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六十八章 風水內卷同行相忌



    韓宣武視線看向山谷中央的那顆華蓋大樹,它就是七形位中的燕嘴之位所在。

    賴氏風水里曾記載“金燕餃草吉巢生”。這草字代指木行生氣。

    若是有人能站在高空向下俯視,可以看到以大樹為中心兩丈範圍內的草木比其他地方要顏色深一些,明顯更有生機。

    七形位的其他六形相對而現,分別是雙眼,兩翅,雙尾。

    大樹後面三丈之外的地方,在西北和東北兩個方位,分別撥開雜草,可以看見有兩顆露出地面一般的大青石。

    而在正北方向上的兩座山巒上,則坐落著金燕雙尾之位。

    以上五形方位不難找出,最難的是代表金燕雙翅的風形之位,它並不依附于山脈水形,而是位于半空中,並按照二十四節氣的變化,高低方位也隨之飄忽不定。

    如今春分剛過,韓宣武略微掐指一算,視線看向山谷東西方兩側,直線距離大約四里左右的兩處地方,此時在那里距離地面十五丈高的空中,有兩團如漩渦般的無形氣流正在緩慢的旋轉著。

    這種天地異象是常人無法看見的,但在韓宣武的神識里卻一覽無余。

    這時,在谷內的堪輿地師中已經有兩人帶著張家人走到韓宣武幾人附近。

    他們緊盯著風水羅盤,仔細的觀察著上面的指針變化,似乎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

    不過此地山勢奇異有地磁影響,羅盤失去了作用,兩人只能用各自所學的堪輿形法來探尋七形位所在。

    “理氣派玄空飛星?三合二十四定山水法?”韓宣武聚目觀察著那兩人,從二人所用的堪輿手法中,看出兩人所用乃是現在世俗堪輿師中最常用的兩類風水地法。

    理氣派和形巒派是中原風水流派里的兩大山頭。

    玄空飛星乃是理氣堪輿法中的知名度最大的一種,但在世俗界里流傳並不廣,掌握其精髓的地師更是稀少。

    以韓宣武的眼力來看,這個理氣派的地師也是一個二把刀,對玄空飛星之術只僅僅掌握了皮毛,要不然不會找不出七形位的方位。

    相比起玄空飛星來,三合二十四定山水法卻在地師中間流傳很廣,猶如啟蒙教材一般。

    這門風水法是典型的入門易精通難,真正精通三合二十四定山水法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數只死記硬背下了山巒水形走勢口訣,卻不能融會貫通。

    這就造成了很多學了半吊子的地師依靠此山水法到處行騙。

    風水地師的聲譽之所以毀譽參半,大半就毀在這幫詐人錢財的風水混子手里。

    不過,韓宣武從眼前這名地師嫻熟的手法,可以看出此人已經深得三合山水法的精髓。

    以此人的深厚功底,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能找齊七形位所在。

    “算到了!”

    就在這時,韓宣武身邊的曾文俊突然低聲自語道。

    韓宣武听到聲音,心里十分意外,不由問道:“咦,曾先生難道已經找到生金穴了?”

    曾文俊聞言一愣,連忙搖頭道:“時間未到,生金穴尚未顯蹤。曾某只是找出了七形位而已。”

    “嗯,現在才巳時兩分,距離申時三刻還早的很。時間十分充裕,咱們不急于一時。”韓宣武點頭道。

    這時候,曾文俊已經不敢拿外行人的眼光看待韓宣武。

    他算是看出來,這個年輕人能說出寅時三刻四個字,的確有兩把刷子,

    要是他沒說謊真的自學成才,那此人必定是一位堪輿奇才。曾文俊即使花血本也要拉攏他加入自家流派里。

    說不定幾十年後,他們流派里會誕生出一位新的堪輿宗師。

    這時,在谷內主事的張家人已經看到了陳其昌等人,其中一個身材壯碩的下人很快趕了過來,老遠就沖他們喊道︰“喂,你們是什麼人?這地方已經被我家老爺全買下了,不歡迎外人,趕緊給我走!”

    听到這人的喊話,韓宣武愣了一愣,轉頭看了看陳其昌,說道︰“陳叔,你沒提前向張大人打招呼嗎?”

    陳其昌尷尬的擠出一絲笑容,說道︰“還沒來得及。”

    韓宣武絕倒,心說這叫辦的什麼事呀!一廂情願的熱臉貼人冷屁股?

