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五十一章 勾心斗角



    打斗又持續了一會兒,誰也沒想到絡腮胡居然勉強支撐著沒落敗。

    這時,鄭中虎心里終于磨光了最後一絲耐性,突然凶性大發。

    他虎目圓睜,猙獰一笑,就在對方腳下變得不穩之時,瞬間動了真火!

    無窮力道如火山般爆發,從兩肩、兩肋,順導而下,隨著腰腹部肌肉的抖動,最終滲透到五根腳趾和腳跟上,地面上一下子多了兩張濕漉漉的腳印。

    虎躍龍騰,巨人似的龐大身軀一晃,便直接沖絡腮胡撞了過去。

    絡腮胡臉色狂變,本能的擰筋、擰肉、順膝、順肘、腰胯同勁,閃電般向後退去。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隨著一聲長嘯,鄭中虎猛然撞入絡腮胡懷里,全身發力集中到肩頭,一記肩打沖天炮驟然爆發。

    噗!

    絡腮胡五官變形,七竅流血,大量鮮血從其口中噴了出去。整個人如同被一輛火車撞上了,沉重如山的力道令他兩腳離地,瞬間倒飛了出去,胸膛上骨頭  斷了無數,中間凹下去老大一塊。

    沒等人落了地,絡腮胡就已經沒氣了。

    鄭中虎的拳術凶猛,關鍵在一個凶字!

    下一刻,絡腮胡人事不醒的跌落在地上,血液不停從七竅里流出,胸膛已經坍塌了大半。

    “打死人了!”

    旁觀眾人面色頓時變了。

    原先兩方約定三局定勝負,本意是不為爭功而傷了兩邊衙門的臉面。

    然而一場賭斗居然打死了人,這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衙門之間的賭斗有一個心照不宣的潛規則,那就是不能死人。

    說白了很簡單,大家都是吃公家飯的人,衙門間的賭斗也大多是因為公事,既然是為公事那必須得按官場上的規矩來辦。

    此時,左都御史張興傳臉黑的跟鍋底一樣,目光死死看著絡腮胡的尸體一言不發。

    那個沙場老卒急忙跑上前,探了探絡腮胡的口鼻,回頭對張興傳搖了搖頭,示意人沒救了。

    “鄭—中—虎!”

    就在這時,一聲霹靂般的怒吼驟然炸響。

    司徒鳴須發崩張,雙目滿含怒火,沖鄭中虎大吼道:“看你干的好事!還不給老子滾回來!”

    鄭中虎被小風一吹陡然清醒了過來,看見對手那淒慘的模樣,心里大叫遭了。

    他也沒了的凶橫模樣,立即低眉耷拉眼的跑了回去。任憑司徒老大把自己罵了一個狗血淋頭,也不敢回嘴一句。

    相反鄭中虎心里暗暗竊喜,此時罵的越慘,說明司徒老大一定會死保住自己。

    左都御史張興傳不是好惹的,他可是都察院的幾大巨頭之一,而且背後還站著一個權勢滔天的大人物。

    更重要的是按照朝廷的部門架構,六扇門雖然直接受刑部直管,但也隱隱被督察院所鉗制。

    打死人並不是一件小事,若是因此被張興傳死咬著不放,鄭中虎最後可吃不了兜著走。

    就在司徒鳴狠狠罵著鄭中虎的時候,張興傳臉色鐵青的開口了。

    “司徒鳴總捕頭,翰武跟隨本官十幾年,曾多次化解了針對本官的刺殺。那些刺客沒傷他分毫,如今卻死在自己人手里。你必須給本官一個交待!”

    司徒鳴一听這話,心里跟明鏡似的。

    所謂話越少,事越大。張興傳說了這麼多,正說明他不想為了一個死人大動干戈,無非是討價還價罷了。

    說到底絡腮胡死的並不光彩,若是傳揚出去,都察院和六扇門都討不了好。

    想明白這些,司徒鳴當即說道:“比試打斗難免有失手!翰武的死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為深表歉意,我以六扇門的名義發誓,願意奉上五千兩紋銀作為喪葬費。另外有五百畝田契送到其家人手里。”

    說到這里,司徒鳴神色鄭重的表態道:“翰武若是有兒子。等到他成年後,老夫送他一個好前程。張大人可為見證!”

    這樣一個保證不可謂不重!

    司徒鳴身為六扇門總捕頭,是典型的位卑權重。論及權勢地位比張興傳也差不了幾分。

    他的話堪稱一句千金,有了他的保證那孩子可謂一步登天。

    張興傳听完緊皺眉頭,冷聲道:“翰武兒子的前程,自有本官為其鋪路。就不勞司徒總捕頭費心了。”

    說到這里,他話風一變:“既然翰武是為狀元坊血案而死!那麼我督察院對這件血案當仁不讓,你們六扇門就此罷手吧!”

    “嘿,果然如此!張鐵面還真的想吃獨食!”司徒鳴听完心里暗暗想道。

    破獲狀元坊血案可是一件大功勞。凶手是人是鬼一點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次誰破了案,誰就能在老佛爺心里種下好印象。

    立功之人未來前程無量不說,所在衙門也會極為風光,以後必定受益無窮。

    如今看來這立功者就在他司徒鳴和張興傳之間。

    “讓還是不讓?這是一個問題!”司徒鳴心里犯了難。

    此時場面上鴉雀無聲,有心人都在默默等待司徒鳴的開口。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事關個人和衙門前程,做出任何一種決定都注定非常的艱難。

    稍頃,司徒鳴終于做了一個決定,他剛開口說道:“張大人,這次——”

    然而就在這時,尖嘴猴腮的道士突然興奮的大聲喊道:“哎呀,終于找到了!”

    “什麼?”

    “在哪里?”

    兩聲暴喝驟然響起,張興傳臉色一變,而司徒鳴顧不上剛才的話,立即興奮的問道。

    那道士指著南邊不遠處一株歪脖子松樹,得意洋洋的說道“就在那里!”

    在那顆歪脖松樹下,一個長滿雜草的墳頭稍稍鼓出地面。

    若是不注意,沒人會知道那里葬著一個可憐的女人。

    “張大人,這件案子以督察院為主,六扇門為輔如何?”司徒鳴看見事情有了極大進展,馬上快速的說道。

    “好,就這麼說定了!”張興傳眼見事不可為,立即果斷同意了。

    司徒鳴點點頭,馬上轉身沖那道士,沉聲道:“章道長,有勞您出手了!”

    “我的報酬?”

    “只多不少!”

    “好,我這就布下嶗山封鬼法陣。”

    尖嘴猴腮的道士得到保證後,欣喜的從懷里掏出一堆布陣的旗幡類法器,開始圍著墳頭慢慢布置起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