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八十五章我餓啊



    大白天,又是在天津城里,韓宣武未避免驚世駭俗,自然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御劍飛行。而塞勒斯•梅瑟的想法大約和他一樣。

    他放出獨角獸後,立刻揚出一大捧晶瑩的粉末,接著在韓宣武對注視下,一人一馬漸漸變得透明模糊,很快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韓宣武見此情形,心里嚇了一跳。

    不過他很快反應了過來。這恐怕就是西方傳說中的隱身粉!

    神識掃過對面,果然“看見”對方仍然站在原地不動。

    就在這時,空氣里泛起點點波動,繼而傳出梅瑟的聲音:“韓先生,我們可以動身了吧!”

    “好!我們走!”

    韓宣武戴上銀色面具,將氣息收斂起來,隨著話音落下,他一步三丈,快若鬼魅的沿著大街,向天津城外跑去。

    而在他身後,空氣里無端掀起一陣輕風,雙翼獨角獸振翅騰空,載著塞勒斯•梅瑟緊緊跟在韓宣武後面。

    片刻後,天津城五里之外的一塊荒地里,有一道劍光突然沖天而起,劍光飛至千丈高空後,轉而向京師方向疾馳而去。

    盡管天津城和京師相距三百里,但僅僅用了半個時辰,韓宣武和梅瑟兩人便飛抵至京師城外。

    接下來不用細說,兩人降落地面後,又順利的過了城門口,進了京師。

    由于梅瑟對神子的下落極為關心,十分迫切的想要見到他。

    韓宣武拗不過對方,便直接領著他,來到了當初那個被選定的婦人的院子。

    兩人隱身進了院子,正好看見一個面容姣好的少婦,挺著微微凸起的肚子,在院子里散步。

    韓宣武悄悄指了指這個孕婦,同時輕輕點了點頭。

    然而,他這樣做簡直是多余。

    其實根本不用他指認,塞勒斯•梅瑟從第一眼看到孕婦的時候,神情已經變得萬分激動。

    “果真是...是神子!聖神保佑!隱修會有救了!”他狂熱而痴迷的盯著孕婦的肚子,嘴里同時呢喃自語著。

    一會兒後,梅瑟終于從痴迷中恢復清醒。

    他伸手指了指外面,示意韓宣武到外面說話。

    韓宣武點點頭,跟著梅瑟出了這院子。

    院子外的一條胡同里,梅瑟面帶感激,沖韓宣武感謝道:“韓先生,感謝您指引我順利找到神子。您的這份恩情,我隱修會牢牢記下了。”

    韓宣武擺擺手,道:“你我都各取所需,既談不上恩情,又何須道謝!”

    兩人互相又客氣了幾句話後,梅瑟終于問起了安吉拉的下落。

    韓宣武是爽快人,一听這話,立刻帶著對方,去了剛買的大宅子。

    趕路期間不用細說。

    一刻鐘後,在煥然一新的韓府里,塞勒斯•梅瑟見到了一身仕女打扮的安吉拉。

    兩人相見時,安吉拉正在給一幫新收的下人訓話。那氣場簡直是把自己當做了女主人。

    “你...啊,梅瑟先知!”安吉拉一看見梅瑟當場傻眼了。

    當年,她在西方多次受到隱修會的幫助,才在教廷追捕隊的追捕下屢屢逃出。而塞勒斯•梅瑟就是對她幫助最大的一位。

    雖然她並不知道對方為何會屢次幫助她,但安吉拉知道梅瑟長老對她另有圖謀。

    “安吉拉,好久不見了!”梅瑟微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這時候,塞勒斯•梅瑟已經恢復了身為隱修會長老的超然風度。

    安吉拉慌忙將下人們打發走。接著表情疑惑而略顯驚慌的沖梅瑟問道:“先知大人,您怎麼親自來東方了?”

    “我自然是為你而來!”梅瑟笑道。

    這時,韓宣武突然插話道:“你們兩個聊吧!我出去看看府里翻修的怎麼樣了。”

    安吉拉見韓宣武要走,心里一慌,哀怨而急切的喊道:“老爺,您不要我了嗎?”

    一聲老爺,雷的韓宣武外焦里嫩。

    從兩人見面起到現在,安吉拉不是叫他韓先生就是韓大哥,可從來沒叫過他老爺。

    這個詞很容易讓人誤會呀!

