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九十三章神霄劫雷和破陣之法



    原本依照韓宣武的性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反正陣中之人的生死與自己無關,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他決然不會冒然進去。

    不過事有例外,雖然他和龍虎山的張南世素不相識,但看在他早先得了龍虎山一部《正一道符真解》的份上,韓宣武決定破例出手一次。

    出手之後,是生是死就看他們自己的了。

    韓宣武沒有打算現身出來,他施展土遁神通,快速的遠離此地,來到一處無人山坡。

    這里距離天真庵山門大約十幾里地,不遠也不近,剛剛好。

    看準了大陣所在的位置,韓宣武雙手快速的虛空畫符,嘴里念誦法咒,體內精純之極的法力迅速轉化為無窮雷霆之氣,接著一道道無形氣機瞬間沖上九重雲霄,並隱隱天上的雲層勾連。

    今天天色陰沉,雲層厚重,正是施展太微神霄劫雷的好日子。

    這是韓宣武渡過一重雷劫之後,第一次全力施展五雷正法里的高階法術,其施法之順暢讓他也感到驚訝。

    當其雷霆法力順著氣機直沖雲霄,融入天上雲層之中的時候,韓宣武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雲層里有一股毀滅的氣息正在慢慢積蓄。

    此刻,韓宣武頭頂方圓幾十里的天空上,雲層泛涌,漸漸厚重變黑,並隱隱傳出轟隆隆的沉悶雷聲,在這一刻,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種掌握天道雷劫的錯覺。

    另一邊,在天真庵山門外的那些修煉者略顯緊張的看著灰色霧氣翻騰變化,希望能夠從中看出蜃鬼尸魔大陣里面的情況。

    就在這時,太行山散修風雷子竇天靖,最先感覺到了天上雲層的異常,猛地抬頭向上望去,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其他一些修為高深的修煉者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紛紛抬頭上看。

    然而,還沒等他們弄清是怎麼一回事,就見天上雲層里電光涌動,驟然霹靂一聲巨響,一道水桶粗的耀眼天雷從天而降,猶如一柄無堅不摧的神兵,狠狠的劈開了蜃鬼尸魔大陣。

    剎那間,只見蜃鬼尸魔大陣中灰霧蜃氣瞬間消融了一大片,並極速向四面八方散開,露出老大一塊空隙。

    而這時,從天真庵山門深處陡然傳出一聲氣急敗壞的厲喝:“九宮轉,蜃景凝!”

    喝音剛落,蜃鬼尸魔大陣立刻發生了變化,就見大片灰蒙蒙的蜃氣陡然從地下沖天而出,轉眼間融入了整個蜃鬼尸魔大陣,而大陣中的混沌魔氣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迅速將神霄劫雷劈開的空隙彌漫籠罩住。

    韓宣武施展的太微神霄劫雷雖然打得整個蜃鬼尸魔大陣震蕩不已,但實際上它並沒有傷及陣法根基,在主陣之人的操縱下,大陣迅速恢復如初,使得神霄劫雷對陣法的破壞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然而這樣,韓宣武的驚天一擊也使得蜃鬼尸魔大陣出現了片刻渙散。

    也就是這片刻渙散,使得蜃鬼尸魔大陣出現了一絲破綻,一直在尋找出路的張南世立刻把握住了機會,拉著俞嵐從陣法空隙里沖了出去,而其他人卻沒有兩人那麼幸運,他們反應慢了一拍,最終紛紛飲恨,倒在尸魔的偷襲圍攻下。

    逃出升天後,張南世心有余悸的粗喘了幾口氣。

    平復下激蕩的心神後,張南世滿臉感激之色,抱拳向四方行禮,同時高聲喊道:“敢問是哪位前輩出手相救?龍虎山張南世感激不盡。”

    他雖然身在陣中,但也知道有人出手干擾了蜃鬼尸魔大陣的運轉,方才令他和道侶兩人逃出來。

    然而附近的修煉者們面面相覷,卻是一陣沉默,雖然這是一個結交龍虎山的好機會,但卻沒有人敢上前冒然承認。

    剛才那道突如其來的天雷破壞力之強,竟然可以將整個蜃鬼尸魔大陣撼動,可謂是世所罕見,絕非在場的修煉者們可以辦到。

    因此沒有人敢上前冒領此功,若是被人拆穿了,丟面子是小,要是惹惱了那名施展如此驚人雷法的高人,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張真人,剛才那道霹靂跟傳說中的神霄天雷極為相似,”

