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488章 農家之首也要屈服于我等(4000字)



    幾天後,雲夢澤的一座大島上。

    數百精壯的農人,正在彭越的指揮下演練。

    就在旁邊,一群人正圍著陳勝說話,

    “陳將軍,楚王說了,只要你願意支持楚王,那這大楚上將軍的名號,就是您的。”

    “等擊破了秦國的大軍,穩定了局勢,到時候您有什麼需要,盡管提。”

    一行人帶著幾分小心,慢慢的說出了自家主人開出的條件。

    陳勝也是面帶微笑的听著,但嘴上卻沒有一分放松,

    “楚王有心了,幾位使者有心了,你們開的條件,其實我都很滿意。”

    听到這話,幾個使者臉上都露出了一個笑容。

    但緊接著,陳勝就說道,

    “但是我雖然是雲夢澤的首領,可真正的領頭人還是我們農家的首領。”

    “沒有首領的許可,我也不敢答應。”

    幾個使者連忙說道,

    “不妨事,不妨事,如果農家之首願意出面,號召天下農人歸附大楚,那這丞相的位置,就是他的。”

    “還有什麼條件,你們盡管提。”

    陳勝看著面前態度極為謙卑的幾個使者,心里其實是想和對方合作的。

    因為好處多多。

    雲夢澤現在的確是缺糧,缺錢。

    再則,他們本來就是打著張楚的旗號起事,如果能得到楚王的支持,那就名正言順了。

    可是這樣的大事,他還真不敢做主,只能先拖著了。

    之前農家就有人送過信來,說是首領已經到南陽郡了。

    算時間,也該到了啊。

    “嗯,諸位使者再容我考慮考慮。”

    一听這話,幾個使者都快要哭了,

    “陳將軍,我等都來了幾天,您也考慮了幾天,該做決定了。”

    陳勝可不會和他們客氣,臉色一板,說道,

    “讓你們等,就等,等不了只管離開就是。”

    “如今天下動蕩,我農家擁兵數十萬!”

    陳勝這時候再一指正在演練的精壯農人們,接著說道,

    “每一個都是這樣的精兵!”

    “更不用說,天下農人都听我等的號召!”

    “我家首領自然繁忙!”

    看陳勝變了臉色,幾個使者連連回道,

    “我等再等便是,再等便是!”

    他們當然知道陳勝說的話有夸大的成分,農家如果有這樣的精兵數十萬,天下早就是他們的了。

    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就算這數字縮小十倍,只有一萬甚至數千,他們也惹不起啊。

    楚國現在雖然是六國之王里兵最多,地方最大,實力最強的。

    可是這些和楚王有什麼關系?

    人人都看得出來,楚王不過是項氏的一個傀儡而已。

    出發前,楚王熊心就給他們交代的極為清楚。

    無論如何,一定要得到雲夢澤的支持!

    所以,哪怕陳勝把唾沫吐到他們的臉上,他們也只能笑著讓它自然干。

    就在陳勝想把幾人打發走的時候,一個農人滿臉笑容的跑了過來,大聲道,

    “頭領,首領回來了!”

    听到這話,陳勝和幾個使者都是一喜。

    陳勝給幾個使者丟了一句,

    “你們先到這里等著。”

    就一路小跑的離開了。

    很快,陳勝就看到了趙浪,直接跑了過去,帶著幾分激動,

    “首領!您終于回來了。”

    不少人以為他身為雲夢澤的頭領,手底下十數萬人!

    看上去極為威風。

    可誰知道,每天一睜眼,就要喂飽十幾萬人是多大的壓力?

    現在過冬的物資還不全,南方的冬天,可也是極冷的。

    現在首領終于回來了,他不用擔這麼重的擔子了!

    趙浪稍稍安撫了下對方,陳勝冷靜下來,很快說道,

    “首領,現在楚王的使者就在島上!”

    陳勝很快將剛剛的情況,和趙浪說清楚。

    趙浪听得眉頭一挑,看著不遠處正在演練的農人們,笑著說道,

    “如今雲夢澤真有這麼多精兵?”

    哪怕是以趙浪的目光來看,這里的數百農人,也稱的上精銳了。

    配上武器和甲冑,絕對能和秦軍正面抗衡。

    陳勝帶著幾分不好意思說道,

    “這是我們十幾萬人里面最精銳的。”

    雲夢澤窮的很,哪有錢養那麼多精兵?

