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504章 他們父子也該團聚了



    老者自然就是鬼谷子。

    他早已經看穿了張禮的禍心,正好用假死脫身。

    要不是因為張禮是他一手養大,縱橫家也沒有其他弟子下山,他想要殺了對方,並不是難事。

    至于金丹,過了最開始的興奮期之後,他就有了一些懷疑,或者說遲疑。

    他活了這麼久,還沒有看到或者听到過,有誰通過金丹升仙的。

    哪怕是他那鬼神莫測的師傅,最後也逃不過生老病死。

    等他慢慢的收集到了趙浪的信息之後,更不覺得趙浪是一個為了天下人,而放棄長生的聖人。

    那麼,這事情,就只有一個結論。

    金丹並不能讓人長生。

    再看看張禮吞服金丹之後的表現,他便能極為肯定,這金丹,就是趙浪的用來對付他們的手段。

    可惜,他現在知道的有些遲了。

    自己用假毒藥騙了趙浪,對方卻也用假金丹,毀了縱橫家的弟子。

    這一場,是他輸了。

    這還是他成為鬼谷子以後,第一次輸。

    這感覺卻沒有太過于糟糕,反而有些讓人興奮,這樣的良才可不多見。

    哼,讓他來復興縱橫家,倒也不算太虧。

    兵家賢人孫臏都是他的弟子,多趙浪一個王者也無妨。

    心里盤算著這些事情,鬼谷子一路回到來縱橫家的據點。

    “主人,這里是最新的消息。”

    才回來,就有人送來了情報。

    縱橫家能知曉天下事,靠的就是極為發達的情報網。

    哪怕是寒冬,消息也沒有斷過。

    只是比之前要緩慢很多而已。

    “看來項氏和大秦,都想要一舉擊潰對方。”

    看了看最新的消息,鬼谷子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結論,

    “嗯,只是他們雙方是如何確定,這不是對方的計謀?”

    在大秦,如此規模的交戰,不會就這麼快速的確定。

    中間是無數次的試探和偵查。

    因為這一戰,誰都輸不起。

    大秦輸了,只能退回秦國的故地,恢復統一天下之前的地盤。

    項氏輸了,那也只能退回江東。

    就是這種決定雙方命運的大戰,居然就如此之快的確定了。

    其中必然有蹊蹺,可惜單憑情報是無法判斷的。

    但大戰過後,看誰是最終的受益人,也就能看出一二了。

    剩下的情報里面,多是高句麗一地的情報,這一次,高句麗算是傾盡全力了。

    只是看到最後的時候,鬼谷子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匈奴,胡人也不安生了。”

    雖然之前去草原上聯絡過匈奴和胡人,但那時候只是想用他們牽制大秦的邊軍而已。

    卻從來沒有把他們當作太大的威脅。

    因為無論是之前的燕趙,還是後來的大秦,都是把這些異族按在地上揍。

    正面交鋒就沒有輸過。

    可現在的形勢來看,這些異族,居然真的有能力威脅到華夏之民。

    想到這里,鬼谷子有些憂慮的看向更北方。

    幾天後,匈奴王庭。

    現在匈奴人在帳篷內休養生息,順便造一造下一代。

    等到來年的時候,草原上就會多出一批小匈奴人。

    這也是匈奴人的傳統了。

    王庭大帳內,冒頓站在最中間,都是匈奴的各個貴族。

    大家都有些疑惑,這隆冬大雪的,單于把他們叫過來做什麼?

    冒頓也沒有讓他們多等,很快說道,

    “冬天里面最冷的幾天就要過去了,讓各部都要做好準備。”

    這話讓周圍的貴族都微微懵了一下,然後看向左賢王,這個和單于最親近的匈奴貴族,說道,

    “單于,我們要準備好什麼?”

    冒頓回道,

    “準備好出征。”

    匈奴貴族們更加懵了,他們是什麼人?

    匈奴人啊!他們隨時都可以出征!

    這大雪天的,你把我們叫過來,就是說這個?

    左賢王也說道,

    “單于,您放心!匈奴人隨時可以出征!!”

    冒頓這時候卻搖搖頭,說道,

    “這次不一樣,我們要去攻打大秦。”

    說到大秦,所有貴族的眼楮都亮了起來,大秦就是繁華的代名詞!

    他們所有華貴的東西,都是大秦的商隊運過來的。

    冒頓這時候繼續說道,

    “這一次,本單于會召集,月氏,羌人,王庭本部,一起三十萬大軍!“

    “將整個大秦掠奪一空!”

