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七十八章 怪異的病氣



    剛剛進入這棟別墅,韓宣武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韓宣武放出神識掃視了一下,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驚訝。

    這間別墅的大廳居然被布置出了一個紫氣來龍風水局,也不知是哪位風水大師的手筆。

    然而此罕見風水局卻已經被人破了,出手之人未知。

    他發現雖然在整個房間里絲毫沒有施法的痕跡。可別墅的風水則確確實實的被人為的改變了,由旺財興盛之地變成了一塊敗運破產的惡地,從而使整個紫氣來龍局的風水盡數失去了效用。

    在韓宣武的記憶里。至少有七八種法術可以輕易的破掉各種風水陣法。但是卻沒有一種法術能夠做得如此的干淨。事後竟然找不到任何地施法痕跡。

    韓宣武心里很奇怪,這棟別墅明明完全是西洋風格,主人也是一位英國人。

    為何會有風水大師大費周章的在此地布下風水大局,更重要的是一點不影響表面的西洋風格。

    這種精通西洋建築設計的風水鬼才天下罕有,

    然而更罕見的是,竟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破了此間風水大局。

    不過這時候不容韓宣武多想下去。

    此時,在大廳里正有七八個人翹首等著他的到來。

    除了一身雙眼頂戴親王服的奕欣之外,最令韓宣武注意的是佔據別墅中央位置的三個西方人。

    當中一個年齡大約六十歲左右,相貌平平,身材肥胖,頭上戴著一頂可笑的紳士銀發,此人是別墅的主人,天津租界公議局當選主席興登•蒙巴列。一個身家超百萬英鎊的英國大富豪。

    在他的左邊是一個身穿英國少將級軍裝,面容剛毅,身材高大,儼然是一副鐵血軍人的形象。

    韓宣武視線掃過此人,心中迅速浮現他的資料,伊麗莎白巡洋艦艦長德魯•塞納,英國塞納家族第二代伯爵,其父親曾參加過第一次入侵戰爭。

    最後一人卻是上神教的主教皮耶羅。

    此人年約四旬,黑袍衣襟,胸前掛著一個白金十字架,眼楮里閃著睿智的目光。

    韓宣武敏銳的注意到,那副十字架表面正在不斷向外輻射著熾熱的白光,神聖的白色光芒將整個別墅空間籠罩在其中,同時空氣中隱隱有聖歌之音回蕩。

    但最讓他側目的是,這個聖物十字架擁有等同于法寶的威能,在其內部竟然有岩漿似的濃厚聖力正緩慢流淌。

    當然這種異象只有韓宣武一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他人只不過隱隱察覺到皮耶羅主教此人與眾不同,聖潔的氣質下卻非常的危險。

    此時,跟在奕欣身後的兩個修煉者對此感覺更加深切。

    韓宣武視線掃過他們兩個後,隨即不再關注了。這兩個人雖然都有幾十年法力道行,在修煉界也算一方高聲,但並不能讓他動容。

    奕欣看見韓宣武進來了,立刻大步迎了上來,同時“情真意切”的說道:“韓先生,你終于來了。朱爾典公使總算有救了!”

    說著,奕欣一把扯過韓宣武的手,有力一握,同時暗中對他使了一個眼色。

    其實不用奕欣示意,韓宣武就知道此事不會那麼順利。

    瞎子都能看出來,英國人那邊看向他的目光里充滿了懷疑,分明是不敢相信如此年輕的大齋人會破除吸靈怪詛咒。

    要知道就連身懷聖物十字架的皮耶羅主教對它也束手無策。畢竟吸靈怪無形無質並且還成功躲進了宿主的靈魂里面。

    “聖神在上!親王大人,我嚴重懷疑大齋的誠意。一個比我兒子還小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會破除吸靈怪詛咒?”

