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七十五章 誰是獵人



    韓宣武隨手在兩人周邊布了一個隔音結界,然後說道:“吸靈怪詛咒是死咒里非常高級的一種。即便在西方超凡界也很少有人能掌握它。如今它卻偏偏出現在萬里之外的東方,施咒對象還是理查德•渣甸這個特殊人物。

    這樣異常的現象,你想到了什麼?”

    听到韓宣武啟發性的詢問,莫禮全力轉動腦筋,很快冒出來一個駭人的想法。

    “前輩,您的意思是西方的某些勢力在暗中故意謀害英法秘密使團成員。朱爾典公使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而理查德可能受其連累了。”

    “若是我沒猜錯,真相大概就是如此。而且我還有一個推斷。這次事件的幕後主使大概率是英法本國內部的鷹派勢力。

    原因倒也並不難猜!總歸離不開利益二字。有人不想看到這次談判成功。

    要是朱爾典等人糊里糊涂的死在天津衛。那麼咱們大齋就算身上長滿了嘴,到時也說不清了。

    這屎盆子不用說,一定會扣到大齋身上。”

    听到這里,莫禮倒吸一口涼氣。

    韓宣武攘慫謊郟 乃嫡獠拍牡僥畝。「現氐腦諍竺婺兀br />
    他沒理會莫禮的反應,一臉冷靜的繼續分析道:“朱爾典此次是秘密出使。即便出事了,造成的影響也小。朝廷只要舍得付出足夠的代價,也能將此事勉強應付過去。

    然而更嚴重的後果卻是東西方失去了彼此的信任。

    此次停戰談判若是失敗。為了平定十字教叛亂,張中堂一定會武力收復廣州城。”

    “呵呵!韓某不得不佩服幕後主使者的算盤打的十分精明。

    要知道廣州城里可是居住著眾多洋人。

    廣州一被攻陷,兵荒馬亂之際,他刀兵無眼,必定會有不少倒霉的洋人因此丟了性命。

    這樣一來,英法內部的狂熱鷹派勢力豈不是找到了一個絕佳的借口,借此機會重新掀起第三次入侵戰爭。”

    一听此事嚴重到有可能導致第三次入侵戰爭發生,莫禮臉色難看之極。

    想到前兩次入侵戰爭,給這個古老國度帶來的無數屈辱,莫禮再也坐不住了。

    他騰的一下子站起來,滿臉焦急的沖韓宣武一抱拳,激動道:“前輩,此事萬分火急。在下必須盡快稟報給奕親王。請恕晚輩失禮,告辭!”

    韓宣武一揮手,一只無形大手騰空飛出,直接把莫禮重新按回馬扎。

    同時,他有些嗔怪道:“急什麼!這一切只是我的猜測而已,何必如此大驚小怪!

    最後要是我猜錯了,大動干戈,白忙活一場的鬼子六豈不是要扒了你的皮。”

    “可是,前輩。這事實在太—”

    “太什麼太!我看你莫禮不像是一個愛國者,你做事那麼積極干什麼。

    再說了,反正理查德和朱爾典一時半會也死不了。

    有些人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有時候等上一等,也不失是一個極佳的策略。

    等到朱爾典的性命落在己方手里,這場停戰談判可就好談許多了。”

    盡管有韓宣武給他再三支招,但莫禮自認肩膀太小,萬萬擔不起這個責任。

    他打定主意先听著,回去後立即向奕親王坦白一切。

    韓宣武看出了莫禮的想法,笑眯眯的給了他致命一擊:“莫禮呀!這吸靈怪詛咒之事其實只是我一人之言。你難道不怕是我信口胡謅嗎?”

    莫禮一听這話,腦袋嗡的一下子,頭都大了。

    等回過神來,他勉強笑道:“韓前輩德高望重,應該不會拿這件事來開玩笑吧。而且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話到最後,莫禮十分罕見的暗懟了韓宣武一句。

    此時,他心里暗戳戳的偷罵著:“尼瑪!有拿如此國家大事開玩笑的嘛!化神宗師難道就了不起?!”

    這邊,韓宣武急忙擺手,道:“你可別拿德高望重這個詞糟踐人。我還年輕著呢!”

