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二百一十二章佛器開光與林克歸心



    “哈哈,這不正是佛教中人想達到的目的嗎?”

    韓宣武笑了笑,繼續道︰“由于有這種神奇法器誕生,使得佛家修行者與日俱增,佛教信徒也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蔓延,大量的帝剎利種姓成了佛教徒,很快佛教便取代了婆羅門教,成了天竺最大的教派。在後來的阿育王時期,天竺佛教向南亞全境及其周邊國家推廣佛教。

    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是當時天竺的雄主,也是虔誠的佛教信徒。他認為這種佛陀吊墜指乃是偏離佛教教義的邪器。于是便下令全國上下徹底摧毀這種法器,在短短的數年時間,這種法器便從天竺銷聲匿跡,最終便成了傳說,記載在少數的古籍佛經之中。”

    “這阿育王倒算得上是一個虔誠的佛教信徒。”林克似乎也贊同阿育王的做法,點了點頭道。

    “的確,無論東西方,只要是佛教徒都會認為阿育王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他對佛教推廣有著不可磨滅的功績。”

    韓宣武也對阿育王表示贊揚,但隨後話音一轉,又說道︰“不過他在這件事上卻懷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因為在阿育王看來佛教勢力已經大到威脅到了王權。

    于是,一代雄主阿育王找借口下達了銷毀金佛吊墜的命令。

    他這樣做極大的阻礙了佛教的傳播。佛教之所以能夠如此快的在天竺推廣開來,這種法器當屬首功。但也正是因為失去了這種投機取巧的法器,才使得佛教在和其他宗教的爭斗中落入劣勢,最終被後來的印度教所取代。”

    說完,韓宣武又長嘆一口氣,道︰“這也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個蕭何你知道嗎?”

    “蕭何?我知道就是月下追韓信的那個,我曾經听過有關他的京戲。”林克立馬回答,跟著唱了一段有關蕭何的戲文,有那麼一點原汁原味。見到韓宣武贊賞的點了點頭,他的臉上也顯露出了一絲得意之色,跟著指了指韓宣武手中金佛吊墜,問道︰“師父,這吊墜就是那種法器嗎?”

    韓宣武沒有出言回答,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隨後神色莊嚴,雙手合十,將金佛置于手心,

    心念一動,十點功德瞬間轉化為一股最精純的淨土宗佛力注入吊墜中,此刻金佛上慢慢滲出一陣金光,佛陀下方逐漸結成蓮花狀,有陣陣誦經之聲從金佛體內隱約傳出,並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時,林克的眼中除了驚羨之情以外,還似乎有所感悟,心神自然而然的入定,他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呈蓮花座,雙手合十,口誦白蓮淨世經與誦經之聲相合,交相呼應。

    韓宣武看到這一幕後,心里暗暗驚訝。

    好家伙!原來林克外婆竟然還是白蓮教的信徒。他先前壓根沒看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隨著金佛逐漸暗淡,佛音最終消散,林克也停止誦念白蓮淨世經,逐漸從入定中清醒過來。

    韓宣武看見林克竟然可以通過誦經,便能輕易的進入佛家四禪八定之中的的初禪入定之境。

    一個西洋人僅憑著一套簡單的佛家法門便修煉到如此地步,真可謂是一件極為少見的事情。

    韓宣武贊賞的點了點頭,隨後將合十的雙手打開。只見那金佛吊墜已經煥然一新,同時有淡淡的佛光從吊墜上散發出來,看上去非常神奇。

    “這...這真是奇跡!”林克這時才從入定中清醒過來,一眼便看到了金佛異象,立刻難以置信的感嘆道。

    韓宣武將金佛吊墜還給林克,道︰“戴上它,好好感覺一下!”

