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八十七章尸變



    話音剛落,韓宣武立刻沖金有度伸手道:“拿來!”

    “拿什麼?”金有度有些摸不著頭腦。

    “正式的調令!”

    金友度一听這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笑罷,他看著韓宣武,嘲弄的說道:“韓黑狗,你是不是在義莊里被人叫武爺叫習慣了,現在真把自己當一個人物了?”

    “呵呵!你算個什麼東西,下九流的玩意兒。本莊主恪守職責,通知你一聲,就算給你臉了。你也配用上調令?”

    說到這,金友度氣焰囂張的指向小六子和老酒鬼等人,表情得意道:“還有小六子,老酒鬼,周賴頭...你們幾個也在派遣單上。上面說了,限你們在三日之內,到遵化皇陵司報道。若是超過期限不至,必懲不待!”

    此話一出,小六子和老酒鬼等人臉色大變,繼而表情驚懼的,扭頭齊齊看向韓宣武。

    這個時候,武爺是他們的主心骨,雖然他們明知希望渺茫,但卻是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韓宣武能讓他們失望嗎?

    自然不會!

    等金友度把話說完,韓宣武搖搖頭,面帶憐憫的沖他笑了笑,接著從懷里取出一張正式公文調令。

    然後把有字的一面,對著金友度展開。

    “認字嗎?讀讀上面寫著什麼。”韓宣武笑著沖金有度問道。

    此時,金友度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他沒有回答韓宣武的問話,而是一把奪過公文,一個字一個字的檢查了幾遍。

    “滋免任金友度京師義莊莊主一職,調至遵化皇陵司,另有任用!限本人于三日之內到遵化皇陵司報到,不得延誤!”

    調令上內務府總管大臣的官印和私印俱全,一看便知是正式的官府公文。

    “不可能!不可能!這不是真的,是假的!”

    金有度難以置信的失聲大喊著,繼而臉色猙獰的看著韓宣武,瘋狂的大吼:“好啊!你竟然敢偽造公文!這是殺頭的大罪!

    來人啊,把這條黑狗給我拿下!”

    雖然金有度連聲催促,但這是根本沒有人听他的命令。

    所有人都看出來此事有些不對勁。更有識字的義莊賬房奪過他手上的公文,仔細看完後,又大聲當眾朗讀了一遍。

    听到公文上的內容,在場所有人一片嘩然。

    公文內容和姓金的剛才說的幾乎一樣。然而,怎麼成了金有度被調走了,剛剛還不是武爺嗎?

    這個戲法到底是怎麼變得啊?!

    “真的?假的啊?”有人忍不住問道。

    “真的!內務總管大臣的私印也在上邊。”那義莊賬房信誓旦旦的說道。

    公文上內務府的官印不是假的,更關鍵的是居然還用上了私印。

    在大齋的官場潛規則中,一個官員的私印往往比官印更有公信力。

    眾人听見都用上私印了,心里頓時不在懷疑。

    接著眾人紛紛用敬畏的眼神看著韓宣武,而看向金有度的目光中帶著些許憐憫,但更多的是嘲諷。

    金有度感受到眾人的目光,一時接受不了現實,啊的一聲狂叫後,拔腳就跑,萬分狼狽的逃離了這里。

    而這時,小六子等人突然歡呼著大笑大叫起來在。此刻在他們心里武爺簡直神了。

    韓宣武也笑了,心里對陳其昌的辦事效率默默點了一個贊。

    原來昨天他回到家後,當天下午陳其昌就把公文送到了他手里。

    這表面是一個巧合,實際上卻代表著陳其昌對韓宣武極為重視,把他囑托的事情放在了第一位上。

    小六子和老酒鬼等人為了慶祝大獲勝利,非要請韓宣武喝酒。

    韓宣武見他們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于是答應下來。

    酒席上的事情就不細說了,反正就是一句話:酒足飯飽,興盡而歸。

    等小六子等守夜人踉蹌的回家去睡覺,韓宣武跟他們分開後,自己向義莊走去。

    剛回到義莊,韓宣武看到前院里一幫收尸隊的人圍在一起,好像正在看著什麼東西。

    這時,有人眼尖看見韓宣武回來了,不由高興的大喊:“武爺,您快來看看,這里有一具古怪的尸體。”

    “哦,是嗎?”

