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466章 沛公劉邦



    “公子浪?”

    蕭何听到這個名字沒有意外,因為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帶著幾分疑惑說道,

    “韓公子當真如此看好這位公子浪?”

    “要知道,這劉邦雖然平日里不修邊幅,看似放浪形骸,實則性明達,好謀,善听。”

    “是能成大事之人,韓公子可不要錯過了機會。”

    他還是極為欣賞韓信的,相處的這些天,他看到了韓信特有的軍事才能。

    這種人才平常可能沒有大用,可是在如今的世道里,這就是必不可少的人才了!

    他雖然精通內政,穩固後方沒有問題,但是論起軍事來,就不太擅長了。

    听到蕭何的話,韓信猶豫了下,直接將自己腰間剩下的那半袋小金粒拿了出來,放到了蕭何的面前。

    蕭何看著那半袋小金粒,都不由的微微吸了一口氣。

    這些金粒,普通人家幾輩子都可能賺不到!

    蕭何有些疑惑的問道,

    “韓公子,這是何意啊。“

    韓信苦笑了一聲,說道,

    “想來蕭公子之前也有些好奇,我哪里來的那麼多錢財。”

    蕭何點點頭,的確,這些天他們往來,多是韓信出的錢。

    之前劉邦差點被流放,也是對方出錢解決的。

    “實不相瞞,這些錢財都不是在下的。”

    韓信把初次和趙浪見面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公子浪留下這袋金粒之後,就離開了。”

    听完韓信的話,蕭何卻有些驚奇的說道,

    “世上居然還有如此奇人?”

    和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見面,只是欣賞別人,想請對方喝酒。

    就給了一袋金粒?

    但蕭何轉念一想,帶著幾分遲疑說道,

    “韓公子,並非在下多心,你說這有沒有可能是公子浪給錯了?”

    這可是一袋金粒啊,再富裕的家當,也經不起這麼敗家。

    就算蕭何出身富裕,也不由的有些咋舌。

    他不信,會有人對一個連名字都來不及說的陌生人,就如此大方。

    韓信笑了一聲,說道,

    “其實我也如此想過,畢竟在下不過是一介布衣,無權無勢,自認有些才華,卻也無人能識。”

    “只是後來在下又遇到了公子浪,互通姓名之後,在下就想把金粒還給對方。”

    “可誰知道公子浪卻說,這是給我和他的酒錢。”

    說到這里,韓信又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要說,就是你我二人這頓酒,也是公子浪請的。”

    听到這話,蕭何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不由有些愕然。

    如果真的和韓信的說的一樣,這公子浪就真的是看到了韓信的才華!

    不然,絕對不會將這麼多的錢財給對方。

    當然,蕭何並不介意,有才能的人,當然就應該得到好的待遇!

    畢竟誰會無緣無故,給一個平庸之人一袋金粒?

    他甚至有些遐想,那天如果是他遇到對方,對方會不會如此欣賞他?給的金粒會不會比韓信還要多?

    “只是如今在下卻不知道公子浪在何處,卻是有些苦悶。”

    韓信這時候帶著幾分低沉說道。

    他也想過去找趙浪,但是根本無從找起。

    蕭何也听得有些唏噓,不過他想到了什麼,突然心中一動,說道,

    “韓公子,你之前說公子浪的姓氏名字是?”

    韓信一直尊稱對方為公子浪,卻只說過一次全名,他當時也沒有在意。

    韓信回道,

    “公子浪的全名是趙浪。”

    “趙浪!?”

    蕭何听得整個人都微微一震!

    “當真是趙浪?”

    韓信有些不明所以,回道,

    “自然是趙浪。”

    看著蕭何震驚的樣子,韓信很快反應過來,眼楮一亮,說道,

    “蕭公子,你是不是听說過公子浪的名字?”

    “我就說,公子浪肯定不會是無名之輩!”

    蕭何神色微微有些復雜的說道,

    “韓公子,你可還記得不久前,儒家之首召集儒生,前往遼東觀禮?”

    蕭何卻是儒家中人。

    韓信愣了一下,回道,

    “略有耳聞,卻是不知道詳情。”

    他雖然是讀書人,卻不是儒家人,自己鑽研的道路也是軍事。

    蕭何神色復雜的說道,

    “儒首召集眾人,就是因為收入門弟子,也就是未來極有可能成為儒首的人。”

    “儒首的弟子,就是叫做趙浪。”

    蕭何說完,便看向韓信,就發現對方幾乎是狂喜的站了起來,說道,

    “我就知道,公子浪絕對不是無名之輩!”

    “原來是儒首的弟子!難怪會有如此的眼光和胸襟!”

