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506章 浪兒倒是好手段可惜遇到了朕



    冬天和春天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並不會今天是冬,明天就是春了。

    所以,當雪開始融化,露出了地面的時候,對勤勞的華夏農人來說,就已經可以勞作了。

    韓地通往武關的道路兩旁的田地里,不少老邁的農人正在勞作。

    一支數千人的軍隊,慢慢的由遠及近,農人們看到大軍下意識的就想逃。

    之前項氏在各地招募軍士的時候,可不管你是不是老弱。

    只要能走的動,就能有用。

    最少能浪費一些敵軍的箭矢。

    只是當他們看到那一面旗幟的時候,就露出了一個笑容。

    那是趙王的軍隊,向來對百姓秋毫無犯。

    “將聲勢擴大一些,周圍的眼線也不要驅趕,讓他們知道,我等已經出兵武關。”

    趙浪此時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一邊走一邊對一旁的小六說道。

    小六自然是按命行事。

    但一旁的魏王,韓王幾人卻看懵了。

    這溫度才回暖了沒多久,趙浪就帶著大軍出發了。

    出發他們也沒有意見,積蓄了這麼久的力量,他們早就想好好的打一場了!

    現在天下動蕩,卻也是男子建功立業的好時機!

    甚至于趙浪想要攻打大秦雄關,武關,他們也沒有絲毫的害怕。

    因為他們知道,趙浪自己那一支兩千人嫡系衛隊,裝備和訓練,都是非人的水準!

    全部一水的瓖嵌著鐵片的皮甲,武器就更不用說,長槍短劍。

    日常的訓練項目,就是看一看,都只覺得不是人能夠完成的。

    這樣的大軍,哪里都可以去得!

    奇襲武關,和最精銳的秦軍交戰,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但是!

    你這麼大張旗鼓的做什麼?還不讓人清理大軍附近的探子,生怕別人不知道你來了,然後呼叫援軍嗎?

    哪有這麼打仗的?

    就連一旁胡亥都看不下去了,只是行軍的時候不好說話,等到晚上扎營的時候。

    胡亥就偷摸的溜到了趙浪的營帳中,發現魏王咎和韓成都在這里。

    他也不避諱,直接說道,

    “浪哥,咱們就這麼點人,是不是還是低調的好?”

    “不然武關很難打的下來啊。”

    他也是和趙浪一起進過武關的,那里的防御,做的極好。

    沒有五倍于守軍的兵力,用命去填,根本無法正面突破。

    听到對方的話,趙浪看了一旁的魏王,韓王一眼,然後笑著說道,

    “說的不錯,這些天的兵書沒有白讀。”

    胡亥眨眨眼,看來魏王和韓王,也是為了這件事而來。

    他這些天也沒有閑著,趙浪處理政事,軍務,他就被壓在一旁看兵書和訓練。

    的確是有些長進,但是日子過的苦極了。

    不是沒想著反抗過,就算是他哥,也不能這麼虐待他!

    當然,被打了兩頓之後,他就老實了。

    所以看到趙浪提前進軍的時候,他就差點就高興跳起來!

    終于啊!

    他終于不用再過這些苦日子了!

    他現在只想趙浪早一點兵臨咸陽城!

    可現在這情況,這麼打,什麼時候能打到咸陽?

    想到這里,胡亥正要再勸一勸,卻听到趙浪說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打武關了?”

    听到這話,幾人都微微愣了一下,趙浪倒是沒有直接明說過,可你這行軍路線,不就是朝著武關去的。

    “那不打武關打哪里?”

    胡亥有些蒙圈的問道。

    他們可以進攻的方向也不多。

    趙浪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

    “如果現在你是始皇帝,知道我要打武關,你會怎麼做?”

    胡亥眨眨眼,這話茬他可不敢隨便接,一旁的韓王倒是沒有什麼顧忌,說道,

    “自然是加強防衛,武關是咸陽的門戶,一旦武關失守,咸陽便無險可守。”

    趙浪點點頭,說道。

    “但是如今秦軍多在定陶,只能抽調附近的秦軍。”

    “這麼一來,周邊的地區就會不可避免的空虛的。”

    “其他地方也會放松警惕。”

    說到其他地方的時候,趙浪點了點面前的地圖,

    “我會帶著人突襲這里。”

    看到趙浪所點的地方,幾人都愣住了。

    胡亥則是直接叫了出來,

    “函谷關!?”