    這時,最先察覺到雲層變化異常的竇天靖站出來,說道︰“天下間最精通神霄雷法的莫過于龍虎山、上清和玉清三派,眼下玉清派的神霄雷法已經差不多失傳了,而這雷法又不是廣德真人你施展的,看來應該是上清觀的道友所為。”

    听到這些話,在場眾人逐漸將目光集中到站在不遠處的上清觀清雲道長身上,而清雲道長卻也是一臉的茫然。

    實際上,他心里也非常好奇施展雷法之人的身份。

    據他所知,整個上清觀除了在後山避世不出的幾位老前輩以外,山門中絕對無人能夠施展如此強悍的雷法。

    因此,當他見到眾人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後,便立刻搖頭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我上清觀的人!”

    眾人看見上清觀的人連聲否認,不禁又生起疑惑來。

    在場之人來自四面八方,三教九流無所不包,若是連他們都搞不清楚修煉界何時又出現了一位精通神霄雷法的高手,就幾乎沒人知道了。

    其實呢,在場里也不是沒人有所猜測,金玉賭坊的陶寶此時就在現場,他心里已經猜到了這位施展雷法的高人大概率是那位神秘的韓大宗師。

    不過他並沒有開口說出真相,因為說了沒好處,反而有可能惹韓宗師生氣,這種注定賠本的買賣,他可不會干。

    就當眾人猜測那神秘高手身份的時候,韓宣武悄悄遁回了之前藏身的地方,見到龍虎山張南世逃出來後,他便繼續靜靜的觀察著蜃鬼尸魔大陣。

    通過剛才的試探性攻擊,韓宣武已經摸清了蜃鬼尸魔大陣的防御上限,這種程度的陣法壓根困不住他。

    韓宣武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布下這種佔地好幾里的大陣,心里充滿了興趣。

    他對陣法的了解不多,對蜃鬼尸魔大陣里面的一些運轉細節以及布陣組成等等都一無所知,因而韓宣武決定再等等看,讓那些貪婪之人當炮灰,多試探幾次布陣之人的深淺。

    韓宣武這一等就是三四天。期間有不少人從他頭上的地面走過,但由于韓宣武的土遁神通實在把他隱藏得太好了,這麼多天下來,居然沒有一個修煉者察覺到地下還藏著一個人。

    這幾天下來,又有了三四批自持修為高深,不信邪的修煉者試圖破陣,最終折損了十幾名氣運淺薄的修煉者,僅僅殺了一批尸魔後,便又狼狽的退了出去。

    就這還是拜韓宣武所賜,因為有他出手在前,眾人也想出了暫時破開蜃鬼尸魔大陣的方法,和韓宣武一樣,一些會幾手雷法的修煉者們聯手施展雷系法術,合眾人之力,暫時破開大陣外圍,讓那些闖鎮的人有逃出來的機會。

    隨著時間的推移,聚集在天真庵山門前的修煉者也變得越來越多,幾乎整個修煉界的宗派都派出了弟子,林林總總加起來多達一百余人,加上那些散修九流修煉者,總人數高達兩百多人,可謂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盛會。

    在這些人里面不乏韓宣武曾在別人記憶里見過,卻不曾真正謀面的正道高人,如上清觀長老的乾元真人、青城派老一輩劍修劍心道人以及禪宗大德空空禪師等等。

    當然這里少不了韓宣武曾經見過的熟人們,包括市井奇人谷輪回,玉清派真性道長,還有唯識宗的覺聞老和尚,窺天機的趙掌門,娼門的風四娘,孿生兄弟康大康二等人。

    可以說為了傳聞中的天真庵寶藏,這里集中了半個修煉界的中堅力量。

    只不過韓宣武有一點十分疑惑不解,這次圍攻天真庵的各大勢力中,不僅沒有朝廷勢力的參與,就連少林,五岳,太白,全真、武當以及淨土宗等名門大派都沒有派出一人。

    “這樣的情況實在太奇怪了,難道它們對天真庵的寶藏一點也不動心?還是這里面另有蹊蹺?”韓宣武心里暗暗疑惑不解,面對這種反常情形,他不由更加謹慎起來。

    在場的修煉者們也都發現這種反常現象,可沒人能弄清楚那些大派如此做的緣由,即便詢問過去,得到的也只是一片沉默。

    有時候太反常,往往意味著大麻煩!

