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八十章 一個禍國殃民的尤物



    這時,韓宣武又說道:“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誤中副車。它不一定是特意針對朱爾典公使,更有可能是對著蒙巴列先生來的。”

    雖然不知道誤中副車是什麼意思,但不妨礙兩個英國人听懂後半句的意思。

    尤其是蒙巴列听完這話,臉色陰沉的跟鍋底似的。

    做生意的誰沒幾個仇人,蒙巴列能走到今天這個顯赫未知,自己都不知道惹下了多少仇敵。

    韓宣武見此情形偷笑不已,他這話是故意誤導對方思路,誰成想蒙巴列真的听進去了。

    不過有人仍然保持清醒,德魯•塞納突然鄭重的對韓宣武說道:“韓先生,為了維護大英帝國的威嚴,我不得不慎重的問您一句,你說的話可有什麼依據?”

    韓宣武立刻回應道:“我沒有確切的證據,但從邏輯上講不通,因為如果沒有我,吸靈怪詛咒就足以致朱爾典公使死亡。既然如此,幕後黑手何必要多此一舉。”

    “最重要的是...”

    說道這,韓宣武指了指那副黑死神咒,繼續說道:“黑死病一旦傳播開來,這件東西最後一定會被人翻找出來的。有如此大的破綻,豈不是明擺著說朱爾典公使的死亡是一件大陰謀。

    如果換作我是幕後黑手,我一定不會這樣畫蛇添足。”

    韓宣武說的這番話完全符合思維邏輯,幾乎找不到破綻。

    不過這一切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幕後黑手是同一方勢力。

    然而,韓宣武卻知道幕後黑手其實有兩個,其中一方只想朱爾典悄無聲息的死去,而另一方卻想渾水摸魚,有意想把此事鬧大,最好讓大齋和英國直接翻臉。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這一點真相。

    這時候,所有人都有了一個思維誤差,蒙巴列以為黑死神咒是針對他的,德魯塞納也認為這可能是一個巧合,而奕欣純屬打醬油,他不關心這些,只想盡快解決此事,好盡快回到談判桌上,大齋真的拖不起了。

    奕欣見英國人陷入沉思,立即開口道:“韓先生,本王想問朱爾典公使身上的黑死病氣,你能除去嗎?”

    韓宣武點點頭,同時上前一步,把掛在牆上的黑死神咒羊皮卷摘下來卷起收好。

    蒙巴列看到這一幕,臉色微變,急忙喊道:“韓先生,這東西應該屬于我的!”

    盡管黑死神咒是一件害人的東西,但是無論在東西方,任何一件具有超凡力量的物品都是十分稀少罕見的。

    蒙巴列是見多識廣的大商人,深刻知道它的珍貴價值。如果能賣到識貨人的手里,價錢最少以千磅開頭。

    韓宣武裝作沒听見,直接將東西收進陰陽真武牌里。

    眾人看見那麼大卷的東西忽然從韓宣武的手里消失不見了,臉色一變,心里那些剛冒出來的小心思馬上又縮了回去。

    韓宣武抬頭看向蒙巴列,笑眯眯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沒...沒什麼?”蒙巴列囁嚅道。

    韓宣武見對方服軟了,並沒有繼續發難,而是突然說道:“對了,我想起來理查德•渣甸先生身上的詛咒應該還沒驅除。”

    “是啊!差點把他忘了!”奕欣順勢接口道。

    “那就再勞煩韓先生一次了。大英帝國一定會記住您的貢獻,事後必定有豐厚酬勞給您。”德魯塞納笑著說道。

    “好說,好說!不過這一切都功勞都記在奕親王身上吧!韓某是他三顧茅廬請來的。”

    關鍵時候,韓宣武心里門清,德魯這樣說的目的是想把功勞推到他個人身上,而不願承受大齋的人情。

    奕親王听完這話哈哈大笑,對韓宣武的贊賞溢于言表。

    接下來的事情很順利,理查德人年輕並沒有染上黑死病氣,僅僅除去吸靈怪詛咒之後,很快就清醒了過來。

    只是他靈魂受創不輕,必須要躺在床上修養上幾個月了。

    至于那些感染上黑死病氣的僕人,韓宣武好人做到底,順手幫他們抹去了體內的病氣。

    沒了黑死神咒,黑死病氣已成了無根之水,韓宣武耗費大量純陽真氣,硬生生的把它們全部煉化了。

    當朱爾典公使體內的黑死病氣也被清除之後,蒙巴列等人看見他仍然昏迷不醒,不由有些傻眼,紛紛用詢問的眼神看向韓宣武。

    奕欣沒有那麼多顧慮,直接向他問道:”怎麼回事?人怎麼還沒醒呢?”

