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八十八章血尸變異和活尸暴動



    啊!

    驚恐劇痛中,金有度一下子力量爆發,再次推開老劉頭,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向外面奔逃。

    不過因為跑得急,過房門檻的時候,膝蓋又被絆了一下,整個人都狗吃屎般載倒了出來。

    斂尸房的門檻足有一尺高,這是有講究的,因為發生尸變的活尸沒有任何理智,通常越不過這麼高的門檻。

    然而,這並不包括老劉頭,因為它不是普通的活尸,而是更恐怖的血尸。

    這時候,還在義莊里的人听到斂尸房里傳出的慘叫聲,也剛好匆匆趕來,正好看見金有度從門口栽倒出來的畫面。

    緊接著,化作血尸的老劉頭從地上一下子跳起來,一雙凶煞血瞳直直的看向聞訊趕來的義莊人。

    “救命,救命啊!”

    這時候,金有度捂著流血的脖子,看到來人,像是瞬間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這一刻,金有度已然忘記了自己以人血,鱔血、黑貓血喂養老劉頭的事情。

    這一刻,他心中有的只是恐懼,只想活命,至于其她的,一切都已經拋諸腦後。

    或許是求生的**帶來的力量,栽倒的金有度也一下子猛地從地上再次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向外面奔逃。

    “吼!”

    血尸被金有度的逃命舉動驚醒了,一聲低吼後,邁開僵硬的腳步,向他追了過去。

    “是誰?”

    此刻,天色昏暗,義莊眾人一下子沒認出逃跑出來的這道身影是誰?

    不過很快,眾人又臉色一變,馬上看清了此人面孔,竟然是金有度!

    此刻,在金有度身後,似乎還有一道僵硬的人影在追趕而來。

    義莊眾人看到這一幕後,臉色狂變,瞬間醒悟過來。

    除了老劉頭發生尸變,也沒其他可能了。

    “快跑!”有人驚恐的大喊。

    而這時,金有度也感覺到了身後追自己的東西越來越近,蒼白的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救我!”

    金有度脖子上的大動脈被血尸咬斷,短短一會兒大量鮮血已經染紅了半邊身子,

    他失血過多,剛跑了十幾步,身體就仿佛空了一般,跑不動了。他只得向眾人求救,面露驚恐絕望之色。

    然而他平時做人太失敗,根本沒人去救他。

    此刻,義莊里的人轉身就跑,絲毫不理會金有度的求救。

    眼見血尸追近,金有度面露絕望,拼盡全力的大喊:“救我!三百兩!我出三百兩!,”

    所謂財帛動人心!金有度這麼一喊,還真有人動心了。

    小六子是義莊里少有的年輕人,他瞎了一只眼又精窮,至今沒娶媳婦。

    听到有三百兩可拿,小六子眼中露出掙扎之色,咬了咬牙,撿起地上一塊爛磚頭,返身沖了回去。

    就在血尸即將追上金有度之際,小六子也剛好及時趕到。

    這時候,小六子也終于看清了血肉模糊,紅瞳凶煞的老劉頭。

    “ !”

    看到血尸的恐怖樣子,小六子也是嚇得心髒都差點跳了出來,不過他倒是有一股狠勁,拿起手中的磚頭就直接砸在這血尸腦袋上。

    噗的一聲,這老劉頭的腦袋瞬間如同開花一樣,腦殼凹陷下去大半,灰白色的粘稠腦漿從裂隙中迸濺出來,身體也一下子被砸倒在地。

    “快跑!”

    用磚頭一擊砸倒老劉頭血尸,小六子連忙對金有度吼道,接著轉身就準備向後逃跑。

    不過豈料,那腦袋幾乎被砸開的血尸忽然猛的一下子跳起來,向前一撲。

    小六子還沒有來得及跑多遠,被那血尸抓住肩頭,冷不丁的被撲倒了!

    “ ! !——”

    小六子被嚇的亡魂大冒,連忙抬起拿磚頭的右手拼命砸向血尸。

    砰砰!一下比一下用力!

    然而,血尸整個腦殼都被砸扁了,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樣,任由小六子怎麼砸,猙獰的血口仍然一寸寸的向小六子的脖頸子逼近。

    仿佛感覺到了血尸的意圖,小六子更是臉色大變,一邊用磚頭猛砸,一邊雙腳猛蹬地面,企圖掙脫出血尸的雙手。

    “姓金的,快來幫忙!”

    小六子臉色蒼白,高聲沖身後的金有度喊道。

    此刻,金有度已經被嚇破了膽,血快流盡了的他,癱坐在地上,兩眼傻傻的看著小六子和血尸掙命,竟是絲毫沒有幫忙的意思。

    “快來幫忙啊!”

