒帶,專門來約會自家老婆的,就一個人來好了。

    他低頭親吻她好久,說道︰“進去。”

    “好,落地發信息。”

    “嗯。”

    顧隨穿上外套,走向電梯。許傾站在房門口看著他進去,隨後才關上門,她伸個懶腰回主臥室去睡覺。

    半夜凌晨三點多左右。

    許傾手機滴滴滴地響起來。

    她迷迷糊糊地拿出來一看,是甦雪。許傾接了,甦雪在那頭問道︰“微博上的熱搜是什麼情況?你跟顧炎又是什麼情況?”

    許傾一愣。

    顧炎?

    她清醒了些,開了床頭燈,進入微博一看。

    微博此時炸了,微博很喜歡半夜炸。

    許傾房里的男人顧炎這條微博拍了十幾張相片,都沒有拍到正面,但是許傾被一個高大的男人牽著手摟著腰倒是都被圈出來了,接著就是酒店里的,之前就說過東市的酒店都很危險,因為這里建築本來就有特點,那些記者要蹲人拍相片更容易。于是這里面有相片還拍到許傾跟一個男人進了她的房間,隨後那個男人指尖扯著領口走過去關上了窗簾,因為距離較遠,加上那個男人沒有看過來,只拍到一個模糊的影子。

    那麼為什麼那麼確定是顧炎呢。

    是因為那人的腕表,是顧炎曾經戴過的,這位博主可能很關注《春至》劇組,他還說許傾拍戲過程中入戲太深,看著顧炎深情脈脈,兩個人很曖昧,又說顧炎曾經因為拍戲就跟女演員在一起的情況又不是沒有。

    所以確定那個人就是顧炎。

    為什麼沒有說是顧隨呢,就是因為最近大家都知道顧隨很忙,他那個收購案讓整個圈子驚濤駭浪,風雲頓起。這麼忙的時候,他會出現在東市嗎?壓根不可能好嗎。

    于是。

    各路黑粉出籠。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許傾一直喜歡跟男演員炒cp,說明她骨子里就水性楊花。】

    【哈哈哈哈哈給顧隨一頂綠色的帽子。】

    【嘖嘖,東市的記者總能挖出好東西,笑死了。】

    【許傾,你要點臉嗎?】

    【許傾,你已婚啊,你還以為你是隱婚中嗎?所以可以跟男演員隨意來一炮嗎?】

    【你們怎麼不說是顧隨呢,這臉都拍不清,你們就確定是顧炎?】

    【不然能是顧隨?】

    【據說顧隨最近忙得飛起,他此時應該在海城市,下午還看到他上飛機了。】

    【許傾,一個沒有藝德,沒有家庭道德的女演員,呵呵噠,你總算翻車了吧。】

    很多人開始蜂擁過來罵許傾,當然也有罵顧炎的,但是顧炎黑粉沒有許傾的多,所以許傾承擔了一大部分的罵聲。

    接著很多人私信許傾,這到底是不是顧炎?你真跟顧炎有一腿?

    許傾一個沒回。

    她回了甦雪說︰“不是顧炎,是顧隨。”

    “顧隨怎麼會去東市?”甦雪都有些驚訝,問完後又覺得傻了,人家是夫妻啊,顧隨明明就是去看許傾的啊。

    她說︰“行,我去發聲明。”

    剛說完。

    她又愣了,對許傾說︰“你老公發了。”

    許傾點進微博。

    看到一個小號上了熱搜。

    顧︰那個人是我。凌盛投資

    相片。

    一個連v都沒有的小號,直接艾特凌盛官博,十分霸氣,而配的那張相片,則是許傾躺在他大腿上看劇本的畫面。

    凌盛投資立即也轉發了這條微博。

    顧隨小號只關注許傾這條信息也終于上了熱搜。

    【臥槽?這是有多想許傾?非得在這麼忙的情況下,特意轉機過去?顧隨牛逼。】

    【啊啊啊顧隨霸氣。】

    【顧隨真棒。】

    【那些黑粉你們完蛋了。】

    顧︰哦,那些黑我老婆的注意自己的賬號,我們即將要進行一場清洗。

    【】

    【好,洗得好,洗得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實力護妻。】

    【快洗,快洗,罵傾傾的都讓他們滾。】

    【網絡暴力真可怕,這些黑粉沒完沒了,無語子。】

    【對,把他們都清洗了,網絡不是法外之地,每次都逮著許傾罵,真無語。】

    【趕緊把這些人都清了,啊啊啊啊我家男神太霸氣了,實力寵妻,就是辛苦了點,還特意轉機去看許傾,哈哈哈哈哈。】

    【對啊對啊哈哈哈,特意轉機。】

    【跑來跑去,男神累不累啊。】

    接著,顧炎也發了微博。

    顧炎v︰我跟許傾僅僅只是朋友,不要胡亂猜測。

    【啊啊啊啊我男神。】

    【你也姓顧耶。】

    【啊啊啊啊啊啊就是就是,他們怎麼可能會亂來,我真的服了。】

    【哥哥哥哥哥——】

    甦雪︰“好了,顧總都解決了,你可以休息了。”