    這數百人,就是為了唬住那群使者,特意安排的。

    趙浪笑著搖搖頭,隨後說道,

    “無妨,讓他們到這里來見我就是。”

    陳勝這時候卻遲疑了下,說道,

    “首領,您要在這些人面前暴露身份嗎?”

    “萬一,這些人里面有人認識您怎麼辦?”

    趙浪怔了一下,陳勝說的的確有道理。

    不過他心中很快一動,想到了什麼,說道,

    “無妨,你去找幾根木頭,一塊布,做一個簡易的屏風。”

    “我在屏風後面就是了。”

    陳勝很快領命離開,不多時,就做好了屏風。

    趙浪坐到屏風後試了試,效果不錯。

    陳勝笑著說道,

    “首領,這辦法倒是個隱藏身份的好法子!不只是看不到人,就連聲音也稍微有些不一樣,以後咱們可以多用。”

    說完,就出去叫那些使者了。

    趙浪坐在屏風後,這時候想著陳勝的話,卻微微有些走神。

    他這辦法,就是從始皇帝那里學來的,當時只是以為始皇帝為了安全,不見他。

    畢竟始皇帝防刺客防的厲害。

    但現在卻有了另外的想法。

    對方是不是為了隱藏身份?

    可沒有必要啊。

    趙浪還想深想,陳勝這時候已經帶著楚王的使者走了進來。

    雖然有些奇怪于這見面方式,使者還是極為恭順的說道,

    “楚王使者,見過農家首領!”

    听到幾人的行禮聲,趙浪頓時不再多想,現在想著怎麼從楚王這里多弄一些錢財物資,才是最重要的。

    使者很快把自己的訴求又說了一遍,趙浪微微在心里盤算了一陣,很快說道,

    “楚王想要雲夢澤的農人歸附,這倒也無妨,但是,楚王想要什麼來交換?”

    “那些職位就免了,項氏勢大,我等還無法和他們爭斗。”

    使者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想到這位農家之首,居然這麼干脆,直接。

    很快回道,

    “除去大楚的名分,楚王說了,他還有一些錢財,糧草,可以給首領。”

    楚國現在的錢財,也大多在項氏手中。

    但還是有些死忠于楚國王室的貴族,願意私下听楚王的命令,貢獻錢財。

    畢竟數百年的統治,總是能培養出來一些死忠。

    “另外,還有一些人手...”

    不等對方把話說完,趙浪就很快說道,

    “人手就不必了,楚王若是有什麼命令,只管和我等說就是,我以農家之首的名義保證,能做到的一定坐到。”

    听到這話,使者的臉上露出一絲喜悅,只要雲夢澤的農人答應歸附,那就已經是極為重大的成果了。

    何況別人還用農人之首的名義,做了承諾。

    雖然這承諾有些限制條件,但也比項氏要好上太多了!

    于是連忙答應道,

    “就依首領所言!幾天內我等便會將大軍的物資和錢財送過來。”

    趙浪微微有些驚訝,

    “居然可以如此之快?”

    使者帶著幾分小心回道,

    “這些東西的單子,早已經準備好了,只要農首您用信物,做個印記,給我等作為回信就行。”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這些人心里還是有些顧忌的。

    在懷里摸索了一陣,把農家之首的玉佩拿了出來,說道,

    “無妨,你們把單子拿上來,我給你們做個印記便是。”

    很快,趙浪便和幾人達成了約定。

    拿到了這份保證,幾名使者立刻就離開了這里,朝著吳中而去。

    他們早就該回去復命了。

    看著幾個使者離開的背影,趙浪卻微微嘆了一口氣。

    “首領,我們得到了急需的物資,您為何嘆氣啊?”