    “官場的事你不懂!”陳其昌白了韓宣武一眼,說道︰“你先別開口。我去應付。”

    韓宣武搖搖頭,滿含深意的說道︰“陳叔,如果這件事情最後辦砸了。我怕你的官帽子沒帶穩就要飛走了。”

    听到韓宣武的話,陳其昌臉色陡然大變,仿佛想明白了什麼,繼而滿臉苦笑道︰“听人總是說官場險惡,我這次算是領教了。”

    “算了,既然來了這里,咱爺們也不能縮回去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宣武,你不會看著你叔栽在這里吧?”

    若是沒有後面的話,韓宣武還能高看他兩眼。

    然而,最後陳其昌到底是露了怯。

    “放心,有我!”韓宣武認真的點頭說道。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們先在這里等等。我去應付一下。”

    陳其昌臉上恢復常色,說完便快步走向那個張家下人。

    此時,曾文俊也看出了幾分內情,這位陳大人怕是被人陰了。

    張家動遷祖墳本來是人家的私密事,你陳其昌招呼也不打一聲就主動湊過來幫忙,卻是無意中犯了大忌諱。

    什麼忌諱?暗中打听上級私事。

    “韓小友,不知道你有幾成把握?”曾文俊的話說得沒頭沒尾,偏偏韓宣武一听就懂。

    “金燕返巢穴最難的是如何定住生金穴,此事對我來說一點不難。”

    “哦,是嘛。呵呵!”曾文俊面皮抽動了幾下,勉強呵呵了事。

    這時,陳氣昌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說服了那個下人,接著領著他走到兩人眼前。

    陳其昌拉著曾文俊,對下人鄭重的介紹道:“這位就是南派風水堪輿大師曾文俊,曾大師,”

    “曾大師,您好!”下人恭敬的說道。

    “還有這位韓先生,你別看他年輕,他可是地師行當里的後起之秀,一身尋龍點穴的本領直追老一輩大師。”

    “韓先生?”張家下人見到韓宣武如此年輕,卻被四品知府陳其昌尊為先生,不禁愣了一愣,跟著立刻恢復過來,抱拳說道︰“韓先生,張三剛才失態了,您別介意。”

    “無妨!”韓宣武點點頭平靜道。

    陳其昌看到這一幕後,連忙沖那下人說道:“事不宜遲,還請小哥帶我們去拜見張大人。”

    “你先前答應的事情可算數?”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行,你記著就好。這回我張三可是豁出去了。你們跟我走吧!”

    那個下人說完這話,臉上閃過一絲狠色,對韓宣武三人打了一個招呼後,率先轉身向山谷里走去。

    當韓宣武幾人走進山谷的時候,有兩個地師技高一籌,幾乎同時找全了七形位的所在。

    他們馬上招呼著張家下人趕緊下山,爭先向張老爺稟報喜訊。

    在山谷里的張家人除了四五個青衣打扮的下人之外,還有一老兩中三個身穿甦繡長袍,氣勢不凡的人。

    老人應該是張家頂梁柱吏部文選司郎中張嵐秋,其他兩個中年人是他的子佷一輩。

    在听到有兩名地師已經找到七形位後,其他幾名地師臉色瞬間極為陰沉,相互看了一眼,也迅速靠攏了過去。

    當韓宣武一行人走到這群人旁邊時,一名長著山羊胡的方臉地師正在為張嵐秋指點七形位的所在。而周圍的地師則在旁仔細的听著,似乎想要從中偷師。

    另外,那名地師則晚了一步,只好恨恨的看著同行當眾露臉。

    張嵐秋在一旁听得連連點頭,不時的詢問一兩句,而山羊胡地師則且以玄空飛星之法加以解釋。

    陳其昌和曾文俊跟上來後,那位張家下人示意他們不要出聲打擾。而他也只是靜靜的站在人群後面,仔細觀察著大老爺的神色,看樣子沒有上前稟告的意思。

    這時候,張家兩位中年主子中一位稍顯年輕的注意到了韓宣武等人的身影。

    他眉頭一皺,立即不動聲色的退出人群,接著又招來張三詢問。

    張三輕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湊到他悄悄嘀咕了幾句。

    那中年人听完,表情意外的看了陳其昌幾眼,而陳其昌則滿臉熱情的向他拱了拱手。

    中年人想了想並沒有說什麼,反而對陳其昌拱手回禮。

    盡管他十分討厭陳其昌不請自來,但怎麼說人家也是一位四品知府,不論權勢只論級別和自家老爺子是平級。

    單就這一點來說,張家中年人必須得尊重陳其昌,不能失禮了。

    就在山羊胡地師滔滔不絕之際,一直冷眼旁觀的韓宣武忽然開口問道︰“敢問這位先生,張老太爺的棺槨若是遷葬至此地,應該如何下葬?”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頓時轉移到韓宣武的身上,張嵐秋見到韓宣武後,表情突然一怔,緊接著他又看到了陳氣昌的身影,眉頭瞬間高高皺起。