    許傾看著男人專門發的兩條微博,眉眼彎彎,心情愉快。她放下手機,躺下繼續睡了。第二天一早醒來,不好的微博已經沒了,只剩下顧隨小號只關注許傾留在熱搜的末尾,昭告著他們的甜蜜。

    也昭告著顧隨對許傾的保護。

    《春至》殺青時,進入秋季,本來預計兩個月的,結果時間延長了很多,因為江嬌這個角色在第二個人格時拍不出來,一直磨合一直磨合。而《龍山》也在十月份上映,《龍山》是紅色電影,上映後票房也爆了,恰好在國慶檔,許傾雖然不是主演,但是整部電影出來後,幾乎沒有任何雷點。

    所有演員都被夸獎。

    包括許傾。

    之前先不論她是顧隨的妻子,資源什麼的,現在更多好的劇本也會找她拍,找她試鏡。與此同時,《股神》跟《閨蜜》雙雙提名最佳女主角。

    《閨蜜》的主演是廖嫣然,她這次又提名了。《閨蜜》的票房也很高,跟《股神》不相上下,所有人都在壓,她們誰能拿下最佳女演員獎。

    好幾次許傾跟廖嫣然在活動中踫面。

    廖嫣然都笑著跟許傾打招呼,許傾自然也會回她,彼此之間看起來和樂融融。

    然後就有人在後面吐槽。

    “廖嫣然抱許傾的大腿。”

    “許傾假大度吧,她不知道廖嫣然等人在她後面說她多少壞話嗎?”

    “哈哈,兩個人都假惺惺。”

    “對,都好假。”

    “哈哈哈這次你猜廖嫣然為了贏會做些什麼?”

    “听說楊彤出了點兒關系,想要保廖嫣然拿下最佳女主角。”

    “是嗎,呵呵。”

    而很快,海城市的電影節也來了。顧隨正好也要去海城市,便陪著許傾去,兩個人抵達海城市後,入住了麒麟山莊的套房,收拾好了。

    兩個人在一樓餐廳吃了晚飯,隨後,顧隨帶許傾去港口,牽著她的手,重回舊地,這次光明正大。

    許傾走在上面,穿著連衣裙,指尖按著帽子,海風揚起來,吹亂了她的發絲跟裙擺。

    看到前面有人賣冰淇淋。

    許傾說︰“我想吃。”

    顧隨笑道︰“在這兒等我。”

    許傾︰“嗯。”

    顧隨松開她的手,走過去,此時全是小孩拉著大人在排隊,他一個大男人過去有些突兀,還穿著襯衫挽著西裝外套。許傾站在那里吹海風,眼眸看著那排隊的男人,又看一眼排在他前面的小男孩,他後面還有個小女孩。

    都是粉嫩嫩的,在他前後面夾著。

    前面的小男孩時不時地抬起頭去看他,可能覺得他高大吧。顧隨垂眸看一眼那小男孩,注意著沒有踫到那個小男孩。

    許傾突然覺得。

    這男人或許適合當個爸爸。

    這時。

    許傾的手機響起,她拿出來一看。

    是顧老爺子發了視頻過來,許傾立即點開,顧老爺子穿著功夫服,問道︰“你們到海城市沒有啊?”

    許傾下了台階,說道︰“早到了。”

    “你們那邊怎麼那麼暗啊。”

    許傾︰“我們在外面。”

    “顧隨呢?”

    “在給我買冰淇淋。”

    “哦,我看看,他買冰淇淋是什麼樣的,他從小沒吃過這些東西,不喜歡啊。”顧老爺子十分好奇。

    許傾笑道︰“他不喜歡吃嗎?”

    “不喜歡。”

    “快給我看看他現在什麼情況。”顧老爺子想看顧隨拿冰淇淋的樣子。許傾立即走向那冰淇淋的車攤,剛走到便看到顧隨接了冰淇淋,轉身彎腰拿給後面那個小女孩。顧老爺子在視頻里哎喲一聲說道︰“哪來的粉色團子啊,這麼可愛。”

    許傾笑道︰“爺爺,那也是別人家的小女孩。”

    “哦哦。”

    許傾走過去,把攝像頭對準顧隨。

    顧隨拿著另外一根冰淇淋站起來,他眉梢一挑,看向視頻。顧老爺子道,“你媽跟你爸應該要回來了,準備接駕吧。”

    許傾手一抖。

    顧老爺子哎呀一聲︰“傾傾,別晃啊,別慌啊,丑媳婦總要見公婆的。”

    許傾︰“”

    顧隨︰“臭老頭。”

    顧老爺子︰“”

    你們夫妻同一戰線對吧。

    生氣。

    作者有話要說︰  好了,兩更合一,明天見,拿了影後就是孩子,然後就寫陳助理跟吳倩以及許殿跟孟瑩一點過去,麼麼噠。這章繼續100個紅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隱婚”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