    韓宣武心里笑了笑,表面上卻兩手一攤,一臉無奈道:“朱爾典公使靈魂受創不輕,昏迷不醒也是非常正常的。他本人已經年過五十,靈魂本就比年輕人虛弱。理查德都要修養上好幾個月,何況是他。”

    “哎,遭了,萬一他醒不來,停戰談判的事還怎麼進行的下去呀!”

    這下換作奕欣急得跳腳了。

    奕欣急得直跺腳,抬頭看見韓宣武並不怎麼著急,心里靈光一閃,立即面帶期盼的問道:“你一定有辦法對不對?”

    韓宣武裝作為難的樣子,眼神故意躲閃奕欣的目光。

    奕欣是人精,此時哪還看不出來對方是真有辦法,見狀,他馬上豪氣干雲的說道:“只要能讓朱爾典公使清醒過來,你有什麼要求盡管提?”

    韓宣武等的就是這句話。于是滿臉不舍的哄騙道:“我這里有一滴師門傳下來的補魂真水。對靈魂創傷有奇效。不過它太珍貴了,天底下也只有這麼一滴,堪稱無價至寶。”

    听他這麼一說,奕欣臉色一滯,心里十分後悔自己提前夸下海口。看這樣子一筆大竹杠是免不了的了。

    此時,旁邊的德魯和蒙巴列兩人心有靈犀的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默契的一言不發。

    他們也看出來了,大齋一方比他們想的還要著急。

    既然這樣,他們在一旁看著便是,何必搶著出頭。

    韓宣武並沒有為難奕欣的意思,直接表明目的,道:“雖然補魂真水是無價之寶,但韓某認為奕親王的人情應該不比它差上幾分。這樣好了,就用這一滴真水換來親王的一個人情。您看怎麼樣?”

    奕親王看著韓宣武認真的神情,嘴角極快的抽動了一下,可很快他滿臉笑容的一口答應了下來。

    世上最難還的就是人情!如果能用銀子解決,奕欣寧願花上十萬兩銀子,也不願欠下某人的人情。

    得了確切的承諾後,韓宣武也不耽誤時間,伸手一翻,手心上瞬間多了一滴晶瑩剔透,散發著誘人光芒的透明玉液。

    靈魂精華一出世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奕欣和蒙巴列德魯等人神情極度渴望的盯著靈魂精華。

    此時,他們感覺內心深處仿佛空虛無比,本能的渴望得到它,以填補逐漸流逝的靈魂,

    韓宣武動作極快,根本不給其他人開口的機會,手腕一抖,靈魂精華瞬間飛射而出,一觸及朱爾典的額頭,立刻沒入其中。

    “唉!”

    奕欣等人見此情形,下意識的同時滿臉遺憾的嘆息一聲,聲音大的嚇了他們自己一跳。

    他們尷尬的面面相覷,接著忽然無聲的笑了笑,十分默契的將剛才的一幕掀了過去。

    十幾個呼吸後,朱爾典眉毛微微一動,眼皮動了動,接著緩緩睜開了眼楮。

    韓宣武說的一點沒錯,靈魂精華果然奇效無比。

    朱爾典公使甦醒過來後,剩下的的事情不用細說。反正韓宣武也不參與兩國談判的事情,他直接功成身退了。

    當然英國人為報答他的救命之恩,不僅主動送上一大批財貨,還得了英國方面尤其是朱爾典的感激,聲望度直接刷到尊敬的地步。

    ……

    兩天後,韓宣武穿著一身西服從一間西洋裁縫鋪走了出來。

    今天,他要會一會某個幕後黑手。

    天津城里租界眾多,以英、法、德、美、意五國為主。

    韓宣武此次去的地方位于法租界的巴黎大街上。它是一家法國餐廳,傳說是一個法國貴族開的。

    這間法國餐廳主打奢華宮廷風格。裝修奢華而大氣,金碧輝煌的牆壁上掛著西方著名油畫和刀劍裝飾,屋頂上吊著兩頂奢侈大氣的水晶燈,四周牆邊里擺放著古希臘事情的精美的雕塑,而位于餐廳一角則有一個小型音樂團,