    陳勝有些懵嗶的問道。

    農家現在可是缺東西的緊,現在送上來一個冤大頭,應該是高興才對啊。

    趙浪嗒嗒嘴,有些遺憾的說道,

    “楚國絕大部分錢財和物資,都在項氏的手里,楚王的這點東西,我們過冬都還差一點。”

    想到這里,趙浪又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就不殺項梁了,項氏的開價肯定高的多。”

    “可惜啊。”

    一旁的陳勝不說話了,自家首領的胃口也太大了。

    “罷了,這世上哪有事事如意的,陳勝,你把這段時間里,雲夢澤的情況給我詳細說說。”

    趙浪再看了眼使者離開的方向,對著陳勝說到。

    此時,使者離開了雲夢澤之後,就一路疾馳。

    但就在離開了雲夢澤的控制範圍之後,一支騎兵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使者看到對方,沒有絲毫遲疑,直接四散而逃。

    但這時候已經遲了。

    對方早已經做好了埋伏,不到一刻鐘,所有的使者就被斬殺殆盡。

    很快,使者身上帶有農家之首印記的布帛,也被搜了出來。

    然後被一個壯漢,送到了一個老者的身前,極為敬佩的說道,

    “範先生,正如您所料,楚王也在接觸雲夢澤的農家,看來,他們還達成了協議。”

    這一行人,正是項莊等人。

    範增看了看手中的布帛,淡然說道,

    “楚王還真是舍得,這差不多是他全部的家當了。”

    “要不是我等提前讓信使過來布下眼線,還真就讓他得逞了。”

    “不過現在,倒是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了,那農家之首,就在雲夢澤之中!”

    “哼,這次倒是不必聯系陳勝了,可以直接和農首談判!”

    “就將這布帛送進雲夢澤!”

    項莊遲疑了一下,說道,

    “先生,我等如此作為,會不會惹怒農家之首?”

    “而且,那趙王此時應該已經到雲夢澤了,我等該如何應對?”

    範增笑了一聲,極為自信的說道,

    “無妨,就是要給他這個壓力!”

    “這一路你也看到了,農家雖然人多,但物資匱乏,不然也不會為了這點東西,就和楚王結盟。”

    “至于趙王,他自己都缺少物資,如何能和我等比較?”

    “此次,老夫便給農家之首,三倍于楚王的物資!這便是威逼利誘!哪怕是農家之首,也要屈服于我等!”

    听著範增的計劃,項莊滿眼都是敬佩,已經徹底折服了。

    難怪那一次大叔父一定要親自去請範增,這等的賢才,當真是可欲而不求啊!

    就看這短短數十天內,就已經要把農家收入囊中了。

    有範增在,項氏無憂矣!

    範增直接將還帶著血漬的布帛交給了信使,說道,

    “傳信雲夢澤!”

    很快,一匹快馬就朝著雲夢澤而去。

    此時,趙浪正一臉頭大的看著面前的資料,

    “十五萬人農人,糧食只夠三個月了?”

    趙浪人都麻了,早料到了雲夢澤的情況不好,卻沒有想到,居然這麼差!

    人數暴增,帶來的後果,就是糧食不夠。

    雖然有在開墾,可是時間太短了,真要想完全的自給自足,恐怕要到明年的秋天。

    木材都好說,現在到處都是樹。

    陳勝有些不自在的揪著自己的衣角,回道,

    “首領,這些糧食還是足夠過冬的,反正只要餓不死就行。”

    “哪能像莊子那樣,天天吃飽的。”

    趙浪的要求和他的要求是不一樣的。

    趙浪嘆了口氣,

    “如果沒有辦法,那也只能這樣,可普通人挨一挨也就過去了。”

    “老人,孩子,還有負責戰斗的農人怎麼辦?”

    陳勝支支吾吾的說道,

    “負責戰斗的農人,自然是單獨供應糧食,保證他們的戰斗力。”

    “孩子吃的不多,至于老人...就算給了糧食,他們也會省下來給家里的孩子。”

    听到這話,趙浪的心思有些沉重,華夏的老人,的確會這麼做。

    哪怕就是上輩子,有什麼好東西,老人也是省下來給孩子吃。

    但越是這樣,趙浪越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帶著幾分冷然說道,

    “楚王的物資,還是少了些,去和周圍的鄉紳說,借一些糧食,物資,確保雲夢澤不會有人餓死和凍死。”

    陳勝點點頭,他早就想這麼干了。

    只是之前趙浪不許。

    陳勝就要離開,這時候一名農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說道,

    “首領,雲夢澤外面有人打著項氏的旗號,傳信進來!”

    說著,就拿出了還帶著血漬的布帛。

    看到不久前才和楚王使者簽訂的布帛,陳勝勃然大怒,說道,

    “首領,這些人簡直是欺人太甚!”

    雖然殺的是楚王的使者,可這打的是農家的臉!

    但趙浪看著面前的布帛,臉上卻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說道,

    “回信,農家之首,邀請項氏相談。”

    (安安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