    沒有了秦軍的牽制,他已經將整個草原,除了胡人之外的民族,都征服了!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將那個繁華的世界,搬到草原上來!

    左賢王也興奮的說道,

    “單于,您是要和那些人一起進攻秦人!?我還以為您之前不同意呢。”

    冒頓搖了搖頭,回道,

    “本單于不會和他們一起進攻,秦人的那一面高牆已經建的差不多了。”

    “我們和秦人的邊軍硬踫硬,也不會有什麼好處。”

    “等秦人的邊軍,都去鎮壓叛亂,他們相互打得兩敗俱傷之後,那才是我們匈奴人進發的時候!”

    “所以,這一次你們回去了之後,還要安排好搬東西的人!”

    “最冷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秦人的春天比我早,大戰就在眼前!”

    所有的貴族,這才明白了,為什麼單于要這麼著急的把他們叫過來。

    左賢王這時候猶豫了下,說道,

    “單于,既然秦人的世界如此繁華,我們為什麼不留在那邊,享受那里繁華!?”

    听到這話,其他貴族的眼楮也亮了起來,說道,

    “是啊,單于,那秦人做的絲綢,比女人的皮膚還要光滑。”

    “那些食物,也極為精美。”

    “屋子華美又溫暖,比咱們的草原好多了。”

    他們這些匈奴貴族,還是知道大秦的好處的。

    和草原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但是冒頓這時候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圍,說道,

    “就是因為如此,所以秦人是羊,匈奴人是狼!狼吃羊是天神給我們的權力!”

    “但是,一旦進入大秦,我們就會變成羊!只有留在草原上,我們才是狼!”

    “誰要是敢再說留在大秦,本單于就讓他永遠的留在那里!”

    听到這話,所有的貴族頓時乖乖的閉上了嘴。

    他們一點都不懷疑對方的話,畢竟他們的這位單于,可是連親生父親都敢殺的狠角色。

    左賢王也不敢再多問這事,不過他很快皺眉道,

    “單于,我們的全部出去了,要是天神部落帶著胡人趁機偷襲怎麼辦?”

    冒頓之前可是差點滅了胡人的整個王庭,現在統治東胡的是天神部落,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冒頓這時候臉上閃過一絲冷然,他征服草原,只有在天神部落的面前吃了虧。

    直到現在,所有的匈奴人,都沒有進攻天神部落的**。

    “本單于也會邀請他們一起進攻大秦,在秦人面前,草原的子民是一體的。”

    冒頓單于淡淡的說道。

    左賢王繼續問道,

    “那要是他們不同意呢?”

    冒頓看了對方一眼,左賢王頓時知道自己問了蠢話,很快把頭偏向一旁。

    “要是他們不去,本單于就先滅了他們!”

    听到這話,所有的匈奴貴族都紛紛左右張望,就是不敢看冒頓。

    冒頓被天雷劈的事情,他們可都是知道的。

    他們可不想被天神懲罰。

    而且整個匈奴最精銳的一萬人,居然連天神部落的幾千人都沒有打過。

    這太傷士氣了。

    冒頓漠然說道,

    “你們不必擔憂,如果真的要和天神部落開戰,到時候月氏人,和羌人會在最前面!”

    這時候所有的匈奴貴族們才松了一口氣,還是有人說道,

    “最好還是邀請他們一起進攻秦人吧,實在不行,我願意奉獻一些牛羊給天神。”

    “對對對,我也是!”

    “一些牛羊而已,只要能換回天神的眷顧,我也願意。”

    看著匈奴貴族們的反應,冒頓心中的寒意更冷了幾分,

    “好,本單于現在就給他們發去邀請。”

    但他心中卻已經是一片寒意!

    這一次,如果胡人不去,他就帶著三十萬大軍,先滅了胡人。

    他倒是想看看,天神會不會劈死所有的草原人!

    如果胡人去,就等他們和秦軍拼殺完了之後,再擊殺他們!

    無論如何,這一次,他一定要把天神部落滅殺!

    從此以後,整個草原,都將臣服在他冒頓的腳下!

    大秦,只是為他提供財富和女人的地方!

    這才是他的野望!

    很快,王帳內的會議開完,一隊信使也朝著胡人的方向而去。

    幾天後。

    東胡王庭,也就是天神部落所在的地方。

    去死正在教豆豆兒武技,二黑匆匆走了過來,

    “去死哥,匈奴給咱們送口信來了!”