    皮耶羅主教作為除魔布道的權威人士,率先沖奕欣發難。

    韓宣武心里一笑,也不辯解,只是突然把視線投向皮耶羅。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神識隨著韓宣武的目光瞬間沖入對方眼底。

    皮耶羅催不及防,心神防線頓時被一沖即潰,脆弱的仿佛是一捅即破的那張膜。

    這也是上神教教士的一大通病,一身聖力全是靠外物加持,並不是自己苦修得來。

    因為超凡力量來的容易,所以他們的精神力強度並不比普通人強出許多。

    當然也有例外,上神教的苦修士們不迷信外物,而是通過自我折磨一步步磨礪己身,其實力和精神境界並不比佛教的高僧大德遜色。

    韓宣武神識一放即收,這僅僅是給對方的一個小小回應而已,並沒有傷人之意。

    皮耶羅面露驚駭之色,身子本能的向後一仰,蹬蹬連退三步。

    他回過神來後,臉上不斷冒出大顆汗珠,看向韓宣武的眼神里充滿忌憚,右手忍不住緊緊握住胸前的聖物十字架。

    興登•蒙巴列見狀臉色一變,急忙關切的問道:“皮耶羅主教,您沒事吧?”

    “我沒事!”皮耶羅臉色陰沉的回應了一句,同時右手緩緩松開了十字架。

    此時在別墅里的人,沒有一個是傻子!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皮耶羅剛剛暗地里吃了不小的虧,出手之人不問可知。

    于是,眾人看向韓宣武的目光頓時變得截然不同,臉上表情各異。

    韓宣武將眾人的神色看在眼里,他也不做解釋,微微一笑的問道:“冒昧問一下,這里有幾人中了吸靈怪詛咒?”

    話音剛落,蒙巴列代表英國一方,開口道:“目前只有公使大人和理查德勛爵兩人。”

    “帶我去看看!”韓宣武不願耽擱時間,立即吩咐道。

    “好,這邊請!”蒙巴列作為此地主人,當即回應道。

    說完,他神情意外的看了看奕欣的臉色,見其只是微笑的站在原地,看樣子一點也不介意韓宣武喧賓奪主。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個神秘的年輕人完全不是大齋一方的附庸,反倒更像是一種平等的關系。

    這種反常現象,讓除了莫禮之外的其他人非常震驚。

    既然奕親王都沒說什麼,其他人就更沒資格開口了。

    于是,在蒙巴列的引領下,韓宣武神情自若的進了別墅里的主臥室,而皮耶羅主教則緊緊跟在後面。

    另外,大齋一方除奕欣之外,其他人都不被允許進入臥室。

    進了臥室,韓宣武便看見一個中年英國人昏迷不醒的躺在一張古典而精致的大床上。

    此人臉色灰敗,呼吸微弱,全身充滿了濃濃死氣,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表明他還是一個活人。

    韓宣武上前查看了一番,眉頭微微皺起。

    皮耶羅見狀,不懷好意的說道:“朱爾典公使身負重任,你一定要好好救治。要是你把人治死了,你們大齋必定要負全部責任。”

    奕欣听了,立即上前一步,反駁道:“我大齋本是一番好意,不忍朱爾典公使被人暗害。如果皮耶羅主教非要將全部責任推給我方。那好,我們不管了便是!”

    “韓先生,我們走!”

    說完,奕欣作勢要走,韓宣武也心領神會的轉身就走。

    “慢著!”

    英國海軍少將德魯•塞納即使開口喊住了韓宣武兩人。

    他是負責此次停戰談判團隊安全的主官,萬一朱爾典死在這里,他的麻煩可不小。

    “皮耶羅主教,這里是我負責的。聖神在上,請你不要隨便開口好嘛!”

    皮耶羅听完臉色通紅,自從被發配到大齋,還沒有人敢對他這樣說話。

    然而一想到對方顯赫的貴族身份,還有那位高高在上的紅衣主教。

    皮耶羅悶哼一聲,竟然生生忍了下來。

    壓服皮耶羅後,德魯•塞納神情嚴肅的沖韓宣武說道:“年輕人,你我是第一次見面,我對你完全不了解。但我願意相信奕親王,相信他不會拿大齋的信譽開玩笑。

    既然他對你十分信任,那我也相信你一次好了。

    無論事成與敗,一切的命運都交給主來裁決,阿門!”

