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490章 氣死趙王必定能流傳千古



    直到現在,範增都還記得,那天趙浪借舞槍的名義,差點讓他驚懼而死的事情。

    他本來也不是那種心志淡薄的人,不然也不會接受項梁的邀請。

    一把年紀了,還出來為項氏出謀劃策。

    更是一心想要項氏稱王。

    所以這種仇,他不可能忘。

    只是,為了大業,他可以忍讓而已。

    但是現在。

    既可以完成大業計劃,又可以報仇,那又何樂而不為呢?

    比如剛剛趙浪臉上的那一絲驚訝,雖然對方及時的隱藏了,但他還是看得清清楚楚。

    看來農首並沒有告訴對方,和自己見面的事情,這就說明農首也有和自己結盟的心思。

    他心里更是不由的涌上來一陣快意。

    這就是復仇的感覺!

    但是,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等農首和自己結盟的時候。

    他一定要好好看看對方的表情!

    “農首,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果然,下一瞬,他就看到了趙浪向領頭的一個憨厚大漢質問。

    看那裝束,渾身上下都透露著樸實無華的氣息,果然是農家之首,不像趙浪那般陰險狡詐!

    只是面對趙浪的突然問話,農首似乎有些不知道該如何答話。

    對他來說,這卻是一個好機會。

    範增很快出聲道,

    “趙王,這里是雲夢澤,是農家的地界。”

    “農首讓你帶兵留在這里,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

    “農首想要見誰,還輪不到你置喙!”

    範增就看到自己的一番話之後,趙浪直接紅了臉。

    而農首卻連連點頭。

    再一次打擊了趙浪,範增心中的快意更濃了。

    但是他也沒有放松警惕。

    他是知道趙浪的陰險狡詐的,對方現在只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所以有些失態,但過不了多久,就會恢復。

    想要讓農首和趙浪徹底決裂,把趙浪從雲夢澤趕出去。

    可也沒那麼輕松。

    而且對方也不是沒有底牌。

    雙方初步的見禮之後,範增就帶著幾分試探問道,

    “農首,此次卻是沒有看到聖女?”

    範增當然記得趙浪的底牌,農家聖女!

    當初他也想過,針對農家聖女的殘暴好色,做一些安排。

    但實話實說,比趙浪英俊,體質還好的,還沒有幾個。

    更不說,還要能說會道了。

    彭越這時候按照之前說好的,回道,

    “嗯,已經安排她出去了。”

    範增的听得眼楮一亮,農家聖女不在雲夢澤,那就更好辦了。

    一陣簡單的寒暄之後,彭越很快就進入了正題,問道,

    “本首領不善言辭,想知道,項氏殺了本首領和楚王的使者,如今又到這里來,所謂何事?”

    說的越多,錯的越多,他可不想被對方看出破綻。

    听到這話,範增也不意外。

    這農家首領如果善于言辭的話,也不會推陳勝出來了。

    這些事情,他也早已準備好,很快說道,

    “首領說笑了,楚王乃是項氏的王,我等怎麼會殺了他的使者?”

    “只是楚王如今身居王宮,一心想著復興大楚,怎麼會派出使者,和您接觸呢?”

    “所以,那些使者,都是他人假冒的,首領可不要受騙了。”

    有些事,可以做,但是打死都不能承認。

    彭越都被說的愣了一下,他的確是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範增也不拖沓,直接說道,

    “這次老夫是為了農家和項氏的共同利益而來。“

    彭越很自然的露出一絲好奇,說道,

    “願聞其詳。”

    範增很快說道,

    “暴秦無道,所以如今天下大亂,六國並起,農人身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農首你也肯定是看不得農人受苦,才帶著人揭竿而起,老夫其實極為欽佩。”

    “但是農人勢單力薄,找人結盟合作,也是理所應當。”

    “而如今,六國之中,只有項氏,才有這天命...”

    範增引經據典,滔滔不絕的說著。

    但不得不說,他的觀點都極為有道理。

    就是趙浪都听得在心里默默點點頭,要不是不方便,他都想給對方鼓掌。

    “由此,農家和項氏結盟,能更快的平定天下,還百姓一片安寧。”

    範贈緩緩說完。

    但他從始至終,都沒有提起趙浪。

    更沒有說要把趙浪趕出去。

    似乎真的就是為了天下的農人百姓。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他說的有些意動。

    農首更是連連點頭。

    範贈眼楮微亮,他倒是沒有想到農首居然這麼容易說服。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令他心煩的聲音響起,

    “農首,您可千萬別听他胡說八道!”

