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525章 亞父你居然是秦王的人



    項伯這時候還想嘲諷兩句,看能不能直接把這老兒給氣死。

    可惜項羽這時候已經讓人收兵,帶著對方回去了。

    今天出這檔子事兒,肯定是沒法打了。

    只是他有些好奇的是,他們收兵,怎麼秦軍也跟著收兵了?

    當然,他看不出為什麼。

    此時,對面的秦軍中。

    看著緩緩退去的楚軍,一旁的王離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蒙上卿,楚軍就這麼退了?這居然不去追殺太子...”

    他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蒙毅給瞪了回去。

    當眾讓敵軍追殺大秦太子,這種話也是能說的?

    王離閉了嘴,但一旁的章邯卻也感嘆道,

    “蒙上卿,太子這次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章邯明白王離的意思,如果換成是他,無論如何,也是不會讓太子離開的。

    這麼好的機會,怎麼也要斬殺了對方。

    但是對方居然就這麼放太子帶著人走了?!

    蒙毅這時候卻淡然說道,

    “你們啊,卻是只想到了第一層。”

    “且問你等,如果楚軍追擊太子,會有何等結果?”

    王離回道,

    “我們剛好和太子夾擊對方。”

    蒙毅點頭,繼續說道,

    “而且如果你是對方的主將,你能肯定,太子只安插了這些人手嗎?“

    “倘若還有呢?這仗你打不打?”

    听到這話,兩人頓時一陣愕然。

    蒙毅這才帶著幾分感嘆說道,

    “太子這一番的布置,可退可進,已然得了兵法的精要啊。“

    “你們以後可要多學著點。”

    “太子還如此年輕,總有用到你們的時候。”

    兩人頓時心悅誠服的應是。

    給兩人上了一課之後,蒙毅這才調轉馬頭,朝著營地的方向走去。

    此時,項羽已經顧著範增,一路回到了營帳中,卻也沒有太過于在意這些。

    給範增找來了醫師之後,就招來了手下的人,說道,

    “去給秦王派一名使者去。”

    剛剛在戰場上極為匆忙,他沒有和趙浪說太多的話。

    很快,一名是使者就朝著趙浪的方向而去。

    趙浪這時候正帶著人朝著齊地半島碼頭的方向而去,他的時間不多。

    “秦王,為何不讓齊王和我們一起走?”

    “我們這才不到萬人而已。”

    一旁的韓王成有些疑惑的說到。

    趙浪早就和他們說過了,齊王的人也就是他的人。

    農人和墨家子弟的人數不多,而齊王現在手中可是有數萬大軍!

    他們北上抗擊高句麗,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

    畢竟對方可是有十萬人!

    趙浪這時候淡然說道,

    “這些人就夠了,再說了,船只也運不了那麼多人。“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也不願意放棄齊地。

    至于人手,遼東的十幾座莊子上,總共應該還有四五千的人手,其中有一千的精銳。

    姬無雙早就去了遼東組織農人,應該能湊個兩三千。

    畢竟到了這種時候,所有人不想死,就得上!

    加上小六帶著兩千人日夜兼程,正趕往遼東。

    他這里的近萬人手,總共兩萬人,已經可堪一戰了。

    畢竟遼東悶頭造了那麼多的連弩,黑火藥。

    也是時候用上了。

    殺這些人,他可是半點心里負擔都沒有。

    對內他畏手畏腳,對外他重拳出擊!

    很快,一路行軍。

    到了傍晚的時候,趙浪帶著人安營扎寨。

    只是才安頓好,奴就過來稟告道,

    “主人,門外有項氏的使者,過來求見。”

    “要不要讓他進來?”

    趙浪的眉頭一挑,說道,

    “項氏的使者?”

    奴點點頭。

    趙浪這時候突然心中一動,說道,

    “你去備好酒菜,我親自去迎接。”

    說完,就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

    奴愣了一下,就算這使者是項氏的,也不用的如此厚禮啊?

    這酒菜也就算了,怎麼還自己去迎接呢?

    這使者哪里夠這種資格?

    奴心中滿是疑惑,但也知道,自己不能理解趙浪的心思,那照做就是了。

    此時,趙浪已經到了門口。

    看到趙浪,使者也微微吃了一驚。

    他是項羽身邊的近侍,還是見過趙浪的。

    怎麼也沒有想到趙浪居然會親自出來接他!

