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九十四章闖陣與魔修



    韓宣武看向的那人,身量不高,年紀輕輕,長著一張地包天的臉龐,此刻他笑呵呵的混在人群中,雙手籠在袖子里,一點也不引人注意。

    這人很危險!

    一見此人,韓宣武心髒突兀的一跳,神魂中瞬間產生了警覺。

    就在這時,空空禪師開始向周圍人講解起蜃鬼尸魔大陣的破陣之法。

    與此同時,旁邊的風雷子竇天靖仿佛早有準備似的,快速取出一整套筆墨紙硯。

    隨著空空禪師的講解,他迅速在一張白紙上不停涂抹勾畫,很快蜃鬼尸魔大陣的詳細陣圖逐漸被一點點描繪出來。

    隱身一旁的韓宣武听見空空禪師的講解,心中略感驚訝,他對蜃鬼尸魔大陣了解之詳細以及破陣的法門都比自己想的要好上許多。

    當在其他人因為得到了蜃鬼尸魔大陣的陣圖感到幸喜若狂的時候,韓宣武卻想了很多,他視線偷偷看向那個神秘的地包天,心里越來越好奇對方的真實身份。

    顯然有這樣想法的人並不單單只是他一人,此時有越來越多的修煉者向空空禪師詢問那位奇人的身份。

    空空禪師有些遲疑不決,這時他耳朵忽然聳動了一下,接著臉上露出笑容來,環顧四周後,才沉聲道︰“破此大陣的乃是彩雲之南的李慶遠。”

    眾人听到這個名字不禁肅然起敬,不再懷疑對方的用心。

    當然對空空禪師的說法,韓宣武是深表懷疑的,據他所知李慶遠年紀都超過兩百多歲了,這和那個地包天可完全不像。

    李慶遠算得上是修煉界的一位奇人,由于先天經脈殘缺,使得他不但無法修煉任何修行法門,而且活不過二十歲。

    然而,天生聰慧的他卻自學醫術,不僅治好了自身絕癥,更創出一套雙修引導術,令自己以凡人之體活了兩百多年。

    若是單以歲數而論,修煉界歲數比他大的人也是不多。

    只不過真正讓他揚名天下的卻是他的陣法造詣。他可不借任何法器陣旗,單憑天地自然之勢便可布置一座近乎天成的陣法,而且整個修煉界能夠破他陣法的人屈指可數。

    當年天下各大宗派圍攻黃泉帝君時,一連困住黃泉帝君三天的九川歸一大陣便是出自他的手筆,當時可謂震驚天下。

    眾人一听李慶元的大名就不再對這破陣之法有任何異議,立刻各自手抄一份,然後商量著如何分配任務以及分步驟破解大陣。

    他們初步計劃在兩日後的午時,當蜃鬼尸魔大陣陰邪之氣最弱的時候,從九宮之景門闖陣。

    就在一幫修煉者興高采烈的討論著如何破陣的時候,韓宣武稍微沉思了片刻,然後悄悄遁走,他打算試探一下蜃鬼尸魔大陣的威力。

    片刻後,在天真庵西南一處偏僻的山坳里,韓宣武浮出地面,在他對面不遠處是灰蒙蒙的蜃霧,這里正處在蜃鬼尸魔大陣的邊緣。

    在入陣之前,韓宣武戴好銀色面具,又將商王魔刀取出握在手中,而青銅飛劍藏于袖底,蓄勢待發。

    看四周無人後,韓宣武便從山坳里走出,緩步進入陣中。

    韓宣武剛一入陣,方向感頓時全失,眼前灰蒙蒙的一片,四周蜃霧濃密到伸手不見五指,同時視線里有無數恐怖詭異,似真似幻的鬼影浮現,耳邊也不停的尖銳扭曲的嘶吼聲,這令韓宣武眉頭緊皺,心里略感不自在。

    此刻,他才恍然理解了那些闖陣的修煉者們為什麼會死傷慘重。在陣外通過分神感受陣中情況和親身入陣完全是兩碼事。

    面對五覺錯亂和時時刻刻的心神干擾,即使是韓宣武也受到了一些影響,何況是那些實力遠遠不如他的修煉者。

    這時,大陣中的尸魔已經感覺到有人闖陣,它們本能的立刻向韓宣武這邊聚攏過來。

    韓宣武的視覺和听覺雖然受到嚴重干擾,但他卻有神識,在尸魔還沒靠過來之前,他已經提前發現了它們的蹤跡。

    這時,韓宣武心里然聯想到前兩天剛剛除去的那只乞丐尸魔,心想那鬼東西不會是從這座大陣里逃出去的吧。

    你還別說,這事真的很有可能!