    韓宣武走進這里時,音樂團正吹奏著旋律優雅而舒緩的樂曲。

    這間餐廳雖然面積不大,但由于它奢華的風格和堪稱頂級的服務,吸引了眾多來往東西方的富商和船長。

    在這里就餐吃的不僅是格調,更主要的是能進入這里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這間餐廳雖好,但花銷卻也是不菲。即便在洋人舍得在這里花錢的也並不多,更不用說是大齋人。

    絕大部分大齋商人為求順利和洋人談下生意,大都選擇邀請客人來此餐廳就餐,效果尤其不錯。

    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再加上如今大齋國力遠遠落後于西方列強。

    因此即便是在這里用餐的大齋商人也自信不起來,大多數都感覺十分別扭拘束,而洋人們看他們的目光中也永遠帶著不屑的神態。

    像韓宣武這樣穿著一身得體的西洋服飾,臉上帶著自信的表情,神態自若的走進這間奢華餐廳,還從未有過。

    所以當韓宣武出現在餐廳里的時候,立刻就吸引了四周眾人的注意。

    韓宣武解開穿在外面的西服扣子,將其放在一旁的椅子上,露出一件做工精良的高領襯衫和黑色馬甲。

    然後他找到一張空桌坐下,揮手對附近的侍應生彈了個響指,用標準的英語喊道:“waiter!”

    不得不說,他來到大齋後,這餐廳的裝飾和風格最接近後世。因此韓宣武在這里十分的放松。

    “先生,我能幫助您什麼嗎?”一個相貌英俊的侍應生立即走了過來,用標準的法語回應道。

    見鬼了!韓宣武本想裝個逼,誰知道他只能听得懂法語,卻不會說呀!

    耤A這個逼裝的一點不圓潤!

    “菜單!”韓宣武摸了摸鼻子,說道。

    他接過侍應生遞過來的菜單,菜單雖然用法文寫的,但他一看就懂。

    于是,韓宣武隨口點了法式h蝸牛,芝士濃湯等幾樣典型法式菜肴。

    這一連串自然得體的行為舉止,令周圍的華商和洋人感覺十分詫異,同樣也勾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

    韓宣武不像同胞那樣被洋人一注視便覺得不自在,他反而一臉的輕松,端起剛剛送上來的紅酒,在燈光下悠然自得的品嘗著。

    沒過多久,當侍應生就將第一道菜肴端了上來之後,,韓宣武突然把一張一英鎊的鈔票,放到侍應生的盤子里,同時說道:“我想見一見布朗•阿爾諾先生一面。他現在在這里嗎?”

    侍應生看了看盤子里的鈔票,猶豫了一下,小聲道:“阿爾諾先生現在不在餐廳,不過伊娃小姐在這里。”

    “你能請伊娃小姐來這里一趟嗎?”韓宣武想了想又問道。

    “這...這”侍應生十分的為難。

    韓宣武見狀,又放了兩張一英鎊的鈔票進去,道:“你去詢問一下,就說是我是共議局主席蒙巴列先生的客人。”

    “好吧!”看在金錢的份上,侍應生點頭答應了。

    稍後,在上第二道小牛肉的時候,那個侍應生領著一位風情萬種的西洋女人從後廚走進餐廳來。

    當看到韓宣武後,她隨手打發走侍應生,自己徑直走了過來,坐到韓宣武身側,用帶著波爾多口音的法語問道︰“蒙巴列派你來的?”

    听到這話,韓宣武停下手中的刀叉,抬頭看了看眼前的西洋女人。

    這個西洋女人的臉並沒有西方人那種粗曠,反而有明顯的混血血統,五官不僅立體更兼有東方人的柔媚,眉若細柳,瞳似秋水,上薄下厚的嘴唇抹上了一層艷紅的唇膏,一頭柔順的黑發垂落在肩膀上,裁減得體的花旗袍將她傲人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

    這西洋女人一出現,所有人的視線全都擊中在了她的身上,交談聲、細語聲全都消失不見,整個餐廳立刻變得靜悄悄的,只有一陣陣沉重的呼吸聲。

    “天生媚骨!又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尤物!”這是韓宣武見到看清這個洋女人後的第一個想法,即便是飽經魔女安吉拉挑逗誘惑的他也不由得生出了一絲漣漪。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