    這麼看來,這秦王還是很在意自家主人的。

    “秦王,在下乃是...”

    使者正要行禮表明身份,這是使臣的規矩。

    卻沒有想到,趙浪這時候卻大步的走了過來,不給他說完話的機會,就極為親昵的說道,

    “本王早已經等候多時了!”

    “來來來,酒菜都早已經備好了,一定要好好的共飲一番!“

    這一番動作讓使者有些蒙圈,什麼叫等候多時?

    難道秦王早知道自己要來?

    這不合情理啊!

    使者帶著疑惑,一路跟著趙浪到了宴請的位置。

    這時候奴已經準備好了酒肉。

    在進去的時候,趙浪特意落後了幾步,低聲快速和奴說道,

    “一刻鐘之後進來叫我,就說有人求見。”

    奴點點頭,趙浪這才跟著使者進了營帳中,極為熱情的招待對方。

    才落座,使者又要起來行禮,卻還是被趙浪打斷,

    “使者,你家主人如何了啊?”

    使者听到問詢,心里越發覺得莫名其妙了,我家主人不才和你在戰場上見過麼?

    但還是極為有禮的回道,

    “我家主人安好,也讓在下問秦王好。”

    趙浪這時候笑著說道,

    “沒事就好,本王都極為擔心,哎呀,不得不說,那一口血還是噴的極為逼真,本王都差點信了。”

    使者迷茫的說道,

    “秦王,什麼吐...”

    使者的話,說到一半,他的臉色頓時大變!

    但還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話,而是改口道,

    “我家主人已經好多了。”

    但是卻再也不提自己的身份。

    趙浪也似乎沒有看到這一幕一樣,還是熱情的招待著,喝了些酒水之後,便說道,

    “使者回去之後,可要好好的替我謝謝你家主人,如果沒有他這些糧草,我也不會拿的這般順利。”

    “還有,這次之後,希望你家主人催促項氏趕緊向秦軍進攻,消耗一下項氏的實力。”

    “再說一說,齊王田都當初跟過本王,必然能引起兩者之間的間隙。”

    趙浪一連串的話,說了過去。

    使者只是連連點頭,但背後卻早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

    很快,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

    奴這時候走了進來,說道,

    “主人門外有人求見。”

    趙浪听到之後,卻眉頭一皺,呵斥到,

    “沒看到我正在招待貴客嗎?”

    “管他什麼人,一律不見!”

    使者這時候卻緊張的咽了一口口水,故作鎮定的站起來行禮道,

    “秦王,如今天色也不早了,在下還要回去復命。”

    趙浪做出一副略微有些遺憾的樣子,說道,

    “唉,也罷,使者可要記得剛剛本王的話啊。”

    “告訴你家主人,等事成了之後,一定給他一個王位!”

    使者竭盡全力的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在下必定把話帶到!”

    趙浪頓時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如此就好,本王送你。”

    使者連忙推辭道,

    “在下不敢有勞,還請秦王留步。“

    趙浪這時候也露出一絲醉意,笑道回道,

    “也罷,本王也有些不勝酒力,就不送了。”

    使者連連點頭,然後就連忙朝外面走去。

    等使者走了之後,趙浪的眼楮瞬間恢復了清明。

    他當然沒有醉。

    “奴,等他離開之後,再派人去追擊一番,記得,不要真的追上了。”

    奴點點頭,然後走了出去。

    趙浪這才放心的坐下,有了這麼一次,那麼在他完全穩固遼東之前。

    楚軍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動作了。

    喝了一杯水漱漱口,趙浪卻發現一旁的天一正耷拉著腦袋,在一旁不出聲。

    只是時不時的帶著幾分擔憂看向趙浪。

    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這小子好像也許久沒有說話了,別真憋出病來。

    猶豫了下,趙浪還是說道,

    “你在發什麼愁?誰又招惹你了?”

    天一看了眼趙浪,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是沒精打采的說道,

    “黃爺爺最近在莊子上給我們講好多上天的故事。”

    趙浪听得眼楮一亮,他很久沒有關注道家老黃他們的事情了。

    講的這些故事,應該是為道教的神話背景做準備了。

    于是連忙問道,

    “講了些什麼?”