    韓宣武說著走上前去,收尸隊的人馬上讓開了一條道路。

    此時在抬尸擔架上躺著一具死狀淒慘的尸體。

    只見尸體的眼楮也睜的大大的,看起來像是死不瞑目一樣,眼楮里和臉上都是帶著一種巨大驚恐,像是死前看到了什麼極度驚恐的東西一樣。

    左邊脖子上一片血肉模糊,皮肉不見了一大塊,像是被什麼吃了一樣,血管也被咬斷,但是詭異的是尸體除了被咬的脖子處,其他的地方比如衣服上卻少有血跡。

    韓宣武仔細端詳過後,臉色一變,轉頭對身後的眾人道:“他的血好像都被吸干了!”

    韓宣武此話一落,在場的眾人都是止不住臉色變了,什麼人殺人會把血都吸干的,除非是變態,如果不是的話,難道是鬼祟作妖?

    “武爺,你快看,看他左手手腕。”忽然,在韓宣武身邊,一個中年漢子驚呼道,一把將尸體左手手腕的袖子拉開,露出整個手腕。

    蒼白的手腕顯露出來,上面清晰的顯露出好些青紫色的印痕,看上去,正好是一個手掌印,像是手腕被抓過留下,但是卻有些詭異,成青紫色,像是淤青,但是又明顯不是,說不出的詭異。

    “武爺,這只手也有。”旁邊,另一個收尸人也開口道,將尸體的另一只也抬起來,袖子摟開,將里面的手臂顯露出來。

    赫然,一個清晰的青紫色手掌印顯露在上面,看的在場眾人都止不住頭皮一麻,心底一陣陣寒氣直冒,有膽子小的更是不由自主的退後幾步,感覺心里有點發毛了。

    “嘶——”“我的天!”“這手印”“一些收尸人臉上露出驚懼之色。

    盡管他們沒天干著收尸的工作,死狀淒慘的尸體見多了,但像這樣詭異的死尸一年也見不到幾回。

    每回遇上了這種詭異死尸,往往都代表了某種不詳。

    這具尸體死狀太慘,太詭異了,尤其是手臂上那兩個青紫的手印,更是像是散發出一種莫名的寒意,讓人心頭發寒。

    “你們從哪里收回來這具尸體的?”韓宣武回頭沖眾人問道。

    “武爺,是衙門里通知俺們去收尸的。這人死在南城一條巷子里。”收尸隊的隊長立馬回答道。

    “知道死者的身份嗎?”

    “知道,听找捕頭說,死者是南城打更的老劉頭,昨天晚上死的。對了,老劉頭他無兒無女。”

    “這麼說又是一件無頭公案了?”

    “嗯,所以衙門才讓俺們把尸體拉回來的。”

    “算了,這死尸有些古怪。按照慣例,暫且放到斂尸房!等過了頭七,若是沒有發生尸變,在找地方埋了吧!”韓宣武最後吩咐道。

    在義莊里待的時間長了,什麼死狀怪異的尸體也能見到。老劉頭的死相也不是最慘最詭異的。

    韓宣武不打算多管閑事,按照義莊往常的慣例處理就好了。

    “是,武爺!”

    黃昏時分,是義莊一天里最空閑的時間,此時義莊里人很少。

    就在這時,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偷偷進了斂尸房里。

    “天殺的,韓黑狗你個雜種,敢壞老子的好事,老子詛咒你不得好死,詛咒你子子孫孫世世代代為娼為奴”

    “雜種,壞我好事,韓黑狗,還有一幫趨炎附勢的小人,你們這些天殺的,你們都不讓老子好過!