    莫禮聞言一愣,這才恍然發覺韓宣武看上去年輕的過分,原先他以為是駐顏有術。現在看來人家的年齡說不定還沒他大呢。

    想到這,莫禮心里忍不住暗罵了一句:“這個怪物!”

    罵完以後,莫禮立即擺正態度,問道:“前輩,那您說怎麼辦?”

    韓宣武認真的伸出手,豎起一根手指頭,淡定的說道:“就一個字等!”

    說完,韓宣武換了一個語氣,又道:“當然了,關于吸靈怪詛咒之事你可以回去向奕欣匯報。至于後面那些猜測就暫且不要說了。”

    “是前輩!”莫禮想了想,很快答應了下來。

    接著韓宣武跟莫禮要了他的住址,並約定若有緊急事情,可再來此地等候。

    完事之後,兩人結完賬,各自離開。

    韓宣武跟沒事人一樣回到張府,跟陳其昌打過招呼後,回房睡下。

    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陳其昌跟張嵐秋提出告辭,要趕回京師。

    韓宣武借著給張家遷祖墳的事情,聲明要在天津城呆上一段時間。然後,囑托陳其昌把此事告知虎頭,安吉拉,小六子幾個,讓他們不要著急。

    陳其昌一口答應下來,並保證妥善處理好義莊那邊的事情。

    陳其昌坐上馬車離去後,曾文俊卻主動留了下來,這是韓宣武暗中打了招呼的緣故。

    張家祖墳遷徙要選擇黃道吉日,最佳時間是在下個月初八,曾文俊留在張府正好代替他。

    此時,張嵐秋並不曉得韓宣武的打算,他對曾文俊的留下十分歡迎,有兩個風水師在旁邊全程照看,他家的祖墳一定不會出現任何紕漏。

    ……

    天津衛作為東西方文化和經濟交匯的重要口岸,商貿發達之極,再加上這里有各國的租界,各國洋行和富商匯聚一堂,更加快了東西方之間金銀的流通。

    有錢的人多了,市面自然十分繁榮,但也導致了魚龍混雜,騙子眾多。

    因而在下九流眼中,天津衛絕對是一塊僅次于京師和魔都的風水寶地。幾乎所有下九流門派的外堂都在這里有著一定的地盤,其中勢力最大的自然就是武、娼、丐三門。

    除此三家勢力之外,點金門的勢力也不容小覷。

    點金門是算命卜卦的相師組成的一個松散的勢力。

    點金門里的絕大多數門人都只是擺地攤糊弄平頭百姓的算命師,能夠有真本事的相師極少。

    在天津衛,點金門的地盤主要集中在夫子廟一帶。

    每日清晨便可看到眾多算命師在夫子廟的道路兩側排開陣勢,替那些迷信的老百姓解卦說事,細說姻緣外加婚喪嫁娶之事。

    在其中混得好的相師則在夫子廟附近的租了一間門面。

    說句題外話。自古以來,風水與卜算的關系就十分密切,一個好的風水師大多擅長一兩樣卜算之術。比如唐時的李淳風和袁天罡,宋時的邵雍,賴布衣等等。

    最近幾百年來,集此兩者于大成之人,當屬朱太祖的重要謀士劉伯溫。

    言歸正傳!