    果然,梅瑟表情變得猶疑不定,謹慎的向他看來。

    “不要誤會!我跟她是清白的。”韓宣武立即解釋道。

    不過看梅瑟的表情,他恐怕是一點也不相信。

    ”嗯,你們聊!我走了。”

    說完,韓宣武也不多做解釋,直接離開了。

    這時,尹全安和虎頭幾個接到韓宣武回府的消息,立刻向這邊趕了過來。

    “武爺”

    “武爺好!”

    “師傅,您終于回來了!”

    尹全安和虎頭他們一見韓宣武,立即興奮的上前行禮問候。

    過了好一陣子,韓宣武才安撫好眾人。

    稍後,韓宣武打發虎頭他們出去玩,只留下了尹全安一人,了解府上最近的情況。

    經過尹全安的詳細述說,韓宣武知道府上的事情都還算順利。

    從育嬰堂搬來的孩子們都已經安頓好了,而且適應了府里的生活。

    除此之外,尹全安和安吉拉兩個同力合作,一共招收了二十六個下人和兩個廚子。下人里男女各佔一半,全是從育嬰堂里出去的,都是知根知底和老實肯干的人。

    至于其他諸如翻修進度,下人的月錢,采買家具,衣物和食物等等各種花銷及瑣事,尹全安也一一的細說了。

    等到他說完,時間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時辰。

    韓宣武耐著性子听完後,毫不吝嗇的夸獎了尹全安一番,接著又交給他三百兩的銀票當做下半個月府里的花銷。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韓府雖然初建,但一個月各種花銷加起來最少也要一百兩銀子。

    不過這些銀子對韓宣武而言僅僅九牛一毛而已。

    下一步,他已經計劃好了,要請上幾個真才實學的教書先生,教授孩子們讀書識字。

    就在他想著事情的時候,安吉拉和梅瑟兩個聯袂而來。

    韓宣武抬頭一看,馬上招呼兩人坐下。

    等到兩人坐定,他笑著沖梅瑟問道:“你跟安吉拉談的怎麼樣了?她願意不願意和你回西奈山?”

    梅瑟看了安吉拉一眼,見其滿臉不情願,不由嘆息一聲,搖頭不語。

    韓宣武見狀十分意外,扭頭看向安吉拉,詫異道:“你居然不願意回去。難道隱修會還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安吉拉點點頭,直接道:“對啊!隱修會若是能庇護我,我怎麼可能會逃到東方來?”

    “若是換作以前可能不行,但你現在身份不同了!”梅瑟突然開口道。

    “呵呵!我能相信先知,但我不相信隱修會里的其他人。”安吉拉冷笑道。

    活了這麼多年,安吉拉早就把一切看透了,隱修會里有些垃圾是利益之上的貨色,說不定哪天就把她給賣了。

    “等到神子重登神位!你—”

    安吉拉聞言,立即打斷道:“好了!梅瑟先知,你不用勸我了。我對隱修會的瘋狂計劃並不感興趣。而且我一點也不看好它。”

    塞勒斯•梅瑟又勸了她幾句,但安吉拉始終無動于衷。

    最終梅瑟先知滿臉失望的離去,而安吉拉留在了韓府。

    韓宣武對安吉拉的選擇不置可否。

    人家怎麼說也是活了幾百年的老人兒,對內里的各種利弊早就考慮清楚了。

    ……

    傍晚,日落星現,做完一天的工,周六恭從韓府後門走出來。

    他滿臉喜色,手中提著一個油紙包,里面放著五個大肉包和三塊雞蛋糕和一斤咸豬肉。

    此外,他懷里還揣著主家賞下的兩錢銀角子。

    雖然這些對于富貴人家不算什麼,但是終日奔波勞碌的周六恭而言,卻是足夠欣喜的賞賜。

    周六恭也沒想到僅僅給人家翻修府邸,就得了主家這麼豐厚的賞賜。

    想到韓府的下人們一次就被賞了倆月的工錢,周六恭心里琢磨著明天就向尹管事探探口風,問問還收不收廚娘了。他那渾家可是有一手絕好的廚藝。

    想到這里,周六恭當即滿心歡喜的向自家方向走去。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夜幕降臨,入了夜,白天街面上的各種攤和街邊的店鋪也都陸續的關門,街上變得冷清了起來,行人漸漸稀少。

    周六恭拐進一條胡同,摸著黑,深一腳淺一腳的向前走著。

    “餓啊!好餓,我好餓!”

