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從義莊守夜人開始 第五十章 活皮卷和周香佛



    “高掌櫃是怎麼死的?他今年還不到五十歲吧!”

    韓宣武打開喪貼看了看,心里挺詫異的,心說這人怎麼說死就死了。

    “我不知道呀!只听說早上起來的時候,身子就僵了。反正您也要去吊唁一番,不如咱們馬上動身去扎紙鋪看看?”

    “嗯,你等會兒,我先換身衣服再說。”說完,他轉身進了屋子。

    不久後,換了一身皂色衣服的韓宣武,帶著老酒鬼離開了院子。

    話不多說,一盞茶的功夫,兩人就到了喪葬一條街,高掌櫃的鋪子正好在街道中間。

    拐進大街之後,韓宣武老遠看見那鋪子的屋檐上,已經高高掛起了一面招魂幡,兩盞大白燈籠分別掛在屋檐下,門口兩邊。

    兩人來到時,喪葬街里各家掌櫃的也陸陸續續的趕來吊唁。

    他們一看見韓宣武,立即上前來打招呼。

    由于是白事,韓宣武不便多寒暄,僅僅說了幾句場面話後,便被簇擁著進了扎紙鋪。

    這座扎紙鋪是典型的前店後院的形制。

    高掌櫃平時就住在後院,而靈堂當然也設在那里。

    在這喪葬一條街,最不缺的自然是各種喪葬用品,尤其高掌櫃開的又是扎紙鋪。

    走進後院靈堂,韓宣武看見此時過道兩旁早已擺滿了各種活靈活現,栩栩如生的童男童女和紙馬紙車。

    不用說這些都是高掌櫃生前親手扎的,沒想到如今先給自己用上了。

    按照古禮,韓宣武對著遺像鄭重的三次鞠躬。

    然後旁邊一個披麻戴孝的高瘦年輕人滿臉悲戚的磕頭回禮。

    這人是高掌櫃的本家佷子。因為高掌櫃無兒無女,所以由佷子為他發喪下葬,披麻戴孝。

    做完這些,韓宣武轉身剛想離開靈堂,忽然感覺一陣心悸,仿佛有一雙惡毒的眼楮,正在暗地里狠狠盯著他。

    韓宣武猛然一回頭,滿臉狐疑的環顧四周,卻沒發現任何可疑的地方。

    “難道我感覺錯了?”

    韓宣武猶疑的慢慢轉過身子,一邊向外走,一邊心里嘀咕著。

    眼看就要走出靈堂,那道消失不見的視線忽然又從靈堂深處出現,直接死死盯著他的後腦勺。

    韓宣武忽然打了一個寒顫,心里感覺直發毛,就像有一條毒舌正舔著自己的後腦勺一樣,極度的不舒服。

    未免打草驚蛇,韓宣武連頭都沒回,直接放出全力神識,瞬間將靈堂囊括進神識範圍之內。

    這次他有了驚人的發現,在眾多紙人里有一個身穿紅衣紅鞋的紙童與其他紙人完全不同。

    它竟然仿佛活人似的,眼珠子滴流亂轉,臉上也露出一副惡毒的表情。

    韓宣武將一切看在眼里,腳步忽然頓了頓,然後神情自若的大步離開了扎紙鋪。

    轉眼間到了晚上,韓宣武照例巡視了一遍棺堂,順便勾銷了幾只孤魂,得了二十兩銀子和八點功德。

    也不知怎麼了,他發現生死簿最近幾天越來越敷衍了事了,而天地的獎勵也越來摳門。

    為什麼會這樣呢?韓宣武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暫時想不明白,他也就不去想了,現在最要緊的是去探查扎紙鋪。

    白天靈堂里發生的詭異事情,總讓他放心不下。

    因此他跟老酒鬼打過招呼後,便離開了義莊。

    走出一條街,他重新換上一套蒙面夜行衣,轉身向扎紙鋪潛去。

    扎紙鋪前,兩盞白紙燈籠被風吹的搖搖晃晃,里面的燭火也一明一暗的閃爍著。

    韓宣武悄悄潛進後院,從地面露出偷來探查四周。

    這時候靈堂里正好傳來一個他很熟悉的聲音:

    “快說!高要將活皮卷藏到哪里去了?”

    話音剛落,只听白天那個高瘦年輕人苦苦哀求:“咳咳,求求您放過我吧!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我僅僅只是高要的遠房佷子,平日里也沒什麼來往,跟他一點也不熟。”

    “不熟?老子打到你熟!快說高是不是臨死前把活皮卷傳給你了?”

    然後屋子里響起一陣皮鞭抽打的響聲。

    韓宣武听到這里,心里暗暗震驚,沒想到那人看著面善話暖,暗地里卻如此心狠手辣。

    不過這人話里說的活皮卷是什麼東西呢?

    懷著這疑問,韓宣武悄悄潛進靈堂里偷偷觀察。

    他果然沒听錯,屋內的不速之客正是喪葬街上一間香燭鋪的掌櫃。

    這人姓周,身材肥胖。因為整天笑呵呵的又主營香燭,所以人送外號周香佛。

    這時候,周掌櫃可不是白天里見誰都笑的香佛了。

    只見他神情狠厲,目露凶光,手中烏黑長鞭狠命抽打著高瘦年輕人,絲毫不怕把人打死。

    而那瘦高年輕人此時面色慘白嘴角流血,胸前背後遍布血痕,有些部位都血肉模糊了,他胸膛喘的跟風箱似的,呼吸抽噎不止,明顯身體受了重傷。

    奇怪的是,他遭受這樣的酷刑,慘叫聲應該很大才是。

    然而這人就像喉嚨里被塞了棉花似的,慘叫聲出奇的小。

    就在周香佛嚴刑逼供時,韓宣武找了一圈,也沒發現那個詭異紙男童的身影,此時它並不在靈堂里面。

    “什麼人在那里?”

    這時,周香佛突然停下手中鞭子,抬起頭鼻子對著空氣猛的抽動了幾下,接著他腦袋忽然向旁邊一扭,面帶狠色,目光炯炯的看向韓宣武這邊。

    另一邊,韓宣武聞言心里一震,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漏了破綻。

    “義莊的朋友既然來了,那就現身一見吧!”

    周香佛看見角落里空無一人,不輕易的皺了皺眉毛,又自信的說道:“朋友身上的敬神香味太重!我早就聞到了,你還是趕快出來吧!”

    韓宣武遁到屋外,身體升到地面,一听這話,驚訝的聞聞身上,果然有一絲絲的香灰味。

    啪啪!

    就在周香佛有些心浮氣躁的時候,屋外忽然響起一陣鼓掌聲,接著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從外面陡然傳來:

    “好啊!周大掌櫃不愧是制香大師!這鼻子比狗鼻子都靈。”

    話音未落,就見一位黑夜蒙面人閑田信步的走進這間靈堂。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從義莊守夜人開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