    函谷關的這一片區域,可還在秦軍的手中,趙浪這是要渡洛水,突襲函谷關!

    然後直奔咸陽!

    胡亥看得人都懵了,但是他很快皺眉道,

    “可是,浪哥,就算你拿下了函谷關,那入關之後,還是有不少秦軍,你這兩千人也不夠啊。”

    趙浪點點頭,說道,

    “的確不夠,所以,這次當我們大張旗鼓準備攻打武關的時候,會有許多農人和工匠,逃往函谷關。”

    當然,他才不會和路途的秦軍硬踫,閃電戰了解一下?

    听到這話,幾人直接咽了咽口水。

    開戰的時候,如果突然有大量的人逃難進關,秦軍當然會甄別內奸。

    甚至直接把這些人征闢了。

    可是誰能想到,趙浪明面上要打武關,暗地里卻往函谷關派內奸呢?

    這誰防的住?

    “行了,計劃你們也都知道了,好好去休息吧。”

    “之後,陳勝會帶人過來頂替我的人。”

    和這些人說,就是安他們的心,反正也不用擔心會有人泄露。

    魏王咎兩人放心的準備離開,只是到了門口,韓成疑惑的問道,

    “對了,趙王,怎麼好像沒有看到燕王?”

    燕王是跟著到了韓地的,只是來了之後沒多久,好像就消失了。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燕王會在咸陽和我等匯合。”

    說完,趙浪就看向了咸陽的方向。

    姬無雙早就出發,去了關內!

    幾天後,咸陽。

    秦始皇看著手里的情報,神色有些激動,

    “浪兒終于要攻打武關了!”

    一旁的趙高听到這話,整個人都是木的,自家的兒子要打老子,老子還這麼興奮。

    他不能理解。

    秦始皇這時候樂呵呵的說道,

    “他還找了個好理由,說是他已經給了全部項氏的情報,而且也把項氏大軍聚集在了一起。”

    “六國王室,也沒了威脅,所以他聚兵武關,只是為了接他爹離開。”

    “如果朕同意了,他帶兵回齊地,還能給項氏添堵。”

    “你看看,理由找的不錯,還有威逼利誘,這些手段都已經用上了。”

    “依朕看,按照浪兒的做法,才是上策啊。”

    說到這里,秦始皇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浪兒如今總算是成了幾分事了。”

    一旁的趙高這些笑著說道,

    “都是陛下教的好,可惜陛下現在不能離開咸陽。”

    “不然此時相認,是最好的。”

    秦始皇這時候搖搖頭,說道,

    “能離開,朕也不會去,浪兒必須開戰,才能徹底穩固那心性!”

    “哼,想要拿下朕的武關,不付出點代價,可沒那麼容易!”

    听到這話,趙高的臉色微微一變,咬牙說道,

    “陛下,要不給武關的軍士下一道命令,如果遇到攻擊,稍加抵抗就是了。”

    “反正只要公子浪宣布進攻,這也就足以說明他的心性了啊。”

    秦始皇此時冷然道,

    “怎麼,朕還沒死,你就想著怎麼討好浪兒了?”

    趙高直接跪了下下來,說道,

    “臣中車府令進諫!公子浪如果真的手上沾了大秦軍士的血,以後,心中那道坎可怎麼過啊!”

    “陛下教導皇子,卻不能用自家將士作伐啊!”

    “而且以後,陛下又如何與公子浪相見啊!”

    他這時候用的是臣子勸諫君王的言辭,尋常君王,都會嚴肅對待。

    可惜,秦始皇並不是尋常的君王。

    砰。

    秦始皇直接一腳將跪拜在地的趙高踢倒在地,寒聲道,

    “婦人之仁的狗東西!你以為朕在做什麼!”

    “朕在為大秦選帝,怎能容得下尋常人家的父子情!”

    “不歷經磨難,堅韌心志!又如何算的上帝王!”

    他自然明白趙高的意思,以為早日相認,然後悉心教導,就能教導出一位合格的帝王。

    這只是想當然而已,就好像許多男子,心中想過馳騁沙場,還為此悉心學武。

    但是,真到了戰場上,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場景,不當場被嚇尿,就是好兵了!