    好,你們既然不讓我好過,那你們也都別想好過。,既然如此,那我就讓老頭好好尸變給你們看,我不好過,你們也都別想好過,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一下子,金有度心中怨恨爆發,看著躺在堂屋中的老劉頭尸體,眼中爆發出驚人的怨毒和狠辣之色。

    不多時,金有度從屋子里拿出一把菜刀,走到老劉頭的尸體旁邊,發狠將自己手腕割了一道,流出鮮血,將鮮血滴落到老劉頭的口中,隨後,金有度又取出鱔血和貓血也一股腦的往老劉頭的嘴巴里面喂進去。

    金有度也不知道這樣有沒有用,只是隱約在酒桌上听義莊老人吹噓過,橫死之人,若是將人血、鱔血、貓血這些東西給尸體喂下,最容易尸變,而且尸變後要比一般的尸變更凶。

    夜色減黑,將自己所知道的關于能讓尸體發生尸變的方法全部一股腦的用在老劉頭身上。

    做完這些後,金有度也像是虛脫了一般,一屁股躺坐在擺放著老劉頭尸體的竹席旁。

    此刻,金有度血跡斑斑的癱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老劉頭的尸體還靜靜躺在一旁,一動不動,不過嘴角邊,衣領子上大片的血跡,這是之前金有度將自己的血和鱔血、黑貓血等鮮血倒進老劉頭口中留下,而且如果這時候有細心的人過來就會發現,老劉頭原本圓睜的眼楮不知何時已經閉上,扭曲的面容也恢復了正常。

    不再似之前那般滿臉驚恐扭曲,眼楮死不瞑目般的瞪得大大的,變得自然平和了起來,然而在這之前,根本沒有人整理過老劉頭的死相。

    “ ——”突然,一聲骨骼的脆響聲,在夜幕即將到來的寂靜下驀得炸響,像是有人活動肢體所帶動的骨骼脆響。

    “什麼聲音!”

    房間里,累的近乎虛脫的金有度听到聲音也像是受驚一般,渾身一個激靈。

    “呼—— !”

    就在這時,身後,一陣寒風吹來,關著的房門猛地一下子被催開,發出一聲巨響。

    呼啦一下,金有度肥胖的身子一下子驚的站起來,看向身後,待看清只是風把門吹開後,渾身一松。

    “呼,原來是風,嚇了我一跳。”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自語一聲,隨後又抬頭看了一眼天色。

    此時,天色不知何時已經慢慢黑色下來。

    金有度見狀臉色一變,他剛剛累的厲害,弄完一切後就虛脫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因為沒有什麼人提醒一下,他自己都不知道坐了多久,根本都沒怎麼注意道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不好,天色要黑了,我得先離開。”

    金有度倒也不是太蠢,知道如果老劉頭真的尸變,他留在這里絕對是找死的行為,當即心生退意,不過轉念又一想,自己還沒有親眼看到韓黑狗和一幫小人的下場,心里萬分的不甘心。

    “先離開這里,明早再來瞧瞧!”

    金有度忍不住有些怯怯的看了老劉頭的尸體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懼意。

    “就算尸變,應該也不會這麼快吧。”

    心頭雖然有些害怕,不過報仇的心思最終佔了上風,而且金有度覺得,現在天才剛剛開始黑,就算尸變,應該也不會這麼快,這般自語一聲,金有度放松心情,慢慢超斂尸房的大門走去。

    “唰!”

    幾乎在同一瞬間,金有度轉身,背過尸體的時候,躺在竹席上的老劉頭一下子眼楮睜開。

    斂尸房中,金有度剛剛走到門口,只覺心里一寒,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霎時間,他驚駭萬分的看到里面的老劉頭不知何時已經坐了起來,雙眼血紅,正直勾勾的看著他。

    殘留著鮮血的嘴巴,人的笑容,慘白如紙的驚悚面容

    一瞬間,金有度一張臉血色全無,看到老劉頭向自己撲過來的瞬間,更是止不住尖叫出聲。

    然而人是有求生本能的,在看到尸變後的老劉頭向自己撲過來的一瞬間,驚駭之余,金有度一下子展現出了超乎想象的力量,身子直接對著撲過來的老劉頭用力撞去,

    這時候,撲過來的老劉頭竟然直接被金有度一下子撞在地。

    不過金有度也是身子一個不穩,直接向前撲倒下去,巧兒不巧的把老劉頭壓在地上,來了個臉對臉。

    而倒在地上的老劉頭也沒有閑著,像是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般,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金有度,嘴巴突然裂開,露出里面犬齒一般的獠牙,對著金有度的脖子就一口咬了上去。

    “噗嗤!”

    一下子,鮮血就像是水流一樣從金有度脖頸上噴了出來,血肉瞬間缺了一塊。

    而那連著血管青筋的肉塊,直接被老劉頭囫圇吞進肚子里。

    “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