    “不行,我現在就要去找公子浪!”

    說著,韓信便直接站了起來,他已經等不及了!

    只不過下一瞬,他又停下來,說道,

    “蕭公子,我看你心中也有大志向,不如與我同去尋公子浪,我等幾人必定能成一番大事!”

    這些天的相處,蕭何了解韓信,韓信又何嘗不了解蕭何呢?

    蕭何現在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吏,但是整個縣城的大小事務,他無不熟悉。

    這是何等的能力和心智?

    公子浪向來愛才,如果自己把蕭何帶過去,肯定能讓對方開心!

    也不枉公子浪對他的知遇之恩!

    听到邀請,蕭何微微有些心動。

    如果那人真的是韓信所說的公子浪,那麼自己在這時候,投奔對方,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現在天下紛亂,也是諸子百家的機會。

    但,如果對方只是同名而已呢?

    就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匆匆的走了進來,看到兩人,眼楮一亮,就朝著他們走過來。

    邊走邊說道,

    “蕭公子,韓公子!可算是找到你們了!”

    “盧兄?何事如此匆忙?”

    蕭何有些疑惑的問道。

    盧綰知道,現在時間極為緊迫,直接把兩人拉到了一旁,低聲說道,

    “我大哥有要事和兩位相商!”

    說著就微微透露了下,劉邦的打算。

    蕭何听得眼楮一亮,他沒有看錯,劉邦果然是個成事的人!

    這等時候,居然能如此果決!

    更是一眼就找到了關鍵所在,就是縣城。

    拿下了縣城,也就得到了周邊的認同和控制權!

    最最難得就是,手里只有數百人,就敢想著拿下縣城!

    這就是成大事的人的特征!

    膽大,心細,臉皮厚!

    敢想,敢做,不畏難!

    只可惜許多人都只看到對方的臉皮厚,認為劉邦不過是放浪形骸之人,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世上臉皮厚的人何其多也?

    為何其他人卻沒有成事的資格?

    但一旁的韓信卻是不為所動,說道,

    “兩位,在下已經決定即刻前往遼東。”

    他現在可沒有這個心思。

    盧綰卻听得微微色變,被韓信知道了這種事情,怎麼能讓對方就這麼離開?

    萬一告密了,他們雖然沒有性命之憂,但謀劃縣城的計劃也就落空了!

    蕭何也不想對方就此離去,沉吟了一下,說道,

    “韓公子,先不說你此去路途遙遠,如今天下動蕩,沿途多賊人,道路更是險阻。”

    “也不說萬一那人不是你口中的公子浪。”

    “就算你如今便是去了,恐怕也幫不上公子浪的忙啊!”

    “還不如先做出一番事情來,公子浪如果听到你的名字,也會主動來尋你,這不必你盲目的找尋強?”

    “到時候,你如果能有自己的人手,也不枉公子浪對你的知遇之恩啊!”

    听到蕭何的一番勸告,韓信也有些意動,對方說的沒錯。

    就這麼去找公子浪,的確是沒有太大的作用。

    看到韓信猶豫,蕭何趁熱打鐵的說道,

    “此事就這麼定了,盧綰,你帶韓公子回去準備人手,我去叫同僚曹參,看能不能說服縣令!”

    曹參,和他一樣,也是沛縣的主吏掾。

    韓信猶豫了下,隨即點頭。

    盧綰沒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順利,他原以為還會花費一些時間,這麼一來,就能盡早回去了!

    頓時說道,

    “好好好,我等速速行動起來!”

    很快,幾人就行動起來。

    韓信也跟著盧綰一路疾馳,回到了泗水亭。

    然後直接朝著劉邦的家里而去。

    只是在路過自己的房子前,卻看到了家中的房門半開著,里面還傳來了一陣略顯的熟悉的聲音,

    “樊噲!讓你去招募人手,你怎麼在這里!”

    “你知不知道她是誰的女人!”

    另一個聲音說道,

    “哎呀,大哥,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有什麼好計較的,我這也不是沒有忍住嘛?”

    “行了,行了,我這就去招募人手。”

    很快,樊噲的身影就出現在門口。

    盧綰看到樊噲,頓時臉色一白,就朝著樊噲沖了過去,大聲道,

    “樊噲,我打死你!”

    兩人頓時扭打成一團,當然樊噲沒有怎麼下狠手。

    劉邦听到動靜,也趕了出來,好不容易把兩人分開,怒斥道,

    “都是自家的兄弟,為了一個女人,值當嗎?”

    盧綰不服的說道,

    “大哥,是他有錯啊!”