    他正想著呢,這時從四面八方突然沖過來七八只嗜血尸魔,它們嘶嚎著,手腳著地,仿佛凶獸似的,猛的縱身向韓宣武飛撲而來。

    來的好!

    韓宣武眼中精光爆閃,體內法力陡然灌入商王魔刀中,就見商王魔刀表面瞬間浮現出一層琥珀狀耀眼血光。

    剎那間,韓宣武手腕一抖,商王魔刀瞬間橫掃而出,下一秒,一道道血色刀光化作大片血色刀幕,將所有撲過來的尸魔全籠罩起來。

    眨眼間,所有尸魔頓時被千刀萬剮,無數血肉骨骼碎片如暴雨般灑落地面,最後赫然形成了一個規整的圓圈。

    圓圈內面干干淨淨,圓圈之外血肉滿地。

    韓宣武一出手便震驚全場,即便毫無理智的尸魔也本能的感覺到了極大危險,馬上逃竄出老遠,而那些稍有靈智的積年尸魔不禁生出異樣的不安,動作遲疑不定,嘴里嘶吼著,卻對韓宣武圍而不攻。

    過了好一會兒,終于有一名手中握著短矛的尸魔按耐不住,借著蜃氣的掩護,從韓宣武身後靠了上去,手中短矛朝韓宣武的後背悄無聲息的刺了過去。

    雖然這一擊看上去輕若無物,但實際上邪骨短矛上附著了一股金煞邪罡,這股邪罡極其厲害,不僅能大幅度增加兵器的鋒銳度,更內含金性煞毒。一旦被這種煞毒鑽入骨髓,即便是大羅金仙也難救。

    就在短矛快要刺到身上時,韓宣武腳下一動,身體瞬間橫出三尺之外,速度之快猶如鬼魅一般。

    沒等那偷襲的尸魔反應過來,韓宣武手中商王魔刀便已經劈在了他的腦袋上。

    啪!

    那尸魔從頭到腳一下子被劈成兩半,大量新鮮的內髒腸子和鮮血馬上流了一地。

    可下一秒周圍蜃霧籠罩過來,地面瞬間變得干干淨淨。什麼內髒腸子血肉都“消失不見”了。

    然而看到這一幕的韓宣武,心里十分吃驚,驚咦道:“咦,這頭尸魔居然是人偽裝的,我剛才竟然沒察覺出來。”

    “這里的蜃霧果真神奇無比,竟可以短暫迷惑我的五覺和神識。”韓宣武看著眼前的灰蒙蜃氣,忍不住贊嘆道。

    他在陣外的時候,可沒發現有的尸魔竟是由人假扮的,而那些闖陣的修煉者們由始至終也沒發現這一點。

    這就更令韓宣武感到驚訝了。

    比起韓宣武的驚訝,混在尸魔里的魔修們則是萬分驚恐。這些天以來他們仗著大陣的加持,一直是順風順水,即便是面對那些名聲在外的高手,身處大陣之內的他們也應付得游刃有余。

    然而今天,他們第一次遇上了如此凶悍的敵人,這個頭戴銀色面具的修煉者竟然僅用了一刀就將一名修為與他們在伯仲之間的同道劈死。這實在讓他們有點難以接受。

    魔修都是一幫自私自利的混蛋,他們見韓宣武如此凶悍,手中魔刀血光湛然,氣勢不凡,恐怕也是魔寶之流。

    他們不願上去白白送死,又見韓宣武像是同道中人。

    于是,一個頭大如斗,身形如侏儒的魔修主動撤去偽裝,上前一步顯露出身形,手中一桿白骨陰辰幡護住周身,一邊小心提防,一邊謹慎的沖韓宣武說道:

    “這位道友既然蒙面前來,想必是不願意暴露身份。某家猜測閣下想必跟陣外那幫人不是同一路人,又何必來淌這趟混水。此時趁大陣尚未全力發動,閣下趕緊退出去才是,否則別怪我們手下不留情。”

    韓宣武上下大量了這名侏儒魔修,見其手中所握白骨旗幡,便對其身份知道了個大概,試著問道︰“你是雲貴死亡谷的天邪童子?”

    那侏儒魔修臉色微變,隨即爽快的點點頭,承認說道︰“正是在下,不知閣下是...?”