    今日,韓宣武來到夫子廟是為了和程有度見上一面,目的自然是皇極經世書。

    程有度的風水館非常好找,就在夫子廟的街口處,這條街上最大、最氣派的那一家鋪子就是他開的。

    程有度的風水館,生意一直都很紅火,他本人專門接待那些權貴富商,而其他的平頭老百姓則交給了他的弟子們。

    即便如此,大部分人想要和程有度見上一面,都需要預定時間。

    當然,以韓宣武的能力,僅僅略施小法,便輕輕松松進了內堂。

    這間風水館的內堂分內外兩間正屋,外面還有了一個小客廳。

    房間的裝飾和擺設很有講究,在普通人眼里顯得莊重大氣,然而在韓宣武眼里,這里卻布置了一個八方聚財陣。

    此陣的名字起的十分大氣,可實際上它是一種損人利己的風水陣法。

    其作用是將進入屋內之人的財運逐漸轉移到布陣之人身上。

    盡管此陣法能夠快速積聚財運,但是卻極損陰德,修煉界的人絕對不會為了區區銀子而損耗自身陰德。

    此陣在修煉界里知道的人很多,但幾乎沒人會把它用在自己身上。

    從這一點上,韓宣武就可斷定程有度對修煉界一知半解,否則不可能連這點常識都不清楚。

    此時,小客廳里正坐著幾個衣著光鮮的商人。旁邊負責接待的弟子看見韓宣武一個人進來了,忍不住露出了驚訝之色。

    他非常清楚師父今天會見哪幾個人,而韓宣武並不再名單之中。

    就在他準備上前詢問之時,韓宣武突然朝他看了一眼。

    一眼之下,這位弟子立刻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全身不能動彈。

    這時,程有度正巧將一位客人送出門外。

    當他見到韓宣武時,不禁一愣,繼而面露喜色。

    程有度毫不猶豫,立即轉身向其他客人道了聲歉,說今日有重要事情要處理,所以他們的預約要向後推延一日。

    那幾個商人雖然對此頗有不滿,但也不敢多說什麼。

    他們之前受程有度指點,得了不少的好處,因此不敢輕易得罪這位風水大師。

    將客人送走之後,程有度又命令弟子全部下去,沒有吩咐不要來後堂。

    等到只剩下他和韓宣武兩人之時,程有度才走到韓宣武跟前,抱了抱拳頭,笑道︰“今天早上,我便偶得一卦,算出有貴客登門。後來我算了半天都沒有算出這貴客是誰,沒想到盡然會是韓先生你。”

    此時,他絲毫不提前天跟韓宣武發生的沖突,十分熱情的將韓宣武迎進里屋。

    待到兩人分別坐下,程有度態度溫和,滿臉熱情,開口道︰今日有緣再見到韓先生,真是程某的榮幸。不知先生來我這里,所為何事?”

    雖然程有度滿臉的熱情,但韓宣武卻從他眼里看到了熾熱的貪婪。

    韓宣武轉念一想,便知道此人對自己的尋龍點穴之術垂涎三尺。

    如今他自己送上門來,自然讓程有度欣喜若狂,舉止也因此表現的極為反常。

    實際上,當韓宣武在走入屋子後,立刻知道了程有度打算如何對他下手。

    此時,這間房子里彌漫著一種奇異的香氣,常人聞了會覺得神清氣爽,心情不由放松下來。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這種奇香乃是下九流神巫門傳出的一種高級**香。它可使常人放松警惕,神智迷糊,最後失去判斷,令人在不知不覺中听從別人的吩咐。

    普通人根本無法察覺出香氣里有任何異樣,離開此地後反而會覺得更加精神,而且沒有任何不良反應。

    這種**香再加上程有度獨有的影心法術,常人絕對無法抵擋。

    這也難怪程有度能在在天津衛闖出如此大的名聲。

    可惜這種**香只能對付普通人罷了,對韓宣武根本不起作用。

    不過韓宣武沒有拆穿程有度的把戲,反而和程有度有話沒話的閑聊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逝去,程有度見韓宣武絲毫沒有中招的跡象,就連自己的獨門法術也似乎失去了效用,臉色越來越難看,神色也越來越焦急。

    又過了一會兒,就在程有度耐不住要動用武力之時,韓宣武突然問道:“你是洛陽程家的哪一房?”

    在惑神音的影響下,程有度下意識的回答道:“二房!”

    下一刻,他才回過神來,大驚失色的突然站起,指著韓宣武,異常驚怒道:“你—”

    “呵呵!你果然是洛陽程家的人。”韓宣武笑了,接著伸手彈出一道法力,將程有度完全禁錮住。

    前一刻還被程有度當成獵物的韓宣武,一轉眼的功夫就成了獵人。

    這樣身份上的極大落差,令程有度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到韓宣武走他眼前,他才萬分驚駭的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動彈了。

    程有度拼命掙扎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放棄了。

    他抬頭看著韓宣武,心里無比驚駭,但仍然存有僥幸心理,說道︰“韓先生,您是高人。請不要跟在下開玩笑了,快把神通收回去吧!”

    “唉!沒想到堂堂洛陽程家的後人會淪落到仗著些許法術榨取錢財。程有度你真是給程家老祖宗長臉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程有度道了這種地步,仍然死不承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