    林克聞言,急切的接過吊墜,重新將其戴回脖子上,剎那見他馬上感覺到從吊墜上傳出一陣清涼的氣息,順著心髒直沖他的頭頂腦門,隨後筆直而下,沿著他的身體中線,沉入了他兩腿之間。在清涼之氣下沉的同時,他的頭頂、眉心、咽喉等七個部位分別感到一絲疼痛,隨後那些部位就像是被打開了一道缺口似的,一絲絲清涼氣息從缺口吸入體內,然後沉入丹田里。

    霎時間,林克感覺自己的听覺、視覺等五官感覺全都增強了很多,他甚至可以听到頭頂甲板上的乘客說話聲。

    對此,他在感到無比興奮的同時,也生出了莫名的畏懼,于是將自己的變化告訴給韓宣武,並問道︰“師父,這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只不過是我幫你開啟了自身脈輪罷了!這吊墜內里殘留著我剛才灌注進去的佛力,你可以盡情吸收。”

    韓宣武微微一笑,緩解了林克的緊張,神識瞬間在林克體內過了一遍後,表情驚喜道︰“咦!竟然七個脈輪全都開了,看來你真的是頗有慧根啊!只不過……”

    說道這里,韓宣武忽然又皺了皺眉頭,停頓了一下,才繼續道︰“只不過你之前修持的是淨土分支白蓮教的法門,如今卻開啟了天竺古佛教的脈輪,再修持之前的白骨觀冥想法,就有些不合適了。”

    林克听後,急聲問道︰“師父,那我該怎麼辦呢?”

    “別緊張,事情很好解決。”韓宣武神色淡然道︰“方法有兩個,一是你現在放棄以前的信仰和修持法門,重新修煉天竺古佛教的法訣。雖然是重新修煉,但由于你的脈輪已經打開,修煉速度也會事半功倍,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有所成就。二是繼續修煉淨土宗法門,然後我施法封住你的七大脈輪。這樣固然能保住你的信仰,但卻使金佛吊墜的神妙功效大大折扣,顯然有點不劃算。”

    “弟子並沒有改變信仰的打算,還請師父施法關上我的脈輪吧!”面對兩種選擇,林克沒有半點猶豫,直接選了第二種。

    對于林克的選擇,韓宣武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心中卻對林克的好感有提升了一些。在他看來,能夠堅持自己的信仰,不為外物誘惑所動的人,未來成就一定不小。

    韓宣武沒有多言,運轉自身法力,雙手快速的朝林克的頭頂,胸腹等各處連點幾十下,頓時將其七大脈輪封印。

    這時,林克只覺得身體那七處部位忽然一緊,再也無法感知外界的清涼氣息,剛才那種超常感官也全都消失不見,他又變回了普通人。

    然而即便如此,林克也得了不小的好處,他的身體素質比之前大大提高了。

    看著手中不小心捏碎的茶杯,林克一臉的難以置信,顯然身心還無法適應自己變強的身體。

    “你還要多加練習一下,盡快適應你的力氣。”韓宣武笑了笑,又從陰陽真武牌里中取出一本佛經,遞給林克道︰“這本空明歸寂心經是從五台山清涼寺流傳出來的,上面所記載了淨土宗的根本法門,雖然這在修煉界算不上什麼上乘法訣,但它卻對你極為適合。如果你能夠將此法完全融會貫通,並堅持修行的話,成就絕對不小。”

    “弟子謝師父賜法!”林克立刻跪在地上,雙手恭敬的接過佛經。

    然後,他便如饑似渴的翻閱起來。林克從小便隨其外婆學習漢語和華夏文化,學識絲毫不比一般讀書人差,而且他因為信仰,也閱讀了不少的佛門經典。

    因此對于空明歸寂心經,他讀起來一點困難也沒有,很快就沉迷了進去,並且按照佛經中所記載的法門修煉了起來。

    “可惜是一個洋人,否則以你的資質拜入五台山等佛教祖庭,幾十年後修煉界里必然又會誕生一位佛家大德!”見到林克很快便領悟了淨土宗的心印訣竅,心神進入了初禪的離生喜樂定,頂門生出慧光,臉上出現了莊嚴寶相,韓宣武不禁感嘆其慧根深厚,同時也感嘆其生不逢時。

    旁邊的安吉拉見此情形,咯咯的笑了出來,沖韓宣武說道:“咯咯,在我看來,林克這小子能拜在你門下,才是他一生最大的幸運。”