    “你還不夠資格。”韓宣武傲然說道︰“要是你師父天煞魔叟沒死的話,尚可與我同輩論交。”

    所謂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韓宣武的話令到天邪童子惱羞成怒,也不再顧忌韓宣武所展現出來的強橫實力,怒道︰“可惡,你找死!動手!”

    天邪童子修為精深,在魔修中聲望甚高。

    他的話剛說完,周圍環境瞬間大變,鬼影變幻無常,四周蜃氣頓時濃郁了好多,變得沉重如山,不停擠壓鉗制著韓宣武的身體,同時耳邊的鬼嘯嘶吼聲也變得更為尖厲,時時刻刻擾亂他的心神。

    這時候,隨著十幾只炮灰般的無腦尸魔撲向韓宣武,周圍的魔修們紛紛揮出自己的法器,同時朝韓宣武身上招呼過來。

    然而有時候人多並不一定力量大。當彼此雙方相差一個大境界時,人數不再是決定性因素,尤其是某人手里握著一件大殺器。

    韓宣武看也不看周圍,僅僅以神識為引,速度極快的揮出手中商王魔刀,身體環繞一周,魔刀極速向四面八方不停連斬。

    隨著一道道無堅不摧的血色刀光極速飛出,一只只尸魔便像飛蛾撲火一般,紛紛被斬成兩截,身體跌在地上哀嚎不止,並很快身體消瘦下去,最後化作一堆白骨。

    此時,其他魔修僅僅抵擋這些血色刀光,便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他們手忙腳亂,險象環生,不時有倒霉蛋被血色刀光切過身體,中刀的地方馬上干癟了下去,同時有絲絲縷縷的血線仿佛活物一般,往他們體內鑽去。

    這就是商王魔刀的恐怖之處!

    大多數魔修心生怯意,迅速向遠處躲去,而少數實力更強如天邪童子等頭目級魔修卻心有不甘,勉力抵抗著韓宣武的攻擊。

    他們深知這種大規模的攻擊,法力消耗極快,等到韓宣武最後力竭,那時才是他們大舉反攻之時。

    只可惜他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有功德在手,韓宣武最不怕的就是法力消耗。

    僅僅一會兒,天邪童子等人心里便叫苦不迭,此時飛斬而來的血色刀光不光沒有減少,反而更加的多了,更讓他們膽寒的是對方仍然一副輕松的樣子,絲毫沒有法力衰竭的模樣。

    “快撤!”

    終于有人忍不住心頭壓力,突然爆喊一聲後,馬上逃走了,而天邪童子等人也如蒙大赦一般,紛紛逃竄進蜃霧里。

    有蜃霧遮擋,他們不信韓宣武能追上他們。

    就當韓宣武準備稱勝追擊的時候,四周圍的蜃氣瞬間變得濃稠了數十倍,仿佛化作了粘稠的膠水一般,纏繞扯住韓宣武的手腳。

    與此這時,從天真庵的內院里突然傳出一聲利嘯。

    很快,韓宣武心頭警鈴大作,眼角里忽然閃過一道黑光,下一秒只見一道黑色影子快如箭矢,直奔他而來,轉眼之間便到了他的面前。

    韓宣武看見黑光之中似乎有一個模糊的人影,人影雙手彎曲呈爪,黑黝黝的指甲尖銳如刀,狠狠抓向韓宣武的六陽魁首。

    韓宣武雙眉一攢,心中卻驚喜不已。他原本只想試探一下蜃鬼尸魔大陣的威力,沒想到此次竟然會讓他有如此意外所得。。

    從這黑色人影出自天真庵內院來看,此人絕對不是一般之輩,十有**是天真庵的內山門弟子。

    由于機會難得,韓宣武很快便決定要抓活的。為了避免此人被商王魔刀誤殺,在出手之前,韓宣武將商王魔刀收入陰陽真武牌里,看樣子要空手擒下這人。

    當這名魔修的雙爪快要抓在韓宣武身上的時候,韓宣武法力遍布全身,化作一道光罩將四周蜃氣震開,毫不在意對方的攻擊。

    同時,一手大擒拿抓向對方肩膀,另外一手則虛握成拳,一記震蕩空明拳勁直沖對方胸腹擊出

    這名疑似天真庵內山門弟子的魔修,看見韓宣武不躲不避,立即感覺到不對勁。

    然而還沒等他收手回去,雙手十指瞬間劇痛無比,竟然被韓宣武的護體法罡給震斷了。

    而這時,韓宣武已經一把抓住此人的肩膀,同時拳勁瞬間轟入對方體內,將其經脈震的亂七八糟,體內法力猛的紊亂無比,當即他身體一僵,神情驚駭萬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