    只是這時候,大多數修煉者們已經被貪婪之心蒙蔽了理智,除了少數人察覺到不對,來了又退走之外,大部分人都呼朋引伴,漸漸分出了散修,道家,佛家,九流等幾大聯盟

    散修聯盟以交友最廣的風雷子竇天靖為首,道家自然以龍虎山張南世和上清觀乾元真人為尊。佛教的代表則是德高望重的本因大師和空空禪師,其他九流之人卻是令出多頭,又分出了七八個小團伙,就如一團散沙。

    看到這種情形,韓宣武心里不禁感嘆:“難怪幾千年來,三教一直壓的九流抬不起頭來,就是給你機會,你也不爭氣啊!”

    幾天下來,韓宣武一直通過分神化念神通,借著闖陣的修煉者,窺視蜃鬼尸魔大陣。此時已經將其運轉規律了解的七七八八,如果韓宣武入陣的話,想要破開這個大陣,只在反掌之間。

    雖然蜃鬼尸魔大陣已經不足為慮,但真正讓韓宣武十分忌憚的是隱藏在天真庵里的幕後之人。

    這種明目張膽坑殺一批批修煉者,並且事到如今仍然有恃無恐,幾乎擺明車馬應懟半個修煉界的囂張態度,都表明幕後之人必有依仗,不是身後有絕強的大勢力支持,就是本身實力異常強大,修為起碼在化神境界以上。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韓宣武都不會輕易去犯險。

    這天中午,在天真庵山門前的空地上,幾大聯盟的修煉者們也在商量如何破陣。

    此時,一群人已經爭執了半多時辰,大部分的問題都圍繞著如何破陣,顯然眾人都拿這蜃鬼尸魔大陣沒有辦法。

    “諸位,如果我們不能將這蜃鬼尸魔大陣破掉,那一切都是空談。”在一陣沉默後,散修風雷子竇天靖站了出來,直言不諱道。

    眾人的視線也轉到了張南世、乾元真人,空空禪師,本因大師幾人身上,有人突然呼喊道︰“大家在這里待著也不是個辦法?咱們要不听一听廣德真人和空空禪師等人的破陣方法?”

    此話一出,周圍人頓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這時候,禪宗的空空禪師站了出來,高喧一聲佛號,然後說道︰“阿彌陀佛!其實蜃鬼尸魔大陣並不是什麼麻煩,老衲已經找到了破陣的方法!”

    “什麼?禪師你找到了破陣方法!”“為什麼你不早說,讓我們在這里白費唇舌?”

    一時間,空空禪師成了眾矢之的,周圍眾人紛紛開口指責,仿佛對方是浪費大家時間的罪魁禍首。

    然而,空空禪師卻未有一絲惱怒,臉色始終保持平靜,就連隱身一旁的韓宣武也不禁為他的好涵養感到驚訝。

    當眾人的怒氣逐漸發泄完了之後,空空禪師臉色肅然的說道︰“諸位請息怒,並非老衲有意隱瞞,而是破陣的方法乃是源于一位奇人之手,再沒有得到他本人的允許之前,老衲怕不能……”

    雖然空空禪師沒有完全說出來,但周圍等人也能猜出一二。

    這時,本因老和尚上前一步,面色凝重對空空禪師說道︰“空空師兄,大局為重呀!請告知這位奇人姓甚名誰?我等也好請他出手破陣。若是他有什麼要求,盡可以提出來。我等會盡量滿足他。”

    雖然正視和尚的話說得非常直白,但周圍眾人也沒有覺得太多反感,認為這是合情合理。

    于是,眾人紛紛催促和詢問這位奇人的身份,並希望此人盡快現身一見。

    見此情形,空空禪師耳朵一動,似是傾听某人傳音。

    很快,他面露喜色,沖大家高聲道:“老衲剛剛得到這位奇人的許諾,雖然他本人不便現身相見,但已經答應將破陣法門公之于眾。”

    此話一出,在場的修煉者都喜出望外,只有少數人面露異色,而隱身的韓宣武卻將視線轉向人群中的某個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