    韓宣武看見奕欣微微點了點頭,于是重新轉身走到床邊,看向朱爾典。

    剛才他皺眉是因為朱爾典的狀況十分奇怪,除了額頭上縈繞著一團黑氣之外,身體溫度高的不正常,有一股怪異的力量正在侵蝕他的身體。

    這股怪異力量性質非常獨特,生機勃勃卻帶著彌散不去的死氣。這跟傳說中的瘟氣有些相似,但又有很大不同。

    此時,它正在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把朱爾典體內生氣轉化為一種古怪的病氣。

    韓宣武感覺這種古怪病氣會傳播到周圍人身上,讓眾人生病死亡,其性質和傳說中的鼠疫非常相似。

    韓宣武感到很奇怪,因為吸靈怪詛咒就足以殺人于無形,幕後黑手何必要多此一舉。

    “莫非暗中出手的人不止一方?”他心里忽然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

    奕欣見韓宣武遲遲不動手,心里很是焦急,忍不住開口問道:“怎麼樣?莫非你也拿它沒辦法?”

    說著話的時候,奕親王語氣里帶著一絲埋怨。

    正因為有韓宣武信誓旦旦的表態,他才大包大攬的提前夸下海口。

    要是韓宣武治不了,這個黑鍋就要扣在他身上了。僅僅一個延誤“治療”的罪名就能讓他焦頭爛額。

    韓宣武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接著放出了生死簿。

    吸靈怪類似幽魂,而生死簿正是它的絕對天敵。

    絲毫不用韓宣武費心,生死簿殘頁陡然爆出一團金光,瞬間沒入朱爾典額頭。

    下一秒,只見一個身體散發著淡淡黑光,身上披著一層黑氣斗篷的骷髏怪物被拖了出來。

    此刻,它被金光化成的無數光絲緊緊捆住,可憐的仿佛一頭待宰的羔羊。

    敕令:撈過界的異域吸靈怪,不容于此方天地,故打入黃泉淵海,充作黃泉餓鬼餌食。

    獎勵:五十點功德,一點靈魂精華。

    當韓宣武了解到靈魂精華的用處後微微一喜。

    這種靈魂精華對靈魂受損之人大有奇效,而朱爾典正好用的上。

    “倒是一個敲竹杠的好機會!”他暗暗想到。

    只不過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韓宣武現是裝模作樣的用手按住朱爾典的額頭。

    片刻後,他一言不發的轉過身去。奕欣和德魯塞納等人神情緊張的看著他,以為他要提出什麼要求。

    誰知只听韓宣武忽然開口道:“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們先听哪一個?”

    眾人一听這話,心里同時吐槽:“尼瑪,這就離譜!。

    面對如此緊張的局面,此人居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這時,奕欣搶先道:“先說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吸靈怪詛咒已經被破除了!”

    “真的?”

    “不可能!”

    听完韓宣武的話,眾人近乎同時的失聲喊道。

    “不信,你們可以自己檢查一下。”

    說著,韓宣武讓開了道路。

    皮耶羅最是心急,搶在其他人前面,按住朱爾典的額頭,同時小心的把一絲聖力探入他的靈魂空間。

    稍頃,皮耶羅滿臉難以置信的松開手,原本如跗骨之蛆的吸靈怪居然真的從朱爾典的靈魂里消失了。

    這簡直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怎麼樣?”德魯•塞納神情嚴肅的問道。

    皮耶羅沉默了片刻,才苦澀的點頭道:“...吸靈怪真的消失了!”

    “太好了!聖神保佑!”

    興登•蒙巴列聞言激動的揮了揮拳頭,絲毫看不出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而德魯塞納也非常高興。

    奕親王就不用說了,以他的涵養也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

    咳咳!

    就在這時,韓宣武故意咳嗽了兩聲,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身邊,然後問道:“我這里還有一個壞消息,你們難道不想听嗎?”

    “說來听听!總不能比吸靈怪詛咒的事情更糟吧!”蒙巴列笑道。

    “咳,兩者差不多吧!”韓宣武含糊其辭的說道。

    一听這話,眾人神情瞬間嚴肅起來。

    “韓先生,別賣關子了。”奕欣有些不滿的提醒道。

    韓宣武見此情形,立即嚴肅的說道:“朱爾典公使體內還有另一種力量正在摧毀他的身體。如果不及時回救治,不僅他本人會死,還會連累周圍無數人。”

    說完,不等眾人再發問。韓宣武主動把那種類似鼠疫的怪異病氣告訴了眾人。

    “黑死病!”

    “黑暗撒旦!”

    “魔王的詛咒!”

    雖然這是三個不同的詞語,但指向的都是同一種事物。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