    山羊胡見韓宣武打斷了他的話,頓時勃然大怒,大聲呵斥道:“你是那個師傅教出來的,懂不懂一點規矩?難道不知道在前輩沒說完之前,小輩不能插嘴嗎?”

    這時候,在場的其他地師也交頭接耳詢問旁邊人韓宣武的身份。

    那名懂三合山水法的人看見有人打斷山羊胡的話,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喜色。

    就在這時,曾文俊已經站了出來,朝山羊胡抱拳道︰“形巒派曾文俊見過山衡先生。數年前,你我匆匆一別,未能向先生討教一二。令曾某扼腕不已,如今又見到李先生,在下不勝欣喜。”

    山羊胡看見曾文俊後,臉色稍霽,長笑道:“哈哈,原來是曾兄呀!差點大水沖了龍王廟,這無禮的小子是你新收的徒弟?”

    曾文俊似乎在風水行當里名聲不小,這群地師中一听是他來了,紛紛投來熱情的目光,看向韓宣武的眼神也有些微的改變。

    然而,那名晚了李山衡一步的地師則雙眉緊皺,臉色顯得更加陰沉,顯然已經將曾文俊視為大敵。

    這時候,陳其昌主動上前和張嵐秋打招呼,並陳懇的再三道歉,然後又指著曾文俊和韓宣武兩人,向張嵐秋介紹說他們兩位都是精通風水堪輿之學的高人。

    張嵐秋城府極深,盡管非常不滿陳其昌不請自來,但表面上卻沒有苛責于他,反而對陳其昌態度十分親近,同時委婉的表達了謝意。

    這下可讓陳其昌心里樂開了花,他仿佛看到一頂四品官帽快要穩穩的戴到頭上了。

    另一邊,曾文俊對李山衡的隱隱指責並不接茬,直接說道:“韓先生並不是我形巒派的人。曾某和韓先生是平輩相交。”

    “哦,既然這樣。我就要向這位韓宣生討教幾句了。”山羊胡李山衡臉色由晴迅速轉陰,扭頭沖韓宣武惡狠狠的看去。

    “討教不敢當,相互交流吧!”韓宣武並未在意曾文俊對兩人關系的解釋。

    此刻,他的注意力放在了李山衡的身上,又追問道︰“李先生還未回答韓某的問題呢?”

    李山衡看著同行們臉上幸災樂禍的表情,忍不住冷哼一聲,一臉傲然的說道︰“若是我決定的話,一定會將張老太爺的棺槨,按照三命丙山辛向的方位來擺放。此向山,飛星為一紫,向星為五金,山星為三碧。張老太爺命格屬火,山星三碧為木,火木相交便生土,飛星一紫是為社稷土,兩者相融,正好助其漲運。向星為五金,五金化赤峰,乃是生克煞,然則張老太爺的命格正好克金克煞,所以此煞也被化解為無形。”

    說完,又轉頭朝那名精通三合二十四定山水法的地師問道︰“不知程兄是否還有其他補充?”

    “李兄所說便是在下所想,已經無需補充。”那名程姓地師臉色已經恢復正常。

    他蔑視的看了韓宣武一眼,又轉身朝張嵐秋行禮,補充道︰“不過下葬之前,為張老太爺遷棺有幾樣事務需要注意。張老太爺命格屬火,而此地乃是辛金旺盛之地,金火相生相克,難免出現尸變腐毒等靈異之事。

    因此,張老太爺的棺材底部絕對不能著地。在下葬之前,葬穴內需用朱砂混合黃河沙在底下鋪滿三寸,以土行封絕金氣上涌。

    棺槨四角四方則埋下青龍白虎,朱雀以及玄龜四大聖靈石像,以此鎮壓家族氣運,這樣可令此地穴的靈氣多延續一代……”

    為了彰顯自己的本事,程姓地師極為細致的向張嵐秋等人反復叮囑著各種下葬細節。

    他這樣子做,看上去絲毫不怕別人學走自己的本領。

    因為他的認真態度,張家人自然是听得連連點頭,對其信任倍增。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