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九十二章蜃鬼尸魔大陣



    “你收回去吧。這任命我不接!”

    回過神來,韓宣武搖搖頭,用手將文書擋了回去,。

    “什麼?”中年差吏瞠目結舌的看著韓宣武,就像看傻子一樣。

    這麼一個油水豐厚的差事,居然有人會輕易的推辭了,而且還是一個下九流守夜人。

    此時要是手上有鑿子,他很想鑿開對方的腦殼,看看里面裝著什麼漿糊。

    中年差吏瞬間換了一個說法,勸誡道:“這可是內務府總管大臣的任命!你不接,難道想抗命不成?”

    “多說無益,你只管回去復命便是!”韓宣武臉色平靜的說道。

    韓宣武很想知道這事的背後是哪方力量在使勁。對方的目的又是什麼?

    迄今為止,知道他是化神境修煉者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他本來也沒有特意隱藏身份。

    說不定有哪方勢力想要討好他才出此下策,當然也有可能是仇家在暗中出手,比如那位門生遍天下的溫太師。

    中年差吏揣著熱乎乎的任命書,一臉懵逼的走了。

    之後兩天,內務府那邊直接沒了動靜,令人奇怪的是居然也沒人來接任義莊主一職,它就這麼明晃晃的空掛著。

    對此,義莊里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而韓宣武雖然也感覺有些奇怪,但並不將此事放在心上。

    這天,韓宣武正在府里,指點虎頭的功夫。

    突然,一只黃紙符鶴搖搖晃晃的從天上飛了下來,精準的落入他的手里。

    韓宣武一見這符鶴,心里便有了幾分猜測,打開它一看,果然是鐘正聲的手筆。

    這家伙自從去打探天真庵的虛實後,就此沒了信息,現在終于找上門來了。

    韓宣武收起符鶴,囑咐虎頭繼續練功後,便離開了韓府。

    片刻後,在一家客棧的客房里,韓宣武和鐘正聲兩人見了面。

    一進房間,韓宣武便聞到了濃濃的藥味,空氣里還夾雜著一絲絲腐臭味。

    大半個月不見,紅袍鬼判鐘正聲完全像是一個人,此時他躺在床上不停的咳嗽,臉上氣色灰敗,神情頹廢,原本硬朗挺直的身板也彎了下去,更扎眼的是他居然丟了一條胳膊,半邊膀子上雖然纏滿了厚厚的繃帶,但仍有絲絲血色滲出。

    “你這是...?”韓宣武走到床邊,表情詫異的問道。

    “咳咳!韓宗師,請恕在下有傷在身,不便行禮!”鐘正聲看到韓宣武後,掙扎著坐起來,滿臉苦笑著說道。

    “無妨!”

    韓宣武擺擺手後,又問道:“莫非天真庵那邊發生了大變故?”

    鐘正聲聞言,臉上露出後悔莫及的表情,語氣低沉道:“就如韓宗師猜測的那樣,所謂的天真庵寶藏果然是別人精心設下的陷阱。

    鐘某一時貪心作祟,跟著一幫同道硬闖天真庵。卻不想落入對方設下的陷阱里面,被困了半個月才僥幸逃了出來。相比那些丟了性命的同道,鐘某僅僅少了一條胳膊,已經是很幸運的了。”

    “哦,是哪方勢力有如此大的手筆?”韓宣武表情嚴肅的問道。

    “在下也不知道是誰設下這個驚天陷阱,但據同道們猜測這應該和朝廷脫不了干系。”鐘正聲一臉恨色的說道。

    “咳咳!”

    說完,他猛的劇烈咳嗽起來,吐出一口腥臭的膿痰。

    韓宣武見狀,立即放出神識,掃遍鐘正聲全身,接著他臉色微變,驚疑道:“你體內竟然有煞毒未除?!”

    說著,韓宣武出手如電,眨眼間十幾道手指殘影落到對方胸腹各大要穴上,將其經脈封住。

    接著,韓宣武運轉法力,將其轉化為雷霆之氣,然後灌輸進鐘正聲體內。

    他體內的煞毒一遇到雷霆之氣,便如雪見陽光般,很快消融瓦解。

    一刻鐘後,韓宣武緩緩收功,並解開了鐘正聲的禁錮。

    此時,鐘正聲的氣色大為好轉,煞毒一去,他體內真氣自行運轉,開始修復體內被煞毒腐蝕的五髒六腑。

    好人做到底!