    看到像是被嚇傻的金有度,小六子再次吼道,聲音里有焦急,也有氣憤,但更多的是後悔。自己萬萬不應該貪圖三百兩銀子,而選擇沖回來救人。

    金有度被小六子這麼一吼,也回過神來,如夢初醒,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

    “吼!”

    這時候,那血尸像是感覺到了金有度的動作一般,猛然抬起頭對著金有度一吼。

    老劉頭此刻的模樣十分人,本就血肉模糊,剛剛被小六子砸了十幾下,更像是整個腦袋都爆開了一樣,灰白的腦漿子,暗褐色的血沫糊滿了全臉,看起來更是惡心駭人,這一聲大吼,更有不少黑色的腥臭膿液從血尸口中噴出,濺落到小六子身上,居然把裸露在外的皮膚腐蝕出一個個焦黑色小坑。

    眼見如此恐怖的場景,金有度渾身打了一個冷顫,心中不可遏制的升起一種無比驚恐之感。

    “快動手啊!”

    小六子看著金有度驚恐的眼色,心中生出一種不詳的預感,再次對著金有度吼道。

    “吼——”

    小六子一吼,那血尸也跟著再次對著金有度一吼,同時雙手用力一抓。

    “唰——”

    小六子的肩膀直接被血尸抓的血肉模糊,傷口出更露出了血白色骨頭。

    小六子痛的全身巨震,心頭大駭,可令其目眥欲裂的是,金有度竟然逃了!

    只見視線中,金有度滿臉驚恐的踉蹌後退幾步之後,接著頭也不回的向外面逃去。

    “姓金的!老子死了也不會放過你!”

    小六子大聲怒吼,看著向扔下他獨自逃跑的金有度,悲憤的目眥欲裂。

    眼見小六子就要被血尸撕碎了,事情陡然有了轉機。

    此時,就見從義莊棺堂里呼啦啦沖出來幾個身穿黑白兩色長袍的守夜人。

    他們手里都端著一盆盛滿黑狗血的木盆,沖小六子這邊跑了過來。

    說起來都是命!小六子在義莊里是人緣比金有度好了十倍不止,何況他和武爺的關系擺在那里。若是這次不去救他,回頭不好跟武爺交待

    血尸雖然恐怖,但緩過神來的義莊人其實並不怎麼怕它。

    因為義莊每年都會發生不少尸變之事,見得多了,心里也就不怎麼害怕了。

    “小六子別怕,老子來救你了!”

    老酒鬼一馬當先,手里端著的黑狗血,沖血尸當頭就潑了過去。

    呼啦!

    呼啦!

    接連三四盆黑狗血潑到血尸頭上,瞬間也把小六子整個人澆了滿頭滿身的鮮血。

    可是他不怒反喜,眼中閃爍著逃出生天的喜悅。

    黑狗血不愧是破邪滅煞的聖物,血尸身上當即蒸騰出大片灰煙,仿佛被燙熟了的一樣,發出慘烈的嘶吼。

    吼吼吼!

    它裸露在外的肌膚,迅速干癟變黑下去,一雙亮的嚇人的血瞳轉眼間變得暗淡無光,恐怖的氣息以驚人的速度衰弱下去。

    小六子感覺血尸的力道大大減弱,身體急忙拼命掙扎,右腳猛的蹬在血尸胸膛上,竟然一下子將其蹬了個仰頭栽。

    眼見血尸栽倒在地,小六子心里狂喜,鼓起最後一點力氣,手腳並用,迅速爬出去老遠,和血尸拉開了距離。

    此時,老酒鬼等守夜人見黑狗血起了作用,不由面露喜色。

    眼見血尸逐漸掙扎不動了,老酒鬼心里一松,轉而擔心起小六子,于是馬上跑到他身邊,一把抱住他,開始查看小六子的傷勢。

    “老酒鬼,我...我沒事!只不過是外傷罷了!”小六子看見老酒鬼一臉的著急,心里感動之余,開口安慰他道。

    誰知他不說還好,一開口頓時惹來了老酒鬼的大罵:“屁個沒事!你也不看看,尸毒都快滲入骨頭里了。”

    這話一出,小六子也感覺不對勁了,他傷口處從發癢疼痛很快變得麻木起來,轉眼的功夫傷口處都喪失了知覺。

    小六子心里大駭,扭頭向肩膀上的傷口看去,只見血肉模糊的傷口,從邊緣到內部竟然快速的變黑發臭,看上去好像一塊腐爛變質的死肉。

    可怖之極的是,黑狗血居然對這種詭異恐怖的尸毒,絲毫不起效用。

    “這可怎麼辦?我還年輕,不想死啊!老酒鬼,快救救我!”小六子滿臉驚懼,一把拽住老酒鬼的袖子,絕望的哭喊著。

    老酒鬼見此情形,急忙沖旁邊的人狂喊:“快去取糯米和香灰!晚了就來不及了!”

