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吊的婦人



    這種神話般的傳言已經在西方超凡界流傳了兩千年,並且經久不衰。

    最重要的是在以後的兩千年里,西方曾經也出現過幾位新生聖靈。

    每一次聖靈出世,西方教廷都不惜大動干戈,即使開啟聖戰也要將聖靈“接回”教廷。

    傳聞西方教廷之所以發起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某位膽大妄為的聖靈落到了古蘭教手里。

    可想而知,當安吉拉見到蛋蛋後,心里是多麼的震撼,至于後面對蛋蛋百般討好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要不是安吉拉極為忌憚韓宣武的手段,她在第一眼見到蛋蛋的時候,就出手擄走聖靈,然後逃之夭夭了。

    听完安吉拉的解釋,韓宣武一把抱起蛋蛋,走到客廳上首的椅子旁坐下。

    此刻,他臉上平靜而淡然,好像沒听過剛剛這麼震撼的信息似的。

    安吉拉仔細觀察著他的神情,卻驚訝的發現對方沒露出一點心里的波動。

    于是,她忍不住質問道:“韓先生,你難道一點也感到不吃驚嗎?蛋蛋可是幾百年難得一見的聖靈!”

    韓宣武淡然道:“哦,那又怎樣?”

    “教廷要是知道了這個消息,你都想象不道那幫紅衣主教們會做出如何瘋狂的舉動。”安吉拉鄭重的提醒道。

    “西方超凡界里赫赫有名的天使魔女都在我這里,多上一個聖靈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韓宣武依舊一副平平淡淡的神情。

    “呃!”安吉拉頓時被他這句話差點噎的說不出話來。

    “這是兩碼事,我跟聖靈不一樣!”她勉強爭辯了一句。

    “嗯,你說的沒錯!你確實和蛋蛋不一樣。”

    韓宣武難得的贊同了一句,接著忽然問道:對了,你還要賴在我這里多長時間?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安吉拉聞言目光閃爍了幾下,表情立刻變得楚楚可憐,化為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樣。

    “您別趕倫家走好嘛!倫家已經無家可歸啦。我想侍奉公子您一輩子。”

    看到安吉拉這幅模樣,韓宣武頓時感到一陣惡寒,胳膊上連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安吉拉,你再這樣矯揉造作,就別怪我出手了。”韓宣武喝罵道。

    這時,蛋蛋忽然扯了扯他的衣服,小聲的乞求道:“大哥哥,你讓這個壞女人走好不好?蛋蛋不喜歡她。”

    安吉拉一听這話,心里暗叫不妙。

    從先前的一番舉動里,她親眼看見韓宣武對聖靈可是十分寵溺。

    因此在韓宣武尚未開口之前,安吉拉猛的站起身來,快速說道:“家里還熬著一鍋粥,我要回去看著。”

    說完不給韓宣武說話的機會,她立即蹬蹬蹬心急火燎的跑了。

    跑了?!

    韓宣武眼楮眨巴了幾下,張了張嘴,最終也沒來得及說什麼話。

    ……

    京師西城,鄰近國子監的街面上有一座裝修豪華的客棧,名為狀元及第坊。

    眼看春闈將近,南北東西各地舉子都已經趕赴京師,參加三年一次的禮部會試。

    早在半個月前,狀元及第坊就住滿了各地趕考的舉人。

    天色漸黑,陝西範舉人與與同科友人在鹿鳴雅間里喝了四壇醉春歸,饒是南方黃雕酒精度數低,也不由的有些暈暈乎乎。

    他歪歪斜斜的往房間走,口中不停的嘟囔︰“老子日夜苦讀二十年,今朝就要一舉成名!高中狀元,呃!娶新婦呀呀……”

    說道一般,他竟然含糊不清的唱起了陝西小調。

    稍頃,範舉人撞開房門,踉蹌的爬上了床,鞋襪也不脫,倒床就睡,還打起了鼾。

    也不知過了多久,有冷風吹面,範舉人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只見一位二十許的美貌婦人正坐在一座鏡面妝台前,描眉畫眼。可惜鏡子十分模糊,始終看不清她的容貌。

    但從他的角度,卻能到那婦人有葫蘆似的窈窕的身段,豐腴飽滿,某些突出部位時常隨著動作微微顫著跳動。

    範舉人不由的咽了口吐沫,心頭火‘噌’的一下冒起。

    “你這婦人是誰,為何臨近天黑跑到本舉人的房間?”

    對方不答,仍舊是抹唇修眉,然後手往後一挽,先修髻,再插簪,十指縴白,宛若蔥根。

    範舉人喝多了,脾氣也暴躁了許多,見婦人不理睬,便放開了嗓門︰“賤婢,老子問你話呢!”

    對方依舊不答,只是突然伸手解開了結衣帶,接著往上一拋,懸梁打結。

    “喂喂,你想干什麼?”範舉人見狀登時慌了。

    他有大好前途,可不想因為一句胡話就惹上人命官司。連忙從床上爬起,可是用力過猛,頭重腳輕,胃子一陣翻騰,張嘴欲嘔。

    等他沖上前時已來之不及,那婦人‘蹬蹬’兩下,艷紅色的繡花鞋踩著梳妝台一蹭,玉脖往結衣帶上一搭,兩腳一耷拉,身體懸空,瞬間把衣帶撐緊,喉嚨處發出‘咯咯’的聲響,兩只繡花小鞋在空中一陣亂晃。

    “你這無知蠢婦,要死到別處去,別害了你家大爺,”範舉人連忙抱住對方的小腳往上舉。

    也不知是不是宿醉的影響,他竟感到對方身子變得冰涼徹骨,也越來越沉,最後好似舉了一大坨冰塊。

    範舉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抬頭向上一看,魂都差點駭掉了,只見婦人的腦袋瓜斜歪著,兩只白眼凸出欲落,舌頭聳拉半尺晃蕩著,眼珠充血,直勾勾的盯著他自己。

    更詭異的是,從女尸口中落出淡黃色的粘液,絲絲拉拉,落了他滿臉,甚至還不小心吞入了腹中,像濃痰一樣,還夾雜著股惡臭。

    範舉人哪里見過如此恐怖的景象,頓時忍不住,連同酒水胃液,還有亂七八糟的消化物,一並嘔了出來。

    他嚇得六神無主,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去,一不留神腳底打滑,從樓梯上翻身滾下,天旋地轉間,慘叫聲連成一片。

    無獨有偶,就在範舉人遭遇意外的時候。不知何時,客棧里的燈光幾近全滅,變得靜悄悄的死寂一片。

    這時,若是有人大著膽子闖進客棧,就可以看見每間房的房頂木梁上都懸了一根結衣帶,一位位看不清面目的女人舌頭吐的老長,死死懸掛在上面,兩只繡花鞋掙扎晃蕩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