    去死眉頭一挑,說道,

    “什麼口信?”

    二黑很快把信息說了一遍,然後說道,

    “這些匈奴的心也是大,居然還邀請我們去攻打大秦。”

    去死這時候卻微微眯了下眼楮,他還沒有說話,豆豆兒就紅著眼楮說道,

    “去死哥哥,我們不去打大秦,等他們去大秦,我們就去報仇!”

    她練習武技,就是為了復仇!

    去死卻搖了搖頭,說道,

    “我們想得到,冒頓也想得到,他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

    听到這話,豆豆的神色頓時黯淡了許多。

    但她也沒有哭鬧,如今父兄都已經死了,她只是家族報仇的唯一希望!

    但是很快,去死心中微動,說道,

    “不過要報仇,也不是沒有機會。”

    “二黑,你去告訴信使,我們接受他們的牛羊,也願意和他們一起進攻大秦。”

    二黑听得眼楮一瞪,他可不會去掠奪秦人,正要說什麼,就听到去死繼續說道,

    “再多派幾個人,回報家主,他會有應對的辦法!”

    二黑頓時不說話了,連忙去通知信使。

    反正不管什麼事情,只要告訴了家主,那就肯定沒有問題。

    很快,一隊隊的信使就在大雪中朝著遼東的方向而去。

    但哪怕信使們竭盡全力了,這一封信件,也要經歷很長的時間才能到目的地。

    十幾天後,韓地。

    此時天地間已經從一片白色,變成了黑白相間。

    因為冬日,已然到了尾聲。

    當然,現在反而是最冷的時候。

    道路和田野中,自然也看不到一個人影。

    縣城內,相比較而言還算有人。

    能住在城內的人,都是些有錢有閑的,哪怕是一般的小地主,冬天里都要老老實實的待在莊子上,看著自己的收獲和莊子。

    當然,城內技院的生意,卻還是極為紅火。

    而且今天更是熱鬧非凡,因為連韓王信也在這里。

    哪怕韓王信已經丟了除縣城外的所有地方,也不妨礙他是這縣城中最有權勢的人。

    “來人啊!上酒!再換一批歌舞!”

    韓王信此時醉醺醺的大喊道。

    一旁的僕人連忙勸道,

    “王上,您醉了,不能再喝了。”

    听到這話,韓王信卻直接勃然大怒,一腳踢翻了僕人,然後大聲道,

    “你算什麼東西!你以為你是趙王嗎!還是項氏!”

    “居然也敢對本王指手畫腳!”

    普通人被打的連連求饒,周圍的歌姬舞姬們也被嚇的有些花容失色。

    韓王信紅著眼楮,搖搖晃晃的繼續說道,

    “本王知道你們都看不起本王!但是只要本王還在一天!本王就是韓王!”

    “生殺奪與,都在本王的一念之間,這就是王者!”

    “哈哈哈...”

    韓王信說到這里,頓時如同瘋了一樣的大笑起來。

    渾然沒有注意到,技院的二樓,有一雙眼楮正漠然的看著他。

    “主人,要不要把韓王信,給...”

    這時候一旁僕人語氣里帶著幾分森嚴,對旁邊一個極為俊朗的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這時候卻淡然的搖搖頭,回道,

    “我們是來听取情報的,不要節外生枝。”

    “讓這里的卑賤者來見我就是。”

    年輕人自然就是趙浪。

    他來這里是來和卑賤者接頭的,主要是有一個任務,他需要親自發布。

    反正守城的軍士,也是他的人,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他們現在想要拿下縣城,其實輕而易舉,只是沒有必要。

    比較項氏那邊雖然也早已經放棄了韓王信,可還是不要暴露實力的好。

    畢竟,項氏的物資都還沒有完全運過來。

    沒等多久,就有一個僕人到了他的跟前,行禮道,

    “見過上人。”

    趙浪點點頭,直接問道,

    “卑賤者如今的情況如何?”

    這話問的有些突兀,僕人還是很快回道,

    “所有的信息渠道都是暢通的,就是路上傳遞消息要多耗費一些時日。”

    趙浪確認了安全,這才說道,

    “這里有一道密信,送到咸陽去!”

    “記住,除了媚,任何人不得打開!”

    因為這里面是他營救自己老爹的辦法,他可不會把希望放在始皇帝會主動放人上,所以要通過技院傳信給老爹。

    讓他做好準備!

    他們父子,也該團聚了!

    (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