    天一這時候回道,

    “黃爺爺說,天上住著神仙,其中有一個叫雷公,一個叫電母。”

    “他們掌管雷電,而且還會懲罰壞人。”

    “如果有人做了壞事,就會被五雷轟頂!”

    很快,天一就把一個大概是壞人作惡,然後被雷劈死的故事說了一下。

    趙浪听得連連點頭,老黃還是挺有辦法的。

    這種故事就是為了警戒世人,簡單卻深入人心。

    能起到很好的警示作用。

    現在這麼看來,是有進展了啊。

    想到這里,趙浪的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一絲笑容。

    他雖然不在莊子上了,但是這些事情都在推進,他還是很欣慰的。

    只是一看天一,還是那一幅愁眉苦臉的樣子,趙浪笑著說道,

    “怎麼,你怕了?放心,你人不錯,不會被雷劈的。”

    天一倒是很肯定的點點頭,然後說道,

    “可是,首領,我擔心你被雷劈死啊,你以後下雨天還是少出門吧。”

    趙浪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

    他說什麼來著,就特麼不該和天一說話!

    正當趙浪正在後悔不該讓天一開口的時候。

    使者正在路上狂奔,他才從趙浪的營地里面出來。

    今天得到的消息,必須要回報給主人!

    突然,他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使者的心中一驚,連忙加快了馬速!

    而在他身後,吳廣帶著幾個騎兵,說道,

    “都他麼慢一點!真追上回去首領可是要揍人的!”

    追了一陣之後,吳廣才說道,

    “差不多了,咱們回去吧。”

    說完便調轉了馬頭。

    項氏大營中。

    項羽正在處理事務,

    “嗯,既然已經調動起來了,那麼再過幾天,我們就主動進攻秦軍!”

    就在這時候,他的營帳猛地被人打開,他派出去的使者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大將軍!大事不好了!”

    看著使者狼狽的樣子,項羽微微皺起了眉頭,

    “讓你去秦王那里,怎麼弄成了這一副模樣?秦王沒有善待你?”

    使者這時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說道,

    “大將軍,秦王對在下很好,但是他把好像把在下當成了別人的使者!”

    很快,使者就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全部說了出來。

    項羽的臉色也竹簡變得鐵青,等對方說了之後,他便冷冷的說道,

    “你可確定?如有半句假話,本將軍定讓你身首異處!”

    使者這時候直接跪下,說道,

    “大將軍,屬下可是被秦王的人追了一路!若是有半點虛言,甘願受罰!”

    項羽神色莫名的揮揮手,然後說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這些事情,不能對任何人提起!”

    使者這才退了出去。

    項羽在營帳中站了良久,他本來就不善于處理這些事情。

    原本都是問範增的,可如今,使者帶回來的消息,卻是說,他的亞父居然是秦王的人!

    這麼一來,一些事情,似乎也說的通了。

    亞父如此多智,怎麼會上秦王的當。

    但對方是大叔父推舉的,沒有理由會背叛他!

    一時間,項羽的心亂如麻!

    就在這時候,一名軍士進來稟告道,

    “大將軍,範先生醒了。”

    項羽頓時一怔,心中也終于拿定了主意。

    要分別亞父是不是秦王的人,那就按照使者帶回來的消息去問就是了。

    很快,項羽就到了範增的住處,進去就看到範增正在想著什麼。

    看到項羽,範增也不遲疑,很快說道,

    “羽兒,秦王已然帶著人走了也罷,如今之計。”

    “我們卻是要防備齊王田都,他也是秦王的人。”

    “還有,趁秦王去遼東,我等應該早日整頓兵馬,向秦軍進攻!”

    範增一條條說著自己的應對。

    他醒來之後,就開始準備反擊趙浪了。

    真正的智者,從來不自怨自艾,犯了錯,改正過來就是了。

    那點錢糧,項氏還是損失的起。

    因為高句麗的事情,趙浪提前爆出了自己的實力,這反而是一件好事。

    範增說了一陣之後,發現有些不對,抬起頭,就看到項羽正神色莫名的看著他。

    于是問道,

    “羽兒,這些事情,你可都記下了?”

    項羽這時候卻閉上了眼楮,帶著幾分慘然的說道,

    “亞父,你居然是秦王的人?!”

    範增頓時愕然。

    (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