    劉邦皺眉說道,

    “我知道!你們兩人給我進去,盧綰你打他一頓,樊噲,你不準還手!”

    說著,就把兩人給趕了進去。

    然後才到了韓信面前,帶著幾分歉意說道,

    “韓公子,讓你見笑了。”

    韓信不想參與這些破事,徑直說道,

    “即使閣下人手還沒有招募好,在下便去招募人手。”

    這些天,他雖然替劉邦付了不少錢,但是同樣的。

    也和劉邦一起結實了許多人。

    大家都對他這個出手大方的金主,頗有好感。

    他去招募人手,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劉邦這時候笑道,

    “也好,那就辛苦韓公子了。”

    等韓信離開了之後,劉邦卻看著韓信離開的背影,微微皺了下眉頭。

    他當然能感覺到對方的生疏。

    只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他自認平常的相處,也並沒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啊。

    劉邦還要細想,屋子里卻傳來了盧綰和樊噲的爭吵聲。

    劉邦無可奈何的搖搖頭,然後轉身進去。

    當天晚上的時候,韓信就帶百來人回到了劉邦的住處。

    卻發現蕭何帶著一個人,也出現在了這里。

    和劉邦幾人圍坐在一起,面色不太好看。

    “蕭公子,你怎麼也來了?”

    看到韓信,蕭何露出一個苦笑說到,

    “我與曹兄都已經快說動縣令了,卻沒有想到,有小人進讒言。”

    “縣令改了主意,準備抓捕我等,只能先逃出來了。”

    “韓公子,你招募人的進度如何?”

    現在只能是依靠人手強攻了。

    韓信回道,

    “時間匆忙,只招募到了百來人,明天一早,我便讓這些人前往四周,分別招募人手。”

    “我給他們許諾,他們招募到的人越多,他們之後的職位也會越高,所以,他們肯定會盡力的。”

    “而且這樣的話,速度會快很多!”

    听到這話,蕭何的眼楮一亮,這的確是個好辦法,比自己單獨去招募人手要快得多。

    他果然沒有看錯人,韓信的確是軍事大才!

    “只是,就算招募上千人也沒有用,”

    這時候一旁的曹參皺眉說道,

    “城內還有數百秦軍,憑借城牆,我等也沒有辦法攻破。”

    這時候劉邦卻微微眯了下眼楮,隨後說到,

    “一百人足夠了。”

    “明天我們便去攻城。”

    現在,時間就是機會,等別人拿下縣城,他也就失去了先機!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劉邦,以為對方瘋了。

    劉邦這時候把自己計劃說了出來。

    蕭何幾人听得異彩連連,沒想到劉邦居然對人心有如此認識!

    就連韓信也微微有些驚訝,一個下午的時間,劉邦不僅安撫好了盧綰和樊噲。

    面對挫折,居然又有如此奇謀。

    懂得人心!

    確實有不凡之處!

    第二天一早。

    當然劉邦帶著百來個人出現在城門口的時候。

    城門頓時緊閉,城牆上也出現了秦軍。

    劉邦卻不著急,而是讓人用弓箭,把一些寫著字的布帛射進了城內。

    上面寫著,如今天下具反,秦軍殘暴,沛縣令出爾反爾,等起義大軍一到。

    秦軍必定會用城中百姓守城!

    到時候,人人家破人亡!

    不如殺了縣令,和他一起保衛家鄉!

    這就是劉邦的攻心之策!

    當天晚上,城中便響起了一陣喧嘩聲,沒過多久,城中的百姓就打開了城門。

    劉邦在眾人的擁護者進入了沛縣。

    天一亮,劉邦就打出了自己的旗號,

    沛公!

    接下來的十幾天內,劉邦快速的招募人手。

    整個大秦卻陷入了一絲詭異的平靜。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很快,北方秦軍分兩路準備進攻滎陽和定陶的消息傳來。

    與此同時,項梁和項羽也揮師北上。

    沛縣,劉邦坐在原來的縣令官府里,和自己的部下們飲酒,心中正有些自得。

    沒想到,短短的十幾天,他便從一個小小的亭長,做到了沛公的位置!

    他的心思不由的更大了。

    “縣令如此簡單就達到了。”

    “那這郡守,我也不是不能。”

    正當他想著的時候,蕭何匆匆的走了進來,說道,

    “沛公,項粱將軍由此地路過,準備北上,前往齊地支援齊王,我等是否要去拜見?”

    劉邦還沒有說話,一旁的韓信心中卻微微一動,

    北上齊地?

    那是去遼東的方向啊!

    公子浪,正在遼東!

    (解釋下,一箭定沛縣,看著離譜,但是史實。小說需要邏輯,現實不需要,安安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