    話音剛落,立即有守夜人埋頭向義莊的庫房那邊沖去。

    從進義莊的第一天,義莊里的老人都會把義莊里的種種忌諱和必知事項,通通告訴每個新人,而如何治療尸毒是所有必知事項里最重要的幾項之一。

    老酒鬼剛喊完,又大喊道:“看住金有度,別讓他逃了!他身上也有尸毒!”

    其實老酒鬼不提醒,金有度也跑不了多遠,因為他的頸動脈被血尸咬斷了,根本活不了多久。

    此時,金有度有氣無力的半癱在地上,奄奄一息。

    老酒鬼這麼一喊,當即有人走到金有度身前,將他一腳踹翻,接著抽出腰帶,熟練的把金有度捆了一個手腳反曲背後的死扣,最後又用布帶勒緊了他的嘴巴。

    金有度沾染上了尸毒,死後必定會變成活尸。

    為了防止他咬人,這才鄭重其事的又捆又勒。

    很快,有人取來了糯米和香灰。

    這時候,小六子已經嘴唇發紫,,面如死灰,眼楮隱隱泛出血色,各處傷口變得烏黑腐爛,不斷有腥臭的膿液流出。

    老酒鬼不敢遲疑,接過糯米和香灰後,馬上糊到小六子的傷口處。

    滋滋!

    霎時間,隨著滋滋的響聲傳出,傷口處有灰黑色煙氣升起,白色的糯米迅速變黑,而香灰卻散發出詭異的臭味。

    小六子痛的渾身亂顫,陡然從老酒鬼懷里掙脫而出,在地上不停打滾。

    老酒鬼等人又喜又驚,喜得是糯米香灰起效了,驚的是這一點也不像是拔出尸毒的正常現象。

    就在這時候,金有度突然低吼起來,被捆住的身子開始拼命地掙扎。

    眾人扭頭看去,就見金有度嘴角流誕,面容猙獰,一雙眼楮已然化作了血色。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金有度害人終害己。他死了卻又變成了新的血尸。

    ”該死!”

    “該死!”

    一連兩聲大罵,同樣的詞語卻是指向不同的事物。

    就在這時候,老劉頭化作的血尸突然停下了掙扎的動作,接著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此刻,它全身烏黑干癟,身上散發著強烈的尸臭,一雙血瞳不知為何變得綠油油,只有瞳孔的最深處閃耀著一點彌散不去的血芒。

    它變異了,也變得更強了!

    吼!

    變異血尸突然仰天長嘯,一聲巨吼瞬間傳遍附近方圓幾里。

    所謂事情沒有最壞只有更壞,隨著變異血尸的吼叫,義莊各間棺堂里忽然傳出陣陣異樣動靜,有陣陣低吼,有指甲抓撓木板的刺撓聲,也有棺材板被掀落在地的砰砰聲響。

    “該死!發生大規模尸變了!!”

    “快跑啊!這不是咱們能應付了的事情!朝廷會派高人來的。”

    面對這巨大的變故,義莊眾人頓時慌了手腳,好在義莊以前也遇上過這樣的意外狀況。

    隨著一位義莊老人帶頭向外面逃去,眾人連忙拋下手里物件,也有樣學樣的跟著向外奔逃。

    老酒鬼看著在地上打滾的小六子,滿臉的焦急和猶豫。

    這時,變異血尸突然停下了吼叫,扭頭看向老酒鬼,

    被一雙綠油油,毫無感情的凶瞳冷不丁的盯上,老酒鬼陡然打了一個寒顫,心里直發寒。

    他不敢再猶豫,立刻拔腳向外逃去。

    他一逃,頓時驚動了變異血尸。

    它膝蓋都不打彎,猛的直直跳起,沖老酒鬼追擊而來。

    變異血尸的速度極快,一蹦足有一丈多遠。

    僅僅兩個起落,便追到了老酒鬼的身後,當頭一爪帶起一陣腥風,猛的抓向他的脊骨。

    這一爪之力十分巨大,竟然一下子破開了血肉,直接抓住了老酒鬼的脊椎大龍。

     吧, 吧!

    啊!

    剎那間,老酒鬼發出一聲慘叫,撲倒在地。

    接著只見三節血淋淋,帶著大筋的脊椎骨,被變異血尸抽了出來。

    下一秒,變異血尸猛的撲了上去,一口咬住老酒鬼的脖頸不放,開始不停吮吸和吞咽起來。

    老酒鬼嗚嗚的掙扎了幾下後,身體突然不動了。

    而這時,小六子眼楮泛著血光,慢慢從地上爬起,然後踉踉蹌蹌的湊到旁邊,撕咬住老酒鬼的一條胳膊,也開始大口的吃著新鮮的血肉。

    很快,義莊各間棺堂里不斷有活尸的身影出現。

    它們被鮮血刺激著,搖搖晃晃的走出棺堂,嘶吼著,慢慢向變異血尸所在之處聚集過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