    就在他經過轉過一處巷口時,一道虛弱的聲音傳入周六恭的耳中。

    周六恭聞聲向著那邊看去,只見巷子口邊上,一道像是乞丐一樣的身影,蜷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

    “餓...餓啊!”

    一聲聲呻吟隨著夜色送入周六恭的耳中,那身影蜷縮著,顯得愈發可憐。

    周六恭看了幾眼,神色猶豫了一下,向前面走了幾步,走過巷口,不過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退回來。

    “哎,這混亂的世道。”

    看著巷口里面那道蜷縮顫抖的身影,周六恭終究還是有些不忍,走了過去,拿出一個大肉包,蹲下遞給對方。

    “拿去吃吧!吃了就不餓了。”

    周六恭其實也知道,對于餓瘋了的人,他就算再多給兩個包子,也填不飽他們的肚子里

    但是施舍一個包子已經是周六恭最大的善心了。畢竟他還有家人要養活。

    “啪!”

    這時候,面容模糊的乞丐也抬起頭,突然伸出手來,不過卻不是接住包子,而是一下子抓住了周六恭的手腕。

    剎那間,周六恭身體突然一顫,全身寒毛倒立,表情極度恐懼。

    因為他駭然看見了一張蒼白無比的冷硬面孔,就像是死人的臉一樣。手也十分蒼白,而且冰冷的嚇人,她感覺就像是冰塊一樣。

    最駭人的是,這乞丐的眼楮,竟是一雙血色凶眼,仿佛一條噬人的餓狼。

    “我好餓啊”

    乞丐抬起頭,一雙血眼盯著周六恭,語氣生硬的喊著,然而它的嘴角卻怪異的揚了起來,露出一個詭異至極的笑容。

    “啊——”

    周六恭差點魂都嚇得飛出來,一下子甩開乞丐的手,拼命往自己方向跑去,一口氣連跑過好幾條胡同巷子。

    等到跑累了,周六恭忍不住扭頭向後看去,見那詭異的乞丐沒有追上來後,終于松了一口氣。

    然而,還沒等他身體放松下來,一道令他毛骨悚然的聲音再度響起。

    “好餓啊”

    這聲音居然盡在咫尺,就像在他耳邊響起。

    就在這時,一只冰冷之極的手陡然握住了他的腳腕。

    周六恭萬分驚恐的向腳下看去,瞬間大腦嗡的一聲炸開。

    因為剛才那個乞丐,不知何時已經趴到了他腳下,此刻正抬著臉對著他詭異的笑著。

    “救——唔!”

    周六恭驚恐呼救,然而剛剛一個救字出口,聲音就戛然而止。

    “啪嗒”

    最後,人影消散無蹤,原地只剩下一個鼓鼓的油紙包。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中,月亮已上中天。

    周六恭家,剛滿九歲的周小小身體蜷縮在土炕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他餓啊!

    “爹,怎麼還不回來呀?”

    周小小自語一聲,咬著牙,又將褲腰帶緊緊的勒了一圈,讓人甚至擔心其會不會直接把腰給勒斷。

    “果然不餓了。”

    周小小的臉色憋的通紅,等到勒緊系上後整個人才長出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

    “咯吱——”

    忽地,一聲輕響從門口傳來,門被推開了,接著有人走進來。

    “誰!”周小小听得動靜,頓時掙扎著起身,扭頭向門口看去。

    只見昏暗的光線下,門口處,一道模糊的人影站在那里,但是因為夜色昏暗,看不真切,似是一個男人的身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並沒有出聲。

    若是別人見此情形,怕是會被嚇一跳,不過周小小卻不僅沒有害怕,反而十分高興的向門口跑去。

    “爹!”

    門口的身影,頭發雖披散下來,擋住了面孔,但不是周六恭又是誰。

    周小小激動的跑過去,直接就撲到周六恭身上。

    然而周小小卻沒有注意到,此時的周六恭臉色蒼白,頭發後面的一雙眼楮已然成了血色凶瞳。

    “爹,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呀!我都餓死了。”

    周小小向爹抱怨著,而周六恭始終直挺挺的站著,一言不發。

    “爹,我餓了!”

    周小小見爹沒有搭理他,不由嘟著嘴,抬頭看向自己的親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