    韓宣武從陰陽真武牌里取出回春符,一抖手,回春符上突然燃燒起來,很快化作一道青色光焰,沒入鐘正聲體內。

    鐘正聲立即悶哼一聲,迅速盤膝而坐,兩眼緊閉,寶相莊嚴,體內隱隱泛出青色光芒。

    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韓宣武坐在床頭,靜靜等待著鐘正聲的甦醒。

    沒讓他再等多久!

    又過了一盞茶時間,隨著一聲長長的呼氣聲,鐘正聲緩緩的睜開了眼楮,繼而滿臉喜色的沖韓宣武,抱拳行禮道:“多謝韓宗師出手相救!救命之恩,不言謝!以後您但有差遣,在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你言重了!我只不過是隨手為之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韓宣武說完,見鐘正聲想要開口,馬上攔住對方,問道:“天真庵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所謂的陷阱又是什麼?”

    鐘正聲見此情形,只好把感激的話咽了回去,開始詳細的講解起天真庵那邊的事情。

    半個時辰後,韓宣武表情平靜的從房間里離開。

    出了客棧,韓宣武立即施展縮地成寸神通,往京師北方趕去。

    ……

    ……

    慶靈峰位于京師以北二百里,山巒並不算太高,在燕山山脈的眾多山峰之中,並不是十分顯眼。雖然看上去此處普普通通,但因為此處正好位于京師龍脈的會陰處,而且又是燕山山脈中少見的結穴靈地。

    如此一來,就使得慶靈峰成了一處風水寶地。

    自大齋初年起,慶靈峰這塊寶地便被天真庵佔據了,並且在三教九流里高階戰力死傷嚴重的情況下,抵擋住了修煉界中各大宗派的試探和圍攻,逐漸在此立足下來。

    天真庵是一個由女尼及帶發修行的女修組成的神秘宗派,門下弟子向來極少在修煉界里走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天真庵還是歷朝後宮妃子及宮女們出家修行的所在,這在修煉界里算得上獨一無二的特殊存在。

    半個時辰,韓宣武御劍飛過兩百里,很快找到了位于慶靈峰下的天真庵山門。

    離著還有四五里地,韓宣武悄悄御劍飛入一片樹林里,接著便運起土遁神通,偷偷摸摸的遁到天真庵山門邊上,躲在暗地里靜靜的觀察外面的動靜。

    此時,整個天真庵的山門都被一片灰蒙蒙的霧氣所籠罩,霧氣無風自動,翻騰滾動,不時的形成一張張痛苦呻吟的臉,同時在霧中也傳出了一陣陣鬼哭狼嚎聲。

    韓宣武知道這片霧氣便是讓鐘正聲重傷而逃的魔道大陣:蜃鬼尸魔大陣。

    這時候,在天真庵山門前的空地上,零零散散的站著不少修煉者。

    韓宣武認得其中大半,他們都是來自天下各派,絕大多數都已經嘗過了蜃鬼尸魔大陣的厲害,其中不乏死里逃生之人。

    那些並不清楚蜃鬼尸魔大陣底細之人在半月前闖山門的時候已經死了一批,後來又有不少不信邪的人嘗試著破陣,但都吃了大苦頭,更有一大半人一去無回。

    因此最近幾天,幾乎沒人敢輕易闖進里面。

    不過有道是輸人不輸陣!

    盡管破不了蜃鬼尸魔大陣,但也不妨礙有些修煉者對著天真庵破口大罵。

    這讓隱身一旁的韓宣武心里覺得格外好笑,感覺就像是菜市場上小販罵街似的,簡直丟盡了修煉者的逼格。

    韓宣武也試著將神識凝成一線,探入陣內,企圖能摸摸蜃鬼尸魔大陣的底細。

    然而,他神識剛剛鑽入蜃鬼尸魔大陣之中,便被一股異常混亂的魔氣弄得迷失了方向。

    蜃鬼尸魔大陣中的這股魔氣雖然其量極為龐大,但卻雜而不純,看上去應該是有人借蜃鬼尸魔大陣之力,將天地間的煞氣,尸氣,鬼氣等等各種魔氣聚集一起,方才造成這種奇異的效果。

    韓宣武來的雖然遲了一些,但恰好踫上了有高人要再次嘗試著破陣。

    這位高人便是剛剛趕到這里的龍虎山廣德真人張南世。

    龍虎山向來被天下道教信徒視為正一道祖庭,而道教信徒又多以漢人為主。

    如此一來就使得以景族奪取天下的大齋,視其為眼中釘。

    兩百年,朝廷極力對龍虎山的勢力進行打壓,到了最近這些年龍虎山的勢力比起前朝相差甚遠。

    不過畢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屹立中原幾千年不倒的雄厚根基,依然令龍虎山在修煉界里執掌一方之牛耳。