    “哦,何以見得?”韓宣武轉身看向安吉拉,意味難明的問道。

    “這難道還不明顯嗎?因為你沒有門戶之見呀!”安吉拉指了指入定中的林克,得意的說道。

    ……

    ……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華燈初上。

    邦邦邦!一陣敲門聲突然急促響起,當門外侍應生提醒三艙里的客人舞會即將開始時,林克從幽深空明的入定中甦醒過來。心神恢復正常。

    神智清醒後,林克對驚擾他入定的那位侍應生大為惱怒,心里突然生出一股無名火。

    韓宣武看見林克臉上顯出忿怒之相,心里一驚,立即大喝道:“定!歸神止怒!”

    夾雜著強大神識之力的惑神音,頓時令林克心神一震,整個人猶如被澆了一盆水,陡然清醒過來,心里後怕不已。

    ”多謝師傅的當頭棒喝!”林克抬頭望向韓宣武,神情十分感激。

    “你剛剛領悟心印,心境不穩,大喜大怒之下都難免被心魔所趁!以後切記要緊守心神。”韓宣武提醒了林克一句後,又說道︰“我給你的那本佛經後面,記載了三個修心,靜神,除魔的佛家法術,你要多加練習,最後融會貫通。”

    “是,師父!”林克雖然有點惱怒那個來打擾的侍應生,但也明白今日的緣法已經到了,所以沒有強求,行禮後,便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等等,”韓宣武忽然叫住了林克,沉思了片刻,問道︰“你之前說那個金佛吊墜是你從楠榜港的一個土著商人手中買到的,那個商人你還能找到嗎?”

    “能!這個商人在爪哇島很有名,弟子很容易便能找到他。”林克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又試著問道︰“師父,您莫非想通過那個商人找到那處古跡。?”

    “嗯!有這個打算。”韓宣武點點頭,說道︰”若是時間允許,去那里勘察一番也無妨,說不定能有意外的驚喜。”

    林克臉上露出了些許難色,說道︰“這個可能有點難,畢竟沒有人會把自己的財路告訴其他人。”

    “這個你沒必要擔心,只需要帶我過去,我自然有辦法讓他帶著我們去那處古跡。”韓宣武自信的笑了笑,打消了林克的疑慮,跟著又問道︰“就是不知道時間上是否來得及?”

    “師父請放心,時間上絕對沒有問題。”林克語氣十分肯定的說道︰“因為要裝卸貨物和燃料,郁金香號會在楠榜港停留四天時間,這足夠我們的來回爪哇島一趟了。如果時間不夠的話,弟子還可以向船長提議再向後拖延一天。”

    “如此最好,具體的事情你安排好了。”韓宣武站了起來,贊賞的拍了怕林克的肩膀,然後抬手示意林克可以離開了。

    林克又朝韓宣武恭敬的行了個禮後,才退出了房間。

    關好房門後,林克站在原地,閉上眼楮,深深吸了一口氣,又長長的吐出來,臉上表情不再平靜,內心深處的喜悅之情全都浮在上面。

    雖然不過是數個小時,但對于林克來說,無異于獲得了一次新生,一個神奇的世界為他敞開了大門,他明白自己的將來不再平凡。

    再次沖三艙恭敬的鞠完躬後,林克精神昂揚的大步離開了這里。

    月上高天,海面上銀光琳琳,海浪泛涌,郁金香號上燈火通明。

    此時,船上最大一個餐廳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種做工精美、材料奢華的飲食、美酒,角落里來自維也納的六人交響樂隊從舞會開始便奏響了一首首輕快的圓舞曲,來自上等艙的乘客們全都盛裝出席,而一些搭乘下等艙的乘客也偷偷的混了進來,穿梭于各個美食之間。

    在偌大的舞會大廳里面,一群聚集在東南角、身材挺拔的東方面孔顯得格外突出,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雖然臉上的神色始終都保持著嚴肅的表情,但不時瞄向桌上美食的眼楮卻出賣了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

    作為考察使團武館兼副頭領的劉勛武自然也知道他們的想法,但這並不是他帶著手下一幫人參加宴會的初衷。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