    “項氏根本不是為了農人,就是想要利用農人!”

    “本王才是和農家一起並肩戰斗的人啊!”

    範增看到趙浪站了出來,而听到這話,農首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範增卻沒有慌張,他早就知道,趙浪不會這麼輕易地放棄。

    撫了一把自己的胡須,範增不慌不忙的說道,

    “農首,項氏此次來,當然是帶了自己的誠意的。”

    範增這時候說道,

    “老夫之前也看過那份單子,那些東西雖然也還過得去眼。”

    “但是,也未免太少了一些。”

    “項氏願意援助農家雙倍的物資!來表達我等的心意!”

    加價當然是慢慢加,如果能以比較低的代價拿下農家,那又何樂而不為呢?

    听到這話,彭越和陳勝眼楮都一亮。

    如果項氏肯給雙倍的物資,那麼雲夢澤過冬,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彭越就差點想要答應了,就在這時候,趙浪再次說道,

    “首領,此人出雙倍的物資,本王也可以!”

    範增頓時看到農首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

    他也能理解,如果雙方給的物資是一樣的,當然會選更熟悉的人。

    這倒是不要緊,反正他的底價是三倍。

    于是淡然說道,

    “農首,這雙倍的物資只是項氏對農家的心意,老夫還願意加一份,也就是一起三倍的物資!”

    彭越和陳勝這次卻是繃不住了。

    三倍啊!

    三倍的物資,不只是可以過一個好冬,甚至還有余糧來支持小小的擴張一下。

    就連趙浪心里也微微一震,媽的,背靠整個大楚貴族,項氏果然是財大氣粗。

    這麼多的物資,他拿出來都會有些肉痛,但是項氏卻還游刃有余。

    看來之前搜刮了百姓之後,他們已經緩過來了。

    可是,看著範增還有余力的樣子,趙浪咬咬牙,說道,

    “農首,這三倍的物資,本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听到這話,彭越和陳勝再次皺起了眉頭,似乎在猶豫。

    但心里卻想著,首領這也太貪了吧,三倍就不錯了!

    見好就收吧,萬一別人不跟了,他們到哪兒哭去?

    果然,就看到範增直接皺起了眉頭,對趙浪說道,

    “敢問趙王如今哪來的物資?”

    “趙王,這些事情,你可不能信口雌黃!”

    趙浪硬著頭皮說道,

    “本王雖然沒有項氏如此財大氣粗,但是,和齊王,韓王一起,倒也可以。”

    他當然沒有,但現在也只能硬撐。

    餓死膽小的,撐死的膽大的。

    對方這麼送上門的機會可不多!

    範增听得微微皺眉,對方要是拖著齊王和韓王一起,倒還真能拿出來。

    就是這一遲疑的時間,趙浪就繼續說道,

    “農首,本王保證,一定在入冬前,將物資送到!”

    彭越和陳勝現在人都是懵的,看著趙浪就差點哭出來了。

    首領,你快別說了,見好就收吧,你哪兒來的物資啊!

    萬一別人不跟了,我們可怎麼辦啊!

    範增回過神,就看著農首和旁邊的陳勝,直愣愣的看著趙浪,看來是動心了。

    這群農人果然是目光短淺,一點都不堅定。

    難怪起事這麼久了,始終都在雲夢澤。

    再看了看趙浪紅著眼楮的樣子,範增知道,這已經到了找趙浪的極限!

    微微眯了一下眼楮,範增突然說道,

    “老夫願意出五倍!”

    這話一出,整場瞬間安靜!

    就連一旁的項莊都傻了眼,項氏雖然財力雄厚,但也不是這麼敗家的。

    他剛想勸說一下,就听到趙浪極為驚訝的聲音,

    “你說什麼!?”

    看著趙浪那不可置信,又驚又怒的樣子,項莊突然覺得,那五倍也不是不能不接受。

    項莊微微吸了一口氣,帶著幾分嘲弄說道,

    “怎麼,不過是區區五倍的物資而已,趙王身為王室,這都拿不出來嗎?”

    “那你以後又如何能照看農家?”

    听到這話,範增也點點頭,項莊這話卻是說到了要害之上。

    就是借此證明趙浪的物資不足,根本無法和項氏比較。

    果然,就看到農首這時候幾乎是帶著幾分顫抖說道,

    “範先生,您此話可當真!?”