    廣德真人張南世是三代天師張魯一脈的後人,同時他也是龍虎山外山門掌教天師的嫡系弟子,自幼修習正一道法。在道法小有成就後,他轉修內蘊寄神法門,雖然才年過四十,但其修為已經超出了龍虎山的眾多同輩弟子,只有少數老一輩人方能壓他一頭。由于其寄神法寶乃是龍虎山傳承千年的誅邪印,所以他又被人稱為誅邪真人。

    雖然張南世的修為不差,但是在場各派高人甚多,其中修為與之不相上下的也有不少。

    他之所以會有如此大的信心破蜃鬼尸魔大陣,是因為他從龍虎山帶出來一件靈寶鎮魔天師印的仿制品。

    龍虎山歷來以降妖除魔為己任,所以為了對付世間的妖魔,龍虎山的歷代天師真人煉制了無數降妖除魔的法器,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跟隨三代天師張魯飛升而去的靈寶鎮魔天師印。

    張南世帶來的這件仿制品雖然是唐朝第十六代天師仿照鎮魔天師印煉制而成,其威力不足正品的十分之一。但經過千年的不斷祭煉與供奉,它的威力並不遜色于任何一件法寶。

    此時,張南世站在天真庵的山門前,祖籍江西的他,卻長了一副北方人的高大身板,加上面容粗曠,一臉大胡子,看上去像是一員沙場猛將。

    在他外面罩著一件杏黃色法袍,可以看見有絲絲金光從其表面泛起,而在他手上托著一件古色古香的木匣,里面裝的是鎮魔天師印。

    在他身旁願意跟他一同闖陣的人並不多,除了他的雙修道侶棲霞派的紅嵐仙子俞嵐以外,就只有幾個自認修為深厚的散修同道。

    在韓宣武來之前,張南世等幾位闖關的修煉者已經商量妥當,因此隨著張南世一聲令下,幾人飛快的排出一個菱形方陣,一頭扎進了灰蒙蒙的霧氣里。

    韓宣武瞅準機會,分出一道分神,投到俞嵐身上,以分神化念神通,監控他們闖過的過程。

    廣德真人張南世一行人剛剛走進去沒有多久,就立刻遭到了埋伏在蜃鬼尸魔大陣中的尸魔的圍攻。這些尸魔里有些是早已存在的,但有一部分是由前段時間闖關身亡的修煉者轉化。

    雖然他們剛剛轉化為初生尸魔,但比那些積年尸魔更加悍不畏死,在蜃鬼尸魔大陣的輔助下,這些尸魔給張南世等人帶來了大麻煩。

    張南世立即將自己的誅邪印施展出來,其他人紛紛施展本命法器,以求破敵自保。然而他們像是陷入了幻境一般,所有的攻擊都完全錯位,對蜃鬼尸魔大陣中的尸魔一點作用也沒有。

    很快,張南世的一個同道好友便被數名尸魔當場撲殺。

    見有人身死,其他人也都慌了神,顯然他們沒有想剛進來便陷入了死地,也就是這種心態的變化令到他們無法全力發揮手中的法器,一個個被尸魔撕咬得遍體鱗傷。張南世見勢不對,連忙以從木匣里取出鎮魔天師印,護住俞嵐和自己,匆忙向陣外退出。

    可惜棋差一招,已經深陷蜃鬼尸魔大陣的他們根本無法找到離開的出口,只得在尸魔的圍攻下邊走邊退。

    所幸鎮魔天師印放出的鎮魔神光對尸魔有極大的威懾力,幸存下來的幾人暫時沒有性命之危。

    不過這不是長久之計,一旦幕後之人決定出手,韓宣武認為張南世一行人凶多吉少。

    身處陣外的韓宣武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盡管他對陣法的了解只是一些皮毛,但是所謂旁觀者清,慢慢的韓宣武便瞧出了蜃鬼尸魔大陣外圍陣法的幾分端倪。

    單以陣法而論,整個外圍陣法並不算是一種很高深的陣法,只不過是普通的九宮迷心陣和變種混元聚靈陣。九宮迷心陣可亂人心智,並且隨著主持陣法之人的心念隨意變化,不斷的將生門移動,讓人無法找到正確的出口,而變種混元聚靈陣卻可將天地間的種種污穢魔氣聚集起來。

    這兩種陣法雖然奇妙,但還不足以影響到張南世和俞嵐二人,真正威脅他們的是藏在蜃鬼尸魔大陣里的神秘蜃氣。這種神秘蜃氣中可制造種種幻象以迷惑人的心智,並令人心魔叢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