    武將們就直接很多,無論是王翦他們,還是蒙恬蒙毅,除了最初的勸告之外,就不再多言。

    因為他們知道,心性才是帝王最重要的東西!

    而他自己就更不必說了,因為臣子並不都是忠心,百姓也並不都是淳樸。

    所有的臣民,都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稱孤道寡這四個字,並不是只是在說明君王獨一無二的地位,也是說明君王的處境。

    整個天下就是一只巨獸,當你無法駕馭的時候,他就會反噬!

    這都是趙浪以後要面對的!

    他也不是沒有用過尋常的辦法,可看看現在的這些皇子,有哪一個頂事的?

    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折損一些人手,又算得了什麼。

    哪一個帝王的背後,不是自己人和敵人的鮮血?

    這才是真正的殘酷!

    趙高被訓斥的趴在地上,不敢出聲。

    就在這時候,一名黑冰衛匆匆走了進來,稟告道,

    “陛下,技院聯絡點傳來消息。”

    說完,便將一張布帛送了上來。

    秦始皇很快將布帛打開,看完之後,臉色卻露出一絲古怪。

    隨後把布帛遞給地上的趙高,

    “狗東西,還不起來!”

    趙高連忙爬起來,接過布帛,才看到一半,就帶著幾分驚恐的說道,

    “這是公子浪營救他老爹的計劃!”

    “讓您去和留守皇宮中的工匠聯系?公子浪什麼時候在宮中有人了?”

    趙高不驚不行,如果宮中都有趙浪的人,要是哪天,趙浪直接下令,刺殺了陛下,那還活不活了?

    而且皇宮的內侍等等,都是由他統籌的。

    出了問題,他就是最直接的負責人。

    秦始皇不可奈何的說道,

    “你先看完。”

    趙高只能繼續往下看,可才看了幾行,就再次驚恐的說道,

    “宮中的侍女會給您帶路?!”

    趙高這次是徹底的慌了。

    他真的無法想像,趙浪是什麼時候把人安排進來的。

    秦始皇沒好氣的說道,

    “一驚一乍的,成什麼樣子!看完!”

    趙高忍著看完之後,神色才微微的變好了一些。

    信中明確說了,這些宮女和工匠,並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只是會在得到信號之後,做該做的事情。

    這麼一來,還算好一點。

    趙高很快說道,

    “老奴這就去查探兩人的身份!”

    秦始皇這時候卻搖搖頭,說道,

    “不必了,別驚動了他們。”

    “信里面說了,發動的時機,就是浪兒兵臨城下,制造混亂的時候。”

    “哼,看來浪兒是早已經猜到了朕的心思,知道朕不會放過他爹了。”

    “寫給朕的信,只是讓朕放松警惕,實際上卻已經早已安排好他老爹的逃生。”

    “浪兒倒是好手段,可惜遇到了朕。”

    說到這里,秦始皇的語氣里都難免帶上了幾分驕傲。

    趙浪的這一手虛虛實實,玩的倒是不錯。

    一旁的趙高听得眨眨眼,自家陛下雖然英明神武,可如果真要不是有兩邊的情報。

    就這些事情,還真不一定,能斗得過公子浪。

    當然了,這些話,他打死也不會說出來。

    很快,秦始皇沉吟了一下,說道,

    “去抽調一些軍士到武關,加強防備,朕都要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做艱險!”

    想要突然襲擊他?

    那是不可能的!

    現在知道了趙浪的主攻方向,其他的地方空虛一些也沒有什麼妨礙。

    布置完了軍事,秦始皇這時候微微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嗯,等開春之後,看看浪兒的行軍速度,等浪兒快兵臨城下的時候,你記得讓整個咸陽的百姓都集中起來。”

    “還有,把他莊子上,學院里的人都帶過來。”

    “那時候,還是要多些人見證。”

    秦始皇帶著幾分驕傲說道,

    “其他的安排,你看著辦就是。”

    趙高听到吩咐,只能露出一個苦笑,自家這位陛下的心,還真是大。

    但他也只能照做。

    這樣也好,人多一些,公子浪也不會真的攻打咸陽。

    還有連弩什麼的也要準備好,這些東西到時候都是證據。

    水泥這東西,城牆都已經用了不少,效果還不錯。

    “只希望到時候別出什麼亂子就是。”

    趙高心里默默的想著。

    他真的經受不住這對父子的鬧騰了!

    (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