    範增還是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說道,

    “農首,老夫的話,自然是真的。”

    “當然,也有一個要求。”

    彭越連忙說道,

    “先生只管說。”

    範增這時候眼里卻露出了一絲寒意,看向一旁還沒有回過神來的趙浪,說道,

    “老夫的這些物資,足夠讓農家過一個好冬了。”

    “但是卻不能其他人用。”

    “所以,這些物資可以給農家,但是,趙王的人馬,卻是要離開此地!”

    這話一出,所有人再次安靜!

    這就是他直接加到五倍物資的原因!

    他要讓農家和趙浪徹底決裂!

    只要能徹底清除趙浪在這里的根基!

    不過是一些物資而已,值!

    果然,下一瞬,趙浪直接往後退了兩步,不可置信的說道,

    “你說什麼!”

    “農首,你可千萬不能被他迷惑了啊!”

    “他們這就空口說而已!誰知道等本王走了之後,他們會不會送物資過來!”

    農首也再次看向他,

    範增看著趙浪幾乎要跳腳的樣子,神情卻越發的淡然了,

    “趙王倒的確是為了農家考慮,不如這樣,等我項氏的物資到了,農首再讓趙王離開不遲。”

    看著趙浪被他堵的語塞的樣子,範增頓時露出一絲笑容。

    趙浪想和他斗,還是嫩了點。

    他這提議,這倒不是為了農家考慮。

    而是趙浪越晚離開,對他反而有利,只要想想趙浪在冬日里,被農家掃地出門的樣子。

    他就如同在盛夏里喝了一碗涼水般爽快!

    “農首,此事就此定了。”

    彭越連忙說道,

    “定了,定了!”

    兩人再商談了一陣,定下了細節。

    然後彭越極為有禮的將範增送到了門口。

    雙方卻都沒有再理會趙浪。

    等到了船邊,範增這時候卻不著急走了,

    “農首只管去忙,老夫再看看這里的風景也不錯。”

    “啊,這...”

    彭越遲疑了一下,他想著趕緊把人送走呢。

    裝農首很累的!

    範增這時候帶著幾分威勢說道,

    “怎麼,老夫連看看都不行?”

    彭越在心里撇撇嘴,這老東西居然還裝上了,但是為了那些物資,他也只能忍了,陪著笑回道,

    “您看就是,看就是。”

    隨後才離開。

    但範增沒有四處查看,而是在這里等著什麼。

    果然,不到一會兒,趙浪的就臉色緊繃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範增!你用這些物資就是為了對付本王!卑鄙,無恥!”

    被人罵了,範增卻沒有一絲介懷,因為失敗者,才會如此失態。

    範增帶著幾分淡然說道,

    “趙王,這天下自然是有能者居之,用些手段,自然是無可厚非。”

    “你身為王室,怎麼會連這些淺顯的道理都不懂?”

    “無妨,今日,就當老夫用這些物資,給你上一課!”

    說完這些話,範增看到趙浪原本就緊繃的臉色,直接變得鐵青,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模樣。

    範增知道,這是對方在壓制自己的情緒。

    自己的這一次行動,明顯擊中了對方的要害!

    不過他可不會給趙浪發瘋的機會,畢竟趙浪的武力,他那天也是看到了的。

    項羽不在這里,他們沒人擋得住趙浪。

    很快,範增直接上了船,然後才雲淡風輕的說道,

    “趙王,明年春夏之時,這天下便會有分曉。”

    然後便背著手,飄然離開。

    因為他知道,自己表現越淡然,趙浪便越難受。

    他就是要破壞對方的心志!

    而趙浪卻一直在岸邊瞪著眼楮,看著他們離開。

    直到小船消失在視線里,彭越和陳勝才湊了過來,看著臉色憋的通紅的趙浪,連忙說道,

    “首領,他們已經走了!”

    隨後,岸邊便爆發出一陣大笑聲!

    笑聲傳的很遠。

    此時,在船上的項莊有些疑惑地說道,

    “先生,我好想听到了一些笑聲。”

    範增笑道,

    “老夫都已經放輕了聲音,卻還是被你听到了。”

    項莊這時候也笑著回道,

    “先生,此時趙王恐怕是氣的跳腳了吧。”

    “要是被氣死了,那就好了,哈哈哈。”

    範增笑道,

    “如果真能氣死趙王,必定能流傳千古!”

    “哈哈哈!”

    很快,湖面上就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

    (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